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四章 根深蒂固的執念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書房。

    文老太君略一沉默,便開口道:“有關你母親葉雨妃的事情,我知道的并不多,一些傳聞也是道聽途說。”

    蘇奕身影閑散地坐在對面,點頭道:“你說便是。”

    “十三年前的五月初五那天,你父親忽然下令,廢掉你母親葉雨妃正妻的身份,禁足于云霓小筑,永生永世不得外出一步。”

    老太君眸子泛起追憶之色,“當時,蘇家上下皆很震驚,包括我也沒有想到,因為在以往那些年,你父母關系極好,被稱作神仙伉儷……”

    “族長并沒有說,為何會忽然間廢掉你母親的身份和地位,更是把她當罪徒般囚禁起來。”

    “可在蘇家卻一直有一個傳聞,據說你父親發現,你母親葉雨妃乃是某個神秘勢力安插在他身邊的一枚棋子,故而才會被你父親震怒之下廢掉。”

    說到這,文老太君抬眼看了看對面的蘇奕,卻發現后者神色平淡,毫無波瀾。

    似乎對這一切完全不在意。

    文老太君穩了穩心神,繼續道:“對蘇家這等頂尖的世家而言,族長下令廢黜妻妾,是一件很常見的事情,你母親在五月初五那天被禁足后,便身染重病,于次年二月初二撒手人寰。這件事,三少爺你應該有印象的。”

    蘇奕點了點頭。

    那年他四歲,已能夠記住許多事情。

    其中就有母親葉雨妃逝去那天的記憶。

    并且印象極為深刻。

    因為那天恰好是他四歲生辰!

    那天,葉雨妃拖著久病之身,為四歲的他做了一碗面。

    窗外凄風苦雨,屋內殘燈如豆,燈影暗淡昏黃,母子兩人相對而坐。

    在他開心地大口吃面時,母親一直葉雨妃微笑地看著,無聲無息地溘然長逝。

    這一幕幕,就如刀刻的烙印般,每一個細節都清楚印在蘇奕心中,也是他內心最大一個執念。

    縱然覺醒了前世記憶,可想起這件事時,蘇奕內心依舊泛起控制不住的憤怒和恨意。

    這是對其父親蘇弘禮的恨。

    也是對玉京城蘇家的恨。

    早成為一種根深蒂固的執念。

    “此仇不報,心魔難除……”

    蘇奕暗自喃喃。

    “三少爺,我知道的,都已經告訴你,是真是假,我也無法肯定,總之,族長應該不可能無緣無故廢掉你母親,其中真相,或許只能由你自己來打探了。”

    老太君聲音緩慢,帶著一絲自嘲,“歸根到底,我當年只是蘇家一個婢女,似這等大事,可摻合不起。”

    蘇奕想了想,說道:“這件事,我自會找蘇弘禮一一清算,不過在這之前,我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為何游青芝這女人那般仇視我?”

    老太君怔了一下,眼神復雜,道:“真正的原因,我也不清楚,但據我所知,在以前你父母關系最好的時候,游青芝一直備受冷落,無論身份、地位以及所享受的待遇,皆遠遠遜色于你母親。”

    “直至你母親被廢掉后,游青芝便成了最受寵的妻室。想來……她之所以恨你,是因為當初曾嫉妒你母親的緣故吧?”

    蘇奕哦了一聲,沒有當真。

    一個善妒的女人,倒的確會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殘忍事情。

    可在這件事上,蘇奕并不認為,游青芝是因為嫉妒而一直對自己懷有敵意。

    這其中定然有其他隱情。

    不過,蘇奕也懶得想那么多,等以后去玉京城的時候,一一和他們清算就是了。

    一劍便可斬之的事情,也不必想那么復雜。

    “行了,你可以帶著文長鏡他們離開了。”

    蘇奕起身道。

    老太君遲疑了一下,還是提醒道:“三少爺,你若和蘇家為敵,就極可能是和整個大周為敵,因為當今皇帝陛下,決不會允許蘇家倒下!”

    “與整個大周為敵?”

    蘇奕哂笑,都懶得解釋什么。

    很快,蘇奕和文老太君重返庭院湖泊前。

    正坐在那和茶錦聊天的文長鏡、文長泰和琴箐皆第一時間起身,面對蘇奕時,都已是誠惶誠恐,帶著深深的敬畏。

    蘇奕看了文長泰和琴箐一眼,內心泛起微妙的情緒,道:“在以前,名義上你們是我岳父母,但我一直不曾承認過。”

    “這是自然,你和靈昭都一樣,抵觸這門婚事,我們都知道的。”

    文長泰訕訕道。

    蘇奕微微一笑,道:“在文家,都說你老實本分,平庸無能,但在我眼里,你卻是一位可敬的長輩。”

    在文家那一年里,文長泰這個老實到有些窩囊的男人,從不曾對身為贅婿的他惡言相向。

    就憑這一點,就值得上“可敬”二字。

    在蘇奕看來,文靈雪身上的善良,就應該是繼承自其父親文長泰。

    文長泰慌里慌張揮手道:“我……我有什么可敬的,你莫這般說,以前……以前都是我們文家對不起你。”

    蘇奕笑道:“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不談這些。”

    “好,不談這些。”

    文長泰連連點頭。

    “蘇……蘇奕,你和靈昭之間真的無法彌補回來么?”

