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二章 一劍斷山水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夜色下,大滄江。

  水面霧靄漩渦中,蘇奕一行人魚貫走出,來到了江畔。

  “金笑川何在?”

  蘇奕目光一掃四周,淡然出聲。

  “大人,小的在這里。”

  遠遠地一道聲音傳來。

  沒多久青魚幫幫主金笑川就跑了過來,當看到蘇奕他們皆安然無恙,內心不禁涌起深深的敬畏。

  進入那等龍潭虎穴,竟還能毫發無損地走出來,無愧是仙神般的存在!

  “待會你帶他們乘坐騎離開,我帶著靈雪從陸地返回。”

  蘇奕目光看向寧姒婳。

  “為何不一起行動?”

  寧姒婳道一怔。

  蘇奕眉頭微挑,道:“你不是說你那坐騎只能背負三人?”

  寧姒婳忍俊不禁,抿嘴笑起來:“我那只是借口,不想帶著鄭沐夭這樣的小丫頭一起行動而已,以小青的能耐,背負十個人飛行也綽綽有余。”

  蘇奕:“……”

  女人何時能學會不騙人!?

  寧姒婳見好就收,紅潤的唇中發出一縷清冽的嘯音。

  沒多久,神君非凡的青鱗鷹便破空而至,降落到眾人身邊。

  見到這一幕,陶青山意識到蘇奕他們就將啟程離開,連忙說道:

  “仙師,要不要小的幫您把這包袱給您背回去?”

  “不必。”

  蘇奕抬手一招,就將那巨大的包袱塞進了腰間的墨玉佩中。

  陶青山頓時有些失望,他原本還想著去看一看蘇奕的居住之地,以后也好方便上門請教。

  可現在看來,明顯不可能了。

  “仙師,那小的就先行告辭了。”

  陶青山躬身行禮道。

  “以后多潛心修行,少摻合這些烏煙瘴氣的事情,須知,如你這般精怪,唯有持心于道,方有成器之日。”

  蘇奕隨口道。

  陶青山渾身一震,再次肅然行禮。

  而后,才帶著藤永匆匆而去。

  “道友,你不是說要將此地抹平嗎?可否讓我一觀?”

  寧姒婳眨了眨眼睛,笑問道。

  “有何不可,我們先騎乘這孽畜飛遁空中。”

  蘇奕淡然開口。

  再次被蘇奕稱呼為孽畜,青鱗鷹表現得很沉默,心中卻在想,我倒也看看,你該如何鏟平此地……

  很快,青鱗鷹載著眾人騰空而起,幾個眨眼就來到了云層之下。

  蘇奕背負著文靈雪,右手執御玄劍,于虛空中驀地一斬。

  一道劍光在黑夜中一閃即逝。

  夜色如墨,萬籟俱靜,并沒有什么動靜發生。

  就這?

  青鱗鷹眼神泛起一絲揶揄,很想笑一聲。

  可很快,它就察覺到不對勁。

  那九曲十八彎的大滄江上,水流湍急的河面,猛地一震,產生一陣沉悶的轟鳴。

  就如發生地震般,江水沸騰,濁浪排空!

  大滄江畔的千漩嶺,竟也隨之開始搖晃起來,山上巖石草木簌簌震顫,一陣陣野獸驚恐的大叫聲隨之響起,在這如墨的夜色中,顯得極為滲人。

  若仔細看,千漩嶺上巖石飛落,草木這段,群獸逃奔,一片亂糟糟的景象。

  “這……”遲鈍如金笑川,都不禁被這一幕幕驚到。

  青鱗鷹眸子變幻,也已泛起驚疑之色。

  而在看不見的地下深處,九曲城中央。

  百丈范圍的巨大道場四周,轟然涌出一座座青銅門戶,每一座門戶皆如燃燒般,爆涌出風雷地火、日月星辰等恐怖的毀滅洪流,瘋狂般朝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最先遭殃的是道場中央那九尺高的黑色法壇,剎那間爆碎成粉末飄散。

  緊跟著,洶涌狂暴的毀滅洪流以道場為中心,朝四面八方席卷擴散而去。

  轟隆!轟隆!轟隆!

  一排排宛如黑色棺材似的房舍剎那間灰飛煙滅,那游蕩在街巷上的鬼魂,全都在驚恐絕望的尖叫聲中魂飛魄散。

  那毀滅轟隆太恐怖了,幾乎以颶風之勢,在極短時間內就擴散全城。

  正在敲打白骨算盤的老鬼,被一道血色雷霆瞬息抹殺,臨死前,都在盤算這些年里死在九曲城的活人賬目。

  正在街巷上追逐嬉戲的男女鬼童,都還沒來得及逃跑,就被一片火海洪流淹沒。

  那縫紉人皮衣裳的老嫗、販賣活人血肉的屠夫、熬煮頭顱湯的商販……

  皆如若紙糊似的,在這毀滅洪流中化作灰燼消失。

  到最后,偌大的九曲城,都籠罩在滔天的火海中,有雷電狂舞、颶風肆虐、血光蔓延……

  這一方鬼域,卻似墜入毀滅煉獄中。

  一些前來赴宴的鬼物和妖類才剛逃出九曲城,就遠遠地見到了這驚世駭俗的一幕幕,全都驚得渾身發軟,駭然失色。

  他們這才終于敢相信,那位少年仙師,竟真的有抹平此城之手段!!

