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八章 教你做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麻山威不認識蘇奕和寧姒婳,卻第一時間就認出了云光侯申九嵩。

    他當即松開緊攥黃乾峻脖頸的右手,整了整衣冠,拱手見禮道:

    “青甲軍副都統麻山威,見過申侯!”

    在場青甲軍士卒皆渾身一震,認出了申九嵩的身份,皆肅然行禮。

    申九嵩微微頷首,道:“無須客氣。”

    這時候,張毅韌匆匆上前,先笑著和申九嵩見禮。

    而后低聲對蘇奕道:“蘇公子,沒想到您也來了。”

    蘇奕沒有理會他。

    從來到校場的那一刻,他目光就看向了黃乾峻。

    自然也目睹了麻山威剛才如拎小雞似的,以右手攥著黃乾峻脖頸那一幕。

    也看到了麻山威那揚起的正欲抽向黃乾峻臉頰的左手。

    “這是怎么回事?”

    蘇奕沒有理會其他人,只把目光看向黃乾峻,神色平淡問道。

    面對蘇奕的目光,黃乾峻不禁露出一絲羞愧之色,道:

    “蘇哥,我……又給您丟臉了……”

    他都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

    當初在云河郡城分別時,他曾暗暗發誓,一定要在青甲軍混出個名堂,以不辜負蘇奕對自己的照顧和栽培。

    誰曾想,偏偏在這受欺負的時候,被突然而來的蘇奕給撞見了!

    這一下,連寧姒婳和申九嵩也察覺到不對勁,目光不由都看向了黃乾峻,若有所思。

    麻山威眸子微微一凝,笑著拱手:“敢問申侯,這位公子是?”

    申九嵩神色已變得冷淡起來,面無表情道:“你還是先說一說,剛才又是怎么回事為好。”

    眼見申九嵩態度轉變,麻山威心里咯噔一聲,隱約感覺到有些不妙。

    張毅韌忍不住道:“老麻子,你最好如實交代,否則,一旦讓蘇公子不滿意,就是侯爺回來了,也保不住你!”

    麻山威臉色微變,聽出張毅韌是在提醒自己。

    這讓他瞬間意識到,那被稱作“蘇公子”的青袍少年,身份絕不簡單了。

    深呼吸一口氣,麻山威沉聲道:“這黃乾峻是我青甲軍的一位千夫長,最近一段時間屢建奇功,表現卓絕出色,堪稱是難得一見的好苗子。”

    說到這,他話鋒一轉,“可據我觀察,最近一段時間,黃乾峻心態也發生了一些變化。”

    “所謂玉不琢不成器,我擔心他恃才傲物,得意忘形,便借切磋的名義,予以敲打,試圖殺一殺他身上的氣焰,好讓他更冷靜地認清自己,如此,也有利于他以后的成長……”

    剛說到這,黃乾峻已冷笑打斷道:“麻統領,你敢摸著自己良心說,你所說的每個字皆句句屬實,發自肺腑?”

    麻山威臉色微變,沉聲道:“我身為副統領,有什么理由要故意欺負你這樣一個年輕人?”

    說著,他肅然道:“侯爺當初帶你加入青甲軍時,就已叮囑過,要以最嚴苛的態度來要求你,我剛才雖出手狠了一些,可也是為了你好。”

    “可你呢,不知感恩倒也罷了,還血口噴人,誣蔑南影和我有私情,這讓誰能不生氣?”

    自始至終,麻山威一副大義凜然,剛正不阿的長輩姿態。

    這讓黃乾峻氣得差點笑起來,見過無恥的,沒見過如此無恥的!

    “南影?”

    蘇奕眉頭微皺,目光一掃,頓時就看到了躲藏在人群中的南影。

    這一瞬,南影頭皮發麻,心中恨不得把麻山威罵死,好端端的,提我的名字干嗎?

    而面對蘇奕的目光,南影不得不強作鎮定。

    她勉強擠出一個僵硬的笑容,道:“蘇師兄,好久不見了。”

    眾人皆是一怔,這青袍少年是南影的師兄!?

    就是麻山威也有些糊涂,這是什么情況?

    蘇奕沒有理會場中眾人那異樣的神色,也不再理會南影,問道:“武靈侯不在?”

    張毅韌連忙道:“侯爺五天前就前往血荼妖山了,至今還不曾歸來。”

    蘇奕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今天就只能由我自己來解決這件事了。”

    說著,他目光看向麻山威,淡然道:“來,你我切磋一場,我今天也破例一次,親手教一教你如何做人。”

    輕飄飄一句話,讓場中氣氛驟然沉寂下來。

    張毅韌心中發緊,連忙道:“蘇公子,今日的事情,我相信等侯爺回來后,定會給黃乾峻一個滿意的交代,您遠來是客,還是……”

    “張統領,我這是為他好。”

    蘇奕瞥了張毅韌一眼,“你這般阻止,就是不想讓我對他好了?”

    張毅韌苦笑,嘆息不語。

    “這位公子,黃乾峻的事情,終歸是我青甲軍的事情,你這貿然插手的話,是否有些不妥?”

