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一章 千丈劍氣 驚艷人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花柳燁的確被驚到了。

  身為世間邪道一代巨梟,他曾見過不知多少匪夷所思的事情。

  可眼前這一幕,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以至于都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是如何辦到的?”

  花柳燁下意識問出來。

  蘇奕隨口道:“大陣就在那,能夠被你利用,自然也就能夠被我利用。”

  “這不可能!”

  花柳燁皺眉道,“這一百零八座祭壇所化的禁陣,有著神秘莫測的來歷,我費盡心血,用了足足十年時間,才終于找到了御用此陣的法門。你僅僅只是聚氣境修為而已,怎可能辦到這一步?”

  語氣驚疑不定。

  蘇奕笑起來,道:“我為何要告訴你?”

  說話時,他凌空踏步,雙手十指如撫動琴弦般,彈出一道又一道指力,掠向不同的祭壇。

  每一道指力落下,那一座祭壇就隨之產生一陣奇異的顫動,有晦澀的符箓云紋忽閃忽現,明滅不定。

  察覺到這一幕,花柳燁瞳孔收縮,意識到不對勁,第一時間出手了。

  他手中黑色木劍清吟,接連刺出數十次。

  頓時,一座又一座神山橫空而出,如若遮天蔽日般,碾壓著虛空,一起朝蘇奕鎮壓而去。

  可蘇奕卻并不理會,自顧自屈指發力,一道道劍氣似的力量掠出,擊在不同的祭壇上。

  那一幕幕,直似穿梭織網般。

  而在這個過程中,那一座又一座神山還未靠近過來,就化作漫天煙霞潰散。

  花柳燁驚怒交加,愈發無法淡定。

  到最后,連鎮壓在木晞上空的那一座神山,都隨之潰散消失,讓木晞頓時從受困的處境中解脫出來。

  “該死!”

  花柳燁徹底色變。

  “技止此耳?”

  不遠處,蘇奕立在其中一座祭壇上,笑著發問。

  話語隨意,卻透著濃濃的嘲諷。

  花柳燁清癯的臉頰憋得漲紅,猛地催動黑色木劍,一連刺出數十次。

  可尷尬的一幕發生了——

  當花柳燁頻頻刺出手中的黑色木劍時,一百零八座祭壇皆巋然不動,毫無反應……

  以至于,讓他這此劍的動作,就顯得尤其滑稽可笑。

  木晞噗嗤一聲笑出來,笑得眼淚差點流下來,“哎呦喂,若讓世人看到,兇威震天下的邪道巨梟花柳燁,卻也有著般滑稽時,該作何感想?”

  花柳燁臉色鐵青。

  他意識到了不妙,內心驚怒之余,也不由凜然。

  “撤!”

  花柳燁轉身就逃。

  雖然提醒了遠處的控尸道人一句,可顯然他已顧不上控尸道人,身影掠空,快若閃電,逃的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帶水。

  這讓木晞一怔,難以置信,當年曾和國師洪參商比肩的一位邪道巨梟,就這樣慫了?

  蘇奕哂笑搖頭,“逃得了么?”

  隨著他腳尖發力,身下的祭壇驟然轟鳴。

  緊跟著,附近區域的其他祭壇隨之如從沉寂中醒來。

  每一座祭壇,皆沖出一道耀眼熾盛的赤色神虹,穿透云層,光照山河。

  仔細看,每一座祭壇四周,浮現出一幅幅神秘莫測的符箓圖案,有圣人逐日、仙魔征戰、萬族紛爭……

  這片天地,都被一股宏大、神圣、浩瀚的氣息覆蓋,隱隱約約更有鐘鳴之音響徹,有天籟般的禪音飄蕩……

  這等驚世一幕,讓木晞直接震撼在那,為之失神。

  太恐怖了!

  與之相比,剛才被花柳燁御用的那一座座神山,完全就是小巫見大巫。

  這難道才是這座禁陣全力運轉時的本來面目?

  “去!”

  就見蘇奕伸手,隔空一點。

  虛空中,無數符紋匯聚,化作一柄千丈長的長劍,橫空而起,朝遠處掠去。

  那一瞬,恰似裁天之刃橫空出世,光耀九天,鋒芒無量。

  僅僅是那等氣息,就讓木晞渾身泛起一層雞皮疙瘩,毛骨悚然,有窒息之感。

  與此同時,數里地之外,正自全力狂逃的花柳燁忽地心生一股悸動,下意識抬頭,就看見——

  一道無匹耀眼的劍氣橫空而至,碾碎重重血色云層,以無可匹敵的凜然之勢斬下。

  恰似仙人之劍,斬落凡間!

  “不——!”

  花柳燁發出竭斯底里般的嘶吼,將手中黑色木劍橫擋身前。

  下一瞬,他的身影就被茫茫無盡般的犀利劍氣淹沒,軀體和神魂直接化作了灰燼消散。

  當一切歸于寂靜,就見地面上,有著一條足有千丈長的筆直裂縫,開山斷石,觸目驚心!

  祭壇之上,蘇奕收回目光,道:“這,才是此陣真正的威能。”

  木晞背脊直冒冷汗,衣襟被浸透,倒吸涼氣不止。

  再看向蘇奕時,他目光都變了,有驚詫、有震撼,也有深深的惘然。

  這是一個聚氣境少年能夠擁有的威勢?!

