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三章 意外之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漱石居。

  茶錦端坐在石凳上,怔怔出神。

  也不知為何,從今晚蘇奕和寧姒婳一起離開后,她心中便微微有些心神不寧。

  即便知道以蘇奕和寧姒婳的手段,足以應對一切危險,可她卻無法真正的安心。

  “公子實力越強大,就意味著我和他的差距會越來越大,遲早有一天,當我對他一無所用時,或許……或許我就會被拋棄吧?”

  想到這,茶錦心中忽地一陣煩悶。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

  對修行者而言,一心求道時,豈可能會帶著累贅一起上路?

  “不對,我為何會想這些事情,難道我已經開始依賴那家伙了?”

  茶錦美眸怔怔,心亂如麻。

  “茶錦阿姨,你若困了,就回屋歇息吧。”

  不遠處,忽地響起鄭沐夭的聲音。

  這黑裙少女俏生生坐在那,肌膚勝雪,身段火辣,性感靚麗,一對亮晶晶的眸,在燈火映照下,熠熠生輝。

  阿姨!!

  聽到這稱呼,茶錦額頭直冒黑線。

  她暗吸了一口氣,嫣然笑道:“丫頭,你若是困了,就先回家吧,你小小年紀,又是女孩子,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可不能熬夜。”

  鄭沐夭斜飛入鬢的柳眉微微一皺,她挺直嬌軀,身前衣襟都被那高聳撐出一對倒扣玉碗似的弧度,語氣淡然中帶著一絲驕傲,道:

  “我的身材一向很好,不勞阿姨費心,倒是阿姨你年齡大了,可一定得注意保養呀!”

  茶錦哦了一聲,一對秋水似的美眸在少女胸前掃了一圈,紅潤的唇邊不禁掀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她沒有說什么。

  可她那眼神和玩味的笑容,卻讓鄭沐夭渾身一陣不自在,精致小臉明滅不定,道:“阿姨,你為何發笑?”

  茶錦一指不遠處湖水中的荷花,道:“你看,小荷才露尖尖角,花骨朵而已,哪有真正極盡綻放時好看。”

  夜色深沉,視力再好,又哪可能看清楚湖中的荷花了。

  鄭沐夭自然不蠢,意識到茶錦是借此暗諷,認為自己的身材不如她傲人。

  “阿姨,花骨朵尚有綻放之時,可那些綻放的荷花……呵呵,用不了多久,便會凋零的。”

  鄭沐夭毫不客氣反擊。

  茶錦好整以暇地笑了笑,道:“丫頭,你不懂,我輩修士,只要不斷提升修為,便可掌握駐顏之術,永葆青春。算了,不說這些,說了你也不懂。”

  鄭沐夭氣得暗自咬牙,剛要說什么。

  遠處立在夜色中等待的鄭天合忽地開口道:“蘇公子他們回來了!”

  話音還未落下,就見一道迅疾如閃電的黑影從極遠處天穹破空而來。

  幾個眨眼,就徐徐降落在庭院中。

  當看到蘇奕他們一一從青鱗鷹背上走下茶錦內心那一絲擔憂頓時消散,她起身正要迎上去。

  鄭沐夭已歡呼一聲,一陣風似的沖上去,笑容甜美,聲音清脆:“蘇叔叔!你沒事吧?”

  “這小狐貍精,還真是爭強好勝啊……”

  茶錦腹誹不已。

  “蘇公子,寧宮主,你們回來了。”

  鄭天合也笑容滿面迎上去。

  寧姒婳點了點頭,便扭頭對蘇奕道:“我先帶竹長老回天元學宮,以后有空閑,再來拜訪道友。”

  當即,她和竹孤青一起,乘青鱗鷹破空而去。

  “寧宮主真乃神人風范。”

  鄭天合唏噓了一聲,旋即笑著對蘇奕拱手道,“蘇公子,既然事情已了,鄭某便告辭了。”

  蘇奕道:“這次事情,算我欠你們鄭家一個人情。”

  鄭天合渾身一震,內心涌起說不出的喜悅,意識到此次的事情,已得到了蘇奕的認可。

  他笑呵呵擺手道:“小事一樁,能為公子做事,是鄭某的榮幸!”

  蘇奕沒有再多說什么。

  見此,鄭天合不敢再逗留,帶著一臉不情愿離開的鄭沐夭轉身而去。

  臨走這這性感火辣的美少女還不斷揮手,“蘇叔叔,我明天再來”

  茶錦心中冷哼一聲,暗道找個機會,非得讓這小妮子知難而退不可。

  “公子,靈雪姑娘沒事吧?”

  眼見蘇奕背著文靈雪走進閣樓,茶錦連忙跟上。

  “沒事,你先去燒火,準備一些熱水,靈雪睡醒極可能要沐浴一番。”

  蘇奕吩咐道。

  “好的。”

  “天色馬上亮了,待會你再去買一些吃的,多準備一些熱粥,不要咸的,靈雪喜食甜粥。”

  “好的。”

  “對了,若有空,別忘了我跟你說的,去那福瑞齋多買一些衣服。”

  “好的。”

  說著,蘇奕已來到了房間前,瞥了一眼還跟在身邊的茶錦,道:

  “行了,你去忙吧。”

  推門而入,便關上房門。

  茶錦一個人站在房間外,輕輕咬了咬紅唇,內心涌起說不出的酸澀情緒。

  “這又懶又傲的家伙,竟連小姨子喜歡甜粥都記在心中,明顯早有不軌之心!”

