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七章 那一劍的風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三劍!

  秦長山負傷咳血!

  無論是向天遒等人,還是周知離他們,都呆若泥塑。

  誰能想到,那個劍氣橫空的龍湖居士,那名震大周的宗師五重境存在,竟不敵蘇奕?

  向天遒心中一沉。

  俞白廷神色陰沉,手腳不受控制地哆嗦了一下。

  亢山景下巴一痛,才發現手指有力太猛,捋胡須時拽斷了一撮。

  薛寧遠臉色大變。

  難掩的震駭,涌上這些袞州城的頂尖大人物心頭。

  反觀周知離、鄭天合他們,皆滿心的歡喜,滿臉的激動,滿懷的激蕩。

  君如天上謫仙,隨手三劍傷敵!

  常過客露出嘆服震撼之色。

  青衿內心涌起說不出的澀意,那三劍之決,直似仙人演武,徹底碾碎了她內心一股微妙的驕傲。

  她的心中,也是第一次產生了絲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悔意。

  山巔這片區域破損嚴重,巖石碎裂、草木盡毀,地面都出現許多觸目驚心的劍痕,如溝壑交錯。

  秦長山咳血之后,整個人如蒼老許多,眉宇間有疲憊,也有說不出的驚疑。

  聚氣境后期,和宗師五重相差何等懸殊?

  可此時,他卻被擊傷了。

  且還是嚴重的內傷!

  這無疑太不可思議。

  “就這?”

  不遠處,蘇奕一陣搖頭,“此三劍也算有了一些火候,可惜,毛病也不少,一味追求聲勢宏大,讓得力量分散,劍意無法集中,只需尋覓一處薄弱處,便可由點破面,讓你一敗涂地。”

  秦長山呆滯在那,蒼白的臉頰陰晴不定。

  半響后,他深呼吸一口氣,眸子冷厲而堅狠,道:“我承認,之前小覷了你,可這并不意味著,在劍道之上,你就能這般詆毀和羞辱于我!”

  這番話,意難平!

  “詆毀你的劍道?”

  蘇奕哂笑,“那就讓你見識見識,劍修真正的殺伐之術。”

  御玄劍清吟。

  蘇奕氣勢驟變,眸子凌厲淡漠,若天上神祇般無情。

  一股無形的傲視睥睨之意,充斥其身影四周,不悲不喜,視生死如常,視勝負如無物。

  身心之地,皆只有一抹鋒芒般的殺意蓄積。

  純粹到極致!

  秦長山眉宇間驟然涌現一抹驚悸情緒,內心止不住的顫栗,一股刺骨般的危險寒流,刺激得他毫不猶豫選擇了拼命。

  “斬!”

  秦長山大喝,須發飛揚,怒目圓睜,整個人如燃燒般,將那一身的精氣神部灌注于山巍劍內。

  一劍劈出。

  這無疑是這位宗師五重境霸主最為巔峰的一劍,甚至可稱作他畢生最為耀眼的一劍。

  這一瞬,他甚至有點想感謝這個如妖孽般的少年,若不是后者的逼迫和刺激,怕是無法讓他爆發出部的潛力,施展出這等登峰造極的一劍!

  鐺!!!

  可也是這一瞬,一縷劍鋒勢如破竹般,破開他這劈出的一劍,山巍劍被震得脫手而飛。

  而那一縷劍鋒則筆直貫穿他的軀體。

  猩紅的鮮血迸濺飛射,滾燙刺目。

  秦長山怔怔低頭,看著這刺穿自己的一劍,似惘然,似錯愕,又似震驚……

  最終,他艱難抬頭,目光看對面那俊秀出塵的青袍少年,露出一抹復雜之色,聲音沙啞道:

  “得見此劍,方才一窺無上劍修之風范,我秦長山能死在這一劍之下,倒也痛快,亦可含笑九泉。”

  聲音還在飄蕩,這位名列大周宗師榜第二十七位的劍修,已仰天栽倒在地。

  在其臉龐上,沒有了惘然、錯愕、震驚。

  只留下一抹平靜和釋然。

  那一劍的風情,真美啊……

  這是秦長山臨死前,最后一個念頭。

  山巔死寂。

  向天遒他們已驚出一陣的冷汗,如墜冰窟,失魂落魄。

  蘇奕剛才那一劍,讓他們都來不及去反應,更無法窺伺其中玄妙,當反應過來時,秦長山已被貫穿軀體!

  而這樣一劍,也如一記平地炸雷,震碎他們內心殘留的底氣和自負!

  宗師五重的秦長山都被一劍擊殺,誰能不為之震顫驚恐?

  而更要命的是,秦長山一死,也就意味著,此次茶話會上,他們已輸了……

  周知離、鄭天合他們都呆滯在那。

  這該是怎樣的一劍?

  簡直不似世間能夠擁有!

  半響,向天遒才回過神似的,神色陰沉,聲音低沉道:“殿下好手段,向某……嘆服!”

  話語透著濃濃的不甘和頹然。

  敗了。

  機關算盡,底牌盡出,也不敵對方一人一劍之威!

  這個結果,是原本十拿九穩的向天遒完沒料到的。

  俞白廷等人也郁悶得快要吐血,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周知離先是怔了一下,緊跟著內心不爭氣  地激動起來,說不出的狂喜和亢奮涌上身,讓這位大周六皇子都有些失態。

  贏了?

