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七章 木晞身上的寶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所謂百煉靈尸,無非是煉制尸傀的一種最低級的法門。

  在大荒九州,只要稍有點勢力的鬼修門派,都不屑于煉制這種上不得臺面的損玩意。

  蘇奕只瞥了一眼,就把目光放在那被圍困的兩人上,“他們是誰?”

  “崆峒學宮的大長老姜談云和二長老盧長鋒。”

  申九嵩飛快道,“兩人皆是宗師四重人物,不過,姜談云底蘊更強大一些,名列大周宗師榜第四十七,一些宗師五重人物,都不是他的對手。”

  蘇奕點了點頭。

  武道四境,畢竟是凡俗之境。

  看似是同一境界的角色,實力則千差萬別,核心就在于武道底蘊的不同。

  “蘇公子,我們要不要去幫忙?”

  申九嵩忍不住問。

  姜談云和盧長鋒被百煉靈尸重重圍困,處境兇險之極,且兩者臉色發黑,眼眸赤紅,明顯是中了尸毒。

  若再不去援救,后果不堪設想。

  “你現在若過去,必會遭受那宛如呢喃聲的陣力量攻擊,到那時,你縱有宗師四重修為,可神魂遭受沖擊之下,再被那些尸體圍困,注定有死無生。”

  蘇奕隨口道。

  申九嵩悚然一驚。

  寧姒婳則似看出什么,清眸微凝,道:“怪不得似姜談云這等人物,卻會陷這等地步,原來是有人利用那陣力量攻擊他的神魂,讓得一實力都無法真正發揮出來……”

  在她看來,那些百煉靈尸雖堪比宗師,卻根本不是姜談云這等人物的對手。

  而眼下的局勢之所以會變成這樣,無疑就像蘇奕所言,有人在利用陣力量對付姜談云二人!

  “我倒是想看一看,這幕后的兇手是誰了。”

  寧姒婳打算親自出手。

  一是幫姜談云和盧長鋒化解危險,二則是看一看,究竟是何方神圣在利用那陣力量。

  可不等她出手,就被蘇奕攔住:“再等等。”

  寧姒婳一怔,有些不解。

  可很快,就在姜談云、盧長鋒兩人快要支撐不住時,一道清朗的聲音響起——

  “兩位莫慌,本王來幫你們滅敵!”

  字字如晨鐘暮鼓,震場中。

  就見一個白衣勝雪的青年凌空踏步而至,渾光霞流轉,威勢浩如海。

  他影秀如松竹,俊秀清逸,甫一掠入那血煞彌漫的峽谷中,便催動一把金色戰矛,橫空一劈。

  一道道燦然如金色電弧交織而成的矛影橫空,帶著滔天的毀滅氣息鎮殺而下。

  砰!砰!砰!砰!砰!砰!

  隨著那如大網似的金色電弧似的矛影落下,那十余個百煉靈尸都來不及閃避,便被轟殺當場,它們那堅硬無懼刀劍的軀體爆碎成碎屑橫飛,直似紙糊般不堪一擊。

  剎那間而已,姜談云和盧長鋒所遭受的危險局勢,竟是被這一擊之力化解!

  再看那白衣青年,手握金色戰矛,清逸絕俗,風采曠世。

  “鎮岳王!”

  申九嵩震撼,認出那白衣青年,正是名揚天下的外姓九王之一,以年輕顯著于世的鎮岳王木晞!

  “原來是此人。”

  寧姒婳露出恍然之色。

  她也聽說過許多和這鎮岳王有關的傳聞,以二十余歲的年齡封王拜侯,的確稱得上是世俗中一個絕世妖孽般的人物。

  “道友剛才就察覺到這鎮岳王會來了?”

  寧姒婳目光看向蘇奕。

  “我們抵達時,他就在遠處觀戰,只不過你們都沒有發現罷了。”

  蘇奕隨口道。

  說話時,他目光遙遙看著那衣冠勝雪的鎮岳王,眉宇間微微有些異樣。

  “是么……”

  寧姒婳心中一凜。

  以她的底蘊和眼力,竟沒有察覺到之前藏于暗中的鎮岳王!

  這讓她吃驚之余,也是意識到,這位年輕的外姓王的實力也注定非尋常可比了。

  “控尸道人,到了此時還不給本王滾出來?”

  峽谷中,鎮岳王木晞朗聲開口,他手握戰矛,影卓然,眸子顧盼間,盡是傲世之風采。

  他那聲音隆隆響徹峽谷,讓寧姒婳和申九嵩皆凜然不已,控尸道人?

  這可是煞門有名的頂尖高手,大周境內人人談而色變的一個邪道巨擘!

  忽地,峽谷一側的巖石下,鉆出一個形似孩童的傀儡,天真無邪的臉上,布滿一道道蜈蚣似的縫線,猙獰滲人。

  孩童傀儡仰頭,看向遠處的木晞,嘴巴裂開,露出兩排鋒利的獠牙,發出如刀鋸摩擦般的尖銳聲音:

  “鎮岳王,聽鐘某一聲勸,最好莫要再摻合進來,否則,鐘某保證,你就是懷大氣運的絕世奇才,也必死無疑!”

  聲音飄峽谷,令人渾直起雞皮疙瘩。

  “混賬東西!就是你煞門門主來了,也不敢在本王面前放肆!”

