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九章 點撥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山巔的風很大,吹散了濃重嗆鼻的血腥。

    只是,地上那一具具死狀凄慘的尸體,顯得有些滲人。

    生前,這些人掌握滔天權柄,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可死后,也不過是一地的血腥和尸骸,與尋常人沒什么區別。

    寧姒婳目光掃過這血腥的一幕幕,感慨似的說道:“道友以聚氣境修為,便可牽引天地道韻于劍道之中,著實匪夷所思。”

    蘇奕收起御玄劍,道:“你此來該不會只為了觀戰吧?”

    “當然不是。”

    寧姒婳直言道,“我和云光侯此來,是有一件事要和道友相商。”

    蘇奕搖頭道:“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說。”

    “為何是明天?”寧姒婳一怔。

    蘇奕輕輕拍了拍肚子,道:“因為我現在還沒吃早飯。”

    眾人:“……”

    所有人都以為,蘇奕現在拒絕寧姒婳,是今天另有安排,故而都很認真的在聆聽,哪曾想到,他竟是餓了……

    茶錦內心微窘,暗道今天為公子準備的點心不夠吃么?

    周知離面露羞愧之色,訕訕道:“是我準備不足,天還未亮,就去叨擾蘇兄。”

    “蠢。”

    蘇奕瞥了他一眼,道,“我只是找個借口,不想在今日沾染什么事情,”

    他想了想,輕嘆道:“可現在看來,說話還是直接一些好。”

    眼見蘇奕話都說到這般地步,寧姒婳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道:“行,那我和云光侯明天再去拜訪道友。”

    想來也是,今日剛經歷一場茶話會,且鬧出如此大動靜,蘇奕哪可能還有心思再理會其他事情?

    寧姒婳這般一想,也就釋然了。

    “讓這孽畜……唔,讓青兒送我一程如何?”

    蘇奕目光看向青鱗鷹。

    第一次認識時,稱對方孽畜也就算了。

    如今都認識了,再稱呼孽畜二字,就有些不合適了。

    青鱗鷹渾身顫抖了一下,內心又是詫異又是意外,如此驕橫的家伙,居然能主動改變對自己的稱呼?

    “能為道友代步,是青兒的榮幸。”

    寧姒婳笑起來。

    “多謝。”

    蘇奕朝不遠處的茶錦招了招手,“走了。”

    周知離他們這才意識到,蘇奕這是不愿再在此地逗留,打算離開了。

    很快,在眾人目光注視下,蘇奕和茶錦一起坐在青鱗鷹背上,扶搖天穹而去。

    青衿內心莫名的泛起一絲悵然。

    也不知為何,當剛才看到茶錦伴著蘇奕一起離開時,她又一次想起了當初在樓船上時,拒絕去給蘇奕當侍女的那一幕。

    “這位蘇公子,還真是一位俗世奇人。”

    云光侯申九嵩感嘆。

    他之前在暗中觀戰,目睹了蘇奕劍殺一眾宗師的場景,直至剛才近距離接觸,愈發感受到對方的非凡之處。

    “我們等青兒回來了便離開。”

    寧姒婳說罷,就立足在崖畔,遠眺云海,靜默不語。

    在某些方面,她和蘇奕有相似之處,比如都懶得理會俗世之爭,也懶得去和周知離這些人攀談什么。

    不是不屑,而是視彼此為兩個世界的人。

    “殿下,今日之事已了,可你打算如何收拾這爛攤子?”

    申九嵩目光看向周知離,饒有興趣道。

    潛龍劍宗執事亢山景、玉京城蘇家執事岳長源、由二皇子請來的秦長山,皆死在此地。

    這背后的禍患,就牽扯到了潛龍劍宗、玉京城蘇家、二皇子這三支勢力,一個比一個底蘊恐怖。

    而總督向天遒和俞白廷等四位袞州城頂級世家族長的死,也注定隱瞞不住。

    當消息擴散時,這袞州城都將陷入莫大的動蕩中!

    可以說,今日之事,就是一個巨大的風暴漩渦,任誰牽扯進來,都必將被禍患纏身。

    周知離沉默片刻,故作瀟灑道:“不瞞侯爺,我還沒想到該如何化解這樣的風波,不過,縱有無窮后患,我一力擔之便是。”

    申九嵩微笑道:“殿下,趁此閑暇,可愿意聽一聽申某對此事的見解?”

    周知離精神一振,意識到云光侯這是打算指點自己,當即肅然抱拳道:“還請侯爺不吝賜教。”

    鄭天合、穆鐘庭他們也都露出傾聽之色。

    申九嵩想了想,道:“在申某看來,這件事,當分出勝負時,總督的位置已經不重要。”

    他目光看向周知離,道:“你可知道,陛下為何要任命你來任命這袞州總督的職務?”

    “這是父皇對我的考驗。”周知離不假思索。

    “不錯,既然是考驗,當殿下在和二皇子的對抗中獲勝之后,實則已等于得到了陛下的認可。”

    申九嵩聲音緩慢,道,“這等時候,殿下就是捅破天,陛下也不會怪責,相反,還會對你另眼看待。至于此次惹出的麻煩,自有陛下會為你平息。”

    “這……可能嗎?”

