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一拳一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寧姒婳和申九嵩都聽出了勒征話中的意思。

  勒征忌憚的是他們兩人插手,但又不想放棄對蘇奕動手的念頭!

  這讓兩人眼神都變得微妙起來。

  這家伙……可真是自己找死啊……

  蘇奕也笑了,道:“我保證他們不會插手。”

  勒征似乎不信,目光看向寧姒婳和申九嵩,道:“兩位如何說?”

  寧姒婳眼神憐憫道:“自今日起,大周十八路外姓侯,怕就將變成十七路了。”

  申九嵩皮笑容不笑,道:“既然你要找死,為何要阻止?請吧。”

  “且慢!”

  王淳渡臉色微變,第一時間阻止,他愈發感覺到不對勁,道,“淮陽侯,聽我一句勸,此事到此為止,否則……”

  勒征神色淡漠打斷道:“眼下能夠替我家主上教訓一下他的不肖逆子,我怎能放棄,王兄不必再勸!”

  王淳渡頓時語塞。

  可接下來,更讓他錯愕的一幕發生了。

  就見一直沉默的軒游龍忽地開口:“動手前,我想跟這位蘇奕蘇公子確定一件事。”

  眾人目光都看了過去。

  “何事?”蘇奕問。

  “云河郡郡守秦聞淵,是否被你所殺?”

  軒游龍眸子如電,緊緊盯著蘇奕。

  秦聞淵!

  王淳渡臉色微變。

  作為廬陽學宮宮主,他自然知道,秦聞淵年輕時曾在廬陽學宮修行多年,和軒游龍關系最好,宛如兄弟般。

  前一段時間,當軒游龍得知秦聞淵的死訊后,曾一度失控,暴怒如狂,發誓要為秦聞淵報仇雪恨。

  這件事,王淳渡自然也清楚。

  可他卻沒想到,殺死秦聞淵的兇手,竟疑似也是蘇奕!

  “不錯。”

  蘇奕坦然點頭,有些意外道,“怎么,你打算為他報仇?”

  “當然!”

  軒游龍眸子一下子變得駭人之極,一身氣勢如山崩海嘯般暴涌擴散。

  這個身影瘦削,肩寬腰窄的中年男子,之前很不起眼。

  可此時,卻竟如一座沉寂的火山驟然爆發,眸泛雷芒,威勢可怖。

  這讓寧姒婳和申九嵩都感到意外,完全沒想到,軒游龍這位廬陽學宮的副宮主,竟也會視蘇奕為仇敵。

  “胡鬧!”

  王淳渡臉色一沉,“軒游龍,你可是堂堂廬陽學宮副宮主,怎能在這時候意氣用事?”

  “殺死秦師弟的仇敵在前,我怎能無動于衷?”

  軒游龍深呼吸一口氣,眸光決然,“王兄,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斷不會牽累廬陽學宮。”

  “你……”

  王淳渡何等人物,可此時也氣得老臉發黑。

  一個勒征,就讓他頭疼,現在倒好,連軒游龍也站出來,非要和蘇奕過不去。

  這讓他又急又氣,都不知該如何是好。

  “王道友,既然事情到了這等地步,已沒有再勸阻的必要。”

  寧姒婳輕聲道。

  王淳渡長嘆一聲,忽地反問:“寧宮主,你就不為這位蘇奕小友擔憂?”

  寧姒婳唇角微掀,道:“我只能保證自己不會插手進來。”

  王淳渡臉色一陣陰晴不定。

  他心中愈發感覺有些不對勁了。

  可不等他再開口。

  鏘!鏘!

  背負身后的雙劍,被軒游龍拔出握在手中,道:“蘇奕,敢否和我一戰?”

  聲音冰冷,殺意驚人。

  這時候,勒征卻有些不悅了,道:“軒兄,蘇奕是我家主上的子嗣,就是要動手,也不能由你來!還有,蘇奕的生死,只能由我家主上來定奪!”

  軒游龍臉色陰沉,道:“我若不答應呢?”

  勒征冷冷道:“軒兄,我可不希望因為蘇奕,而讓你我之間反目成仇。”

  話語強硬,毫不相讓。

  這一幕幕,看得寧姒婳、申九嵩他們都又是錯愕又是好笑。

  這倆家伙還為了出手而爭執起來,在他們眼中,蘇奕難道就是任憑宰割的小羊羔不成?

  蘇奕也一陣好笑,建議道:“不如你們兩個一起上吧,一起送你們上路便可,黃泉路上,也能當一對患難兄弟。”

  “找死!”

  軒游龍一聲大喝,揮動手中雙劍,縱身殺來。

  他氣勢如虹,一身宗師四重的道行施展開,讓得附近飛沙走石,空氣紊亂爆鳴。

  而其手中雙劍,則卷起一掛耀眼的光影,朝蘇奕怒斬而下,勢大力沉,迅疾霸道。

  儼然有開山斷流之勢!

  “軒游龍,你給我讓開!”

  勒征見此,毫不猶豫抖動手中長槍,橫空刺出,試圖阻止軒游龍。

  可就在此時,蘇奕屈指一彈。

  勒征刺出的長槍驟然一震,被那凌厲的指力轟的偏移開。

  幾乎同時,蘇奕袖袍鼓蕩,橫空一拂。

  砰!砰!

  兩聲沉悶巨響,輕飄飄的一拂而已,軒游龍斬來的雙劍卻被震得差點脫手而飛,攻勢也隨之潰散。

  一指、一拂,皆在電光石火之間發生。

  而軒游龍和勒征的攻擊,皆被摧枯拉朽般瓦解!

