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六章 我有一劍挑日月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秦長山豪邁笑聲,響徹天地間。

  山腳下那些來自袞州六郡的大人物們,無不倒吸涼氣。

  誰能聽不出,秦長山這位宗師五重的存在,要和那名叫蘇奕的少年動手?

  一時間,場中騷動,都伸長了脖子,朝山巔位置望去。

  可惜,西山足有三百丈,就是宗師人物,僅憑視力也無法看清楚山巔的情景。

  山巔上,眾人都已讓出一個空地。

  無論向天遒他們,還是周知離他們,目光皆聚集在了秦長山和蘇奕身上。

  前者是躋身大周宗師榜第二十七的頂尖存在,宗師境中的霸主。

  而后者雖年少,修為也僅僅只聚氣境,可已擁有滅殺宗師二重的恐怖戰力。

  這樣一場即將上演的對決,無疑堪稱世間罕見,無論結果如何,都足以載入大周史冊!

  秦長山背后劍鞘清吟,掠出一柄匹練般的墨色古劍,被他右手隨意接在手中。

  “此劍名山巍,由一位陸地神仙所贈,劍重三百一十七斤,由三十三種四階靈材淬煉而成,伴我殺敵至今,斬敵首上千,不曾一敗!”

  秦長山眼神溫柔地盯著手中墨色古劍,悠然開口。

  他身影軒昂,鬢發微白,此時持劍而立,一身氣機轟鳴,渾身劍意化作一縷縷罡煞光影,映襯他愈發不凡。

  一陣陣恐怖的劍意如潮水般,從秦長山身上擴散,森冷迫人,逼迫得附近眾人皆忍不住連連退后。

  “這就是宗師五重的實力啊,與我等確實是云泥之別。難怪十方閣點評其長河一劍,可摧天門,也無愧是足以躋身宗師榜第二十七為的劍宗!”

  場中那些宗師人物,皆內心震顫,又吃驚也有向往。

  縱然是亢山景、常過客這等潛龍劍宗的宗師人物,都不禁側目,為之動容。

  秦長山身上的劍意之精純,威勢之強橫,令得他們都感到一陣壓抑。

  “秦某殺敵,從來只出三劍,年輕人,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只你能擋住一劍,我便賜你一個全尸。”

  秦長山衣衫獵獵,眸子如懾人的冷電般,看向蘇奕。

  “呵。”

  蘇奕笑起來,“也罷,既然你自封劍修,我蘇某人就讓你見識見識何謂真正的劍道,希望你別讓我失望。”

  那云淡風輕的姿態,顯得睥睨之極。

  說話時,御玄劍已落入蘇奕掌中,淡青色的劍身泛起一絲絲漣漪似的虛幻光澤。

  氣息淡然,雖談不上驚世威勢,可那出塵絕俗的風采,讓向天遒他們都不得不承認,蘇奕以聚氣境修為,都敢直面秦長山這等存在,著實太不尋常。

  “第一劍,驚濤拍岸!”

  秦長山眸光一冷,一步踏出,掌中山巍劍橫空,一道匹練的墨色長劍氣呼嘯而出。

  直似似長江大河,浩浩蕩蕩的劍意從四面八方,向蘇奕狂奔而去。

  萬流劍訣!

  這是秦長山的成名絕學,天階上品。

  一經施展,宛如天河決堤,長虹橫空般,在這一劍之下,附近虛空繚繞的云海,都被震得潰散紛飛。

  在場眾人,無不駭然失色。

  而在山腳下的眾人目光中,也映現出一道奇觀——

  天地之間,仿似有一掛銀河垂落,破開云海!

  甚至能聽到嘩啦啦的洪流奔騰之音,那是無數劍意凝聚而成的驚濤怒浪,每一道劍氣,都足以斬金斷鐵,如今匯聚成浩浩蕩蕩之洪流席卷而出!

  僅憑這一劍,就顯現出一位宗師五重的曠世風范!

  而面對這一劍,蘇奕面色淡然,手中御玄劍隨意斬出。

  看似輕描淡寫,可這一劍斬出時,卻似羚羊掛角,天馬行空,隱然帶著一絲玄妙的道韻。

  這一劍,名喚“劈山海”。

  我有一劍劈山海,紛擾如潮從此逝!

  嘩啦!

  如果說,秦長山的劍氣,是長江大河,那么蘇奕這一劍,就似乘風破浪的一縷光,看似縹緲,卻有勇往直前,無堅不摧之神韻。

  虛空如畫布,被這一劍輕易劈開。

  緊跟著,秦長山那那浩蕩浪潮般奔涌的劍意,在這一劍之下,也被劈開一道裂縫。

  裂縫以驚人的速度筆直蔓延,就如鋒利的牛刀劃開了沸騰的熱油,又像一把銳利的剪刀撕開了布帛。

  那鋒利無匹的一幕,讓得在場眾人眼前刺痛,心神悸動,臉色都隨之變了。

  “此子之劍氣,怎么會如此凌厲?”

  眾人心中浮現這個念頭。

  這實在不可思議。

  一個聚氣境少年,劍氣卻那般凌厲霸絕,宛如無堅不摧,秦長山那浩瀚如長河決堤的一劍,竟都被破開了,誰敢信?

  驚天動地的爆鳴響徹,震耳欲聾。

  那劍氣浪潮迸濺擴散時,附近山石草木皆被摧垮碾碎,空氣激蕩爆鳴。

  “好!”

