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八十九章 星光銀河 墜落人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網址下次繼續看:"qianqianxsw.net"。

  漱石居。

  馬車停下后,鄭沐夭剛要跟著蘇奕一起進入漱石居,就聽蘇奕隨口道;“你該回家了。”

  鄭沐夭呃了一聲,眨巴著眼睛,央求道:“蘇叔叔,我想去你家看看。”

  蘇奕卻置若罔聞似的,道:“回去幫我打探一下,竹孤青是否已經返回天元學宮了。”

  他一路上還在思忖,為何鬧出那般大的動靜,竹孤青這位文靈昭的師尊,卻一直不曾現身。

  就連文靈雪也不在。

  這就有些不對勁了。

  須知,當初從云河郡城離開時,竹孤青和文靈雪乘坐客船提前離開,按照行程,三天便可抵達袞州城。

  也就是說,早在大前天的時候,竹孤青和文靈雪就當已經返回天元學宮了。

  可今天在天元學宮,卻沒能見到她們,這自然有點不對勁。

  “竹孤青?蘇叔叔難道是看上那位韻致成熟的冰山大美女了?”

  鄭沐夭忍不住道。

  蘇奕伸手又戳了戳她的腦門,道:“腦子里天天想的什么,今天晚上,告訴我消息。”

  說罷,轉身走進漱石居。

  “人不風流枉少年呀,蘇叔叔你這么年少,身邊還有茶錦這樣的絕色女子,現在還讓我打探竹孤青的消息,哪會有什么好心思了……”

  鄭沐夭暗自嘀咕。

  她轉身返回馬車,道:“廖伯,我們回家。”

  這一襲黑裙,性感火辣的少女坐在蘇奕之前所坐的位置,學著蘇奕懶洋洋靠在那,心中卻有些郁悶。

  從天元學宮返回的路上,她就在不斷旁敲側擊,試圖了解寧姒婳出現后,發生了何事,蘇奕又是如何安然脫身的。

  可惜,蘇奕只字未提。

  “不管如何,今天發生的事情已經足夠嚇人,回去告訴父親后,看他怎么說……”

  鄭沐夭暗道。

  漱石居。

茶錦鴉青色的長發以木簪盤起,鵝  鵝頸雪白,挽起袖口,露出潤白晶瑩的手腕,正在修剪樓閣兩側的葳蕤花木。

  今天她穿著過膝粉白色長裙,彎腰時,纖柔的背部和筆挺圓潤的雙腿勾勒出一道誘人的曼妙弧度。

  腰部以下,腿部以上那片地方,裙裳都被撐起一片飽滿豐盈的圓弧。

  “還有飯嗎?”

  冷不丁的,一道聲音在身后響起,驚得茶錦嬌軀一顫,拎著剪刀轉過身來。

  當看到是蘇奕時,她訕訕吐了吐舌頭,道:“原來是公子回來了。”

  蘇奕已徑直朝樓閣內行去。

  茶錦匆匆跟在其后,道:“公子,我早準備了五味齋的菜肴,火云坊的十年佳釀,要不要給您熱一熱?”

  “不用了。”

  蘇奕隨口道,“待會我要修煉一番,若有人前來拜訪,全都拒之門外便可。”

  茶錦點了點頭,“好的。”

  “這件衣服哪里買的?”蘇奕忽地扭頭問道。

  “啊?”

  猝不及防之下,被問起這樣奇怪的問題,讓茶錦不禁愣了一下,這才說道,“是在城中瑞福居買的。”

  心中卻在嘀咕,公子怎會忽然關心這個?

  難道……

  她忽地想到,自己剛才正在修剪花木,而蘇奕不知何時已經返回,就站在彎腰拱身的自己背后……

  茶錦俏臉一紅,內心涌起說不出的羞赧,該不會……因我這件裙裳太貼身,以至于被看到了……

  蘇奕已轉過身,道:“抽空你再去買一些。嗯,你見過靈雪的,就按她的身段買就是了。”

  話音還未落下,蘇奕早已走上樓閣二層。

  原本在羞赧亂想的茶錦,內心卻像被狠狠捅了一刀,整個人呆滯在那。

  讓我一個女人去給另一個女人買衣服?

  并且那個女人還是你的小姨子啊,你怎么就能這樣?

  是不是太過分了?

  茶錦玉容明滅不定。

  還不知道,蘇奕今日已經和文靈昭一刀兩斷了……

  否則,或許還能理解一丟丟?

  吃過飯,蘇奕便盤膝而坐,靜心修煉。

  今天和寧姒婳交手,讓他忽地意識到一個問題——

  這大周雖是世俗世界,可卻不見得沒有一些特殊而厲害的角色。

  就如寧姒婳這位天元學宮宮主,一看就知道,她根本就不是世俗意義上的武者。

  縱然是被視作“陸地神仙”的角色,都注定不可能像她那般,擁有返老還童之力。

  況且,寧姒婳還了解“諸竅成靈”的秘密,稱他為“道友”,明顯也從他身上察覺到了一些端倪。

  這一切都足以證明,這寧姒婳不簡單。

  而蒼青大陸有上百國度,大周僅僅只是偏居一隅的諸多國度之一而已。

  想來,這世上定然不會僅僅只“寧姒婳”這樣一個特殊而神秘的角色了。

  “這樣才有意思,否則,這世俗之界未免無趣了些……”

