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二章 壞消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思忖時,蘇奕忽地想起和武靈侯陳征的約定。

  當初在云河郡城,陳征曾言,一個月后,在那八大妖山之一的血荼妖山深處,將爆發十年一次的獸潮。

  到時候,那血荼妖山深處將會有驚世異象出現,成百上千的神虹貫空,雷電交織,疑似藏有大玄機!

  “這般說的話,這大周境內的八大妖山,果然都不簡單了……”

  蘇奕輕聲自語。

  “以后道友什么時候有興趣了,我可以陪著你一起去把這八大妖山一一走一遭。”

  寧姒婳唇瓣噙笑。

  蘇奕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

  “對了,還有一件事我要跟道友說一聲。”

  寧姒婳道,“我把文靈昭留在身邊修行了。”

  蘇奕一怔,一時有些拿捏不準這女人是什么意思。

  半響,他才說道:“她早和我沒什么干系,說這些做什么?”

  寧姒婳斟酌道:“這小姑娘心有所執,且天資不錯,我想看一看,由我悉心教導的話,她又能在大道之上走到哪一步。”

  “你是想看一看,她以后是否有希望超越我吧。”

  蘇奕搖頭哂笑。

  寧姒婳也笑了,輕聲道:“以后的事情,誰也說不準,道友不覺得,這才有意思?”

  蘇奕沒有再多說。

  他對這樣的話題一點興致都沒有。

  正說著,漱石居外傳來鄭沐夭略帶焦急的聲音:“蘇叔叔,我打探到消息了。”

  很快,鄭沐夭來到了閣樓內。

  當看到寧姒婳時,這性感靚麗的少女直似受到驚嚇般,慌里慌張行禮道:“弟子鄭沐夭,見過宮主大人。”

  蘇奕皺眉道:“說消息。”

  寧姒婳眨了眨眼睛,道:“我是否需要避讓一下?”

  蘇奕搖頭道:“不必,說起來,這件事和你們天元學宮也有點關聯。”

  寧姒婳一怔。

  就見鄭沐夭已開口說道:“蘇叔叔,我父親之前派人調查了,您說的那艘客船,掌控在青魚幫麾下,在離開云河郡城的第二天傍晚,途徑‘千漩嶺’時,遭遇了一場罕見的暴雨侵襲,整艘客船被掀翻在河面漩渦中了。”

  蘇奕瞳孔驟然一凝,道:“你繼續說。”

  “昨天時候,青魚幫曾派人前往打探,卻只發現了那艘客船的殘骸碎片,以及十多具尸體。”

  鄭沐夭飛快道,“不過,那些尸體都是尋常人,我問過身份,并沒有竹孤青長老。”

  “竹孤青?”

  寧姒婳娥眉微皺,似意識到什么,“你打探的是和竹孤青有關的消息。”

  鄭沐夭連連點頭,道:“正是。”

  “我聽說過千漩嶺,這是一片緊挨著大滄江的大山,之所以叫這個名字,其實和大滄江有關,那一段河道九曲十八彎,水勢洶涌迅疾,每當有惡劣天氣出現時,河面就會涌現出一個個巨大的水流漩渦。”

  “即便是大型樓船經過時,也會遭遇翻覆的危險。”

  寧姒婳沉吟道,“一般情況下,遇到惡劣天氣時,來往船只皆會提前停泊在那一片河段之外,因為一旦涉險進入其中,幾乎是九死一生。”

  聽完,蘇奕眸光深邃,道:“宗師可御水而行,短時間滯留虛空,以竹孤青的道行,即便要帶著一個人憑虛逃離那片河道,應當并不是問題。依我看,問題當是來自那一場突然而至的暴雨上。”

  鄭沐夭連忙道:“蘇叔叔說的不錯,剛才打探消息時,青魚幫幫主說,那天的暴雨來的很突兀,還伴隨著可怕的颶風和雷霆,極為駭人。”

  “并且,據附近居住的獵戶山民說,當時他們都以為雷神發怒了,附近山上的大樹和巖石都被那一場颶風摧垮了不知多少。”

  “暴雨、颶風、雷霆……如此蹊蹺,必定有古怪。”

  蘇奕長身而起,道,“你說的那青魚幫幫主在哪里?”

  他有些擔心文靈雪的安危。

  鄭沐夭有些忐忑道:“呃……我著急前來跟蘇叔叔稟報消息,沒有把那家伙帶上,不過,他如今應該還在我家。”

  “道友打算現在去千漩嶺?”

  寧姒婳敏銳看出,蘇奕心緒有些不對勁。

  這讓她很意外,難道這家伙喜歡竹孤青?

  “不錯。”

  蘇奕說著,正要讓鄭沐夭帶路,一道聲音忽地在庭院外響起——

  “蘇公子可在?鄭某帶著青魚幫幫主金笑川來了。”

  來者正是鄭氏之主鄭天合。

  在他身邊,還跟著一個肌膚黝黑,身影瘦高的中年,名叫金笑川,青魚幫幫主。

  在偌大的袞州城,青魚幫只算個三流勢力,其幫主金笑川也僅僅只是聚氣境中期修為而已。

  他此時立在鄭天合這位權柄滔天的頂尖大人物身邊,簡直是誠惶誠恐、緊張到極致,雙膝都一陣發軟。

  “鄭族長知道我要找他?”