    這時候,琴箐忍不住開口了。

    經歷了剛才那一幕幕的沖擊,讓她的想法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她看來,以蘇奕如今的身份和地位,配她女兒文靈昭已是綽綽有余。

    甚至,他們家都還算高攀了……

    不等蘇奕開口,琴箐就繼續道:“你放心,我會好好勸勸靈昭的,她都已是天元學宮內門弟子,應該比我清楚,這門婚事對她而言,有益無害,并且……”

    她越說越興奮,腦海中都開始暢想以后的事情了。

    比如有蘇奕這樣的女婿在,以后自己就是在這袞州城,誰敢不敬?

    又有哪個不長眼睛的東西敢招惹自己?

    可文老太君直接冷哼,打斷了琴箐的幻想,“夠了,不嫌丟人嗎?”

    一直旁觀的文長鏡內心很想說一句,這怎么就叫丟人,人家琴箐這么做,也是為咱們文家好啊!

    可他不敢頂撞老太君,更不敢在此刻開口。

    有些事情,琴箐可以做,他這個當組長的一旦這么做了,被看輕倒是其次,極可能還會惹來蘇奕的反感。

    萬一蘇奕再計較以前在文家被欺辱的事情,那可就徹底完了。

    很快,老太君就帶著文長鏡他們離開。

    想了想,蘇奕吩咐茶錦送他們前往天元學宮。

    茶錦這一瞬敏銳察覺到,蘇奕這么安排,極可能是念在文靈雪的面子上,才會讓自己去送文家人的。

    “靈雪姑娘離開到現在,快有十天的時間了吧?公子嘴上不說什么,心中怕是還惦念著她呢。”

    茶錦暗自嘀咕了一句。

    蘇奕懶洋洋坐進了藤椅中,心中默默思忖起前往血荼妖山的事情。

    今日寧姒婳和申九嵩一起來訪,說了一件不尋常的事情——

    此次血荼妖山爆發的獸潮,無論是規模,還是危險程度,極可能會和以往完全不同。

    申九嵩得到消息,雖說這一場獸潮會在七天后爆發,但如今在那血荼妖山深處,已是出現諸多詭異的景象。

    有血色霧靄遮蔽天穹,久久不散。

    有晦澀未知的呢喃聲,偶爾會從血色妖山深處響起,斷斷續續,飄飄渺渺。

    無論人還是妖獸,一旦聽到,神魂就會產生撕裂般的劇痛,尤其是妖獸,會直接陷入暴怒發狂的無意識狀態中。

    須知,以往歲月中,血荼妖山每隔十年就會爆發一次獸潮,可以前時候,都不曾發生過類似的詭異和反常。

    也正因如此,才讓寧姒婳和申九嵩皆判斷出,此次血荼妖山將爆發的獸潮,將和以前完全不同。

    “血霧彌漫……晦澀的呢喃聲……這是有大妖臨世的征兆,還是重寶將出世的兆頭?”

    蘇奕若有所思。

    他原本就打算前往血荼妖山走一遭。

    一是曾答應過武靈侯陳征。

    二是他如今已查探到,有傾綰寄魂的那塊神秘魂玉,極可能就是來自血荼妖山。

    換而言之,想要進一步查探傾綰的身世,去血荼妖山勢在必行。

    最后一個原因就是,僅憑他現在日夜勤修苦練,想要把一身真元淬煉出“道罡”,最少也要一兩個月時間。

    可若是能夠在激烈的戰斗中進行磨礪,則足以大大縮短淬煉“道罡”的時間。

    無疑,如今的血荼妖山,極適合戰斗。

    “唔,也不知黃乾峻這小子如今在青甲軍混的怎么樣了……”

    “三天后,去走一遭便是。”

    蘇奕暗道。

    ps:第二更晚上6點。

    嗯,很悲催的說句,在媳婦快生的節骨眼上,金魚生病了,最近這兩天的更新一直用的存稿,現在存稿也用完了……

    還好,病情好轉許多,已經不影響碼字。

    不是賣慘,是請諸君多理解體諒,成年人的生活,沒有容易倆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