  秦長山猛地深呼吸一口氣,他眸子如燃燒似的,須發飛揚。

  面對蘇奕這勢如破竹,一往無前般的一劍,強大如他,也不禁吃了一驚。

  他沒有猶豫,渾身氣息節節攀升,手中山巍劍驀地斬出。

  “第二劍,千流貫空!”

  這山巔之地,劍意沸騰。

  在那一劍斬出時,秦長山將自身的精氣神,全數與劍氣融合為一。墨色劍鋒斬出時,直似牽引著上千條長河而來,鋪天蓋地,茫茫一片,極為磅礴浩瀚。

  直似要把這片天地都淹沒!

  這便是千流貫空,據說秦長山曾一劍摧山,所動用的便是這霸絕無雙的磅礴一劍。

  “總算有點意思了……”

  蘇奕深邃的瞳孔深處,一縷久違的戰意被勾起。

  這一劍,讓他也感受到了威脅,渾身肌膚一陣陣刺痛。

  不得不承認,以他如今的修為,面對一位宗師五重的劍修,還是有差距的。

  不過,修為歸修為,遠無法代表真正的戰力。

  尤其是在這武道四境,終究是凡俗之境,而非真正的修士之力。

  當掌握足夠強大的劍道造詣,足以彌補自身修為的不足!

  更遑論,蘇奕在這聚氣境中,擁有諸竅成靈之底蘊、淬煉出引來曠世異象的隱脈、磨礪出世間絕無僅有的“道罡”,一身底蘊之恐怖,早不能以常理衡量!

  早在聚氣境初期時,就能和堪比宗師五重的九階赤焰碧睛獸對抗廝殺,更何況是現在?

  就見——

  蘇奕頎長的身影上,驟然迸發出沖霄般的凌厲氣勢,整個人氣息如劍,刺破青冥。

  那淡然平靜的氣質,隨之變得鋒芒無匹。

  恰似劍中人仙。

  “起!”

  宛如一群游魚般的罡煞氣息繚繞周身,蘇奕手中御玄劍驀地刺出。

  那一瞬,似璀璨的煙火綻放,無數劍芒似星辰般擴散而開,隱然有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之感。

  我有一劍游十方,上窮碧落下黃泉!

  此劍之精髓,便在“無所不至”四字上。

  砰!砰!砰!

  眾人眼前白茫茫,都看不清楚了,只有沉悶的碰撞爆鳴如密集鼓點般炸響,令人心驚肉跳,毛骨悚然。

  而在山腳眾人的視野中,就見一道道長河似的劍氣洪流呼嘯,鋪天蓋地,可尚未曾發威,就被無數劍芒擊中。

  劍芒璀璨若星辰,透發凌厲肅殺之威,竟是將那千百劍氣切割成無數細碎紛飛的亂流,不斷潰散。

  那等奇觀,讓人不知多少人瞠目結舌。

  山巔。

  劍氣亂流飛濺中,蘇奕屹立原地,恰似巋然不動的磐石。

  當看到這一劍也被擋住,秦長山都不禁色變,眉宇間已盡是凝重之意。

  這是聚氣境能夠擁有的劍道造詣?

  縱然內心驚疑萬分,可秦長山無愧是久經殺伐的宗師級霸主,處變不驚,全力施展出第三劍。

  萬千劍意洪流,從秦長山身上迸發,悉數涌入這一劍之中。

  直似海納百川、萬流歸宗!

  這便是萬流劍訣威能最大的一劍,也是秦長山磨礪多年,將之臻至登峰造極地步的一劍。

  此劍一出,這西山之巔,直似化作汪洋,怒浪狂濤席卷奔騰,滾滾擴散!

  亢山景這等人物都坐不住了,不得不避,唯恐被那茫茫劍意給波及到。

  至于在場其他人,也都早已躲得遠遠的,甚至不得不動用自身修為去抵抗和化解那擴散而開的劍氣。

  若換做其他武者在此,怕是早就站不住,被滅殺當場了。

  這就是宗師五重的可怕。

  也是這一劍,讓十方閣評價為“長河一劍,可摧天門”!

  幾乎同時——

  蘇奕神色淡然,左手指尖輕輕一叩劍身,在陣陣劍吟聲中,御玄劍倏爾刺出。

  恍惚間,眾人視野中仿佛看到一輪皎潔滿月升起,光照劍意汪洋,虛幻朦朧,耀眼瑰麗。

  緊跟著,一輪大日躍出,大放光明,普照云海。

  日月相伴,一者為陰,一者為陽,映現出一幕不可思議的奇觀,讓得全場震撼,為之失聲。

  我有一劍挑日月,諸天光明入我懷!

  這一劍,來自大快哉經,名喚“挑日月”!

  轟!!!

  山巔之上,秦長山一劍如萬流奔騰之汪洋,而蘇奕這一劍,卻似日月升空,大放光明。

  兩者爭鋒,頓時之間爆發驚天動地的轟鳴,滾滾汪洋劍意要么被凍結崩碎,要么被熔煉蒸發,上演出極陰極陽,冰火交融的景象。

  最終,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

  汪洋般的劍意皆分崩離析般潰敗,盡數炸裂開來。

  同一時間,秦長山身影一晃,唇角咳出一口血來,臉龐都變得蒼白起來。

  他瞳孔擴張,眉宇間寫滿了難以置信。

  以往那些年,他向來是三劍之內,便可殺敵于劍下。

  可今日,卻在三劍之內,負傷咳血!

  而他的對手,卻僅僅只是一個聚氣境的少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