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六章 獻祭法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不遠處,立著一個禿頭碧眼的男子。

  他正在啃食一顆皮肉潰爛的血淋淋頭顱,大口咀嚼,滿嘴血漬,肥膩的臉頰上盡是滿足。

  看到這男子,陶青山不禁冷然道:“蛤十三,就是不借吞海王大人的威勢,老子也能把你這癩蛤蟆弄死!”

  藤永飛快低聲對蘇奕道:“仙師,這是毒沙嶺的蛤十三,一只成精的碧眼蟾蜍,自封火毒妖王,實力極可怕,尤擅長用毒,曾用毒坑殺過宗師人物,性情極為跋扈。”

  蘇奕沒有理會。

  寧姒婳清眸泛起一絲毫不掩飾的厭憎。

  這妖物無愧是癩蛤蟆,長得惡心極了。

  “呵呵。”

  蛤十三伸出足有一尺長的猩紅的舌頭,先是在自己肥膩的臉上舔了一圈,把那些血漬和肉渣舔得一干二凈。

  而后,他縮回舌頭,吧嗒著嘴巴道,“是嗎,等烏桓老哥的洞天法會結束,敢不敢和本王打一場?你輸了,就把純陽火桃給本王一顆,本王輸了,就跟你磕頭叫爺爺,咋樣?”

  陶青山冷哼:“有何不可?不過,老子可不想當癩蛤蟆的爺爺,老子也不想有這樣一個孫子!”

  蛤十三哈哈大笑起來,碧油油的瞳孔中則盡顯兇芒,“陶青山,咱們走著瞧就是!”

  說罷,他大搖大擺朝遠處行去。

  “陶山君,知道這蛤十三為何這般囂張嗎?”

  忽地,一道沙啞的嘆息響起。

  就見一個手握拐杖,眼睛青碧的老翁從不遠處一個兜售各種血腥碎肉的攤位前走來。

  蘇奕和寧姒婳對視一眼,認出在大滄江畔時,也曾見過這由精怪化作的老翁。

  “為何?”

  陶青山皺眉。

  老翁微微一笑,道:“給我點好處,我給你指一條明路。”

  陶青山伸手一指遠處,面無表情道:“滾。”

  老翁卻不以為意,嘆息道:“既然如此,就像蛤十三剛才所言,走著瞧便是。”

  他拄著拐杖,悠悠朝遠處行去。

  “這又是誰?”

  寧姒婳問。

  “一只常年流竄在墳冢之地,挖掘墳墓,盜取死人遺物的老黃鼠狼,自稱黃山君,據說他最初時,就是在一處墳墓中偷吃了一盞青銅燈的燈油,而后覺醒了靈智。”

  陶青山毫不掩飾鄙夷。

  藤永忍不住道:“陶山君,似乎有些不對勁,這蛤十三和這黃鼠狼好像都盯上了你。”

  陶青山一愣,旋即不以為然道:“誰都知道,我在替吞海王看守純陽桃樹,他們不敢亂來的。”

  他心中又補了一句,更何況,有仙師在我身邊,我怕個球!

  “諸位貴賓,洞天法會即將開始,請隨我前來。”

  那彩衣女鬼說著,徑直朝前行去。

  一行人跟隨其后。

  足足穿過了數條長街,眾人眼前驟然開闊,就見遠處,燈火洶洶,竟是一個巨大的道場。

  道場中央,立著一座九尺高的黑色法壇。

  道場四周矗著八個擎天而立的青銅巨柱,每一個青銅巨柱上皆覆蓋著奇異扭曲如蚯蚓似的符紋。

  再往外,擺設著密密麻麻的案牘和坐席,當蘇奕他們抵達時,那些坐席上早坐了上百道身影。有陰氣森森的鬼物,煞氣翻騰的妖物,甚至還有不少保持著原形的精怪,奇形怪狀。

  各種氣息交織在一起,雜亂不堪,烏煙瘴氣。

  笑聲,吼聲,竊竊私語聲,盡是喧嘩嘈雜聲。

  儼然一副群魔亂舞的景象。

  “道友,那一座黑色法壇有點古怪,似是一件邪祟法器。”

  寧姒婳輕聲道。

  遠遠地,她就察覺到這黑色法壇彌散出的氣息,極為血腥邪惡。

  “這道場以九宮方位筑就,內嵌八門金鎖陣,而陣眼就是那一座黑色法壇。”

  蘇奕隨口道,“依我看,這該是一座獻祭用的陣法。”

  “獻祭?”

  寧姒婳清眸微凝。

  獻祭之術,大多以詭異神秘著稱。

  獻祭的目的,往往是為了召喚某種力量,亦或者是用祭品來交換一些東西。

  而進行獻祭時,皆有明確且唯一的獻祭對象,如此,才能在進行獻祭儀式時,和對方第一時間溝通到。

  不過,在真正的修士眼中,獻祭就是“歪門邪道”,上不得臺面。

據寧姒婳所知,哪怕是踏上修行之路的鬼修和妖修,也都極少會用獻祭的方式來獲取力量  原因無他,一旦獻祭,就等于和冥冥中某一種邪祟力量達成了一種無形契約。

  就像去供奉一尊邪神,雖能獲得對方賜予的力量,可也需要不斷獻出貢品為交換。

  一旦中斷獻祭,必會遭受邪神的懲處。

  “是不是有點好奇,這烏桓水君獻祭的對象是誰?”

