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五章 問世間孰能無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二百零五章問世間孰能無情吃過飯,茶錦勤快地收拾碗筷,忙活起來。

  “姐夫,茶錦姐姐這般漂亮的人,怎地卻成了你的侍女?”

  文靈雪好奇問道。

  “她自己愿意留下來的。”

  蘇奕隨口道,“更何況,一般人想給我當侍女還不夠資格呢。”

  文靈雪噗嗤笑起來,笑容如雨后花蕾般清新,“姐夫,你都學會自吹自擂了。”

  蘇奕無奈搖頭道:“為何說實話的時候,偏偏沒人信呢?”

  “姐夫,你不要這般一本正經的說笑話好不好?”

  文靈雪笑得愈發歡快,清脆悅耳,叮咚如泉水似的。

  看著少女那巧笑倩兮的樣子,蘇奕受到感染似的,笑了起來,“原來在你眼中,我說話都這么好笑么?”

  文靈雪連忙搖頭,坐直嬌軀,脆生生道:“我只是感覺,姐夫你比以前開朗多了,這樣就好,你都不知道,以前你在我們文家時,天天陰沉著臉,讓人很擔心的。”

  蘇奕也是一陣感慨,道:“以前的事都已過去了。”

  “姐夫,你見過我姐姐了么?”

  文靈雪忽地問道。

  原本歡快的氣氛悄然變得有些安靜。

  蘇奕略一沉默,便說道:“昨天時候,我去了一趟天元學宮,和你姐姐見了一面。”

  “那……你們倆沒生氣吧?”

  文靈雪一對水潤的靈眸盯著蘇奕,似想看出他真實的想法。

  蘇奕神色平淡,毫無波瀾,道:“你姐姐當時的情緒很激動,也很不理智,不過,事情總算解決了,這對我倆人都挺好。”

  文靈雪心中莫名一顫,怔在那,意識到有些不對勁。

  蘇奕看了看默然不語的少女,輕聲道:“別瞎想,我只是和你姐姐劃清關系而已,并沒有傷害她。”

  “劃……劃清關系?”

  文靈雪俏臉微變,星眸睜大,白皙軟玉似的雙手都悄然攥緊起來。

  “靈雪,我知道你一直試圖彌合我跟你姐姐的關系,但你比我更清楚,你姐姐是怎樣的性格,她心中的執念就是接觸這門婚事,注定不可能有改變。”

  蘇奕輕嘆了一聲,道,“總之,劃清了關系,對我和她都是好事。”

  文靈雪細長的睫毛微微顫抖,玉容忽明忽滅。

  許久,她才苦惱嘆息道:“其實,我早有預料到會有這么一天,卻沒想到,會來的這么快……”

  少女神色悵然,透著濃濃的失落。

  “你不怪我太無情?”

  蘇奕輕聲問。

  文靈雪搖頭,低聲道:“你和姐姐都是這門婚事的受害者,可有時候我想一想,若不是這門婚事,也就無法認識姐夫,這……這還真是挺讓人不知道怎么辦是好……”

  蘇奕目光望著遠處天宇,道:“這就是緣法,強大如仙神,怕也琢磨不透這些了……”

  頓了頓,他眸泛憐惜,道:“而你夾在我和你姐姐之間,聽到這樣的消息,肯定不好受吧?”

  文靈雪嬌軀微微一顫,嗯了一聲,鼻子莫名發酸,眼眶泛紅,道:“姐夫,真的就沒有挽回彌補的機會了么?”

  蘇奕微微搖頭。

  他縱然再疼愛文靈雪,在這件事上,也絕沒有回旋余地。

  文靈雪怔怔片刻,忽地淚如泉涌,起身道:“姐夫,我……我想先靜一靜。”

  蘇奕點了點頭:“好。”

  他心中也微微有些煩躁。無論是前世,還是這一世,他向來不喜歡心中在意的女人,在自己面前流眼淚。

  若換做是別人,他早訓斥出聲了。

  可面對文靈雪,他卻不忍發脾氣。

  “我的心腸可真是越來越軟了……”

  蘇奕暗嘆。

  “姐夫。”

  走到樓閣處的文靈雪忽地扭頭,語帶哽咽地喊了一聲。

  蘇奕目光看過去。

  就見這靈秀綽約的少女擦干臉上的淚痕,紅著眼眶問道:

  “我……我以后還能像以前那般叫你……姐夫么?”

  她努力讓自己冷靜,可聲音帶著抑制不住的顫抖。

  這一剎,蘇奕心腸都軟了三分,道:“稱呼而已,你喜歡怎么叫都可以。”

  文靈雪抿了抿唇,轉身走進了樓閣。

  不遠處,茶錦將這一幕幕盡收眼底,內心不禁一嘆,這家伙怎就忍心讓一個女孩子傷心成這樣?

  還一直坐在那,為何就不能主動去安撫一下?

  算了,還是我去吧。

  茶錦轉身就匆匆走進了樓閣。

  蘇奕一個人坐在那,望著在遠處湖泊中嬉戲的一群飛鳥,神色淡然如舊。

  只是,心中卻有些自嘲,情感之糾葛,果然最傷神。

  縱有前世十萬八千年閱歷,也不能真正巋然不動,金剛不壞了。

  畢竟,誰能真正無情?