  木晞冷哼一聲,手中戰矛在虛空中一刺。

  數十丈外,那孩童傀儡驟然炸開,四分五裂。

  “呵呵,既然如此,等你鎮岳王死后,鐘某必親手幫你收尸,一定把你煉成一具漂漂亮亮的尸傀。”

  冷的笑聲在峽谷中飄,漸漸消失不見。

  木晞不以為然地搖了搖頭。

  他收起金色戰矛,目光看向不遠處的姜談云和盧長鋒,抬手拋出一個玉瓶,笑容溫煦道:

  “這瓶中丹藥可解尸毒,兩位還請立刻吞服,若再耽擱下去,恐怕會被尸毒攻心。”

  姜談云和盧長鋒齊齊露出感激之色,拱手見禮:“多謝鎮岳王!”

  “莫要客氣,先解毒吧。”

  木晞笑著擺手。

  當即,姜談云二人各吞服一顆丹藥,盤膝而坐。

  木晞則把目光遙遙看向蘇奕他們所在之地,朗聲道:“三位朋友,此地已再無危險,還請前來一見。”

  寧姒婳和申九嵩都把目光看向了蘇奕,無疑,鎮岳王也早已發現了他們的蹤跡。

  蘇奕沒有說話,徑直邁步前往。

  峽谷中央。

  申九嵩笑著見禮:“多年不見,小王爺風采更勝往昔,之前那轟殺百煉靈尸的威勢,讓申某嘆為觀止。”

  木晞爽朗一笑,謙虛道:“云光侯謬贊了。”

  說著,他目光看向寧姒婳,微微拱手見禮道:“若本王沒有猜錯,這位便是天元學宮宮主寧姒婳寧大人,對否?”

  他氣宇軒昂,談笑自若,謙虛溫煦,和剛才那殺敵時的傲視風范完全不一樣。

  寧姒婳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么。

  但不得不說,木晞上那溫煦謙和的氣息,的確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

  木晞目光又看向蘇奕,笑著抱拳道:

  “恕在下眼拙,敢問公子尊姓大名?”

  申九嵩連忙介紹道:“小王爺,這位是蘇奕蘇公子。”

  “姓蘇?”

  木晞若有所思,“莫非是玉京城蘇家子弟?”

  “這……”

  申九嵩猶豫了一下,目光看向蘇奕。

  蘇奕道:“這有什么不好說的,告訴他也無妨。”

  申九嵩這才說道,“小王爺猜的不錯,蘇公子正是蘇家之主蘇弘禮之子。”

  木晞笑起來,道:“蘇家乃世間一等一的鐘鳴鼎食之家,底蘊雄厚,藏龍臥虎,族內子弟不乏一些驚采絕艷之輩。本王一眼就看出,蘇公子定然非尋常之輩可比了。”

  這當然是客話,畢竟只是初次見面而已。

  不過,木晞倒也沒有敷衍和看輕蘇奕。

  畢竟,能夠和寧姒婳、申九嵩一起行動,也注定不可能是簡單人物了。

  而面對木晞的客話,蘇奕只敷衍的點了點頭。

  不過,他倒沒有就此忽略木晞。

  剛才在遠處觀望時,他就發現這位大周最年輕的鎮岳王上,有迥異于常的地方。

  其上有著一絲極晦澀的“寶氣”!

  也正因如此,引起了蘇奕的一絲興趣。

  如今近距離一看,心中已隱隱猜出了一些端倪。

  這木晞上,定存在著某種玄妙的“秘寶”,無聲無息中,讓他一的氣息發生變化,變得晦澀而平淡。

  不仔細感應的話,極難發現這種細微的異常。

  之前,那陣力量波動所產生的呢喃何等可怕,讓得姜談云二人都遭受嚴重影響,深陷重圍絕境中。

  可木晞卻渾不受影響。

  這恐怕也和他上的那件“秘寶”有關。

  當然,這僅僅只是蘇奕的推測。

  每個人上都有秘密,這木晞能夠以如此年輕的年齡,一躍成為名震天下的外姓王,必然也有屬于他自己的“奇遇”和“底牌”。

  “若這家伙是我的敵人就好了……這樣就能看一看,他上那件寶物究竟是什么來頭了……”

  蘇奕有點遺憾。

  以他前世的閱歷和經驗,僅從木晞上那一絲晦澀的“寶氣”中就判斷出,其上的秘寶注定非同小可了。

  不過,蘇奕也僅僅只是好奇罷了。

  以他的和份,還不屑于因為一件寶物,就視木晞為獵物,自然也不會去干那等殺人奪寶的勾當。

  這時候,木晞和寧姒婳、申九嵩已攀談起來。

  得知蘇奕他們也為血荼妖山的異變而來,木晞笑著邀請蘇奕他們一起同行。

  寧姒婳和申九嵩則把目光看向蘇奕,這件事自然得由蘇奕拿主意。

  對此,蘇奕沒有拒絕。

  他想看一看,在接下來的行動中,能否洞察到木晞上那一件寶物的真面目了。

  而見到寧姒婳和申九嵩這等人物,卻讓蘇奕來做決斷時,讓得鎮岳王木晞心中也是一凜。

  這也讓他愈發意識到,眼前這青袍少年的份,恐怕絕不是玉京城蘇家子弟那般簡單!

  “接下來一起行動時,倒是得多多關注一下此人……”

  木晞心中暗道。

  ps:快累崩了,但還好,總算把第二更搞定!

若有錯漏,明天修改,金魚必須得睡了,童鞋們晚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