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八章 劍御百丈云海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六殿下,你就不擔心因為蘇奕這殘暴之舉,為你惹來數不盡的麻煩?”

  亢山景又把目光冷冷看向周知離,“若讓陛下知道,你縱然身邊之人濫殺一通,攪得袞州城大亂,該如何看待你?”

  他先痛斥了蘇奕一番,現在又出言警告周知離,顯然是認為,蘇奕敢這般殺人,背后有周知離的縱容。

  周知離一呆,旋即怒極而笑,道:“今日茶話會,與你一個潛龍劍宗的人有什么干系?你又算哪根蔥,還來教訓我和蘇兄?”

  卻見蘇奕輕嘆一聲:“何須與這將死之人廢話?”

  劍吟響徹。

  蘇奕手腕一轉,御玄劍掀起一道流虹,隔空朝亢山景斬去。

  干脆利落。

  亢山景都有猝不及防之感。

  之前他還慷慨陳詞,自詡憑自己身份,定可以讓蘇奕收斂一些。

  誰曾想,蘇奕都不帶廢話的,直接就動手了!

  不過,亢山景倒也無愧是潛龍劍宗傳人,反應極快,第一時間拔出一口闊口巨劍,橫擋在前。

  鐺!!

  巨劍震顫,火花四濺,劍身出現一道觸目驚心的裂痕。

  可怖的靈力沖擊力,震得亢山景老臉漲紅,內心不由駭然,當即厲聲大喝:

  “諸位,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

  向天遒他們早已看出局勢不妙,可讓他們一起出手,卻不免遲疑。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更何況,縱然是他們一起出手,又哪可能是蘇奕的對手?

  君不見,強大如宗師五重的秦長山,都飲恨于此?

  “走!”

  向天遒一聲低喝,轉身朝西山下沖去。

  其他人眸子一亮,山腳下群雄匯聚,只要能逃出這山巔,何愁找不到活路?

  嘩啦!

  這些個袞州城頂尖的大人物們,第一時間動身,打算朝山巔下逃去。

  亢山景傻眼了,他本是要和向天遒他們一起出手,哪曾想,這些家伙卻一個比一個逃得快!

  就是周知離他們都一陣瞠目結舌,誰敢相信,這些個剛才還威風八面的老家伙們,會變得如此沒有骨氣?

  蘇奕見此,卻不禁微微搖頭,逃得了么?

  他深呼吸一口氣,手中御玄劍清吟,劍身浮現出一副晦澀而玄妙的符紋陣圖,勾勒出“采玄”敕令的氣息。

  隨著蘇奕一劍刺出。

  山巔四周那廣袤無垠的云海驟然沸騰翻滾起來,如若受到無形偉力的牽引,瘋狂般朝蘇奕手中的御玄劍涌來,浩浩蕩蕩,直似天河之水倒灌,其音隆隆,如同悶雷。

  山腳下,不知多少人被驚到。

  在他們視野中,天穹上的陽光忽地被遮擋住,百丈范圍的云海像被無形的大手抓住,齊齊朝西山之巔涌去。

  悶雷般的轟鳴,也隨之在天地間響徹。

  “這……”

  “難道是有陸地神仙摻合進來?”

  “老天!”

  嘩然聲四起,不知道多少人瞠目結舌。

  見多識廣的花顏和鷹伯,也不禁動容。

  這世間,唯有陸地神仙掌握移山填海、御用風雷地火之力的能耐。

  而眼前這一幕,已經和陸地神仙的手段無異!

  只是,引發這等可怖景象的,究竟是誰?

  山巔。

  周知離他們也目瞪口呆,情不自禁想起當初在云河郡城青鼎校場中,蘇奕劍引暴雨殺敵的那一幕幕。

  常過客則想起了在那荒郊野外的晚上,蘇奕劍飲雷霆隔空百丈殺敵的情景。

  而此刻,蘇奕劍御百丈云海,一如神人!

  率先轉身就逃的向天遒,身影剛沖到山路一側,就被一片厚重如山般的云霧洪流砸在身上。

  直似巨山壓身,砸得他軀體摔飛出去,渾身骨頭都不知斷裂多少根。

  “該死……”

  向天遒大駭,掙扎欲起身,可一抹劍鋒一閃,就將其咽喉擊穿,眼珠登時瞪得滾圓。

  臨死前,他直看到一抹青衫在云霧中一閃即逝。

  “給我開!”

  另一側,俞白廷怒吼,揮動一桿青色戰戈,劈向沖來的一片厚重云霧。

  可那等云霧看似縹緲,實則沉凝厚重無比,當迅猛轟擊而來時,直似天降隕石。

  僅僅眨眼間,俞白廷這位宗師人物反倒被震得不斷退后,整個人都快要被云霧淹沒。

  “怎會這樣……”

  俞白廷徹底慌了,滿臉驚怒。

  一場茶話會而已,本來就是權謀之爭。

  誰能想到,哪怕是在他們認輸的情況下,蘇奕都不打算放過他們?

  “子債父償,你死了,你女兒就不必死了,這樣的結果豈不是更好?”

