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二章 玄吾神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胚?

  木晞吃驚,一柄劍胚便擁有如此不可思議的威能。

  那若是真正將此劍胚鑄為劍器,其威能又該多恐怖?

  “花柳燁這老魔頭竟能煉制出這等寶貝,著實讓人意外。”

  木晞喃喃。

  蘇奕搖頭,道:“憑他那點微末能耐,哪可能煉制此等神兵了,若我推斷不錯,這把劍胚的主人,便是布置這一百零八座祭壇的那位強者。”

  眾人皆吃了一驚。

  可仔細一想,這個推斷卻又合情合理。

  因為剛才時候,誰都看到正是憑借這把劍胚,才讓花柳燁能夠借用這座禁陣的力量。

  寧姒婳忍不住問道:“那道友是否看出,布置此陣的那位強者是誰?”

  蘇奕想了想,說道:“若以符陣之道的威能而論,這座禁陣足可鎮殺靈道修士,那么布置此陣之人,起碼也擁有靈道層次以上的修為。”

  靈道!

  寧姒婳、木晞瞳孔皆微微收縮。

  申九嵩也倒吸一口涼氣,在之前的路上,他就曾聽蘇奕和寧姒婳聊起過靈道之路。

  自然也清楚,被稱作“靈道修士”的存在是何等恐怖!

  濮邑、姜談云、盧長鋒三人則都很疑惑。

  不過當看到寧姒婳、木晞臉上的驚色時,也都意識到,布陣之人極可能是一位超乎想象的強大存在。

  而蘇奕這樣一個少年,卻竟對此洞若觀火,也是讓濮邑他們內心愈發敬畏起來。

  蘇奕則不再解釋那么多,他目光一掃四周,便展開行動,身影閃爍,穿梭在不同的祭壇之間。

  當返回時,手中已多出九桿血色旗幡。

  這是陣旗,皆巴掌大小,旗桿細若竹筷,旗幡鐫刻著陰氣森森的扭曲符箓云紋。

  之前由控尸道人御用的“九宮鎖靈陣”,就是由這九桿血色旗幡布置而成。

  此陣的陣基和一百零八座祭壇構筑在一起,故而當此陣運轉時,實則是等于“竊取”了這一百零八座祭壇的禁陣力量。

  像剛才映現在天穹之下的九朵巨大的血色蓮花,就是此陣力量的顯現。

  在蘇奕眼中,這所謂的“九宮鎖靈陣”只能算符陣大道上最尋常的一種大陣。

  不過,擱在這世俗世界,能夠煉制這樣一座大陣,已極為難得了。

  “只要稍加煉制,這九面陣旗便可布置成‘九宮天河大陣’,到那時,只需再準備一個維系大陣力量運轉的陣基,足可覆蓋千丈范圍的天地,將先天武宗困殺于其中……”

  蘇奕暗道。

  這一套陣旗的材質倒是很不俗,皆是世俗中極為罕見的四品靈材。

  不出意外,擱在陰煞門內,這樣一套陣旗也堪稱是重寶了。

  不過如今,自然成了蘇奕的囊中之物。

  當然,對蘇奕而言,此次更大的收獲,無疑是那把劍胚。

  此劍胚長三尺四寸,寬有三指,劍鋒厚樸,劍身漆黑如墨,其材質乃是“玄吾神木”所化。

  玄吾神木,傳聞中誕生于九幽之下,黃泉路上的一種曠世神料。

  每隔千年,玄吾神木便會遭受“陰冥煞雷”的劈打,唯有在雷劫中存活下來的玄吾神木,才能長出一圈天然的道紋。

  每隔萬年,玄吾神木則會歷經“玄冥火劫”的焚燒,若能夠存活下來,則會誕生出“先天木靈”!

  那時候的玄吾神木,才能稱得上真正的曠世神料,是皇境人物都無法抗拒誘惑的天地神物。

  可惜,煉制這把劍胚的玄吾神木,明顯沒有萬年的火候,也注定不可能經歷“玄冥火劫”的焚燒,距離“曠世神料”還有很大的差距。

  充其量,只能算一種罕見的神料。

  不過,蘇奕已經很滿意了,因為這樣的劍胚,可遠不是其他品階的靈材可比。

  擱在這世俗之界,無疑可以稱作是可遇不可求的瑰寶了。

  對蘇奕而言,他正準備再鑄一把劍器,并且已經搜集了諸多煉劍材料。

  眼下有了這把劍胚,讓得他心中已經有了鑄劍的靈感和思路!

  這時候,木晞猶豫了一下,問道:

  “蘇公子,你如今既能御用這一百零八座祭壇的力量,那是否有辦法看出,這裂縫深處究竟藏著什么?”

  其他人的目光也都看了過去。

  他們這些人此次前來血荼妖山,都是為了探尋機緣。

  如今誰都看出,引發血荼妖山異變的根源,就位于這巨大未知的神秘裂縫深處!

  “這裂縫下方,當封印著一股神秘未知的力量,究竟是福是禍,現在還不好說。”

  蘇奕收起劍胚和陣旗。

  “封印著一股力量?”