  時間點滴流逝。

  許久,茶錦從閣樓中走出,遲疑了一下,道:“公子,靈雪姑娘想去天元學宮見一見她姐姐。她現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你,所以……所以我就來跟您說了。”

  蘇奕嗯了一聲,道:“你親自送她到天元學宮,我出去走走。”

  說罷,他長身而起,離開了漱石居。

  目送他頎長的身影消失在庭院大門外,茶錦隱約感覺,蘇奕這傲到骨子里的男人,怕是這輩子都不會向任何女人主動求和了……

  莫名地,茶錦嘆了口氣。

  旋即,她不禁自嘲,我瞎操心這些作甚,靈雪姑娘還能被這家伙惦念,而我……也不過是他身邊的侍女而已……

  走出漱石居。

  遠處街巷上傳來陣陣喧囂熱鬧的聲浪,人世百態,紅塵萬象,盡在其中演繹。

  蘇奕快要走出巷子時,一群人縱馬而來。

  為首的,赫然是六皇子周知離、常過客。

  看到蘇奕,周知離等人紛紛翻身下馬,走上前來。

  周知離笑著拱手見禮道:“蘇公子,我今日帶著薛家之主前來……”

  不等說完,蘇奕便打斷道:“不管你有什么事,改天再來。”

  說罷,邁步朝前行去。

  周知離等人皆是一怔,一頭霧水。

  直至目送蘇奕的身影離開,周知離才反應過來似的,輕嘆說道:

  “看來,今天咱們來的有些不合時宜了。”

  說著,他目光看向旁邊一個藍衫中年,歉然道:“薛族長,還請莫要介懷,這次前來拜訪蘇公子時,也怪我沒有提前準備好,以至于……”

  藍衫中年微微一笑,道:“六殿下不必解釋,薛某哪會在意些許小事了。”

  他面白無須,肩寬腰窄,渾身帶著一股書卷氣息,笑起來讓人如沐春風。

  薛寧遠。

  袞州五大頂級宗族之一薛氏之主!

  在袞州境內,更有著“寧惹閻王,莫惹薛寧遠”的說法。

  原因就是,這位薛家的掌權者,看似儒雅風流,實則手腕冷酷,性情鐵血。

  對待敵人向來是寧可錯殺,從不放過。

  頓了頓,薛寧遠笑說道:“不得不說,這位蘇公子果然如殿下所說那般傲氣十足。”

  聞言,周知離也感慨似的說道:“一般人的傲慢,大多是眼高于頂,狂妄無知,可蘇公子不一樣,他是擁有足以自傲的底蘊。”

  “聽殿下這么一說,薛某可愈發想見識見識這位蘇公子的風采了。”

  薛寧遠右手輕輕撫摸著光滑的下巴,笑了笑。

  很快,一行人便折身離開。

  繁華如流水般的街道上,蘇奕一個人行走在車水馬龍之中,青袍如玉,身影孑然。

  只是,看遍了那一路的喧囂和熱鬧,卻仿佛都和他無關,心中只有一絲絲莫名的寂寥,百無聊賴。

  人世間的悲歡是不相通的。

  心情好的時候,看凄風苦雨也津津有味。

  心情不好時,看人間絕色也了無趣味。

  “這世間情感之糾葛,若是一劍能斬斷,那也是極好的了。”

  蘇奕心中微嘆。

  他對男歡女愛向來看得很開,也完全沒有什么道德上的潔癖。

  一餉貪歡也好,逢場作戲也罷,玩嘛,縱情享樂就好。

  可當牽扯到在乎的人時,就不一樣了。

  也正因在乎,才無法真正無情。

  當然,若讓他蘇玄鈞厭煩了,不在乎了,他的人就會如他的劍一般,可斬一切敵,亦可斬心中賊!

  正自漫無目的的閑逛,蘇奕目光不經意一瞥,看到一座三層樓閣,其上懸掛著一個匾額:“太平客棧”。

  “還真是巧了……”

  蘇奕怔了一下,便走進了這家太平客棧。

  “公子要住店么?”

  柜臺后邊,是一個體態肥胖的錦袍中年,八字胡,蒜頭鼻,笑瞇瞇的,滿身的市儈之氣。

  蘇奕掌心翻出一個殘缺的銅錢,遞了過去,道:“你可認得此物?”

  錦袍中年瞳孔驟然一凝,拿著殘缺銅錢打量片刻,臉上的笑容消失,浮現一抹警惕謹慎之色,低聲道:“是誰把此物給公子的?”

  蘇奕道:“翁云岐。”

  錦袍中年目光緊緊盯著蘇奕,“你是翁護法什么人,他為何會將此物給你?”

  蘇奕眉頭微挑,道:“翁云岐可沒告訴我,拿這此物會遭受這種盤問。”

  錦袍中年怔了一下,旋即擠出一個和善的笑容,低聲道:“公子別誤會,這樣吧,您且隨我來,這里不是交談之地。”

  說著,他作出一個請的手勢,便當先帶路。

  “一個宗師人物,卻甘愿在此當一個客棧老板?有意思。”

  蘇奕無聲地笑了笑,便跟著走了過去。

  ps:感謝“亞亞壓”童鞋的盟主賞!

  嗯……欠大家7個五更了,awsl

那個,嚴肅跟大家說一件事,這個月中旬是雙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