  蘇奕暗自喃喃。

  一個時辰后。

  咔嚓一聲,緊握在蘇奕掌心的一塊三階靈石化作粉末。

  想了想,他再次拿出一顆。

  殺死月輪宗外門長老柳鴻奇,讓他又多了十多顆三階靈石,哪會不舍得用掉了。

  并且,或許是斬斷了和文靈昭之間的羈絆,也或許是受了寧姒婳的刺激。

  蘇奕感覺已經有必要再提升一下自身修為了。

  對他這等存在而言,不缺修行資源的情況下,提升修為談不上困難。

  歸根到底,是要錘煉出遠超前世的大道根基。

  就如這聚氣境中期,名喚“開脈”,對其他人而言,要全部打通十二條靈脈,要耗費不知多少的時間、精力和資源。

可對蘇奕而言,早在修為邁入聚氣境中期時,就已經將身上十二條靈脈一一鑿開,一身氣機沿著四肢百骸、一百零八靈竅和十二條靈脈周而  而復始,循序往復,形成一個玄妙的周天循環。

  將十二條靈脈一一打通,就等于在武者和天地之間,搭建起一座橋梁。

  武者自身就如橋梁,貫沖天地間,修煉的時候,能夠進一步汲取到更為磅礴的靈氣力量。

  但對蘇奕而言,眼下在開脈層次,還欠缺一個“隱脈”!

  此隱脈,溝通武者的軀殼和神魂,貫穿十二靈脈之上,唯有“諸竅成靈”者可感受到。

  這些天里,蘇奕在修煉時,的確感受到了那一條無形的隱脈,就如神魂和軀體之間的無形橋梁。

  可當要將此“隱脈”凝聚時,卻模模糊糊,總差了那臨門一腳。故而,對蘇奕而言,提升修為的唯一難題,就是解決凝聚這一條無形“隱脈”的問題。

  “和筑就‘諸竅成靈’根基一樣,要像凝聚這條隱脈,怕也得需要一個契機了……”

  蘇奕沉吟。

  契機最容易出現的地方,在生死搏殺之間。

  但不見得非要在戰斗中才能實現。

  蘇奕前世那十萬八千年的修煉閱歷,讓他起碼能想到上百種解決這個“瓶頸”的辦法。

  但最終,都被他舍棄了。

  他決定從自身求一個契機——

  九獄劍!

  蘇奕不會忘了,當初筑就“諸竅成靈”底蘊時,曾喚醒九獄劍,得到九獄劍力量的反哺,讓自身在聚氣境初期的根基進一步得到提升。

  而“隱脈”貫通軀殼和神魂之間,九獄劍便一直坐鎮神魂之中,恰好可以進行利用。

  “我以松鶴鍛體術為引,呼吸吐納,調轉一身修為氣機,神魂中則以他化自在經為輔,御用神魂之力,兩相配合,當可在凝聚隱脈時,喚醒九獄劍的一線力量……”

  反復思忖斟酌許久,又推演了多次,確保可能出現的危險,不足以致命后,蘇奕毫不猶豫付諸實踐。

  修行之路,從沒有真正的絕對把握。

若想謀取比前世更強大的無上大道,就注定  定在每一步時,都會遇到前世無法領略的風險。

  對此,蘇奕早有準備。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

  窗外天色逐漸變得暗淡下來,暮色也漸漸濃郁晦暗……

  “也不知公子今晚想吃一些什么。”

  茶錦斂起裙裾,俏生生坐在樓閣花架前的石凳上,飽滿的臀兒壓著石凳邊緣,擠出豐隆凸起的一團軟/肉。

  她一手支著下巴,秋水似的秀眸望著遠處天色,怔怔出神。

  忽地,茶錦一呆,晶瑩剔透的瞳孔中倒映出一幕不可思議的異象——

  就見晦暗深沉的暮色天穹上,忽地降落一縷縷細密若夢幻般的流光,繽紛飄灑。

  在這深沉暮色中,不仔細看,極難發現。

  “這是什么?”

  茶錦悄然坐直身影,睜大美眸。

  天元學宮。

  秋葉山最高峰之巔,枯榮殿內,忽地掠出一道嬌小的身影,一襲素色云紋長裙,容貌清稚若少女。

  山峰獵獵,吹得她衣袂狂舞,這位神秘的宮主霍然抬頭,一對月牙似的瞳中涌出如潮汐般的金色光影。

  在她眼中,那深沉灰暗的暮色天穹深處,不知何時涌現出密密麻麻無數星辰,閃爍明滅,循環匯聚,構建出一掛龐大到無法想象的星河。

  而后,星河首尾交接,匯聚為圓,徐徐旋轉起來。

  仿似一座巨大無比的星河漩渦,橫亙天宇之外,龐大無垠到無法想象的地步!

  而后,無數如若夢幻般的神秘流光,從星河漩渦深處飛灑而出,從天宇之外垂落而下。

  恰似星光銀河,墜落九天!

  這不可思議的曠世異象,讓寧姒婳都不由心生震撼,感受到一種發自內心的渺小和恍惚。

  這是何人修煉,引來的絕世異象?

  ps:別不信,金魚今天真會努力5更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