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四章 烏桓水君 洞天法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寧姒婳忍不住看了看前邊帶路的傾綰,心中微微有些異樣。

  若說蘇奕貪圖美色,卻也不至于,否則,哪可能在昨天毫不客氣地放過文靈昭這等美人?

  若說他不好色,卻偏偏在聽說了竹孤青的遭遇后,就第一時間趁著夜色展開了行動。

  并且,身邊還伴隨著一個以后要充當雙修爐鼎的絕美少女……

  “這家伙,還真是讓人難以琢磨。”

  寧姒婳暗自搖頭。

  說起來,這些事情和她無關,更何況,身為修行之輩,她自然清楚,縱然是通天蓋地的絕世人物中,也不乏一些喜好雙修的風流人物。

  完全不值得奇怪。

  反倒是蘇奕話中的“皇境”二字,引起了寧姒婳的興趣。

  “道友覺得,傾綰姑娘有成皇之姿?”

  寧姒婳輕聲問道。

  蘇奕隨口道:“你覺得呢?”

  寧姒婳想了想,幽嘆道:“欲證道為皇,必當有大毅力、大智慧、大氣運,三者缺一不可。這條路,凌駕于武道、元道、靈道之上,被視作諸天至高道途,可萬古以來,能踏足其上者,也不過區區一小撮人罷了。”

  蘇奕瞥了她一眼,道:“看起來,你對此境了解不少啊。”

  寧姒婳搖頭道:“我也是道聽途說居多,對現在的我而言,這樣的境界還太過遙遠。”

  而后,她反問道:“道友你呢?”

  蘇奕笑了笑,道:“你不必試探,現在的我,就是個聚氣境中期的……少年。”

  寧姒婳微微有些失望,這家伙,口風可夠緊的!

  “只要接觸多了,我就不信,無法從蛛絲馬跡中洞察到你身上的一些秘密了!”

  寧姒婳暗道。

  一路上,金笑川一直沉默,完全聽不懂蘇奕和寧姒婳在說什么,可他卻愈發謹小慎微了。

  一個是傳說中神秘如仙的天元學宮宮主,一個是讓鄭家之主都畢恭畢敬的神秘少年。

  對金笑川而言,這就如兩尊神明般,由不得他不敬畏。

  不遠處,傾綰忽地道:“仙師,前邊不遠處便是這附近區域中陰氣最重之地。”

  蘇奕抬眼看去,就見數十丈外的夜色下,江面波濤洶涌,濃霧蒸騰,竟隱隱化作漩渦之狀。

  只看一眼,蘇奕就判斷出,這是一條通往大滄江底部的“生路”!

  也是那借山水之勢所布之陣的一個“活門”。

  “從此地,可入水底鬼域。”

  寧姒婳也看出來,清眸一亮。

  “有人來了,先躲起來。”

  蘇奕說話時,已帶著眾人來到一側灘地上的巨巖背后。

  “好像……不是人。”

  寧姒婳眸子深處,隱隱泛起一絲絲金芒,望向遠處。

  就見黑夜中,一點點碧油油的燈火從遠處山嶺間出現,朝這邊行來。

  那是一支奇怪詭異的隊伍。

  前邊有四名身影模糊,覆蓋在黑色煞霧中的小鬼帶路,手中各挑著一個白紙燈籠,燈火慘綠。

  后邊是八個青面獠牙,氣息陰森的高大鬼物抬著的花轎。

  花轎上坐著一個男子,禿頭碧眼,臉頰肥胖油膩,脖子掛著一串黑色骷髏頭打磨而成的念珠。

  隨著這支隊伍靠近,虛空中的陰氣驟然濃郁起來,帶上刺骨般的森寒之氣。

  金笑川驚得渾身發寒,眼睛瞪得滾圓。

  這是什么鬼,好大的排場!

  很快,這一支隊伍就走到了江面之上,當靠近那一片由霧靄所化的漩渦時,身影隨之一點點消失不見。

  “這……”

  金笑川揉了揉眼睛,還以為出現了幻覺。

  “一只怨魂所化的厲鬼,充其量可媲美宗師人物罷了。”

  寧姒婳眼神透著一絲不屑。

  她說的是坐在花轎上的禿頭碧眼老鬼,至于那些小鬼,完全被無視了。

  “道友剛才的判斷不錯,這水底之下極可能是一片藏污納垢的鬼域。”

  寧姒婳忍不住看了蘇奕一眼。

  正說著,遠處山嶺間,忽地傳來一陣窸窣的聲音。

  緊跟著,一個握著拐杖,仙風道骨的老翁,從夜色中走來。

  詭異的是,他一對眸卻是幽藍之色。

  他立在大滄江畔環顧打量了片刻,就徑直邁步,踏入江面的霧靄中,轉瞬消失不見。

  “一只草木之屬所化的妖物,看其模樣和氣息,都已和尋常人沒區別,這顯然是已踏上了真正的修行之路。”

  寧姒婳訝然。

  “這的確是一只精怪,看情況,還懂得一些粗淺的修煉法門,至于實力,不值一曬。”

  蘇奕點了點頭。

  精怪之流,皆可歸入“妖”的行列。

  草木之屬、飛禽走獸之類,凡是開啟靈智,便為精怪。

  這等妖物,和世間的妖獸不同,乃是天生地養,且擁有靈智。

  只是,要成為妖修,卻大不易。

  尤其是一些血脈特殊、或天賦獨特的妖類,想要踏上妖修之路,更是要經歷無法想象的磨難。

  像蘇奕當初在鬼母嶺那一片桃林中所見的侏儒,就是一個誕生于火桃樹中的精怪,雖能夠幻化人形,但遠遠還無法真正蛻化出人身,自然談不上是妖修。

  而剛才所見的那手握拐杖的老翁,則只是幻化出人形罷了,就是掌握了一些修煉法門,也完全不成氣候。

  “有意思,這地方不止有鬼物出沒,連精怪之類的角色也都出現了,他們這是打算做什么?”

