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六章 百煉靈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深夜。

    血荼妖山的天穹依舊猩紅如血。

    虛空中,蘇奕身影凌空踏步,一記手刀劈出。

    噗!

    足有十丈高的一頭白色巨猿的頭顱拋空而起。

    血灑如瀑。

    其尸體轟然倒地,煙塵四濺。

    而蘇奕的身影穩穩落地,渾身縈繞著的道罡氣息徐徐收斂。

    白銅魔猿。

    堪比宗師五重的九階妖獸,銅皮鐵骨,刀槍難傷,力大無窮,天生掌控風煞之力,絕對是妖獸中的霸主存在。

    可現在,僅僅不到三個呼吸之間,這樣一頭強橫無匹的九階妖獸,便被蘇奕輕松斬落首級!

    也不對。

    在三個呼吸之前,蘇奕沒有動用殺招,和白銅魔猿廝殺酣戰了足足半刻鐘時間。

    一人一猿,彼此以拳頭對轟,皆兇悍無比,互不想讓,似要在煉體一道上一較高低。

    最終以蘇奕稍勝一籌,氣勢上震住白銅魔猿。

    而后,才有了之前斬殺白銅魔猿的那一幕。

    不遠處,寧姒婳和申九嵩對視一眼,神色很淡定,見怪不怪。

    從和廬陽學宮王淳渡分開后,直至現在已經過去了五個時辰。

    在這一段時間,他們先后遇到了五頭八階妖獸和三頭九階妖獸。

    蘇奕見獵心喜,主動出擊,一一將這些個強大到足以讓世間大多宗師絕望的妖獸斬掉。

    每一次,皆先酣戰廝殺一番,直至對手要逃時,便痛下殺手。

    按照蘇奕的說法,像這樣勉強可堪切磋的對手終究太少了,得珍惜每一次相遇的機會……

    最初時,寧姒婳和申九嵩還為此震驚感慨不已。

    可直至現在,已是很難再產生太多吃驚的情緒。

    他們都看出,蘇奕是把那些個八階、九階的妖獸當做了磨刀石。

    每次遇到,唯恐不小心把對方一下子打死了,所以顯得特別珍惜……

    這實在很讓人哭笑不得,可仔細想一想,卻足以讓世間任何宗師人物都膽寒。

    畢竟,拿九階妖獸來淬煉實力,本就堪稱驚世駭俗,放眼大周天下,又有幾個宗師能辦到?

    可如今,九階妖獸也僅僅只能給蘇奕當陪練……

    這其中的意味,可就太滲人了。

    不遠處,蘇奕握著御玄劍,嫻熟地解剖白銅魔猿那龐大的尸體,如庖丁解牛般精準。

    很快,一顆拳頭大小的鮮紅妖丹出現在蘇奕手中。

    “不錯,堪比一株四品靈藥了。”

    蘇奕唇邊露出一絲滿意之色。

    而后扭頭對寧姒婳二人說道,“你們可以動手了,記得給我留兩顆獠牙,其他的靈材都是你們的。”

    說著,他來到一側巖石上,盤膝而坐,指尖輕輕一挑,那顆鮮紅的妖丹破開一個小口。

    拿到嘴邊一吸,一股沛然滾燙的精血熱流便涌入咽喉,擴散到四肢百骸之地。

    隨著蘇奕運轉一身氣機,其體內驟然響起洪爐沸騰般的轟鳴之音,精純磅礴的真元如長江大河般奔涌循環。

    很快,蘇奕那盤膝而坐的身影上,都彌漫上燦然若光霞般的道罡力量。

    如若潮汐,帶著獨特而神妙的道韻。

    寧姒婳和申九嵩見此,徑直來到白銅魔猿尸體前,一起動手搜集靈材。世間妖獸,渾身無一不是寶物,鱗甲、利爪、筋骨、獠牙、血肉……

    有的可以入藥,有的可以煉制為兵刃。

    七階以上的妖獸身上,更可采集到珍稀的靈材。

    像眼前這一頭白銅魔猿,在武道宗師眼中,簡直就是一個寶庫。

    其皮毛是煉制靈甲的上佳靈材、筋骨和獠牙可煉制為兵刃、其血肉蘊含著堪比三階靈藥的精華力量……

    就連它的眼睛、臟腑都各有各的妙用。

    若將這樣一個完整尸體拿到大周世俗中販賣,足可以引來諸多宗師人物的哄搶。

    片刻后,寧姒婳和申九嵩將戰利品瓜分干凈。

    當然,兩人沒忘記把一對獠牙留給了蘇奕。

    “寧宮主,蘇公子這一路上獵殺的五頭八階妖獸和三頭九階妖獸,戰利品皆分給了我們一份,這……這可讓我以后該如何報答?”

    申九嵩苦笑,若用一個詞來形容他的心情,那就是受之有愧。

    “一般人,連欠他人情的機會都沒有呢。”

    寧姒婳微微一笑,“更何況,你以后慢慢還就是了,你不是希冀踏上元道之路么?這可難得寶貴的機會。”

    “機會?”

    申九嵩怔然。

    旋即,他似明悟過來,連連點頭道:“多謝寧宮主指點,申某受教了!”

    欠蘇奕人情,就能夠以此為契機,主動去接近蘇奕,時間久了,何愁無法真正站到蘇奕這條船上?

