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八章 血煞蓮花 神秘祭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木晞在和申九嵩交談。

  寧姒婳獨坐在巖石上,低頭看著手中一部書卷,精致的臉龐輪廓一片靜謐之色。

  不遠處,蘇奕懶洋洋躺在藤椅中,閉目養神。

  姜談云和盧長鋒清醒過來時,就看到了這樣一幕。

  “兩位感覺如何?”

  木晞笑著把目光看過來。

  姜談云二人連忙起身,躬身見禮道:“多謝小王爺仗義出手,此等救命之恩,我二人定銘記于懷,永世不忘。”

  聲音透著發自肺腑的感激。

  “兩位無須客氣。”

  木晞笑著擺手。

  說著,他主動為兩人介紹蘇奕和寧姒婳。

  當得知寧姒婳的身份時,兩者皆動容,不敢托大,一一見禮。

  而當得知蘇奕身份,兩者明顯都怔了一下。

  以前他們可根本不知道,玉京城蘇家之主膝下,還有一個名叫蘇奕的兒子。

  不過,心中雖疑惑,兩人在禮數上并未怠慢,上前見禮。

  蘇奕微微點了點頭,收起藤椅,道:“走吧。”

  說著,已朝前行去。

  寧姒婳和申九嵩見此,很自然地跟隨其后。

  姜談云和盧長鋒則愣了一下,都有些錯愕。

  在場之中,有天元學宮宮主、有雄踞一方的云光侯、也有鎮岳王這位名震天下的存在。

  可現在,蘇奕這玉京城蘇家的子弟卻說走就走,都不去詢問其他人的意思,這就顯得太專斷自我了。

  再加上剛才跟蘇奕見禮時,蘇奕一直坐在藤椅中,讓得姜談云和盧長鋒心中都有些不舒服,對蘇奕的感觀也變差許多。

  不過,兩人畢竟見慣風雨,眼見寧姒婳和申九嵩都沒說什么,他們也只把不滿藏在心中,沒有表現出來。

  “這位蘇公子非尋常可比,談吐舉止亦和尋常不同,兩位可莫要多想了。”

  木晞深深看了姜談云和盧長鋒一眼,笑著開口,“對了,兩位要不要一起行動?”

  姜談云和盧長鋒對視一眼,皆痛快答應。

  能夠和鎮岳王一起行動,這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沒有再耽擱,木晞帶著姜談云二人,追上蘇奕他們,一起朝血荼妖山深處行去。

  “小王爺,之前你說圍困我二人的是陰煞門的人,難道這邪道勢力又死灰復燃了?”

  路上,姜談云不禁問道。

  他是崆峒學宮大長老,膚色黧黑,威嚴剛正。

  “不錯。”

  木晞隨口道,“據我得到的消息,陰煞門似乎掌握了不少和血荼妖山這場異變有關的秘辛,此次他們出動了一批極其厲害的大人物一起行動,明顯是圖謀甚大。”

  “像剛才的控尸道人鐘爻,便是陰煞門總舵九位長老之一,一個宗師四重的狠毒角色,精通控尸之術,兇名昭著。”

  聞言,姜談云和盧長鋒皆露出凝重之色。

  他們之前就差點遭遇滅頂之災,一想到接下來還會碰到陰煞門的那些狠茬子,心中也不免凜然。

  “陰煞門……”

  蘇奕若有所思。

  和傾綰身世有關的那塊魂玉,就是呼延海從這血荼妖山深處帶出來。

  而前不久的時候,蘇奕已經得知,身為袞州分舵舵主的呼延海,應邀前往陰煞門總舵,據說是要圖謀一樁大事。

  如今,陰煞門的人又出現在此地,這一切很容易就讓蘇奕做出一個推斷——

  陰煞門所圖謀的大事,恐怕就在這血荼妖山深處!

  并且,呼延海極可能也參與了進來!

  “若如此,這就好辦了,或許當查探到血荼妖山深處異變的真相時,也能順藤摸瓜,查出一些和傾綰身世有關的事情。”

  蘇奕暗道。

  半個時辰后。

  遠處血霧彌漫的山野間忽地掠出一道身影。

  這是一名黑袍中年,燕頜虎須、剛毅的面頰如刀鑿斧刻般棱角分明。

  正是星崖學宮大長老濮邑,宗師四重巔峰存在!

  “小王爺,據此三十里之外,有著一條巨大的溝壑,陰煞門的人如今就駐扎在那一條溝壑附近。”

  濮邑上前見禮。

  木晞點了點頭,給濮邑介紹寧姒婳、蘇奕等人的身份。

  眾人一一見禮,略一寒暄,便繼續朝前行去。

  天地間血煞濃郁,如若化不開的霧靄。

  抵達這里后,天地寂靜壓抑,靜得可怕,一路上再沒有遇到任何一只妖獸。

  一行人皆警惕起來,將各自兵刃握在手中,謹慎小心。

  就是鎮岳王木晞,也把那一桿金色戰矛握在手中,不敢大意。

  唯獨蘇奕似渾然不覺,負手于背,儀態悠閑。

  這樣的神態,讓姜談云頗感覺刺眼,皺眉提醒道:“蘇公子可莫要大意,這地方兇險莫測,萬一發生什么變故,我等就是援手,怕也來不及相救。”

  盧長鋒也語氣冷淡道:“不錯,待會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蘇公子還是小心一些為好。”

  看似是提醒,實則也是在表達不悅。

  初次見面時,蘇奕就給他們留下了壞印象。

  在這先入為主的觀念影響下,讓得他們再見到蘇奕此時那懶散模樣時,都很是不舒服。

  強大如木晞、寧姒婳他們,都已嚴陣以待,謹慎而行。

  可這青袍少年卻一副閑庭信步的懶散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在游山玩水呢。

  試想,他蘇奕一旦發生危險,不還是得由他們這些人出手相助?