  哈哈,竟真的贏了!?

  若不是礙于身份和場合,周知離都忍不住要肆無忌憚地大笑,宣泄一下內心沸騰的情緒。

  太難了。

  在常過客和青衿無法插手、薛寧遠背叛、鄭天合顧忌外戚身份的一重重殘酷打擊下。

  卻竟在最后實現逆轉,一舉定乾坤!!

  這讓誰敢信?

  鄭天合、常過客、穆鐘庭他們眉宇間都浮現出喜色,內心振奮激動。

  這樣的結果,也讓他們震撼和意外。

  看向蘇奕的目光,都帶上狂熱般的崇慕味道。

  這才是真真正正的,僅憑一人一劍,力挽狂瀾!

  俞白廷、亢山景他們皆沉默不語,面對這等沉重打擊,讓得他們久久無法緩過勁來。

  “恭喜殿下,也恭喜穆大人,自今以后,這袞州總督之職務,就當由穆大人來擔任了。”

  向天遒笑容僵硬開口。

  在他旁邊,原本有希望擔任總督的淮安郡郡守張凌宇,面如土色,心如死灰。

  “哼,我可不稀罕你的恭賀,三天內,我要你將總督府一切事務部移交出來!”

  周知離冷哼。

  向天遒眸子深處閃過一絲慍怒,沒有再多說,揮手道:“諸位,茶話會結束了,我等也該離開了。”

  他已不愿再待下去。

  本來必勝的局面,因為秦長山的死而土崩瓦解,這樣的打擊,讓向天遒甚至不知該如何去向二皇子交代。

  可就在此時,蘇奕淡然開口:

  “誰讓你們走了?”

  輕飄飄一句話,卻似有魔力般,讓向天遒他們心中一顫,臉色齊齊一變。

  “蘇奕,茶話會都已結束,我們也認輸,你還想做什么?”

  薛寧遠沉聲喝道。

  他雖鎮定,實則內心很慌,隱約猜到蘇奕想做什么了。

  “茶話會結束了,可該殺的人也得順手解決了。”

  蘇奕淡然開口,“既然你第一個開口了,就由你開始。”

  說話時,他手中御玄劍揚起,于虛空一斬。

  五丈外,薛寧遠這位一族之長,也擁有著宗師三重的道行,在袞州城內,更有著“寧惹閻王,莫惹薛寧遠”稱號。

  可面對蘇奕突然斬來的一劍,薛寧遠第一時間動用保命底牌。

  一面靈光閃爍的金色小盾浮現,擋在薛寧遠身前,金色的靈光流轉,浮現出一枚枚奇異晦澀的符紋。

  金光盾!

  由元道修士煉制的秘符所化,防御力驚人無比。

  砰!!!

  震耳欲聾的爆鳴中,蘇奕斬出的一劍和金光小盾齊齊炸開,亂流迸濺飛灑。

  遭受此沖擊,薛寧遠身影被震得一個踉蹌,難過得差點咳血。

  還不等他站穩身影,蘇奕已斬出第二劍。

  “不——!”

  薛寧遠毛骨悚然,亡魂大冒。

  而在眾人眼中,就見薛寧遠都沒來得及穩住身影,其頭顱驀地拋空而起。

  他那脖子斷口處,光滑平整,鮮血像噴泉似的迸射而出。

  眾人腦袋發懵,驚得冷汗淋漓。

  薛寧遠,袞州城五大頂級世家之一的族長,威震袞州六郡,權柄滔天。

  可就這般被斬首!!!

  周知離、鄭天合他們都心中發寒,被這血腥一幕刺激到。

  因為連他們也沒想到,在茶話會結束后,蘇奕還會如此不客氣,直接就將薛寧遠誅了。

  不過……

  真的很痛快啊!

  周知離一想到薛寧遠之前的背叛之舉,想起他曾嗤笑蘇奕和自己的一幕幕,再看到薛寧遠身首兩分的慘死之狀,心中就像大熱天喝了一桶冰水似的痛快。

  “蘇奕,你怕不是瘋了!”

  來自潛龍劍宗的亢山景喝斥,厲聲道,“茶話會已經結束,勝負也已分出,為何還要殺人?你可知道這樣做的后果?”

  在場之中,唯獨他身份很特殊,來自潛龍劍宗,自詡是超脫世俗之人。

  故而縱然震驚于蘇奕那霸道無情的手段,可卻并未被嚇到。

  可聽到他的喝斥,常過客和青衿臉色都是一變,他們可最清楚,蘇奕若要殺人,可不管你是什么人。

  像當初來自月輪宗的外門長老柳鴻奇,都被他毫不客氣的殺死,這樣的人,又怎可能在乎潛龍劍宗這個招牌?

  不過,常過客和青衿都沉默了,沒有去提醒。

  誠然,他們和亢山景都來自潛龍劍宗,可彼此關系卻勢同水火,原因就是,他們屬于支持六皇子的派系。

  而亢山景則屬于支持三皇子的派系。

  陣營不同,縱然是同門師兄弟,也不免反目成仇。

  而眼見亢山景出頭,向天遒他們精神一振。

  須知,潛龍劍宗這可是大周第一圣地,超脫于世俗之上的修行勢力!

蘇奕敢殺玉京城蘇家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