    麻山威眉頭皺起,沉聲開口。

    他一眼看出,蘇奕并未踏足宗師之境,渾身氣息僅僅只帶著一絲絲的罡煞之氣而已,這是聚氣境后期的征兆。

    或許蘇奕身份極為不凡,可若真動手,他可不懼了。

    申九嵩冷哼道:“一場切磋而已,怎么能叫摻合青甲軍的事情,麻山威,你最好別亂扣帽子。”

    麻山威被訓斥得內心也有些窩火,他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道:

    “既然這位公子想要切磋,麻某奉陪就是了!不過,刀劍無眼,若傷到這位公子,還請諸位莫要見怪!”

    話語間盡是冷意。

    身為青甲軍副統領,又常年和血荼妖山中的妖獸浴血廝殺,麻山威性情也極為兇悍和暴戾。

    眼見蘇奕不識好歹,他也懶得再客氣什么。

    可聽到麻山威的話,寧姒婳不禁莞爾,申九嵩也一陣搖頭。

    張毅韌唇角抽搐,沉默不語。

    黃乾峻內心感動之余,也愈發羞愧了。

    反觀在場那些青甲軍士卒,則都露出亢奮之色,似乎意識到,一場好戲就將上演。

    眾人皆退讓到遠處,給蘇奕和麻山威騰出一片空地。

    “這位公子,請!”

    麻山威冷眸如刃,身上氣勢驟然攀升,兇悍之氣如潮水般席卷擴散。

    “既然是要教你做人,我便給你一個出手的機會。”

    蘇奕淡然開口。

    麻山威眸子中冷芒一閃,道:“那麻某便不客氣了!”

    他驀地縱步,臂膀一甩,揮拳砸出,勢如炮錘。

    轟!

    璀璨刺目的拳勁,帶著凝練如實質的罡煞之力,破空而去。

    空氣驟然炸開,產生悶雷般的爆鳴。

    那拳勁無匹霸道,竟是剛猛之極!

    申九嵩也不由訝然,武靈侯陳征麾下的干將,倒也有兩把刷子。

    他看出來,麻山威雖是宗師一重修為,可常年搏殺于這兇險的血荼妖山之地,一身實力早已遠非一般的同境人物可比。

    就如這轟出的一拳,明顯已臻至登峰造極的地步。

    由此也可以看出,麻山威很聰明,并未因為蘇奕顯露出的修為而有任何輕視,甫一出手,便動用真正的能耐。

    可惜,麻山威根本不知道,他此時面對的是何等恐怖的一個角色……

    申九嵩剛想到這。

    砰!

    就見蘇奕隨手一劃,那隔空轟來的璀璨拳勁就像易碎的泡沫般,被蘇奕的指尖劃破。

    輕描淡寫。

    附近青甲軍士卒皆被驚到,差點以為眼花了。

    黃乾峻、南影、李默云他們也都心中一顫,好強!!

    還不等眾人反應,就見蘇奕身影憑空消失原地。

    下一刻就已出現在麻山威身前,輕飄飄一掌按下。

    麻山威早察覺到不對勁,心中震動,眼見這一幕,毫不猶豫催動全部力量,以雙臂格擋身前,

    喀嚓!

    骨骼爆碎聲響徹。

    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目光注視下,麻山威格擋身前的雙臂,被蘇奕一巴掌拍碎,如兩條軟綿的死蛇般蕩開。

    而蘇奕的掌指,則趁著破開的空隙,余勢不減,按在了麻山威肩膀上。

    砰!

    麻山威軀體猛地雙膝砸地,被這一巴掌硬生生鎮壓在那,濺起滿地的灰塵。

    他臉頰憋得漲紅,驚駭欲絕。

    一掌,就將他輕易鎮壓了?

    全場鴉雀無聲。

    除了寧姒婳、申九嵩神色平淡如舊,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被這干脆利落、摧枯拉朽的一幕震住。

    這太不可思議。

    從麻山威出拳,到被鎮壓,也不過一個眨眼的時間而已!

    “這一掌如何?”

    蘇奕問。

    麻山威神色變幻不定,半響才咬牙道:“之前是麻某眼拙,這一掌打得我心服口服!”

    砰!

    蘇奕一腳踹出,麻山威身影倒飛出去,口鼻噴血,欲掙扎起身,卻因傷勢太重,又跌倒在地。

    眾人皆被這狠辣的一幕驚到,倒吸涼氣不已。

    蘇奕再問:“這一腳如何?”

    麻山威急促喘息,聲音沙啞道:“公子這一腳,讓麻某深感自身之卑微,再不敢像以前那般放肆,自今以后,定當銘記公子今日教誨,痛改前非!”

    蘇奕走上前,一腳踩在麻山威臉上,俯視而下,道:“我這般為你好,你領不領情?”

    麻山威的臉頰都被踩得塌陷扭曲起來,嘴巴貼著地面,他大口喘息,大聲道:

    “這是天大的恩情,于麻某而言,不亞于再造之恩,麻某發自內心的領情,還要一輩子感念公子的好!”

    眾人皆呆住了。

    一是被蘇奕那干脆利落的狠辣手段嚇到。

    二是震驚于麻山威的表現,似乎徹底被打服帖了,每一次回答的話語,都幾乎快顛覆人們對他的認知!

    畢竟,誰能想到,青甲軍這位有著“冷面屠夫”稱號的副統領,怎會一下子服軟到這般地步?

    簡直真的像是一個忽然幡然醒悟,認識到自身罪孽深重的罪徒。

    唯獨申九嵩眸子微凝,這麻山威,絕對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狠茬子!

    也是個根本不在意顏面和尊嚴的瘋子。

    只要能活命,他可以舍棄一切。

    這種人,也往往最危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