    想到這,申九嵩內心不禁振奮起來。

    這一次血荼妖山之行,讓他真正見識到了什么才叫真正的修行之輩。

    相比世俗中的權柄和身份,在修行者的強大力量面前,無疑顯得很可笑。

    這一切,讓申九嵩不可抑制地產生了去沖擊元道修行之路的念頭。

    而經由寧姒婳的“點撥”,則讓他意識到,自己若能得到蘇奕的認可,無疑就等于得到了“仙人指路”的機會!

    半個時辰后。

    蘇奕從打坐中醒來,長身而起,道:“走吧。”

    說罷,朝遠處行去。

    雖然才剛進入血荼妖山不到一天時間,可經歷了一場場廝殺和磨煉,卻讓蘇奕凝練“道罡”的速度突飛猛進般提升。

    到如今,一身真元中已凝練出四成的道罡!

    換而言之,只差六成,他就能將聚氣境后期這“化罡”層次錘煉到大圓滿地步。

    到那時,一身真元皆為“道罡”,所筑就的武道根基之雄厚,注定要比前世同一境界時強大太多!

    寧姒婳和申九嵩跟隨其后,繼續前行。

    只是一路上,兩人皆變得無所事事。

    因為越往血荼妖山深處,漸漸地已經很難見到七階以下的妖獸。

    而一旦遇到七階以上的妖獸,往往會被蘇奕率先給解決掉。

    以至于申九嵩愈發堅定一件事,血荼妖山危險嗎?

    危險極了!

    可只要跟對了人,再危險的血荼妖山,也變得如履平地。

    就如此時。

    他們在蘇奕的帶領下,完全就是一路碾壓過去!

    又是兩個時辰過去。

    這一路上,蘇奕卻僅僅只遇到兩頭八階妖獸。

    而隨著深入,天地間的氣息開始變得混亂起來。

    天穹的血色陰沉濃郁,像化不開的血墨,駁雜污濁的血煞之氣化作狂風,在山野之間呼嘯,讓人心境都變得壓抑煩躁許多。

    “嗯?”

    忽地,蘇奕頓足。

    幾乎同一時間,一陣猶如呢喃般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

    仿似鬼物的竊竊私語。

    又像來自地獄的勾魂之音。

    聽到這熟悉的詭異聲音,寧姒婳和申九嵩第一時間就摒棄雜念,堅守神魂。

    可即便如此,寧姒婳依舊皺了皺眉,清稚的小臉上浮現一抹不適。

    她的神魂太過敏銳,在這等詭異力量的沖擊下,反倒遭受到的打擊會更大。

    申九嵩更是痛苦得抽搐了一下臉頰,額頭直冒冷汗。

    唯獨蘇奕神色從容,似渾然不覺。

    識海中有九獄劍坐鎮,又修煉有“他化自在經”這等神魂之道的無上傳承,讓他根本不受任何影響。

    甚至,憑借神魂力量的感應,讓蘇奕從這呢喃聲中辨識出了諸多玄機。

    “這當是一座以血荼妖山地下山脈為核的禁陣,擁有攝魂、鎮守、化煞、破靈等等妙用……”

    “按照這等力量波動推斷,不出半天時間,就能抵達此陣所覆蓋之地。”

    “唔,有意思,竟有人在利用此陣的力量。”

    蘇奕的目光驀地泛起一絲異色。

    就在此時,忽地一陣若有若無的廝殺戰斗聲從極遠處傳來。

    由于距離太遠,聽得并不真切。

    可對蘇奕而言,卻似發現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道:“兩位是否還能忍得住?”

    寧姒婳和申九嵩皆點了點頭。

    “那咱們就去看一場熱鬧。”

    蘇奕說著,已繼續朝前行去。

    看熱鬧?

    寧姒婳和申九嵩心中雖疑惑,可還是忍著神魂中的不適跟了上去。

    半刻鐘后。

    一座巨大如碗狀的峽谷出現在視野中。

    峽谷上方血煞如霧,劇烈翻滾。

    而在峽谷內,則有一場激烈的戰斗在上演。

    峽谷中央,一群奇形怪狀的活尸,把兩道身影重重圍困其中。

    那些活尸,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足有十余個,皆和常人無異。

    唯獨膚色慘白透明,神色木然,渾身彌漫著黑色的陰煞氣息。

    讓人吃驚的是,每一具活尸都有著不弱于宗師的力量!

    且,這些活尸不怕刀劍劈砍,不知生死為何物,這讓它們也變得無比危險。

    “這是陰煞門的‘百煉靈尸’,類似尸傀之術,煉制手法無比殘忍,先以蠱蟲豢養在宗師人物體內,侵占其血肉軀殼。”

    寧姒婳瞳孔微凝,輕聲道,“而后,以秘術將宗師人物的神魂禁錮封印,再經由諸般陰毒手段反復祭煉,方才能煉制出一具這樣的靈尸。”

    申九嵩臉色也陰沉下來,道:“我也聽說過,數百年前,陰煞門之所以被稱作世間第一邪道勢力,就在于他們掌握著大量的百煉靈尸。”

    “這些尸體實力堪比宗師人物,且蘊含陰煞劇毒,堪稱是人形兇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