  “逃!快逃!”

  “嗚嗚嗚……太嚇人了……不,太嚇鬼了!!”

  那些鬼物和妖類全都拼了命似的狂逃,倉惶恐懼,完全被嚇壞了。

  在他們身后,九曲城就如一個支離破碎的大廈,在無盡的毀滅力量中轟然破滅。

  到最后,這片廣袤的地下空間都猛地塌陷,澎湃浩蕩的大滄江水流倒灌而下,將此地完全淹沒。

  從天穹俯瞰,就能清楚看到,這九曲十八彎的大滄江上,密密麻麻的礁石轟然下墜,河面都猛地下沉,凹陷出一個巨大無比的深坑。

  但很快,隨著那滾滾奔騰的水流不斷從上游涌入,那巨大無比的深坑水位也是隨之不斷上升,很快就恢復到往昔的水平。

  “這一劍,御山水之勢,引大陣之威,斷山水之脈,毀地下鬼域,巧奪造化也不過如此!”

  寧姒婳贊嘆,眉目間盡是異彩。

  她品味出了這一劍的威能和玄機,內心也是泛起一絲絲的震撼情緒。

  金笑川已看都呆滯在那,心中只有一個聲音:神跡!這一定是神跡降臨了!

  青鱗鷹低頭腦袋,垂頭喪氣。

  它也終于明白,以蘇奕的手段和力量,的確有資格直呼它為孽畜……

  卻見蘇奕搖頭道:“借力罷了,不值得稱道。”

  九宮血屠陣覆蓋在這九曲十八彎的河道下方,勾連山水之脈,這些年來,烏桓水君就是憑借此陣,興風作浪,毀掉了一艘艘過往船只。

  早在九曲城那道場時,他便陸續在那九座青銅巨柱上鐫刻下一幅幅陣圖,由此奪走“九宮血屠陣”的掌控權。

  而御玄劍,便是操縱大陣力量的“陣盤”。

  蘇奕剛才斬出那一劍,看似巧奪造化,實則也不過是直接引爆了九宮血屠陣的力量罷了。

  “道友不必謙虛,所謂時來天地皆同力,道友此舉,滅一方鬼域的同時,也改變了此地山水之勢,自此以后,來往客船將再不會遭受任何危險,這可是功德無量的大好事。”

  寧姒婳輕聲道。

  “什么功德,我只是為救靈雪罷了。”

  蘇奕哂笑,“快走吧,最好天亮前能返回袞州城。”

  “好!”

  寧姒婳點頭。

  很快,青鱗鷹一聲清啼,雙翼如剪刀,劃破云浪,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這就是仙人之術嗎?”

  極遠的山野之地中,藤永扭頭,眼睛直勾勾望著九曲城原本所在的那一片水域,渾身直冒冷汗。

  就在剛才,大地震顫,山巒抖動,大滄江濁浪排空,沉悶的轟鳴之音猶如雷霆般,在夜色中隆隆激蕩。

  雖無法看清楚發生了什么,但這一切依舊嚇得藤永亡魂大冒,還以為發生了一場天災。

  “那位仙師是否是真正的仙神,我可不知道,但我敢肯定,這世間武者,注定不可能辦到這一步!”

  陶青山眼神狂熱,神色間盡是崇慕之色。

  他敢肯定,那烏桓水君的九曲城,必然已經從這世間抹平!

  “逃啊!”

  “快走,快走!”

  同一時間,這黑暗的夜色中,那些僥幸撿回一命的鬼物妖類,皆哇哇大叫著在逃竄。

  “瞧那些家伙的出息!”

  陶青山鄙夷,搖了搖頭,轉身而去。

  這天起,在千漩嶺附近,留下了一個經久流傳的神話故事——

  傳說一位青袍仙人,曾于此一劍斷山水,誅滅數不盡的魑魅魍魎!

  近百年來讓人人談而色變的“九曲十八彎”河道,由此徹底改變。

  甚至因為這個傳說,當地百姓在大滄江畔的千漩嶺上修建了一座廟宇,供奉仙人之像,常年香火不斷。

  一片灰暗的污濁世界中。

  到處是尸山血海、白骨如山的恐怖景象。

  “混賬!混賬!!”

  一陣憤怒的咆哮聲響起,“竟敢殺我神使,壞我大事,待我恢復元氣,從這‘螟蛉血窟’脫困,就是你死亡之日!!”

  就見一片白骨山上,一只九頭鳥昂首大叫。

  它羽翼腐爛,千瘡百孔,足有三丈長的軀體上,盡是觸目驚心的傷痕,九顆頭顱只剩下了兩顆。

  看起來,真的很凄慘。

  “本座現在雖無法脫困,可卻有辦法扶植數不盡的信徒為本座效命!”

  “姓蘇的混賬,你給本座等著!!”

  許久,九頭鳥那怒火的咆哮聲才一點點沉寂下去。

  這尸山血海般的污濁世界,也由此陷入以往的寂靜中。

  似乎億萬年來,這世界中的其他生靈都已化作了那遍地都是的尸骨和血水,就只剩下這負傷嚴重的九頭鳥一個活物。

  ps:六一,祝大家皆常持“赤子之心”。

另,求一下保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