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九章 靈雪在哪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血色雷電夭矯刺目,散發出妖異恐怖的毀滅氣息。

    那一瞬,寧姒婳也察覺到危險,袖袍一揮,一面雕琢著繁密云紋的銅鏡浮現而出。

    砰!

    銅鏡炸碎,碎屑橫飛。

    寧姒婳第一時間閃避開,清稚的容顏浮現一絲罕見的凝重之色。

    她那銅鏡也是一件非凡靈器,卻竟就這般被輕易毀掉了!

    這讓她當即判斷出,這道場四周的大陣之力,竟已不弱于元道修士的一擊。

    “竟擋住了……”

    烏桓水君也吃了一驚,終于意識到了寧姒婳的可怕,毫不猶豫展開的瘋狂的攻勢。

    “咄!咄!咄!”

    他連聲大喝,銀色蟒袍鼓蕩,血色旗幡翻飛揮動,就見道場四周的九座青銅門戶轟鳴,一幅幅妖異圖騰似從沉寂中蘇醒過來般,激射出一種種詭異駭人的攻擊。

    有血色雷霆轟鳴,如一道道炫亮的利刃從天而降,有傾盆血雨密匝匝傾瀉,有日月星辰的虛影化作血光掠出,橫空而去……

    “好恐怖!”

    場中響起震撼的驚呼,不知多少鬼物妖類被這一幕驚到,倒吸涼氣。

    他們也是第一次見識到這屬于大陣的力量,直似目睹仙神在發威!

    而這一瞬,寧姒婳黛眉緊蹙,意識到了麻煩。

    嗖!

    在她袖袍中,掠出一道青色光影,倏爾凝聚成一柄造型奇特的青色短戟。

    長三尺,粗如兒臂,其上覆蓋著一層晦澀扭曲的火焰狀云紋,戟刃如銳利剔透的青色殘月。

    青焰殘月戟!

    當握在寧姒婳手中,短戟驟然清吟,爆綻出一重重如夢般虛幻的青色光焰,耀眼熾盛,焚化毀滅氣息驚人。

    而她身上的威勢,則隨之暴漲一大截!

    鏘!

    寧姒婳揮動短戟,就見青色鋒刃掠空,火焰蒸騰,瞬息就將迎面劈來的一道血色雷霆擊潰。

    光雨迸濺中,她嬌小的身影微微一晃,但并未被震退,不像剛才時那般狼狽。

    可即便如此,她神色凝重依舊。

    那道場四周的大陣的力量完全被運轉,釋放出的雷電、暴雨、颶風、血光……直似鋪天蓋地,密匝匝奔襲而來。

    那等威能,足以輕松滅殺這世俗中任何一位宗師,就是先天武宗在此,都難擋這等如潮般的轟殺了!

    寧姒婳雖自負,可一時也不敢硬撼。

    就見她身影閃爍,在場中不斷游走,猶如一道迅疾而虛幻的流光似的,快得不可思議,每每在間不容發之際,躲過那一次次險之又險的轟擊。

    實在避不開的,則會被她揮動短戟劈殺。

    而見到她被困,場中頓時爆發出一陣刺耳的狂笑歡呼聲。

    “這女人要遭殃了,哈哈哈哈!”

    “待會老子就是不要命,也要搶她一塊肉吃。”

    “水君這座大陣太強了,我都懷疑就是陸地神仙來了,也難逃一死!這難道就是獻祭那位神君大人所得到的恩賜?”

    一些鬼物妖類更是心潮澎湃,兩眼發光,心中已開始盤算,待會若進行獻祭,該如何得到那位大悲神君的“恩賜”。

    可相較于此,烏桓水君臉色卻難看起來,驚疑不定。

    這座大陣,名喚‘九宮血屠’,勾連大滄江水脈和千漩嶺的山脈之力,以九曲十八彎的天然地勢為陣形,一旦運轉,動輒都能殺死陸地神仙!

    這百余年來,烏桓水君盤踞于九曲城,憑借此陣,可謂是無往不利,根本不曾遭遇過任何威脅。

    可他卻沒想到,在自己全力運轉大陣的情況下,卻竟遲遲無法殺死那個清稚少女!!

    “不管是誰,全都得死!”

    烏桓水君眸子中狠色一閃,猛地朝手中的旗幡噴了一口血色煞霧,這讓他一身氣息都虛弱了三分。

    而從這一刻開始,九宮血屠陣的威勢驟然變強!

    轟隆!

    風雷地火、日月星辰,諸般耀眼的大陣力量如若決堤洪水般,甚至都要將寧姒婳的身影淹沒。

    “不好!”

    寧姒婳清眸驟然收縮,意識到再無法躲避了,若不動用底牌,極可能會被這座大陣困死。

    只是……

    一想到自己隱藏了多年的底牌,卻要在這等污濁之地動用,心中頗有些不是滋味。

    “以往再強大又如何?現在的自己,也終究只是武道四境中的凡俗之輩罷了……”

    寧姒婳心中幽幽一嘆。

    她美麗深邃的眉目之間,閃過一絲決然。

    就讓這些個下三濫東西,見識見識,什么才是真正的仙神手段!

    悄然間,一枚細小的魚形赤色小劍,出現在她右手掌心中,小劍剔透晶瑩,纖細似竹筷,劍柄以古篆鐫刻“赤鯉”二字。

    “宮主不必管我,快走!”