  全場一寂。

  王淳渡瞳孔收縮如針,內心震蕩,終于明白為何寧姒婳和申九嵩那般淡定了。

  就憑蘇奕剛才那輕描淡寫的兩擊,就讓王淳渡這位先天宗師察覺到,蘇奕這個聚氣境的少年,實則是一個極其可怕的角色!

  想一想,聚氣境而已,卻能輕而易舉破開兩位宗師四重的攻擊,這還不叫可怕?

  同一時間,軒游龍和勒征也齊齊色變,目光齊刷刷落在蘇奕身上,眉宇間已浮現凝重驚疑之色。

  聚氣境和武道四重之間,可相差了不止一兩個境界!

  可剛才,蘇奕不經意展露出的力量,卻讓他們都遭受到了沖擊,這無疑太匪夷所思。

  “我說了讓你們一起上,為何要自相殘殺呢?真以為我蘇某人是砧板魚肉,只能任憑宰割?”

  蘇奕淡然開口,“現在,你們最好動用全力,否則,我保證你們死得會很快。”

  話語隨意,卻極盡睥睨張揚,儼然沒有把這兩個對手放在眼中。

  寧姒婳和申九嵩神色如常,早已見怪不怪。

  可王淳渡眼皮卻不禁跳了跳,這小子……還真是一點都不謙虛啊……

  “如你所愿!”

  深呼吸一口氣,軒游龍氣勢愈發強盛,瘦削的身影涌現出赤色、青色、金色、黑色四種罡煞神輝。

  這是宗師四重境的體現,淬煉了四處臟腑之爐,全力運轉時,其自身的真元罡煞力量,便如同多出四種屬性氣息。

  而當臻至宗師五重時,五臟如爐,恰似五行合一,一身罡煞屬性隨之全部融合,到那時,才是宗師境的大成地步。

  像當初死在蘇奕手底下的秦長山,就是這樣一位宗師五重高手。

  “殺!”

  一聲暴喝,軒游龍腳掌一踏地面,身影掠空而起,雙手揮劍,劈空斬下。

  虛空如畫布,被劈出兩道筆直裂縫,劍氣之盛,簡直如雷霆閃電掠空而下。

  開山斬!

  這是軒游龍一生武道的巔峰絕技,一擊之下,可開山斷岳!

  幾乎同一時間——

  勒征也動了,手中長槍一抖,爆綻出萬千血色鋒芒,影影幢幢,鋪天蓋地,猶如血色暴雨傾灑,產生驚天動地的爆鳴。

  血雨戮魔槍!

  一門天階上品絕學。

  由蘇家之主蘇弘禮所傳授,是真正的戰場殺伐之術,煉到登峰造極地步時,一槍刺出,萬夫莫當!

  而今,這門絕學由勒征以宗師四重境修為全力施展時,儼然演繹出腥風血雨、鬼哭狼嚎般的大勢,強橫無邊。

  無疑,這一刻無論是軒游龍,還是勒征,皆毫無保留,動了真正的殺心,全力出手了!

  這樣一幕,看得申九嵩心中也是一寒,倒吸涼氣。

  捫心自問,換做是他的話,怕是根本不敢硬撼,只能先避其鋒芒。

  王淳渡眼睛死死盯著蘇奕,要看一看蘇奕這聚氣境少年,該如何化解兩位宗師四重的全力攻伐。

  蘇奕微微搖頭,卻是有幾分失望。

  相比秦長山而言,這兩個對手終究遜色了一大截。

  他也懶得再保留什么,打算速戰速決。

  當軒游龍的雙劍從天斬來時,蘇奕猛地一展身影,右手握拳,于虛空中驀地砸出。

  全力施展之下,其一身的力量,也是完美無缺地盡數融于這一拳之中。

  砰!砰!

  剔透晶瑩的拳勁,帶著一縷縷玄妙莫測道韻,如若無堅不摧的鋒芒般,砸得那一對雙劍哀鳴震顫,發出不堪重負般的哀鳴,直接脫手而飛。

  而后,這一道拳勁余勢不減,直接轟在軒游龍奔襲而至的身影上。

  這位宗師四重的強大存在,竟是被這一拳轟飛出去,像斷了線的風箏般,狠狠摔在十多丈之外。

  其胸膛塌陷出一個拳印,唇中咳血,體內臟腑都遭受到重創。

  一拳之威,竟是恐怖如斯!

  而這并不算完。

  因為在這一拳轟出的同時,

  勒征的長槍已裹挾著血色暴雨般的鋒芒破殺而至,鋪天蓋地,聲勢可怖。

  就見蘇奕左手駢指如劍,于虛空中一劃。

  一道十丈匹練劍氣橫空,夭矯如龍,帶著濛濛若虛幻的玄妙道韻,輕飄飄斬下。

  漫天血色槍影爆碎,如泡沫般炸開。

  鐺!!!

  而當這一劍斬在勒征的長槍上,就見那靈性十足的長槍頓時如遭毀滅般的沖擊,驟然彎曲成一個巨大的弧形。

  緊跟著,就喀嚓一聲斷開。

  遭受這等凌厲霸絕的沖擊,勒征縱然第一時間選擇閃避,依舊被劍氣劈中肩膀,削掉其握著長槍的右臂。

  鮮血頓時如瀑似的飛灑而出。

  ps:跟大家匯報一下,媳婦生了個小公舉萬分感謝大家的留言祝福!

今天開始雙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