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章 姐夫帶你離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靈雪?

  寧姒婳一呆,這才猛地意識到,自己好像從一開始就想錯了。

  這家伙根本就不是貪戀竹孤青的美色,而是拯救他那小姨子來了!

  可他不是和文靈昭一刀兩斷了嗎?

  怎會卻這般在意文靈雪的安危?

  一想到今晚蘇奕在漱石居得知消息時那明顯擔憂的樣子,寧姒婳眼神不禁變得古怪起來。

  該不會,這家伙是打算踢了文靈昭,迎娶其妹妹吧?

  “靈雪被這老鬼抓了起來,如今就囚禁在他的府邸中,由他的義子呼延豹看守著。”

  脫困的竹孤青,已飛快說道,“對了,這呼延豹是陰煞門袞州分舵舵主呼延海之子,我們在返回袞州的船上時,這呼延豹便盯上了靈雪……”

  蘇奕打斷道:“這么說,這一場禍事,是由呼延海引起的?”

  竹孤青點頭,眸子盡是恨意:“正是,我當初也沒看出那家伙的來歷……”

  蘇奕哪有心思聽這些,轉身一把攥住地上的烏桓水君,道:“帶我去你的府邸。”

  烏桓水君早已虛弱之極,再沒有掙扎之力。

  可聽到蘇奕要去救文靈雪,登時計上心來,道:“你若保證不殺我……啊!!”

  話沒說完,他渾身就痛苦抽搐起來,魂體如遭受炮烙之刑,痛不欲生。

  “我說,我說!”

  烏桓水君徹底蔫兒了,看向蘇奕的目光都帶上一抹驚恐畏懼之色。

  “你們在此稍候。”

  蘇奕看了寧姒婳一眼,便徑直離去。

  那些鬼物妖類哪個敢阻攔?

  皆紛紛避開一條路,唯恐擋道被蘇奕毫不客氣殺了。

  一扇青銅巨門下沉,在蘇奕帶著烏桓水君離開后,此門又重新升起,阻擋在那。

  這一幕,讓場中那些鬼物妖類的心都沉入谷底。

  一座富麗堂皇的府邸中。

  一盞盞慘綠的白燈籠映照出滲人的光影。

  其中一座房間內。

  “靈雪姑娘,這可是我義父的九曲城,別說是你師尊竹孤青,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必死無疑。”

  呼延豹笑嘻嘻坐在那,看著不遠處那靈秀明麗的絕美少女,眼神都不禁變得有些火熱起來。

  旋即,他神色一肅,認真道:“不過你放心,只要你答應給我當妻子,我保證不但帶你離開此地,還會風風光光地把你迎娶進門!”

  文靈雪臉色蒼白,默然不語,眉宇間盡是疲憊、惘然、灰暗之色。

  “唉,算了。”

  忽地,呼延豹長嘆一口氣,道,“我也不勉強你,只要你把這碗參茶喝了,我明天就帶你離開這里!”

  說著,他把桌上的盛著參茶的玉碗遞過去,滿臉疼惜道,“你都兩天沒吃東西了,快喝了吧,這樣明天才有力氣跟我一起離開。”

  文靈雪依舊沉默不語。

  眼見這一幕,呼延豹終于不耐了,猛地一拍桌子,道:“你是我呼延豹看上的女人,我決不能讓你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他拿著茶盞走上前,遞到文靈雪唇邊,道:“乖乖聽話,喝了它,要不我可就親自動手喂你了。”

  文靈雪依舊置若罔聞似的,不理不睬。

  呼延豹眸子中狠色一閃,抬手就要捏開文靈雪的嘴巴。

  就在此時——

  緊閉的房間大門被踹開。

  “他媽的,哪個混賬……”

  呼延豹嚇了一跳,渾身哆嗦,手中茶盞差點摔地上,他氣得破口大罵。

  只是轉過身,看到來人時,不禁一呆,“呃,義父!?你怎么會……”

  看到烏桓水君像小雞似的被一個青袍少年拎著,呼延豹差點以為眼花了。

  義父可是這九曲城之主,盤踞于此一百多年,都不把先天武宗放在眼中,怎會變成這樣子?

  而發生這樣的突變,文靈雪兀自坐在那,似對這些充耳不聞。

  少女蒼白清美的俏臉上盡是疲憊和麻木,這看得蘇奕心都揪了一下。

  “靈雪,我來晚了。”

  蘇奕輕嘆,早知道,當初就不該讓文靈雪和竹孤青一起乘船離開的。

  文靈雪嬌軀微不可查地顫了一下,似終于回過神來似的,一對眸下意識看過去。

  然后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她呆了呆,似不敢相信,聲音虛弱呢喃:“姐夫,真的是你嗎?”

  蘇奕點了點頭,道:“你沒看錯,這不是幻覺,別怕,我來帶你離開了。”

  聲音溫柔,充滿痛惜。

  “姐夫……”

  就見文靈雪噌地起身,修長綽約的嬌軀微微顫抖,兩行清淚奪眶而出,從那嬌潤細膩的美麗臉龐上滑落,淚珠晶瑩,吧嗒吧嗒傾瀉。

  看得蘇奕心中都有些不是滋味。

  從進入文家到現在,他還是頭一次見到,這一向明媚活潑,神采飛揚的少女,會淚流成這般樣子。

  而呼延豹也似反應過來般,臉色一變,探手朝文靈雪抓去,要拿文靈雪當人質。

  “跪下。”

  蘇奕淡漠的聲音響起,已帶上“大虛魂劍訣”的力量。

  呼延豹腦袋轟的一聲,直似要炸開般,軀體一軟,雙膝砸地,根本就無力抵抗。

  “這茶水中是何物?”