  若不是礙于身份,姜談云都已忍不住厲聲喝斥蘇奕了。

  “你們管好自己就行了。”

  蘇奕怔了一下,不以為然搖了搖頭。

  他自然聽出了姜談云二人口氣中那一絲不滿,不過也懶得和他們計較什么。

  “蘇公子這叫什么話。”

  姜談云眉頭皺得愈發厲害,“咱們如今是一個陣營的,你的安危,我等怎能不理會了?”

  “更何況,接下來的路上,注定無比危險,若你蘇公子出了什么差池,我等于心何忍?”

  這番話,已有些不客氣了。

  盧長鋒內心也一陣不爽,他們好心提醒,可這小子竟還不領情,著實不知好歹!

  寧姒婳和申九嵩皆不禁好笑,看出姜談云似乎對蘇奕有些不滿。

  或者說,姜談云自恃身份,把蘇奕當做了尋常的玉京城蘇家子弟來對待。

  話里話外,就如長輩在訓斥不成器的小輩,不免有倚老賣老之嫌。木晞一直在觀察蘇奕的神色,見他淡然如舊,渾不動怒,內心莫名地泛起一絲失望。

  旋即,他爽朗笑道:“姜長老,你可莫要小覷蘇公子,古人云,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將軍,蘇公子便是如此。”

  姜談云一怔,似沒想到木晞會替蘇奕說話。

  沉默片刻,他點頭道:“小王爺都這般說,看來的確是姜某誤會了。”

  至此,他不再多說什么。

  可誰都察覺到,姜談云并未改變對蘇奕的看法。

  這就是成見。

  第一印象一旦不好,就會形成先入為主的偏見和認知。

  “嗯?”

  又前行了不久,蘇奕忽地仰頭,看向天穹。

  “那是?”

  幾乎同時,木晞、寧姒婳等人皆有所察覺般,目光齊齊看向了遠處的天宇。

  就見虛空中,凝結著九朵巨大妖異的血色蓮花。

  每一朵蓮花,皆是由濃郁到極致的血煞力量凝聚,大有九丈,呈九宮陣勢,懸浮于天穹之下。

  詭異的是,那血煞蓮花中央,絲絲縷縷的血色繚繞旋轉,如若漩渦似的旋轉不休。

  遠遠一望,便讓人神魂悸動,渾身發寒。

  “這似乎是一座大陣的力量……”

  木晞眸子中星芒涌動,燦然熾盛,似乎窺破了許多玄機,“走,我們過去看看。”

  很快,一行人來到了一座巨大的溝壑前。

  這溝壑就如大地上的一條裂縫,裂縫之下深不見底,滾滾血煞從中噴薄而出,直沖天穹。

  而天穹之下懸浮著的九朵巨大血煞蓮花,等于時時刻刻受到了這些血煞力量的滋養,變得愈發的嬌艷妖異。

  讓人吃驚的是,那一條地面裂縫兩側,各分布著一座座古老的祭壇,加起來足有一百零八座。

  每一座祭壇,皆通體漆黑,足有九尺高,鐫刻著完全不同的奇異圖案。

  咚!咚!咚!

  當蘇奕他們抵達,頓時停到一陣沉悶如擂鼓的聲音,從那深不見底的裂縫深處傳出。

  那聲音就像大地的律動,帶著獨特而可怖的力量,狠狠砸在每個人心頭,讓得眾人渾身一僵,渾身氣血都差點紊亂,難過得幾欲咳血。

  唯獨蘇奕、木晞、寧姒婳三人,卻似渾然不覺,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可當聽到這古怪而神秘的聲音時,三人也都露出異色。

  九朵血煞蓮花橫空,一百零八座祭壇矗立裂縫兩側,裂縫深處,則有未知神秘的律動聲傳出……

  這一切都看起來那般詭異。

  “看來,此次血荼妖山的異變,就是來自于此地!”

  木晞目光灼灼,眉宇間浮現一絲期待。

  這里,究竟藏著怎樣的秘密?

  又是否真如傳聞中那般,埋藏著一個遺跡,有絕世重寶遺留其中?

  其他人也都心緒起伏。

  忽地,一道冰冷尖銳的聲音響起:

  “鎮岳王,鐘某早勸過你們,莫要摻合進來,可你們卻偏偏不聽,真的要自尋死路不成?”

  聲音還在回蕩,就見那巨大裂縫一側的一座低矮山丘后方,走出一群身影。

  ps:先更后修,第二更會有些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