  蘇奕輕聲道。

  “難道道友看出了一些?”

  寧姒婳不免有些異樣。

  “我雖不知道對方是誰,但想來沒什么大出息。否則,哪會讓這些下三濫的鬼物進行獻祭?”

  蘇奕眼神帶著一絲不屑。

  交談時,彩衣女鬼已帶著他們來到道場一側的坐席中。

  “兩位仙師請坐!”

  陶青山引請蘇奕、寧姒婳一一坐下,隨后才和藤永坐在一旁。

  就見案牘上,擺著酒水、瓜果一類的東西,皆是稀奇古怪的玩意,談不上珍貴,但都頗為少見。

  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多的賓客落座,周圍竟還有一群陰氣森森的女鬼在吹奏嗩吶、敲打鑼鼓,演奏出一種曲調詭異的音律,直似世俗中奔喪的曲子似的。

  “陶山君,好久不見了。”

  忽地,一個膚色慘白,眼瞳燃燒著火焰的宮裝夫人款款走來,在她手中,還托著一個盤子,裝著一顆顆沾染著血絲的眼珠。

  “山岫夫人?沒想到你竟也來了。”

  陶青山眉頭一皺。

  “烏桓水君召開洞天法會,我怎能不前來觀禮了。”

  宮裝夫人笑吟吟說著,將手中盤子遞過來,“這是六對童男童女的眼珠,我剛活生生挖出來的,一點沒破,滋味鮮美之極,陶山君要不要嘗嘗?”

  陶青山渾身一僵,似生怕身邊的蘇奕誤會般,猛地一拍案牘,厲聲道:

  “老子自從覺醒靈智,就不曾吃過這等骯臟血食,你卻故意拿來我面前,是何居心?”

  宮裝夫人一呆,冷哼道:“陶山君,我盛情款待你,你不領情倒也罷了,還這般喝斥我,何其無禮。”

  說著,她似乎故意挑釁般,拿出一顆眼珠塞進猩紅的嘴里,輕輕咀嚼起來,臉上都浮現出滿足陶醉之色。

  而后,她目光一掃四周,嬌滴滴說道:“陶山君竟說這等美味是骯臟的血食,諸位覺得,這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周圍傳來一陣起哄聲,不少妖鬼都紛紛看過來。

  “陶山君得‘仙人指路’,踏上了修行之路,就以為和咱們不一樣了唄。”

  不遠處,禿頭碧眼的蛤十三冷笑道,“更何況,他身后還有吞海王撐腰,早就不把我等視作同道了!”

  陶青山臉色一沉,敏銳察覺到四周投來的目光中,不乏一些不懷好意的。

  “仙人指路……”

  宮裝夫人喃喃,碧焰似的眸中泛起異色,“陶山君,既然仙人給你指了一條修行路,那你能否給我等也指一指路?”

  附近看過來的目光,也都變得熾熱貪婪起來。

  他們大多都聽說,陶山君曾得到一位仙師授法,踏上了真正意義上的修行之路。

  這對他們這些妖物、鬼物而言,有著難以抗拒的誘惑。

  誰不想成為真正的修行之輩?

  “諸位莫急,依我看,今晚洞天法會上,以陶山君的胸襟和為人,肯定會把修煉之法拿出來,讓我等一一觀摩的。”

  不遠處,黃鼠狼成精的老翁“黃山君”笑呵呵開口,一對碧綠的眸子閃爍不定。

  “是嗎?”

  “這就太好了。”

  “哈哈,那我等就先謝過陶山君了。”

  附近響起一陣歡笑聲。

  這讓陶青山臉色變得難看之極,又氣又惱,剛要出口辯駁。

  就見蘇奕微微搖頭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他們都早已盯上了你,說再多也是徒勞。”

  陶青山登時沉默了,半響才苦澀道,“也怪我大意,當初太過高興,把仙師傳授我修煉之法的事情,不小心泄露了出去,以至于才會招惹來這等無妄之災。”

  “無礙。”蘇奕神色平淡道。

  他目光一直在打量四周,神色自若,完全沒把那些個妖魔鬼怪放在心上。

  而寧姒婳這才意識到,原來這陶青山曾得到過蘇奕的“點化”!

  “陶山君,這兩位朋友是誰,為何以前從沒見過?”

  那站在不遠處的宮裝夫人笑嘻嘻問道。

  陶青山早看對方不順眼,當即一拍桌子,厲聲道:“和你有什么關系,給老子滾!”

  附近的喧囂聲一寂,許多目光都看過來。

  宮裝夫人臉色難看,變幻不定。

  就在此時,一道大笑聲在場中響起:

  “陶山君,你現在的脾氣可越來越大了,行了,今日大家都是我烏桓的貴客,莫要再爭執。”

  聲傳全場,所有目光都被吸引過去。

  就見遠處,一個身穿銀色蟒袍,頭戴羽冠的男子,一步步走到了道場中央的黑色祭臺前。

  他渾身黑氣繚繞,瞳孔猩紅淡漠,立在那時,煞氣如潮水般洶涌彌漫,威勢極為懾人。

  正是這九曲城城主“烏桓水君”!

ps:嗯,明天不出意外,會再補個五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