    遠處,被一層層鎖鏈捆縛的竹孤青,也察覺到了寧姒婳處境的危險,大聲叫出聲來。

    “可笑,今天誰也走不掉!”

    烏桓水君冷哼,眼神中盡是瘋狂之色。

    此次運轉大陣,耗掉的力量之巨,怕是得需要數年時間才能一點點彌補回來。

    這讓他心中大恨。

    寧姒婳不再遲疑,深呼吸一口氣,將手中赤色魚形小劍悄然催動,正要祭出去。

    就在此時——

    一道聲音響起:“這小劍不錯,用在這里未免暴殄天物。”

    聲音隨意,帶著一絲訝然。

    寧姒婳霍然扭頭,就見一襲青袍的蘇奕,不知何時已來到了自己身邊。

    “你……”

    寧姒婳一怔。

    轟!

    漫天的力量洪流已席卷而來,阻斷她的話語。

    “交給我吧。”

    蘇奕說話時,手中御玄劍輕輕一揮。

    就如一只無形的大手出現,那狂暴無邊的力量洪流,頓時像被攥住似的,尚在半途就停滯在那。

    而后——

    轟隆!

    驚天動地的爆鳴聲中,那鋪天蓋地的力量轟隆竟是一下子炸開,化作漫天的血色光雨潰散。

    光雨飛灑中,蘇奕和寧姒婳的身影也是清晰地映現出來。

    全場死寂,鴉雀無聲。

    那正自狂笑亢奮大叫的鬼物妖類,此刻都像被攥住脖子似的,全都張大嘴巴,瞪大眼珠,滿臉錯愕。

    什么情況!?

    “難道是這少年破了剛才的大陣攻勢?”

    一些妖類看到出現在寧姒婳身邊的蘇奕時,隱約似明白了,卻又不敢相信。

    寧姒婳自己都不禁怔了一下,這家伙怎么辦到的!?

    “蘇……蘇奕……”

    遠處,竹孤青呆滯在那,被這一幕震撼。

    之前她心都懸在嗓子眼,內心焦急萬分,擔心宮主寧姒婳遭難。

    哪曾想,一眨眼間,一切的危險煙消云散!

    而蘇奕的身影,則出現在了寧姒婳身邊。

    這讓竹孤青哪會不明白,剛才是蘇奕在間不容發之際力挽狂瀾?

    猝不及防之下,烏桓水君腦袋也有些懵,臉色凝固,完全沒想到,怎會發生這樣的變數。

    “死!”

    內心發慌的烏桓水君大喝一聲,下意識狠狠揮動手中的血色旗幡。

    可那道場四周的“九宮血屠陣”卻沒有點半反應。

    那些鬼物妖類皆愣住,這又是什么情況?

    寂靜的氛圍中,只有烏桓水君喝出的“死”字在飄蕩,卻帶上一些詭異的尷尬味道。

    “死!!”

    烏桓水君猶不信邪般,催動一身力量,再次揮動血色旗幡。

    道場四周,九座青銅門戶在沉默,附近的鬼物妖類也都沉默了,空氣中那尷尬怪異的味道越來越濃了。

    這一刻,烏桓水君揮動旗幡的姿態,就像一只猴子在玩撥浪鼓,滑稽可笑。

    就是寧姒婳都暗自哂笑,這家伙難道還沒看出,那座大陣的掌控權,早已改弦更張,被蘇奕所掌握?

    “怎會這樣……”

    烏桓水君滿臉驚怒,無法接受這一切。

    “這座大陣的布陣手法太粗糙了,你那位神君大人明顯沒傳授你真正的本事。”

    蘇奕淡然開口。

    “神君……”

    烏桓水君呆了一下,似得到提醒般,猛地一把朝身邊的竹孤青抓去。

    顯然,他打算將竹孤青活祭,溝通來自大悲神君的力量。

    可就在他剛伸出手,一道猩紅雷霆如利刃般憑空而至,將其右臂劈斷。

    烏桓水君吃痛,滿臉難以置信道:“你……你怎可能掌控九宮血屠陣!?”

    而此時,道場四周的鬼物妖類也都驚悚,駭然色變,徹底意識到了不妙。

    眼下,九座青銅門戶封鎖道場四周,等于是也將他們這些前來赴宴的角色都困在了其中,想逃都逃不掉!

    “我說過要將此地抹平的……”

    蘇奕看了看手中御玄劍,隨口道,“最省力的辦法,就是借用此陣。”

    “抹平此地……”烏桓水君瞪大眼睛,怒道,“此地乃神君大人授意修建,你這么做,定會遭受來自神君大人的神罰!”

    蘇奕手中御玄劍輕輕一揮。

    唰!

    又是一道血色雷電降臨,烏桓水君道行雖堪比宗師三重角色,可又哪能擋住這等大陣之威了。

    就見——

    砰!

    他整個人被劈得直冒黑煙,軀體都變得殘碎模糊,似下一刻就會支離破碎般,癱瘓在地,不斷蠕動抽搐。

    目睹這一幕,四周那些鬼物妖類全都傻眼了,一個個面如土色,亡魂大冒。

    蘇奕沒有再理會那重傷垂死的烏桓水君,邁步來到竹孤青身前,手起劍落,后者身上那捆縛的鎖鏈應聲而斷。

    “靈雪在哪里?”

    蘇奕問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