  不等他從震撼中回神,蘇奕已吩咐道:“幫我個忙,去把那老家伙遺落的木劍撿回來。”

  “呃……”木晞一怔,指了指自己鼻子,“我?”

  蘇奕點頭道:“除了你,還能有誰?”

  木晞心中怪怪的,這家伙使喚人的時候,為何會如此理所當然?

  不過,念在剛才那曠世一劍的威能上,木晞強忍著心中的不爽,轉身去了。

  而蘇奕的目光,則看向了遠處的控尸道人。

  這個穿著綠袍,面頰狹長,聲音尖銳難聽的宗師四重人物,此刻已嚇得汗如漿涌,兩股顫顫,魂兒都差點冒出來。

  當察覺到蘇奕的目光看過來,他渾身一哆嗦,雙膝一軟,差點就跪在那。

  “給你一個選擇。”

  蘇奕指著大地上那巨大的裂縫,隨口道,“跳下去,或者死。”

  這裂縫深不可測,不斷朝外噴涌血煞之氣,詭異神秘。

  并且,裂縫兩側,矗立著一百零八座神秘祭壇,由此構建成了一座威能莫測的恐怖大陣。

  可以說,這血荼妖山最近發生的異變,就和這一條巨大的裂縫分不開干系。

  只是,就連控尸道人也不清楚,那裂縫下方究竟藏著什么。

  當聽到蘇奕的話,他臉色一陣陰晴不定,旋即一咬牙,大吼一聲,縱身躍入那巨大裂縫內,很快就消失不見。

  蘇奕怔了一下,目光看向那巨大裂縫深處,陷入思忖中。

  這時候,沒有了九宮鎖靈陣力量的侵襲,寧姒婳、申九嵩他們都已清醒過來,一個個如釋重負。

  濮邑、姜談云、盧長鋒他們更是大口喘息不已,眉宇間皆殘留著驚悸之色,后怕不已。

  “這次又多虧了道友相助。”

  寧姒婳上前,朝蘇奕微微福了一禮,輪廓精致的眉眼之間,也是帶著一抹震撼和敬重之色。

  申九嵩也連忙上前,躬身見禮,“多謝公子救命之恩!”

  之前,雖然神魂遭受到沖擊,可并不影響他們觀察到整個戰斗的過程。

  自然也看到了蘇奕是如何大發神威,蕩平一切敵人的。

  蘇奕目光兀自盯著那裂縫下方,隨口道:“你們還是先歇息一番為好。”

  寧姒婳和申九嵩皆點頭。

  這時候,星崖學宮大長老濮邑也是肅然見禮,感激道:“此次多虧蘇公子仗義出手,力挽狂瀾,此等救命大恩,濮某沒齒難忘!”

  蘇奕只嗯了一聲,渾沒放在心上。

  見此,姜談云和盧長鋒對視一眼,皆遲疑了一下,這才一起上前見禮致謝。

  “之前,是我二人有眼無珠,小覷了蘇公子,蘇公子不計前嫌,還仗義出手,為我等化解滅頂之災,更讓我二人內心慚愧,無地自容。”

  姜談云和盧長鋒皆滿臉羞愧之色,低著頭,不敢去看蘇奕。

  之前的路上,兩人由于先入為主的印象,對蘇奕感觀很差,甚至曾出聲冷言冷語。

  可現在,目睹了蘇奕擊殺陰煞門一眾高手的一幕幕,他們哪還敢再有任何一絲怠慢?

  君不見,強大如老魔頭花柳燁,都不敵一劍之威?

  尤其是蘇奕操縱禁陣,談笑間翻云覆雨的風采,讓得這兩位來自崆峒學宮的大人物,都為之震顫失神。

  歸根到底,連他們都沒想到,這樣一個青袍少年,怎會擁有如此超凡脫俗的手段了。

  “我怎會與你們計較了。”

  蘇奕一陣搖頭。

  從一開始,他就沒把姜談云和盧長鋒的輕視放在心上,至于對方的感激,蘇奕也根本不在意。

  因為此次出手,他本就不是為了要證明什么。

  眼見蘇奕并未計較以前的事情,姜談云和盧長鋒松了口氣之余,又不免心生苦澀。

  他們哪會察覺不到,蘇奕那冷淡疏離的態度?

  “蘇公子,這是你要的木劍。”

  這時候,木晞已返回,帶著一柄純黑如墨的木劍,遞給了蘇奕。

  “你覺得此劍如何?”

  蘇奕將此劍拿在手中,隨口問道。

  木晞一怔,沉吟道:“此劍當是一件秘寶,氣息晦澀,極不簡單,至于具體藏著什么玄妙,我卻并不清楚。”

  之前,花柳燁正是憑借此劍,御用一百零八座祭壇之力,衍化神山出手,威勢無量。

  而在剛才,蘇奕斬出那一道千丈劍氣何等恐怖,讓得花柳燁這等先天武宗在瞬息灰飛煙滅。可這把木劍卻竟完好無損地遺留了下來,這就顯得很不可思議了。

  木晞在撿起此劍時曾端詳過,發現此劍極重,看不出是什么材質鑄成。

  可劍身彌散出的晦澀氣息,卻無比滲人,讓他在端詳時,都感到一陣心驚肉跳。

  就見蘇奕拿著木劍打量片刻,這才說道:“你看不出也很正常,因為這是一柄還未真正鑄成的劍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