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五章 長河一劍 可摧天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不遠處,茶錦剛收起藤椅,就看到了這血腥的一幕,嬌軀不禁一僵,美眸睜大。

  這來自玉京城蘇家的執事,之前羽扇綸巾,談笑風生,看起來何等不凡。

可就這樣被公子的一劍劈成兩半了  山風呼嘯,帶起一絲絲血腥氣息。

  向天遒他們皆呆滯在那,眼睛直勾勾盯著岳長源那被劈成兩半的軀體,似難以置信,又像受驚過度。

駢指一劍,斬岳長源那等威勢,何其可怕若非擁有絕對碾壓的實力,又焉可能輕而易舉就辦到這一步宗師如龍可在蘇奕這聚氣境面前,殺宗師如捏死一只蟲子般隨意  相對而言,周知離、鄭天合他們要淡定不少。

  畢竟,曾見識過蘇奕劍殺月輪宗外門長老柳鴻奇的一幕,對于這樣的血腥場面,并不意外。

  只是,他們心中卻替蘇奕捏了一把汗。

岳長源死了不算什么,可他代表的是玉京城蘇家的態度蘇奕就這般將其殺死,玉京城蘇家該怎么想那位鐵血冷酷的蘇家族長,會否真的會大義滅親  “蘇公子的手段,還真是讓我等大開眼界。”

  俞白廷冷冷開口,打破了這死寂般的氣氛,“就是不知道,玉京城蘇家得知今日之事,該作何感想了。”

  之前,他也被驚到,想到了慘死在蘇奕手中的“聞老”,內心頗為憋悶和難受。

  蘇奕瞥了他一眼,道:“蘇家怎么想我不知道,我只記得,你女兒還欠我一條命,等此地事情解決了,自當做個了斷。”

  俞白廷臉色驟然陰沉如水。

  不等他開口,薛寧遠就冷哼道:“年輕人,一個人的力量再強大,也終究只是一個人。岳長源被你所殺,玉京城蘇家自有處置你的時候。而在這袞州地界上,我勸你還是收斂一些”

  蘇奕淡淡瞥了他一眼,道:“今日你若能活著離開,我蘇某人把項上人頭摘下來。”

  薛寧遠臉色驟變,怒道:“這可是茶話會,你還打算和我等徹底為敵不成”

  一直冷眼旁觀的亢山景見此,也不由一聲冷哼,“小小少年,得志便猖狂,若敢破壞茶話會規矩,亢某也不答應了。”

  “亢師兄,這茶話會和你有什么干系”

  常過客怒道,“難道忘了,剛才你拿出的掌門的旨意”

  亢山景面無表情道:“掌門的旨意是寫給你和青衿師妹的,而不是寫給我的。”

  常過客一呆。

  他剛要說什么,蘇奕已皺眉打斷道:“他要送死,為何要攔著”

  常過客心中一震,登時沉默了。

  “送死呵呵”

  亢山景捻須而笑,似乎剛才蘇奕擊殺岳長源的一幕,并未讓他太過忌憚。

  便在此時,向天遒長嘆一聲,道:“殿下,看來只能以武斗的方式解決今日之事了。”

  周知離目光下意識看向蘇奕。

  “早該如此。”

  蘇奕神色平淡道,“莫要再浪費時間了。”

  向天遒深深看了蘇奕一眼,道:“那就如蘇公子所愿。”

  他驀地長身而起,唇中發出一聲長嘯:“請秦兄山巔一見”

  聲如炸雷,隆隆響徹,遠遠傳開。

  山腳下。

正自等待消息的眾人,聽到向天遒的聲音后,心中一顫,這是沒有談妥,要進行武斗  驀地,人群騷動,驚呼四起。

  就見一個負劍男子縱身一躍,便如凌空踏步般身影驟然拔高十丈,腳尖在山峰峭壁上一點,身影便又隨之拔高十丈。

幾個呼吸而已,就凌空踏上西山之巔  “是他,名列宗師榜第二十七的龍湖居士秦長山”

  場中轟動,徹底沸騰。

龍湖居士、秦長山  宗師五重修為,于苦寒兇惡之地煉劍十九年,一身劍道造詣,已臻至登峰造極之地步。

  他親手所創的“長河劍氣”,名傳大周,被十方閣點評為“長河一劍,可摧天門”

  在大周宗師級的強者中,秦長山已稱得上是立在巔峰頂尖位置的人物。

  “總督向天遒可沒有這般大的面子了,若我猜測不錯,該是二皇子親自出馬,才請的動秦長山這等劍道宗師。”

  花顏美眸輕聲喃喃。

  “怪不得十方閣分析認為,此次六皇子必輸,有秦長山出手,儼然已可橫掃群倫。”

  鷹伯感嘆。

  宗師五重境,一重比一重強大。

  擱在袞州境內,宗師一重、二重的角色都已稱得上佇足武者之巔的頂尖大佬了。

  擁有宗師三重修為,足以讓向天遒這等總督都禮讓三分,無人敢不敬。

而秦長山,乃是宗師五重修為并且,還是宗師五重中的頂尖人物,出類拔萃,半年前時,一躍殺進大周宗師榜第二十七位天下武宗何其之眾,從某種意義上而言,能夠躋身榜單前三十者,已經能夠代表著大周宗師境中最強大的三十人  由此,可見秦長山的可怕。

