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四章 道罡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吃過飯,文靈雪便睡下了。

    少女兩天兩夜沒合眼,再加上心神飽受折磨,早已是疲憊不堪。

    在吃飯的時候,都直打哈欠。

    茶錦都看得一陣心疼,將自己的閨房騰了出來,以供文靈雪歇息。

    蘇奕則來到湖泊之畔,一遍又一遍修煉松鶴鍛體術。

    修煉中,其體內氣機如不斷燃燒沸騰的熔爐般,不斷對一身的氣血進行錘煉。

    陣陣轟鳴之音,如一道道強勁清亮的鶴鳴似的,在其體內穴竅經脈之間發出。

    直至將松鶴鍛體術演練到第九遍時,蘇奕那頎長峻拔的身影四周,悄然涌現出一絲絲凌厲如劍般的罡氣。

    那罡氣無比精純鋒銳,隨著蘇奕身影游走,將空氣都切割出一縷縷細碎氣浪,發出嗤嗤的尖嘯音爆聲。

    直至后來,那猶如虛幻似的罡氣,隱隱像細小密集的魚群似的,在蘇奕周身活潑游弋,光影流轉,恰似萬千劍芒在明滅閃爍。

    驀地,蘇奕頓足,駢指為劍,隔空朝三丈外的湖泊中隨意一斬。

    嗤!

    一縷真罡之力所凝聚的劍氣掠出,空氣如布帛般倏爾被切出一條筆直的裂縫。

    而三丈外湖泊中,青碧荷葉上一顆晶瑩剔透的露珠剛滑落到半空,就被那一縷劍氣斬成兩瓣,而后嗤嗤兩聲,這兩瓣露水迸濺蒸發。

    緊跟著,砰的一聲。

    碧綠的湖面上,出現一道丈許長的筆直裂縫,兩側水流轟然迸濺翻滾,浪花如雪。

    一指如劍。

    斬荷葉之露,斷丈許湖面!

    前者淋漓盡致地演繹出蘇奕對力量的精準御用,而后者則體現出這一指之力的威能何等凌厲霸道。

    蘇奕長吐一口濁氣,徐徐收功,一身沸騰如熔爐的氣機和體外那細密如魚群的罡氣隨之悄然歸于寂靜中。

    “公子,您已邁入聚氣境后期?”

    不遠處,茶錦嫵媚的明眸泛起難以遏制的震撼。

    剛才那一劍,真氣外放,聚氣成罡!

    這可是只有聚氣境后期“化罡”層次才能掌控的力量!

    而茶錦清楚記得,當初她和蘇奕一起離開云河郡城時,對方才是聚氣境中期。

    在數天后的荒郊野嶺中,和赤焰碧睛獸那一戰中,則讓蘇奕臻至聚氣境中期圓滿境界。

    直至現在,才過了五天時間而已,可他的修為便再次邁出一個臺階,踏入聚氣境后期!

    這修行速度之快,簡直驚世駭俗。

    若讓茶錦知道,從當初在廣陵城覺醒前世記憶之后,蘇奕由搬血境重新修煉到現在,也才一個多月時間,又不知該作何感想了。

    “不錯。”

    蘇奕點了點頭。

    早在淬煉出引發曠世異象的那一條“隱脈”后,他便隨時都能邁入聚氣境后期。

    眼下只不過是興之所至,一舉在演練松鶴鍛體術中破境罷了。

    “這……這可真的很不可思議……”

    茶錦眼神飄忽,想起月輪宗中被視作“月輪七子”的那些堪稱妖孽的絕世人物。

    她心中略一對比就發現,竟沒有一個能夠在修煉速度上能夠和蘇奕相提并論的。

    “不可思議?”

    蘇奕一陣搖頭。

    擱在大荒九州,那些頂級道宗的核心弟子,尚是孩童時,便能在一個月內,將武道四境錘煉到極盡圓滿地步。

    那才是真正能夠稱得上妖孽的奇才,每個皆有大氣運在身。

    像當初青棠拜入他門下時,也才僅僅七歲,便一路勢如破竹,將武道四境錘煉到空前極盡之地步。

    歸根到底,在大荒九州的各大巨頭眼中,武道四境就是凡俗之境,熬煉的無非是軀殼和氣機,錘煉的是修行之始的大道根基罷了。

    真正意義上的大道之爭,要從餐霞飲露、辟谷不食的元道之路開始。

    當然,再妖孽的天才,若無大毅力、大氣魄,也終究將泯然眾人。

    無論是前世,還是現在,蘇奕向來不屑用天才和庸才來劃分修行者。

    在他看來,愚拙之輩,只要一心向道,也有厚積薄發,一飛沖天之時!

    修行的核心,歸根到底在于“心性”上。

    入世則礪心而動。

    出世則養心于靜。

    大抵可以用“養心如玉,礪心如鋒”八字以概括。

    茶錦遲疑了一下,低聲道:“公子,我……我考慮清楚了。”

    “嗯?”

    蘇奕正準備返回閣樓,聞言頓足道,“考慮什么?”

