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三章 身份被揭穿的可憐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周知離他們都怔住。

  昨天傍晚和今日清晨,薛寧遠兩次和蘇奕相見,皆謙虛有禮,沒有流露任何異常情緒。

  誰能想到,他此刻竟斥蘇奕為狂妄自大?

  那毫不掩飾的不屑態度,完全和之前的他判若兩人!

  茶錦黛眉皺起,心中頗不舒服。

  她都無法想象,堂堂袞州城五大頂尖世家之一的族長,嘴臉會變得這般快。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自酌自飲,淡然依舊。

  可他這種姿態,卻讓薛寧遠愈發有恃無恐般,喟嘆搖頭:

  “前些天,我和殿下一起去拜訪這蘇奕,就發現此子目中無人,縱有一身本領,以他的性格,遲早會惹出滅頂之災。”

  “可殿下卻竟視其為左膀右臂,還以為憑他一個張狂少年郎,就能決定此次茶話會的勝負,這何其可笑?”

  薛寧遠說到這,眉宇間已帶著濃濃的不屑。

  “夠了!”

  周知離一拍身前案牘,臉色陰沉。

  向天遒他們不禁笑起來。

  六殿下還是太年輕,遭受一些打擊而已,就沉不住氣了。

  向天遒悠然開口:“殿下,薛族長已做出決斷,你覺得還要再繼續下去嗎?”

  周知離咬牙道:“就憑這些,還無法讓我低頭!”

  向天遒微微一笑,道:“亢兄,你來說吧。”

  那一襲風火道袍的白發老者亢山景點了點頭,目光一掃常過客和青衿,淡然道:

  “常師弟,青衿師妹,我此次下山時,掌門親口下令,不允許你們摻合到世俗之爭中。”

  說著,他從袖袍中取出一個金色卷軸,道:“這是掌門的親筆旨意,兩位一看便知。”

  他手腕一抖,將金色卷軸隔空遞了過去。

  常過客打開一看,頓時默然。

  “真的是掌門的旨意?”

  青衿忍不住問,她玉容也一陣變幻不定。

  常過客點了點頭。

  周知離如遭雷擊,腦袋嗡的一聲,眼前發黑。

  常過客是他的依仗之一,可卻沒想到,還沒有發威,就被這一道旨意阻止了!

  一時間,周知離整個人都愣在那,失魂落魄。

  無疑,他的底細早已被對方摸透,故而他所準備的底牌,才會被一一針對和壓制!

  鄭天合也意識到了不妙,臉色變幻不定。

  薛寧遠背叛!

  常過客和青衿被一道旨意困住!

  這連續上演的打擊,讓誰能不心驚?

  遠處的茶錦見此,都一陣輕嘆,想起昨天蘇奕的評價,周知離太嫩,根本不是那些老家伙的對手,必輸無疑。

  眼下上演的一幕幕,不就如此?

  不過,茶錦同樣記得蘇奕說的話,此次茶話會上有他在,周知離想輸掉都難!

  “還有什么手段,盡管使出來便是。”

  周知離咬牙開口,他眼神隱隱透著怒和恨,情緒似有些失控了。

  看見他這般模樣,讓向天遒他們又是一陣輕笑,搖頭不已。

  這位六殿下心浮氣躁,連喜怒情緒都控制不住,簡直是不成氣候。

  虧他們準備了這么多底牌,誰曾想到頭來六殿下的表現,完全就是不堪一擊。

  “鄭族長,二殿下讓我代他跟你說一句話。”

  向天遒淡淡開口。

  鄭天合渾身一震,輪到自己了?

  “向大人盡管說便是。”他深呼吸一口氣,冷冷開口。

  向天遒神色莊肅道:“陛下曾下旨,外戚不得干涉朝政,更不得摻合皇室之爭!難道你鄭天合忘了?”

  聲色俱厲。

  鄭天合渾身一顫,額頭直冒冷汗。

  嚴格而言,他只是六皇子的表舅,根本談不上真正的外戚。

  更何況,大周境內外戚干政的事情多了去,只不過都是在暗中進行罷了。

  當今周皇對此也心知肚明,向來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可若真計較今日的事情,誰會放過這個把柄?

  只需二皇子親自去當今周皇那告一狀,他鄭天合和背后的鄭家就吃不了兜著走!

  一想到這,鄭天合不禁頹然,嘴里發苦。

  之前,他可根本沒想過,對方會拿“外戚干政”這個借口下手。

  向天遒目光重新看向周知離,略帶憐憫道:“殿下,想來您也不希望,鄭族長因為你而遭受牽累吧?”

  周知離臉色已變得鐵青起來,內心已不可抑制地涌起說不出的羞憤和挫敗之感。

  “殿下,想不想聽向某說一句肺腑之言?”

  向天遒眼神玩味。

  見周知離不開口,他輕嘆道:“殿下,你這種性格,根本不適合進行權柄之爭,更不可能是二殿下的對手。向某真心勸您還是就此讓步,老老實實返回玉京城,當一個逍遙快活,與世無爭的皇子豈不是更好?”

