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章 有我在 想輸都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接下來數天。

  漱石居風平浪靜,蘇奕也難得清靜起來。

  只是修煉之余,偶爾想起文靈雪時,內心會泛起些許煩悶之意。

  但還好,不至于為此傷神。

  茶錦也和以前一樣,負責洗衣疊被,端茶倒水等等瑣屑雜事,只不過和以前不一樣,她對以后的生活已滿懷憧憬。

  修煉了混洞九玄經后,她才體會到自己以前何等淺薄無知,也才終于明白修行之妙。

  這門秘法,就像給她打開了一個全新世界,讓她的視野、格局、以及對修行的認知,都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自然的,她也終于意識到,為何蘇奕年紀輕輕,卻竟能夠掌握那等堪比仙神般的恐怖力量。

  倒不是說他是真正的仙神,而是他掌握的修煉之法,遠遠不是這世間可比!

  只是,每當夜晚來臨時,茶錦就有些不自在。

  她已經明白了蘇奕的套路,假借指點自己修行的名義,暗度陳倉!

  不過,茶錦沒有揭破,因為每當夜晚,聽蘇奕闡述那些修行玄妙,的確讓她獲益匪淺。

  甚至是食髓知味,每天都有些期待晚上去蘇奕那了……

  這一天傍晚。

  周知離帶著常過客、鄭天合前來拜訪。

  當看到茶錦時,周知離不禁一怔,差點不敢去認。

  因為和以前相比,如今的茶錦渾身素凈淡雅,可舉手投足之間,卻煥發著一股清艷絕俗的風韻,那種美麗,就如盛開在和煦春風中的荷花,清秀雅致,明秀絕倫。

  作為過來人,周知離自然明白,這是發生了什么,內心不禁一陣唏噓感傷。

  說起來,他當初對茶錦可是癡迷不已。

  可造化弄人,如今的茶錦,已是他只能遠觀而不敢褻瀆的人了。

  “蘇兄,茶話會的時間已敲定在明日清晨,地點在城外十里地之外的西山之巔。”

  周知離很快就表明來意。

  蘇奕點了點頭,道:“你已準備妥當了?”

  周知離想了想,搖頭道:“我雖也準備了一些底牌,可至今還沒摸清楚,向天遒到底準備了多少手段。”

  說到這,他不禁輕嘆一聲,道:“以前作為皇子,逢人必對我恭敬有加,可一牽扯到權柄之爭我才發現,那些恭敬都是假的,就像這袞州城中,連那些頂級世家都敢和我針鋒相對。”

  蘇奕可沒興趣聽他長吁短嘆,直接道:“還有其他事情嗎?”

  周知離連忙道:“蘇兄,我剛得到消息,我那二哥極可能找了一些厲害的宗師人物前來助陣。”

  蘇奕這才露出一絲感興趣之色,道:“有多厲害?”

  周知離飛快道:“據說,有足以躋身‘大周宗師榜’前三十的狠人。不過,我不敢確定究竟是誰。”

  “大周宗師榜?”

  蘇奕一怔,他還是頭一次聽說這樣的榜單。

  周知離當即耐心解釋起來。

  每隔半年,一個名叫“十方閣”的神秘組織就會修訂和公布一次“大周宗師榜”。

  排名其上者,皆是大周宗師境中的頂尖人物。

  而能躋身前三十的,幾乎清一色都是宗師境中的大佬!

  一個個要么擁有極為強橫的修為,要么擁有極為強橫的天賦。

  按照周知離的說法,排名前三十的,幾乎大半來自玉京城,且一個個擁有著宗師境四重以上的道行!

  當然,也不乏一些年輕一代中極為耀眼的天才之輩殺進前三十名,但數量相對極少。

  像大周國師洪參商的關門弟子“范鏵熒”,便是一個躋身在大周宗師榜第十九名的天才人物,名滿大周。

  聽完,蘇奕不禁搖頭,道:“一個榜單而已,注定不可能囊括這世間實力強橫之極的宗師人物了。”

  周知離笑道:“這是自然,不過,只要能躋身榜單上的,也注定不是浪得虛名之輩。”

  蘇奕點頭道:“這倒的確是,對了,這個十方閣是一個怎樣的勢力?”

  周知離搖頭,道:“十方閣極為神秘,其勢力潛藏在暗中,麾下的成員遍布大周、大魏、大秦三國。”

  “他們一般不會理會世俗中的事情,我也是以前曾聽父皇偶爾說起,這十方閣的首領疑似是一位極為強大的陸地神仙。”

  頓了頓,周知離繼續道:“十方閣以消息靈通著稱于世,專注于收集和打世間的各種情報,每隔一段時間還會對外公布一些和武者有關的消息。”

  蘇奕道:“有意思,這么說的話,以后想要打探什么消息,完全可以從十方閣入手。”

  周知離搖頭道:“蘇兄,世間人都知道,除非十方閣成員親自出現,否則,幾乎不可能找到他們。”

  蘇奕哦了一聲,不置可否。

  又聊了片刻,周知離便帶著常過客、鄭天合匆匆離開。

  明天清晨,茶話會就將在西山之巔上演,這位六皇子還有不少事情去做。

  “公子,您覺得六殿下有勝算么?”

