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四章 劍指一斬 人分兩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晨曦燦爛,云海翻騰。

  西山之巔的氣氛,卻變得沉悶而微妙。

  在向天遒他們看來,岳長源的一番話,儼然等于把蘇奕的老底給徹底揭光。

  再面對蘇奕時,每個人的心態都已發生變化。

  周知離、鄭天合他們得知這些事情后,也都一臉發懵。

  這才意識到,蘇奕這個三少爺在蘇家的地位竟是如此之慘!

  唯獨茶錦心中愈發疑惑了。

  她原本以為,蘇奕能夠擁有如此不可思議的修為和秘法,極可能是和玉京城蘇家有關。

  可現在看來,分明就不是!

  而這也就意味著,蘇奕身上定然另有秘密,并且這個秘密,至今還沒有人知道!

  想到這,茶錦都不禁生出一絲幽怨,公子啊公子,你身上究竟還隱藏著多少秘密?

  而目睹這一幕幕,蘇奕神色平淡如舊,連躺在藤椅中的身影都不曾有絲毫變化。

  只是心中卻輕嘆一聲。

  怪不得會讓我覺醒前世記憶后,心中兀自存留執念,充斥對玉京城蘇家的恨意。

  原來……在他們眼中,我是如此不堪啊……

  也好。

  他日前往玉京城,一劍了斷這個執念便是!

  蘇奕深邃的瞳孔深處,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的殺機,一閃即逝。

  向天遒笑呵呵看著周知離,道:“殿下,現在您身邊,除了一個穆鐘庭,已再沒有可用之人,您若再不低頭,可就只能按照咱們大周的老規矩,以武力定輸贏了!”

  大周自開國以來,便立下規矩,朝堂之事,爭論不休的,統統以武力定勝負。

  看似野蠻了一些,可在這以武者為尊的世俗國度中,拳頭的比拼,無疑是最有效最簡單的辦法。

  當然,對大周那些勢力盤根錯節的權貴人物而言,非逼不得已,不會撕破臉來動手。

  就如此時,不管怎么說,周知離也是大周皇子。

  向天遒只能先一步步以勢力壓迫,不到最后,也不愿采用武力。

  而現在,常過客、青衿皆被一道法旨阻止,無力摻合。

  薛寧遠選擇背叛。

  鄭天合身為外戚的身份被抓住把柄。

  就連蘇奕的來歷也被揭破。

  再看周知離身邊,除了穆鐘庭,已沒有可用之人!

  這無疑已經到了決定是否動武的時候!

  周知離沉默了,神色陰晴不定。

  下意識地,他看向了蘇奕,眼神中有頹然和挫敗,也有著一絲希冀和期盼。

  就如即將溺死之人,抓住了一根稻草。

  理智告訴他,果斷放棄才是最明智的抉擇。

  可他不甘心,因為就這般低頭了,他將徹底淪為二哥的墊腳石,以后注定再難有翻身之日!

  故而,他把希望都寄托在了蘇奕身上,明知不可為,也要賭一把。

  卻見蘇奕一聲神色平淡問道:“經此磨難,你覺得你輸在哪里了?”

  周知離沉默許久,苦澀道:“輸掉的地方太多了,也怪我以前想得太簡單……”

  蘇奕搖頭道:“錯了,你輸在自身太弱!”

  說罷,他從藤椅中長身而起,目光一掃在座那些人,唇邊泛起一絲譏誚弧度,道:

  “當你實力足夠強大時,對付這些土雞瓦狗,何須開一場廢話連篇的茶話會,直接碾壓過去便是了。”

  一番話,淡然隨意,卻盡顯睥睨,完不把向天遒等人放在眼中。

  那孤傲的姿態,讓得向天遒等人皆臉色一沉,他們何等人物?

  跺一跺腳,袞州境內都得震三震!

  何曾被視作土雞瓦狗過?

  唯獨茶錦眸子一亮,內心振奮,公子這是終于要出手了啊!

  “三少爺,我已聽說了和你有關的一些事情,知道你不止修為恢復,據說還以聚氣境的修為,擁有著足以和宗師抗衡的實力。可你真以為,擁有這點能耐,就可以張狂了?”

  岳長源一聲冷哼,猛地站起身來,用手中羽扇一指蘇奕,聲音冷酷,“別忘了,族長曾說過的那句話,敢以蘇家名義行事,必誅之!”

  向天遒他們心中一震,蘇家族長該有多恨這個兒子,才會下達如此無情冷酷的命令?

  不過,也是這句話,讓他們都亢奮起來。

  他們都了解過蘇奕的一些事情,知道蘇奕看似年少,實則實力極其強大。

  可現在,有了蘇家之主這句話,蘇奕只要摻合進來,就等于違逆了蘇家之主的命令,注定要遭受到來自蘇家的打殺!

  周知離心都涼了,蘇家之主蘇弘禮向來是一言九鼎,他既然這般說,就注定敢這般做!

  這等情況下,讓蘇奕摻合進來,豈不是等于讓蘇奕和蘇家反目成仇?

  “蘇兄……”

  周知離忍不住出聲。

  蘇奕打斷道:“你以為,我會怕了玉京城蘇家?”

  周知離神色一滯。

就見岳長源怒極而笑:“三少爺,若讓宗族知道你說的這句話,非扒了你的皮不  可!岳某勸你還是老老實實呆在那,莫要做那等愚蠢無知的事情,否則……”

  蘇奕抬眼看向岳長源,道:“否則如何?”