  略一沉默,花顏輕聲道:“若輸在這等人物手中,也是雖敗猶榮。別忘了,那蘇奕只是聚氣境的少年,今年才十七歲,縱然今日敗北,以后之成就,注定在秦長山之上。”

  話雖這般說,可無疑也代表著,若真和秦長山交手,她也并不看好蘇奕。

  “小姐所言在理。”

  鷹伯對此深以為然。

  “有些不妙了”

  另一片區域,袁武通眉頭緊皺,他這等梟雄人物,自然也聽說過秦長山的威名。

  不夸張的說,就是他面對秦長山,都得低頭,不敢不敬。

  達者為師。

宗師五重的存在,已是先天武宗之下最頂尖的存在,足以攪動天下風云似這等人物,擱在袞州境內,完全就是宗師中的霸主  “宗師五重雖可怕,但蘇先生也非尋常可比,我可不認為,蘇先生無法化解這個難題了。”

  袁珞兮神色堅定道。

  袁武通一怔,內心不禁一陣自嘲,果然是越活越膽小了。

  西山之巔。

  在一眾目光注視下,負劍凌空的秦長山飄然而至。

  他身影頎長,兩鬢斑白,眼中帶著一絲滄桑之色。

  剛一現出,其身上散發出的凜冽氣勢直似利劍般,沖天而起,割裂長空,把附近云霧都震碎開。

  “龍湖居士秦長山”

  周知離、鄭天合他們齊齊色變。

這可是真正的大人物哪怕是在大周玉京城內,都舉足輕重,是各大權貴人物的座上賓  “秦兄,局勢迫不得已,只能勞駕您出手了。”

  此時,向天遒已長身而起,主動迎上去。

  除了潛龍劍宗的亢山景,其他的趙家之主趙擎、白家之主白瀚海、薛家之主薛寧遠、俞家之主俞白廷等人,皆起身見禮。

  人的名,樹的影。

哪怕他們是袞州境內的頂尖巨擘,可面對秦長山這等宗師五重境存在,卻必須保持敬畏和尊重  “我此來,本就是受二殿下所托,向大人不必客氣。”

  秦長山神色平靜溫和。

  他目光一掃場中,當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岳長源的尸體,眸子不禁微微一凝,道:“玉京城蘇家執事岳長源死了”

  向天遒低聲道:“岳兄之前阻止那蘇家的三少爺出手,卻不曾想,反倒葬送了性命。”

  秦長山的一眼就鎖定了不遠處的蘇奕,上下打量片刻,贊嘆道:“聚氣境后期修為,卻能殺死宗師二重的岳長源,著實了得。”

  “殺死這種不堪一擊的角色,也值得稱道”

  蘇奕隨口道。

  秦長山一怔,眸子涌動絲絲縷縷的精芒,忽地笑起來,道:“年輕人,我很欣賞你身上的傲骨,這樣吧,只要你退出此次紛爭,我倒是愿意請你喝一杯。”

  向天遒他們都一陣皺眉,可卻不敢插嘴。

  蘇奕看了看這個渾身帶著滄桑凌厲氣息的負劍男子一眼,好笑道:“宗師五重而已,還沒有真正從凡俗之境超脫,就敢在我面前倚老賣老,何異于自取其辱”

  全場錯愕。

向天遒他們都差點笑出來,好狂妄的小子,都敢不把宗師五重境放在眼中了  周知離他們一個個也神色異樣。

  他們都清楚蘇奕骨子里何等之傲,可卻都沒想到,面對躋身在宗師榜第二十七名的秦長山,蘇奕還如此不客氣。

  而此時,秦長山臉上的溫和神色一點點消褪,眸子中則隱隱有冷冽肅殺的鋒芒涌動。

  他搖頭輕嘆,“我本有一顆惜才之心,不愿以大欺小,為難于你,沒曾想,你這年輕人卻狂妄不自知,也罷,就當秦某剛才沒有說那番話。”

  向天遒見此,直接對周知離說道:“殿下,武斗規矩有兩種,一者分勝負,點到為止,一者分生死,不死不休。您看要選哪一種”

  不等周知離開口,蘇奕已淡然道:“既分勝負,也分生死。”

  輕飄飄一句話,卻讓在場眾人心中又是一陣翻騰。

潛龍劍宗的亢山景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實在是太猖狂了,這小子是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寫的俞白廷眸子發亮,內心振奮,他巴不得蘇奕去送死  周知離心中微微發緊,剛要出聲去勸蘇奕一句。

  就見秦長山仰天大笑,聲如雷霆,在云層中激蕩而開:

  “小小少年,就能無懼生死,秦某身為劍修,焉能不奉陪”

  ps:加更送上。

說一下,金魚不是不爆更,而是媳婦中旬左右就要生了,每天除了碼字,還有很多瑣屑雜事要做,請童鞋們理解一下哈  金魚爭取把明天的兩更還放在上午10點一起發出,這樣大家就不用焦急等待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