  茶錦暗嘆。

  她跟隨在蘇奕身邊有一段時間了,也是第一次見到,蘇奕在對待女人時,原來可以如此體貼入微……

  半響,茶錦搖了搖頭,轉身而去。

  房間中。

  “行了,別裝睡了。”

  蘇奕一聲輕嘆,卻透著一絲寵溺的味道。

  枕在他肩膀酣睡的文靈雪的睫毛微微一顫,眼睛閉著,嘴里咕噥道:

  “姐夫,我都兩天兩夜沒睡了,只有枕著你的肩膀,才睡得踏實。”

  聲音軟潤,撒嬌似的。

  但下一刻,她就抬起螓首,用青蔥般白皙的玉手拍了拍蘇奕肩膀,“姐夫,放我下來吧。”

  蘇奕雙臂一松,這靚麗靈秀的少女就滑了下來。

  背上乍然間沒了少女那溫香軟玉似的貼靠,讓蘇奕輕松之余,也不免有一絲不舍。

  旋即,他搖了搖頭,懶洋洋坐在一側座椅上,上下打量著少女那綽約的身影,溫聲道:“待會茶錦準備好洗澡水,你好好沐浴一番,然后吃個飽飯,再好好睡一覺。”

  文靈雪坐在一側,雙手捧著小臉,水靈靈的眼睛凝視著蘇奕,輕聲道:

  “姐夫,你知不知道,我在那九曲城時,一直在想什么?”

  不等蘇奕開口,少女就認真說道:“我當時就堅定認為,這世上若有人能救我和竹孤青前輩,那個人定然就是姐夫你。”

  聲音輕柔,卻透著不容置疑的味道。

  旋即,少女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果然,在我都絕望的時候,姐夫你簡直像神仙一樣從天而降,你都不知道,那一刻我自己卻有些不敢相信了……”

  她俏臉還很蒼白,靈秀美麗的眉目輪廓間,也帶著難掩的疲憊,可這一刻,她卻笑得無比開心。

  那笑容的明凈和純粹,讓蘇奕內心涌起說不出的憐惜,禁不住伸手揉了揉少女的腦袋,道:

  “放心吧,以后無論發生何事,我都會在如今天這般站在你身邊的。”

  少女嗯了一聲,道,“我也會這般待姐夫的!”

  蘇奕笑起來。

  沒多久,茶錦準備好了洗浴的熱水,帶著文靈雪前往她的房間沐浴。

  蘇奕則推開軒窗,目光眺望遠處。

  一抹晨曦似無匹的鋒芒,破開如墨夜色,帶著柔和的光,灑落人間。

  天亮了。

  深呼吸一口清晨的朝氣,蘇奕將一個巨大的包袱從墨玉佩中取出。

  包袱中裝著那些鬼物妖類為彌補過錯而獻出的寶物。

  粗略一看,就見有三階靈材、三品靈藥、三階靈石等寶物,也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諸如可以孕養神魂的礦石,可以磨煉氣血的靈玉等等。

  價值倒也不俗。

  “嗯?”

  蘇奕的目光忽地被一物吸引,當即把一個琥珀似的灰褐色石塊拿起,放在眼前打量。

  這石塊很不起眼,才嬰孩拳頭大小,灰撲撲的,卻有一絲絲淡淡的靈氣彌漫而出。

  這石塊明顯才挖掘出來不久,表面還沾著一些細碎的泥塵碎屑。

  拿在手中,沉甸甸的,竟足有上百斤之重。

  而在蘇奕感應中,這石塊內卻隱隱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鋒銳之氣!

  鏘的一聲,蘇奕拿出御玄劍,用劍鋒削這塊石頭,動作小心。

  隨著石屑飛濺,這灰撲撲的石頭內,隱隱有精芒涌動,那鋒銳氣息則愈發濃烈起來。

  沒多久,在蘇奕掌心間,已出現一個精光燦燦,鋒芒懾人的銀色鐵塊,只鴿蛋大小,卻剔透明凈,光芒之盛,刺得蘇奕眼睛也不禁微微瞇起來。

  “星隕精鐵!果然是此物!”

  蘇奕恍然之余,不由露出一抹笑意,“沒想到,此行竟還有這等收獲了……”

  星隕精鐵!

  一種從天外隕落的稀缺靈料,可列入五品行列,其質地燦然如銀,鋒銳如冷電,其內更蘊含著極為凌厲的星煞之力。

  在劍修眼中,這是用以煉制靈劍的絕佳材料,稍稍摻上一些粉末,都能讓靈劍的品質提升一大截!

  而蘇奕手中這塊星隕精鐵,看似鴿蛋大小,卻有百斤之重,價值之大,遠不是其他五品靈料可衡量。

  “御玄劍的力量,已消耗了四成左右,而當我修為邁入聚氣境后期,御玄劍的威能,已無法讓我發揮出全部的實力。”

  蘇奕暗道,“可有了這星隕精鐵,我足可以煉出一柄真正意義上的靈劍!”

  ps:祝賀蓮心妹紙和第一仙書友群賬號一起升級為盟主!

感謝“過客無常”等等童鞋的捧場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