    “呃……”

    茶錦低下螓首,道,“我希望可以……可以……留在……嗯……公子身邊……”

    聲音漸漸變小,細若蚊蚋。

    “原來如此。”

    蘇奕恍然,想起自己曾給過茶錦兩個選擇,一個是離開,一個是留下繼續侍奉自己身邊。

    “很明智的選擇。”

    說著,蘇奕[x]便邁步走進了閣樓。

    “這評價怎么怪怪的……”

    望著蘇奕的背影離開,茶錦哭笑不得,自己都選擇留下了,為何就不能表現出一些欣慰和喜悅?

    不過,蘇奕這般隨意的態度,卻讓茶錦心中莫名輕松不少,若是太客氣和在意了,反倒讓她會很不自在……

    “對了,記得去福瑞齋給靈雪買一些衣服。”

    樓閣中傳出蘇奕的聲音。

    茶錦搖頭笑起來,這才是自己最熟悉的他啊。

    想了想,茶錦沒有再耽擱,決定現在就去福瑞齋走一遭,唔,順便也給自己添置一些漂亮的衣服!

    如此一想,茶錦內心也是歡快不少。

    房間中。

    蘇奕立在床前,

    文靈雪正在酣睡,一對修長的玉腿很沒形象地夾著被褥,云鬢散亂,粉潤光澤的櫻唇微張,靈秀絕美的俏臉上一片寧靜。

    聽著少女那細微而勻稱的呼吸聲,蘇奕內心也變得柔軟不少。

    他笑了笑,把被少女雙腿壓著的被褥拉扯開,輕輕蓋好,這才轉身走出房間。

    在這世俗中,能夠讓他從內心中惦念和在意的沒有幾個,文靈雪無疑是其中之一。

    他不會忘了,覺醒記憶前的那一段灰暗時光里,這明媚如春日陽光般的少女,曾帶給自己的諸多溫暖。

    走出房間,來到書房,蘇奕坐在軒窗前的書桌前,想了想,便拿出筆墨紙硯,奮筆疾書起來。

    片刻后。

    蘇奕扔下毛筆,活動了一下手腕,陷入思忖中。

    聚氣境后期,名喚“化罡”。

    臻至此境,可真氣外放、聚氣成罡,能夠御水而行,隔空殺敵!

    這一切的核心,就在于把一身真氣煉化出罡煞之力。

    罡煞的品質高低,關乎威能的強弱。

    在大荒九州,針對罡煞品質的高低,分作了三個等級,一者為地罡、一者為天罡、一者為靈罡!

    地罡最常見。

    天罡則只有天賦非凡之輩能夠煉化出來。

    而靈罡,則幾乎只有頂尖的古老道統中的核心天驕弟子,才能夠煉出來。

    倒不是因為修煉秘法的原因,而是關乎修行資質、底蘊、天賦。

    可在蘇奕眼中,地、天、靈三罡之上,還有道罡!

    何謂道罡?

    罡煞入道,蘊道痕,呈道威!

    臻至此地步,一身修為實則已擁有了一股無形的道韻,在戰斗中,就如“采玄”敕令的妙用般,可牽引周虛大勢,御用一部分天地之力!

    而要凝練出“道罡”的前提,便是在聚氣境初期時,淬煉出“諸竅成靈”的底蘊,在中期時打通“隱脈”。

    在這等基礎之上,才能夠錘煉出煉化道罡的底蘊!

    否則,一切休談。

    而這也就意味著,世間能辦到這一步者,萬千無一!

    擱在大荒九州古往今來的無盡歲月中,也只寥寥一小撮人辦到這一步,留下了足以彪炳千秋的傳說。

    而現在,蘇奕已煉出屬于自己的一股“道罡”,雖然還很稀少,可也已堪稱是巨大的進步。

    其“道罡”如劍般凌厲,如琉璃美玉般剔透,內蘊一絲絲的道痕,其威能也自然非同小可。

    “按照這種進度,要想將我這一身真氣全部淬煉出道罡,怕得耗費很長一段時間不可。”

    蘇奕暗道。

    這就是根基太過雄厚的弊端,讓得淬煉道罡時,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和心血。

    許久,蘇奕起身離開了書房。

    晌午時。

    茶錦拎著大包小包回來了。

    她明顯心情極好,還不忘順帶買了午飯。

    “公子,我給靈雪買了衣服、胭脂、簪子、手鐲、玉墜……”

    看到坐在庭院中等著吃飯的蘇奕,茶錦笑著稟報此次逛街的戰果。

    蘇奕哪有興趣聽這些,揮手道:“把東西先放下,去叫靈雪來吃飯。”

    茶錦吐了吐丁香小舌,匆忙去了。

    “這女人變得活潑不少啊……看來,決定跟隨在我身邊當侍女后,她應該還是很高興的……”

    蘇奕若有所思。

    沒多久,茶錦和文靈雪一起從閣樓中走出。

    當看到文靈雪時,蘇奕眸子一亮。

    眼前的少女換了一身淡青色碎花長裙,如墨般的濃密長發挽成馬尾,露出一張宜嗔宜喜,靈秀絕俗的瓜子臉。

    少女明顯恢復了精氣神,行走時,綽約的身影輕盈綽約,馬尾一搖一晃,清爽利落,靚麗照人。

    “公子,你看我給靈雪妹妹買的衣裳如何?”

    茶錦抿嘴笑道。

    “衣裳而已,只是點綴,真正漂亮的是人。”

    蘇奕悠然開口。

    文靈雪眨巴了一下星辰似的剔透眼眸,喜滋滋地挑起大拇指:

    “姐夫,有眼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