  木晞訝然。

  寧姒婳解釋道,“在前來的路上時,蘇道友就做出推斷,這一百零八座祭壇所化的禁陣,就是為了封印這地下深處的一股神秘力量。各位可還記得,之前所見到的那一陣陣地震般的動靜?”

  眾人心中一震,神色變幻,隱約有些明白了。

  之前血荼妖山中所產生的天搖地晃般的動靜,極可能就是被封印在這裂縫深處的神秘力量所引起!

  “這么說,之前陰煞門的花柳燁他們,就是試圖打開封印,將那被鎮壓于地下的神秘力量釋放出來?”

  申九嵩驚疑道。

  眾人也不由倒吸涼氣。

  若那一股神秘的力量是一樁造化,那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可萬一是災禍,一旦打破了封印,何異于打開了災禍的大門?

  “是福是禍,去看一看就知道了。”

  木晞眸光灼灼。

  “此地對你們而言,太過兇險,我勸你們若無把握,最好就此止步。”

  蘇奕負手于背,來到那宛如溝壑般巨大狹長的裂縫邊緣,俯視而下。

  木晞頓時點頭,目光一掃濮邑等人,道:“這樣吧,你們留在此地等待,我和蘇公子一起去這地下深處走一遭。”

  濮邑等人自然沒有意見。

  “我也去。”

  寧姒婳道。

  蘇奕沒有反對,道:“先說好,這地下深處極可能藏著未知的兇險,你們若要一起行動,就必須一切聽我的。”

  寧姒婳痛快答應。

  木晞則微微一笑,淡淡道:“蘇公子放心,木某自不會是累贅了。”

  聲音透著自信。

  蘇奕不再多說,屈指一彈。

  一道凌厲的指力掠出,擊在數十丈外的一座祭壇上。

  頓時轟鳴之音響起,一百零八座祭壇浮現出陣陣晦澀神妙的波動,形成一種恐怖的鎮壓力量,朝地下裂縫深處涌去。

  肉眼可見,那不斷從裂縫深處噴薄出來的血煞之氣,竟是漸漸地被壓制住!

  “走吧。”

  蘇奕當先朝峽谷中掠去。

  寧姒婳和木晞緊隨其后。

  很快,三人的身影便消失在那峽谷深處的黑暗中。

  “諸位,我們就在此等候吧。”

  申九嵩目光一掃其他人,便來到一座祭壇前,盤膝而坐。

  崆峒學宮大長老姜談云遲疑了一下,主動走上前,躬身見禮道:

  “云光侯,趁此機會,能否與我聊一聊蘇奕蘇公子的事情?”

  申九嵩暗自好笑,之前在路上時候,還倚老賣老,訓斥蘇公子,如今卻竟主動擺低姿態了?

  “談起蘇公子,濮某也好奇之極,若云光侯能為我等解惑,就再好不過了。”

  “還請云光侯不吝賜教!”

  這時候,星崖學宮大長老濮邑和盧長鋒也一起上前見禮。

  眼見這一位位往常眼高于頂的老家伙,如今面對自己時,都一副虛心請教的姿態,申九嵩內心也得到極大滿足。

  他干咳一聲,清了清嗓子,道:“諸位,申某也不是不近人情之輩,申某只能保證把該說的告訴你們,至于那些不該說的,諸位還請莫要讓申某為難。”

  姜談云等人連連點頭:“這是自然,這是自然。”

  接下來,申九嵩便把和蘇奕有關的一些事跡一一說出。

  正如他之前所保證的,該說的就說,不該說的一字不提。

  可即便如此,依舊讓姜談云他們聽得驚嘆連連,時不時會忍不住感慨唏噓一番。

  尤其當得知,連名列宗師榜第二十七位的龍湖居士秦長山,都被蘇奕輕描淡寫之間滅殺時,姜談云他們內心震蕩至于,嘴里也是一陣發苦。

  若早知這些事情,他們在之前的路上,哪還敢小覷蘇奕?

  不過,讓他們疑惑的是,蘇奕的確是玉京城蘇家子弟無疑,可他卻和蘇家關系緊張,勢若水火!

  更讓他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蘇奕那一身鬼神莫測的能耐,似乎并不是繼承自玉京城蘇家……

  可惜,關于這些事情,申九嵩只字不提,口風極緊。

  讓得他們胃口都被釣起,心癢難耐,卻有無可奈何,只能苦笑搖頭。

  與此同時。

  地下深處約莫三千丈之地。

  蘇奕腳尖發力,在一側峭壁上連點數次,而后身影穩穩飄落于一片堅硬的地面上。

  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一片猩紅的光,隨著視野變得清晰,蘇奕也是看清了所處之地的景象。

  這裂縫深處,赫然是一片地下世界!

  到處是奇形怪狀的山巖、石林,猩紅的血霧彌漫繚繞,讓人一眼無法看清楚這地下世界究竟有多大。

嘩啦啦  一陣陣如若潮水奔騰的聲音,從極遠處的血色霧靄中傳來,似乎在極遠處,有著一條地下暗河。

  只是,當聽到這潮水似的奔騰流淌聲的時候,蘇奕瞳孔卻驟然一凝。

  ps:感謝老兄弟過客往常再次盟主賞賜!

  嗯,第二更有些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