    周知離怔怔,似有些不敢相信。

    申九嵩笑起來,道:“在坐擁四海,獨掌山河的陛下眼中,一個經受考驗而獲勝的皇子,才是最重要的!”

    頓了頓,他繼續道:“這等情況下,潛龍劍宗、玉京城蘇家、亦或者是這袞州城那些個大勢力,只要聰明一些,就會知道,六殿下您已經和以前不同,要對您進行報復,怕是得先過了陛下那一關!”

    周知離精神一振,喃喃道:“之前,我的確沒想到這一層……”

    “若我推斷不錯,等殿下返回玉京城后,或許就能感受到來自陛下認可的力量了。”

    申九嵩說到這,笑著抱拳道,“申某在此,提前恭賀殿下平步青云。”

    周知離慌忙道:“侯爺這不是折煞我么,我有幾斤幾兩,自己最清楚,只要父皇不責罰我,我已感激涕零。”

    申九嵩哈哈笑起來,道:“責罰?陛下近些年已極少理會俗世事物,癡心于修行之道。不出意外,既然陛下對你和其他皇子進行考驗,這或許意味著,陛下已經開始在籌備立皇儲的事情了。”

    立皇儲!

    眾人都不禁倒吸涼氣。

    當今周皇正當壯年,雄才偉略,英明神武,誰能想到,這位皇帝陛下,都已開始考慮繼承人的的問題了?

    周知離愣在那,胸口一陣起伏。

    所謂當局者迷,經申九嵩一提醒,他這才猛地明悟,為何此次父皇會派自己來任命袞州總督的職務了。

    “多謝侯爺指點。”

    周知離深深躬身行禮,感激不已。

    申九嵩提醒道:“殿下,你可莫要高興太早,這支持一個考驗罷了,來自陛下的認可,并不意味著你就有希望謀得‘皇儲’之位了。”

    周知離深呼吸一口氣,內心的亢奮漸漸平靜下來,道:

    “以前我一直不受父皇重視,在皇室中的地位,也遠不如大哥、二哥他們。如今若能得到父皇一些認可,我已很高興!”

    申九嵩笑道:“當年陛下還是皇子時,也如你一般,處境并不好,可最終,卻在國師洪參商、吞海王葛長齡、蘇家之主蘇弘禮的輔佐下,一步步登上了龍椅。”

    “我相信,以后殿下你定也有機會實現這一切!”

    聽罷,周知離軀體一震,心緒翻騰。

    申九嵩則不再多言,將隨身一個綴滿血纓的白玉佩拿出,遞給穆鐘庭,道:

    “總督一職,代表的是大周朝廷的威儀,以后若遇到麻煩,可以持此令牌,駐守此地的赤鱗大軍自會予你幫助。”

    穆鐘庭呆了一下,連忙抱拳行禮,道:“多謝侯爺!”

    他之前還擔憂,經歷今日的血腥事情,該如何坐穩袞州總督的位置。

    可現在,有了申九嵩的支持,那就不一樣了!

    這意味著,哪怕就是俞家、趙家、白家、薛家這些地頭蛇,也輕易不敢和自己撕破臉!

    常過客、青衿目睹這一幕幕,內心隱約揣測出,云光侯之所以這么做,絕不可能是因為看好六皇子的前途了。

    否則,為何在此次茶話會開始之前,云光侯不站出來支持六皇子?

    若說原因,也只有一種可能。

    那就是云光侯因為蘇奕的緣故,才會主動表態,給予六皇子以支持!

    若非如此,以他身為一方諸侯的身份,根本不必摻合到這等渾水中來。

    更何況,之前云光侯和寧姒婳抵達時,主動跟蘇奕見禮的一幕,可都被人們看在眼底!

    一陣清啼聲響起,青鱗鷹從遠處天邊返回,徐徐降落在山巔之上。

    “走吧。”

    寧姒婳徑自走上青鱗鷹的背部。

    “諸位,告辭。”

    申九嵩朝眾人抱拳,這才前往和寧姒婳匯合。

    很快,青鱗鷹便載著兩人破空而去。

    “殿下,我們是不是也該離開了?”

    鄭天合輕聲問道。

    眼下,這西山之巔只剩下他們這些人了。

    周知離沉默片刻,感慨似的喃喃道:“我不會忘記今天的……”

    說罷,他轉身朝山下行去。

    鄭天合、常過客、青衿、穆鐘庭他們跟隨其后。

    此時的山腳下。

    早已亂成一鍋粥,議論聲、嘩然聲不斷。

    那些來自袞州六郡的大人物們,早察覺到茶話會已經結束,可卻不知道究竟孰勝孰負。

    若不是通往山巔的路徑四周有赤鱗軍的士卒把守著,怕是早有人沖上去,一看究竟了。

    ps:2連送上,在最近一段時間里,金魚爭取以后每天10點把一天的更新搞定。

  這樣大家看書起碼暢快一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