  蘇奕訝然。

  “既然是公子關心的事情,定然非同小可,我擔心小夭這丫頭說不清事情經過,就親自帶著金笑川來了。”

  鄭天合笑呵呵說道。

  “有心了。”

  蘇奕點了點頭。

  瞧瞧,這才叫真正的辦事周密,心思玲瓏,遠不是鄭沐夭這等毛躁的少女可比。

  蘇奕目光看向金笑川,直接道:“你是否了解千漩嶺的事情?”

  金笑川一個激靈,連忙諂媚賠笑道:“回稟大人,小的常年在云河郡城和袞州城之間的大滄江上討生活,自問對千漩嶺還算了解。”

  連鄭家之主都那般敬重的人,哪怕看起來是個少年,可金笑川哪敢怠慢?

  蘇奕再問:“此去千漩嶺最快要多久?”

  金笑川連忙道:“若此時騎乘快馬出發,中途不歇息的話,明日天亮前就能抵達。不過,這一路上頗多崎嶇山路,若大人要前往,最舒服的還是乘船,雖慢了一些,可……”

  不等說完,就被蘇奕打斷道:“待會你來帶路。”

  “我也和你一起去。”

  寧姒婳忽地開口。

  這時候,鄭天合趁機問道:“敢問蘇公子,這位是?”

  從進入漱石居那一刻,他就察覺到了這容貌清稚的少女氣息極為不簡單!

  尤其被她那一對清澈如湖的眸掃中時,讓鄭天合這等宗師人物都不免心驚肉跳,背脊直冒寒氣。

  鄭沐夭連忙道:“父親,這是我天元學宮宮主。”

  鄭天合倒吸涼氣,心中震蕩,連忙抱拳見禮道:“恕鄭某之前眼拙,還望寧大人見諒!”

  寧姒婳!他怎可能沒聽說過?

  可尷尬的是,寧姒婳深居淺出,極為神秘,以至于這些年來,連他這樣的鄭家之主,都不曾見過對方的真容。

  “天元學宮宮主……”

  金笑川艱難地吞了吞吐沫,驚得頭皮發麻,目瞪口呆。

  對他這等人物而言,鄭天合都已經是高不可攀的巨擘,而寧姒婳的存在,簡直就如傳說中天上的神仙般只能仰望。

  而再一想到,連鄭天合、寧姒婳都陪在眼前這青袍少年身邊,金笑川驚得都傻眼在那。

  這位該是何方神圣!?

  “公子,我也想和您一起去。”

  這時候,茶錦鼓足勇氣似的說道。

  鄭沐夭見此,眼珠滴溜溜一轉,道:“蘇叔叔,我也去!”

  鄭天合哪會看不出,此次事情無論對蘇奕,還是對寧姒婳都無比重要?

  若是能跟隨一起前往,或許不止能拉近蘇奕的距離,甚至還能和寧姒婳結下一些善緣!

  他干咳一聲,剛準備說自己今晚恰好沒事,也愿意助一臂之力。

  誰曾想,蘇奕還沒開口,寧姒婳便搖頭拒絕道:“此次行動,最多只能三個人前往。”

  說著,她忽地抬頭,唇中發出一縷清越悠揚的嘯音。

  很快,夜空云層中響起一道嘹亮的清啼。

  就見一道龐大的飛禽身影從天而降,倏爾間飄然落入庭院中。

  這赫然是一頭羽翼青燦燦的巨鷹,神駿無比,立在那,足有一丈多高,一對眸銳利懾人。

  茶錦、鄭沐夭、金笑川他們皆倒吸涼氣,這兇禽身上的氣息,竟都渾不弱于宗師!

  九階妖禽,青鱗鷹!

  鄭天合瞳孔瞇了瞇,到了嗓子眼的話又憋了回去,心中失望,已明白了寧姒婳的心思。

  寧姒婳輕聲道,“道友,以青兒的腳程,不出一個時辰,便可抵達千漩嶺。不過,最多只能乘坐三人。”

  青兒便是她給青鱗鷹起的名字。

  蘇奕不假思索道:“那就你和我、以及金笑川一起前往。”

  茶錦頓時失望。

  鄭沐夭撇了撇嘴,有些艷羨地盯著那青麟鷹,心中在想,也不知乘坐這飛禽遨游天上是什么滋味了。

  “那鄭某便留守此地,幫公子照看好宅邸,另外,預祝公子和寧大人馬到功成!”

  鄭天合拱手道。

  蘇奕點了點頭,對茶錦說道:“若我短時間內無法返回,你自己照顧好自己便是。”

  茶錦一呆,心湖中如墜巨石,掀起如波浪般的暖流,這太猝不及防了。

  她完全沒想到,此時此刻,蘇奕竟會冷不丁給予自己關懷。

  若她沒記錯,這是蘇奕第一次這般叮囑她要照顧好自己……

  “公子放心就是。”

  茶錦明凈絕美的俏臉上露出醉人的燦爛笑容。

  很快,一聲嘹亮清啼在夜色中響起,在眾人的目送下,青鱗鷹展開足有三丈范圍的青色羽翼,載著蘇奕、寧姒婳、金笑川三人破空而起。

  很快就消失在天穹下的夜色云層深處。

  ps:第五更送上,感謝“悠揚”童鞋的盟主賞!

啊啊啊淚奔,欠大家5個5更了  諸君,給金魚一條活路好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