  蘇奕走上前,將對方手中的茶盞奪過來。

  “參……參茶。”

  呼延豹惶恐,顫聲道,“這位大人,我父親是陰煞門呼延海……”

  “把它喝了。”

  蘇奕直接把茶盞遞過去。

  呼延海渾身一哆嗦,露出為難之色。

  御玄劍一閃,呼延豹的右耳被切掉,血水飛灑,疼得他在地上打滾,痛苦哀嚎。

  “最后一次機會,喝了。”

  蘇奕手中穩穩地拿著茶盞。

  “我喝,我喝!”

  呼延豹拿起茶盞,一飲而盡,而后顫聲道,“大人,求求您別殺我,我什么都沒做,真的,我可以對天發誓!”

  話音落下時,他面頰泛起潮紅之色,眼睛發赤,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

  “春藥……”

  蘇奕眸子愈發淡漠了,內心殺機洶涌。

  若自己稍微來晚一會,那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蘇奕將烏桓水君丟到一側地上,而后上前拉住文靈雪胳膊,道:“靈雪,我們先出去。”

  “姐夫,我……”

  文靈雪身體太虛弱了,剛邁出一步,就差點軟倒。

  “先好好歇一歇,我背你走。”

  蘇奕說著,直接將少女背負身上,走出房間。

  “誰敢踏出這扇門半步,我殺了誰。”

  蘇奕站在房間外,淡然開口。

  房間中,虛弱不堪的烏桓水君一呆,這家伙是什么意思?

  猛地,他眼前一黑,一道身影撲上來,把他按在了地上。

  “混賬!你要干什么?”

  烏桓水君大驚,認出是呼延豹。

  “美人,我熱……我熱……”

  呼延豹滿臉赤紅,眼神充斥著如若火焰般的情欲,渾身都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力量,將烏桓水君死死安在那。

  “該死!”

  烏桓水君心中咯噔一聲,意識到呼延豹剛才喝的春藥太過霸烈,已讓他神志不清,出現幻覺。

  “滾!給老子滾!”

  烏桓水君慌了,厲聲大叫,不斷掙扎,可他受傷太重,哪里掙扎得了?

  反倒是這種掙扎,讓呼延豹嘿嘿笑起來,“美人,你這腿勁可真大,把我腰都快夾斷了!”

  烏桓水君差點崩潰,歇斯底里咆哮,“混賬,老子非殺了你不可!”

  可呼延豹卻渾不理會,猶如被情欲侵占的野獸般,迫切想發泄,想釋放……

  房間外。

  蘇奕神色平淡地聽著房間內的動靜。

  這就叫自作自受。

  怨不得誰。

  “老子和你拼了!”

  沒多久,房間中傳出烏桓水君那驚怒悲憤的咆哮。

  話音未落,房間中傳出一道巨響,緊跟著就響起呼延豹凄厲的慘叫聲,“義父,你為何……”

  聲音戛然而止。

  蘇奕一腳踹開房門,就見烏桓水君披頭散發,軀體則千瘡百孔,破破爛爛,虛幻不堪。

  在他身邊,躺著呼延豹的尸體,怒目圓睜,神色寫滿惘然和不解……

  惡心的是,這家伙下邊血淋淋的,雞飛蛋打。

  蘇奕抬手想遮住背后文靈雪的眼睛,卻發現少女螓首枕在自己肩膀,竟是已睡熟了。

  “這兩天里,她內心也不知煎熬到何等地步,才會被折磨得這般疲憊……”

  蘇奕心中一嘆。

  不遠處地上,看到站在門外的蘇奕,烏桓水君發出怨毒無比的嘶聲:

  “大悲神君不會放過你的,不會!!”

  蘇奕伸手隔空一按。

  砰的一聲,烏桓水君本就殘破的魂體徹底炸開,化作滾滾黑煙消弭。

  道場中央,黑色法壇前。

  寧姒婳靜靜立在那,竹孤青之前已經把事情經過一一說出,這讓她暗松口氣。

  還好,竹孤青被視作“祭品”,除了遭受一些皮肉之傷,并未被玷污和糟蹋。

  否則,這輩子怕都難從等恥辱中走出了。

  不遠處,一眾鬼物和妖類全都跪在那,一個個惴惴不安,大氣不敢出。

  見識過寧姒婳剛才所展露的恐怖手段,讓他們都清楚,就是他們全部拼命,也和蚍蜉撼樹,以卵擊石沒什么區別。

  再加上,這道場四周被九宮血屠陣封鎖,完全就沒有了退路,在這等絕境下,他們只能先跪為敬……

  唯有陶青山和藤永站在那,可當看到這一幕時,內心也涌起說不出的震撼,久久無法平靜。

ps:第五更晚上10點前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