  岳長源臉皮浮現一抹森然殺機,“三少爺,你可要想清楚后果了,一旦動手……”

  “婆婆媽媽!”

  蘇奕皺眉打斷,“給我跪下,或者賜你一死,自己選一個!”

  場死寂,落針可聞。

  就是向天遒他們都呆了一下,都萬沒想到蘇奕這般強勢,連岳長源這等來自蘇家的大人物都不放在眼中!

  周知離則只覺渾身熱血沸騰,內心的挫敗、羞憤、顧慮和失落,都似乎被驅散,被一股說不出的亢奮取代。

  蘇奕那無所顧忌的霸道姿態,讓這位六皇子也決定瘋狂一把,不論輸贏,先拼了!

  他神色森然,咬牙道:“岳長源是吧,他日我周知離若得勢,但凡和你有關的人,我一一不會放過了!”

  字字鏗鏘,透著瘋狂般的決然味道。

  這樣的姿態,讓向天遒他們一個個也都臉色微變,就是他們,都不愿被一個皇子徹底記恨上!

  否則,早就采用武力對決的方式解決今日的事情了。

  岳長源瞳孔驟然一凝,旋即就冷笑道:“六殿下,皇室子弟何其之眾,比你天賦和才情強大的不在少數了,你覺得你還有得勢的可能?”

  頓了頓,他淡然道:“就如今日此時,在和二皇子的斗爭中,你已是無力回天了。”

  而后,岳長源邁步而出,來到蘇奕三丈之地,眼神驟然變得冷厲肅殺。

  “三少爺,我也給你一個選擇,要么現在給我滾下這山巔,要么……我將你廢了,帶回玉京城蘇家處置!”

  他衣袂獵獵,說話時,鏘的一聲拔出腰畔長刀,整個人的氣勢都隨之變化,殺機直沖云霄,震得附近云霧潰散如流!

  眾人目光都齊齊望過去。

  蘇奕嗤地笑起來,扭頭對茶錦道:“看好我的藤椅,別被風刮下山崖了。”

  茶錦一怔,連忙點頭。

  而蘇奕這番話和舉動,卻讓岳長源如遭受到莫大的羞辱般,臉色猛地一沉,“三少爺,你可真是讓人失望……”

  聲音還未落下,他手中長刀驟然斬出。

  恰似一掛白茫茫的雪亮瀑布席卷而出,璀璨耀眼的刀鋒裹挾著可怖的刀氣,將空氣輕易撕裂開。

  三丈之地,盡是茫茫刀氣,鋒芒無量!

  向天遒他們見此,都不禁露出驚艷之色。

  所謂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這寥寥一刀,盡顯“玉面刀君”之風采,也將這位曾經的武舉榜眼的宗師底蘊,體現得淋漓盡致。

  “不知死活。”

  蘇奕眼神淡然,屈指一彈。

  輕描淡寫的一指之力而已,卻似無堅不摧的巨錘,狠狠砸在這凌厲無匹的刀氣上。

  緊跟著,砰砰砰一陣密集的炸響,那匯聚著岳長源宗師之力的一掛三丈刀氣,寸寸崩碎炸開。

  勁氣迸濺,潰散如雨!

  幾乎同時,蘇奕一步邁出,探出的手指如若劍鋒,于虛空中一劃。

  仿若流光驟閃,電芒乍現。

  一縷輕靈縹緲的劍氣橫空而起,那燦然奪目的罡煞之氣中,隱然有一絲絲玄妙莫測的道韻流轉其中。

  岳長源渾身毛骨悚然,臉色驟變。

  他早清楚蘇奕非尋常聚氣境可比,更從向天遒口中得知,蘇奕曾殺死過厲害的宗師人物。

  故而,剛才那一刀斬出時,他并未保留,而是動用了真正的巔峰之力。

  可他卻沒想到,蘇奕輕描淡寫一指,就將他的刀氣摧枯拉朽般敲碎!

  這差點讓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而此時,當蘇奕這一道劍氣斬來時,他甚至產生一種來自本能的驚悸顫栗。

  就在這撲面而來的致命氣息刺激下,讓得他毫不猶豫選擇了拼命。

  竭盡力毫無保留的拼命!

  “靈雷一刀決!”

  他手中長刀產生雷鳴激蕩之音,光華大盛,直似燃燒般,驟然怒斬而出。

  而后,在眾人震駭的目光注視下,岳長源那宛如拼命般的一刀之力,悄無聲息地被那一縷劍氣削成兩半。

  恰似劍鋒劃過豆腐般輕松。

  喀嚓!

  緊跟著,那一把靈性十足,品階非凡的長刀,都隨之一分為二,斷裂成兩截。

  而那一道輕靈若夢幻,卻帶著玄妙道韻的劍氣,輕而易舉斬在無可防守的岳長源身上。

  一縷嫣紅的血線從岳長源頭頂筆直蔓延而下,經過鼻端、嘴唇、下頜、胸膛一路而下。

  “你……”

  岳長源睜大眼睛,張嘴要說什么。

  他的身體已倏爾從中間分出兩半,噗通噗通倒在地上。

  血水傾盆潑灑而下。

  ps:這樣卡著你們難受,我也難受,爭取晚上6點再加一更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