  寧姒婳大感興趣。

  天地分清濁、萬物有陰陽,在這世俗世界中,同樣有與之對應的陰暗世界。

  不過,世間百姓皆群居而活,棲居于城池之地。

  尋常時候,注定很難見到這些行走在陰暗中的魑魅魍魎、妖魔鬼怪了。

  也只有修行之輩,才或多或少清楚一些這陰暗世界中的門門道道。

  “待會去看看便知道了。”

  蘇奕說著,目光兀自望著遠處。

  他有預感,今晚這里注定不會冷清了。

  果然,沒多久一陣若有若無的談笑聲在遠處響起。

  “此次‘烏桓水君’召開的‘洞天法會’,據說將有不少厲害的大人物參與進來,也不知是真是假。”

  “等抵達那‘九曲城’中看一看就知道了。”

  “陶山君得‘仙人指路’,踏上化形修煉之路,背后又有吞海王撐腰,自然不在乎這一場‘洞天法會’了。”

  ……交談聲越來越清晰,漸漸能看清楚,那是一高一矮兩道身影。

  高的如竹竿似的,穿著一襲麻衣,面頰狹長,脖子間盤繞著一條雪白的細長銀蛇。

  矮小的則是個侏儒,須發皆白。

  又是兩個精怪!

  寧姒婳一眼就看穿這兩人的底細。

  就在此時,蘇奕忽地說道:“巧了,終于等到個可以帶路的角色。”

  說著,他已邁步走了過去。

  “誰?”

  一道低喝響徹,那竹竿似的瘦高男子第一時間察覺到動靜,猩紅的眸子如冷電般,看了過來。

  嘶嘶!

  纏繞在他脖頸上的銀蛇昂首,吞吐蛇信,蠢蠢欲動。

  “原來是一個乳臭未干的人類少年。”

  當看清蘇奕的沐夭,瘦高男子暗松口氣,自嘲似的說道,“真是越活越膽小,我差點以為是哪一路仇敵跟上了咱們。”

  一側的侏儒則愣在那,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瘦高男子不禁笑著調侃:“陶山君,你這是怎么了,難道是被這小家伙嚇到了?”

  話音剛落。

  噗通!

  被瘦高男子稱作“陶山君”的侏儒,直接跪倒在地,神色激動而虔誠道:“小的陶青山,拜見仙師!”

  瘦高男子一呆,瞪大眼睛,什么情況?

  “起來,我有話問你。”

  蘇奕淡然開口。

  這侏儒,正是鬼母嶺上替吞海王葛長齡看守火桃樹的那個精怪。

  當初蘇奕就是從他對方手中,拿走了僅有的三顆成熟的純陽火桃。

  當然,作為答謝,蘇奕也賜對方一部化育道典,一部頂尖的妖道寶典。

  陶青山連忙起身,拘謹地立在那,眉宇間盡是毫不掩飾的崇慕之色。

  “陶山君,這位難道就是……那位予你有‘點化’之恩的仙人?”

  瘦高男子似想起什么,失聲叫出來。

  “正是。”

  侏儒神色莊肅道。

  瘦高男子呆滯片刻,猛地跪倒在地,叩首道:“小的藤永有眼無珠,之前冒犯了仙師,還望仙師恕罪!”

  蘇奕沒有理會他,對陶青山道:“你怎會從鬼母嶺跑來此地?”

  “回稟仙師,數天前,小的接到請帖,說烏桓水君要在他的九曲城中召開一場‘洞天法會’,故而請小的前來觀禮。”

  陶青山不敢隱瞞,畢恭畢敬道。

  蘇奕挑了挑眉,道:“你詳細跟我說說這烏桓水君和九曲城的事情。”

  陶青山怔了一下,連忙解說起來。

  原來,這一段江面底部,有著一個名叫“九曲城”的鬼域,主人自封“烏桓水君”,麾下掌控鬼物上萬,在袞州地界中,也是一個威名赫赫的角色。

  而所謂的“洞天法會”,就是由這九曲城之主烏桓水君發起,廣邀袞州境內數得上名號的妖類和鬼物前來相聚。

  據說,在此次洞天法會上,烏桓水君將宣布一件大事。

  至于是什么大事,陶青山也不清楚,他只是抹不開情面,才決定來參加此次聚會的。

  聽完,蘇奕不禁好笑。

  什么烏桓水君,一個世俗中的鬼修罷了,竟還召開什么洞天法會,還真把自己當做修行之輩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