  一道淡然的聲音忽地在白茫茫的云海霧靄中響起。

  俞白廷軀體驟然緊繃,內心涌起說不出的恐慌。

  他甚至都無法看清楚蘇奕的身影在哪里。

  “蘇奕,我認輸,我愿奉你為主,只要你放過我,我俞家的一切權柄統統都可以為你所用!”

  俞白廷顫聲大叫。

  聲音還在回蕩,一柄劍鋒已貫穿他的脖頸,血灑如瀑。

  山巔云海洶涌,似完全被封鎖般,身處其中,白茫茫一片,完全看不到其他景象。

  偶爾會傳出凄厲的慘叫,讓人毛骨悚然。

  直至云霧消散。

  周知離他們瞳孔驟然擴張。

  就見山巔不同的區域中,橫陳著一具又一具尸體。

  潛龍劍宗亢山景人頭滾落,臉上兀自殘留驚恐之色,大概是臨死都無法想象,蘇奕怎敢殺他。

  總督向天遒和俞白廷、趙擎、白瀚海這三位袞州城的頂尖大人物,以及淮安郡郡守皆暴斃于地,有的被刺穿咽喉,有的被斬落首級。

  而不遠處,蘇奕青衣仗劍,淡然如舊。

  絲絲縷縷的云霧在他頎長的身影四周繚繞,耀眼的天光下,這個十七歲的少年,直似謫仙般,披上一層神秘而令人心悸的光影。

  周知離、鄭天合、穆鐘庭、常過客、青衿皆沉默了,內心翻江倒海,無法淡定。

  就是茶錦,也都神馳目眩,眼神似黏在蘇奕身上般,明艷絕俗的臉上盡是癡迷之色。

  “看到了嗎,當你實力足夠強大,哪管什么陰謀伎倆,一劍斬之便可。”

  蘇奕轉過身,看向周知離。周知離渾身一顫,肅然躬身行禮,抱拳道:“今日之事,多謝蘇兄助我,此等大恩,我周知離畢生不敢忘卻!”

  聲音透著發自肺腑的感激,激動得聲音都在隱隱顫抖。

  穆鐘庭也連忙躬身見禮:“蘇公子此次力挽狂瀾,也讓穆某嘆為觀止,以后公子有所求,穆某定赴湯蹈火,肝腦涂地!”

  蘇奕道:“你們就不擔心,我殺了這些人,為你們招惹來破天災禍?”

  周知離咬牙道:“勝王敗寇,他們生前再了得,可如今也都是一群死人了!無論是俞、薛、趙、白這四大宗族,還是向天遒背后的勢力,若要報仇,我自當一力擔之!”

  這次鬧出的動靜的確太大了。

  大到讓周知離都心驚肉跳,意識到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必將會掀起軒然大波。

  可他已沒有退路可選,必須去面對!

  “蘇兄,這次因為我的事情,讓你和玉京城蘇家交惡,也極可能會讓你被許多勢力盯上,我……”

  周知離有些擔憂。

  蘇奕揮斷道:“世俗紛攘,于我如浮云,休要再說這些擾人耳根的無聊事情。”

  周知離頓時語塞。

  而蘇奕則忽地將目光看向遠處,道:“看夠了沒有?”

  場中眾人都是一怔,下意識順著蘇奕的目光看了過去。

  一聲清啼響徹,極遠處云海中掠出一頭神駿非凡的青鱗鷹,燦然如鐵的雙翼在天光下泛起耀眼的光澤。

  而在它背上,立著兩道身影。

  一個是容顏清稚如少女的天元學宮宮主寧姒婳。

  另一個則穿著銀色蟒袍,頭戴羽冠,身影挺拔如槍的瘦削男子。

  幾個眨眼而已,青鱗鷹飄然落在西山之巔。

  “我就知道,瞞不過道友的耳目。”

  寧姒婳直接無視了在場其他人,朝蘇奕微笑開口。

  “申九嵩,見過蘇公子。”

  一側穿戴蟒袍羽冠,身影瘦削的男子也隨之含笑上前,抱拳見禮。

  “原來他就是掌控赤鱗軍,坐鎮袞州境內的云光侯……”

  茶錦露出恍然之色。

  身為大周十八位外姓侯之一,云光侯絕對稱得上是一位名震天下的人物。

  其戰功彪炳,用兵如神,僅僅以戰功而論,在十八位外姓侯中,足可名列前五!

  而他本身,也是一位踏足宗師境多年的風云人物,至于他如今的實力究竟有多強,外界眾說紛紜。

  因為最近十年來,云光侯幾乎已沒有再親自出手過,但毋庸置疑,如他這等人物,必不是尋常宗師可比了。

  可現在,這樣一位坐擁一支赤鱗大軍,威震四海的侯爺,卻主動上前向蘇奕見禮!

  這讓茶錦內心中也與有榮焉。

  幾乎同時,鄭天合連忙飛快低聲提醒周知離,告之寧姒婳的身份。

  周知離心中一震,深呼吸一口氣,行禮道:“見過寧宮主、見過申侯爺。”

  常過客、青衿和穆鐘庭也都反應了過來,彼此對視,心中都不免一驚。

  他們可沒想到,天元學宮最神秘的宮主寧姒婳和云光侯會一起出現。

  并且看情況,兩者早已在暗中觀戰許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