  茶錦好奇問道。

  “沒有。”

  蘇奕不假思索,“他看似有些小聰明,實則還太嫩,完全不是那些常年玩弄心術的老家伙的對手。”

  頓了頓,他說道:“當然,有我在,他想輸都難。”

  茶錦眼神古怪,哪有這么夸自己的?公子您都不能謙虛一下下?

  不過,仔細想一想,蘇奕好像的確不用在這種事情上謙虛什么……

  茶錦輕聲道:“可我看這位六殿下,似乎對您并沒有十足的信心,否則,也不至于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了。”

  “當局者迷罷了,每個人都想摸清楚對方的底牌,知己知彼,可真正較量時,又有幾人能做到?”

  蘇奕神色平淡道,“歸根到底,這就是他自身太弱了,若足夠強大,管什么牛鬼蛇神、陰謀伎倆,一路碾壓過去便可。”

  茶錦抿嘴笑起來,眼神盡是柔情。

  也不知怎么回事,蘇奕身上那看似云淡風輕,實則目空一切的睥睨氣魄,越來越讓她著迷了……

  “快去準備晚飯吧。”

  蘇奕起身,走進了樓閣。

  茶錦看了看天色,這才發現夜色已降臨了。

  也不知想起什么,她俏臉一紅,轉身匆匆去買飯了。

  翌日清晨。

  睡夢中的茶錦被一陣遠遠傳來的叩門聲驚醒。

  她紅潤的唇中含糊咕噥了一聲,伸手把擱在自己胸前的一只魔爪掰開,這才坐起身來。

  一邊穿衣,茶錦一邊低聲道:“公子,很可能是六殿下來了,我去開門。”

  說話時,她已起身走出房間。

  半刻鐘后。

  蘇奕洗漱完畢,施施然走出樓閣時,就見庭院中已立著一群人。

  周知離、常過客、青衿、鄭天合、穆鐘庭、以及一個渾身書卷氣息的儒雅中年。

  “這是?”

  蘇奕目光看向那儒雅中年,隱約感覺對方有些熟悉。

  就見儒雅中年微微一笑,主動見禮道:“鄙人薛寧遠,見過蘇公子。前些天的時候,咱們曾有過一面之緣,大概是公子不記得了。”

  蘇奕點了點頭,沒有說什么,道:“走吧。”

  “公子,我也想和你一起去。”

  茶錦連忙道。

  “好。”

  蘇奕隨口就答應下來,“對了,準備一些吃的,把我那張藤椅也帶上。”

  眾人:“……”

  不知道的,恐怕都會以為這家伙是去郊游的吧?

  茶錦卻早已習慣蘇奕的作風,連忙去準備了。

  趁此機會,周知離低聲道:“蘇兄,今日的事情……”

  蘇奕瞥了他一眼,道:“臨陣之際,卻不能沉住氣,這可是大忌,等在此次茶話會上獲勝后,我勸你最好磨煉一下心性,否則,這輩子怕是不會有什么大出息。”

  周知離訕訕,抱拳道:“多謝蘇兄教誨,我一定銘記在心。”

  “看起來,蘇公子似乎對此次茶話會之行信心十足啊。”

  薛寧遠笑說道。

  蘇奕看了看這位薛氏一族的掌權者,道:“若無信心,為何要陪你們走這一趟?”

  薛寧遠臉上笑容一滯。

  蘇奕已懶得再多說,徑直朝庭院外行去。

  周知離見此,連忙跟上。

  “這家伙越來越目中無人了。”

  青衿撇了撇唇。

  她一如從前,秀眸如刀鋒般犀利,漂亮而驚艷,渾身透著慵懶的氣息。

  只是,再面對蘇奕時,其心境莫名已發生諸多微妙的不同。

  算起來,這還是她在袞州城第一次和蘇奕見面,可關于蘇奕的一切,她卻了解了許多。

  像前些天,來自月輪宗的外門長老柳鴻奇,一位武宗三重的存在,都被蘇奕輕松給弄死了。

  她更清楚,六殿下早已將此次茶話會上獲勝的希望,寄托在了蘇奕這個十七歲少年身上!

  而當看到茶錦這樣一個絕美的女人歡喜地伴隨在蘇奕身邊,青衿心中微微有些復雜。

  她自然不會再把茶錦當做一個藝伎看待。

  可她卻無法想象,一個月輪宗的真傳弟子,怎會甘心陪伴在蘇奕身邊當一個侍女。

  并且看茶錦的神色,分明就是心甘情愿的……

  “若當初在樓船上時,我答應在他身邊當侍女,又該會怎樣?”

  想到這,青衿搖了搖頭,摒棄這個雜念。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追求。

  她可做不來這等事情了。

  很快,他們一行人便啟程,乘車馬離開袞州城,朝城外十里之遙的西山而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