  周知離臉頰狠狠抽搐,猛地一拳砸碎身前案牘,眼睛發紅,一字一頓道:“我若不讓步呢?”

  “眼下的局勢,殿下真的看不清楚?亦或者是真如薛族長所言,認為那蘇奕可以幫你力挽狂瀾?”

  向天遒好笑道。

  “為何不行?”

  周知離咬牙切齒。

  實則,被這一次又一次的打擊下,他內心已頹然挫敗之極,全靠一口氣撐著。

  甚至都懷疑,縱然蘇奕出面,也再難以改變什么。

  “既然如此,那向某就讓殿下徹底打消內心的念頭!”

  向天遒說著,目光看向旁邊那手握羽扇的俊美中年,朗聲笑道:

  “諸位,我來為你們介紹,這位是岳長源岳兄,如今在玉京城蘇家擔任執事一職,人稱‘玉面刀君’。”

  “岳兄可不簡單,擁有宗師二重境巔峰修為,十三年前,曾以‘榜眼’的身份,奪得大周‘春闈武舉’選拔的第二名,得到過陛下親自召見!”

  聞言,滿座皆驚。

  玉京城蘇家!

  那可是盤踞在大周天下之巔的龐然大物,權柄之盛,可影響大周朝堂局勢。

  而岳長源雖非蘇家族人,卻能擔任蘇家執事,有著極為光鮮煊赫的過往,誰敢小覷?

  這時候,滿腔羞憤和挫敗情緒的周知離都不禁一呆,玉京城蘇家怎地也摻合進來了?

  等等!

  蘇家?

  旋即,周知離猛地意識到什么,扭頭看向蘇奕。幾乎同時,在座那些大人物們,也都似乎反應過來似的,紛紛把[fo]目光看向了不遠處的蘇奕。

  一個個神色錯愕。

  就是茶錦都呆了一下,公子也姓蘇,該不會……

  場中的氣氛,詭異的寂靜不少。

  終于,躺在藤椅中的蘇奕有所反應般,微微扭頭,看向那手握羽扇的俊美中年,神色平淡道:“你是為我而來?”

  岳長源坐在那,揮動羽扇,長嘆出聲:“三少爺,若非二皇子親自派人前往咱們蘇家打探消息,我們可都不敢相信,才一年有余,你身上竟都已發生了如此大的變化。”

  三少爺!?

  全場除了向天遒,其他人全都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全都愣在那。

  周知離直恨不得抽自己兩嘴巴,明知蘇奕姓蘇,為何就從沒想過,他和玉京城蘇家是否有關系?

  鄭天合、穆鐘庭、常過客他們也都一副錯愕呆滯的樣子。

  這實在匪夷所思。

  畢竟,誰能想到,玉京城蘇家的族人,哪可能會淪為青河劍府棄徒?又哪可能淪為一個偏遠小城的贅婿?

  “這……”

  俞白廷都不禁臉色驟變,玉京城蘇家的三少爺?這小子竟還有如此尊崇煊赫的身份?

  就連茶錦都懵了。

  她自以為最了解蘇奕,可直至現在才猛地發現,自己所了解的,僅僅只是冰山一角罷了。

  眼見眾人那震撼的神色,向天遒忽地搖頭笑起來,道:

  “諸位,這蘇奕是玉京城蘇家的三少爺不假,可他也是蘇家最不受待見的一個可憐蟲。”

  可憐蟲?

  眾人愈發疑惑,一頭霧水。

  “不瞞各位,關于三少爺的事情,被視作我們蘇家的奇恥大辱,一直隱瞞在宗族內部,以至于外界幾乎沒人知道和他有關的事情。”

  岳長源輕嘆,“說起來,我都有些難以啟齒,可到了此時,岳某也不介意多說兩句。”

  眾人都不禁豎起耳朵。

  蘇奕眼神淡然地看著對方,波瀾不驚。

  也沒有去阻止的念頭,就想看看,這些年過去了,在蘇家人眼中,自己又是怎樣一個形象。

  就見岳長源儀態悠閑坐在那,輕揮羽扇,感慨似的說道:

  “這么說吧,在我們蘇家,蘇奕的名字是一個忌諱,沒有人愿意提起。甚至絕大多數人,巴不得沒有他這樣一個族人。”

  眾人神色都變得微妙起來。

  原本內心震顫的俞白廷,也漸漸輕松不少,看向蘇奕的目光帶上玩味之色。

  原來……是一個不受待見的貨色啊。

  “我家族長大人,斥其為大逆不道的逆子,若非礙于血緣關系,早已大義滅親。”

  岳長源輕嘆,“至于緣由,牽扯到我蘇家內的一些隱私往事,不提也罷。”

  “諸位只需記住,蘇奕的確是我蘇家的人不假,可他就是死了,我們蘇家任何人也不會在意!”

  說到最后,岳長源的聲音已變得淡漠而冷酷。

  俞白廷他們皆徹底放松,看向蘇奕的目光都變了,憐憫中帶著一絲絲的不屑。

  原來,這小子真的是被蘇家拋棄的一只可憐蟲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