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八十章 飛鳴閣前 羽流筆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鄭沐夭有點懵。

    一個蘇奕是廢物贅婿。

    一個蘇奕是讓她父親鄭天合都尊敬無比的超然存在。

    若說這是同一個人,誰信?

    可偏偏地,這兩個都和文靈昭牽連上關系了,卻又讓人不得不懷疑他們是同一個人……

    直至帶著蘇奕,沿著一條勾連在兩座山峰之間的鎖鏈長橋上時,鄭沐夭才反應過來似的,說道:

    “蘇叔叔,對面是神霄峰,內門弟子的修行之地,文靈昭就在神霄峰之巔的‘飛鳴閣’中修行。”

    蘇奕抬眼看了看,就見云海翻騰,對面山峰上有著一座座殿宇樓閣錯落有致地分布在不同地方。

    走過鎖鏈長橋,來到神霄峰上,蘇奕頓時感受到,空氣中分布著一絲絲淡淡的靈氣。

    “文靈昭現在修為如何?”

    他隨口問道。

    “聚氣境后期。”

    鄭沐夭忍不住一聲感嘆,“我都沒見過像她這般刻苦修行的人,對自己太狠了,每日里除了修煉,就是在藏經樓翻閱和修行有關的典籍。”

    “再加上她天賦本就極高,修為進境可謂是一日千里,讓宗門那些大人物們都贊不絕口,認為她最遲明年就極可能有希望沖擊宗師之境!”

    “若真如此,她就是天元學宮近百年來,第一個以十八歲年齡成為武道宗師的奇才。”

    聽罷,蘇奕笑了笑,心中清楚,文靈昭為何會這般刻苦修行,無非是想早早地解除身上的婚事罷了。

    在這一點上,蘇奕還是很認可她這么做的。

    鄭沐夭指著不遠處,道:“蘇叔叔,再往前邊,沿著山路往上就是飛鳴閣了。”

    蘇奕抬眼望去,就見遠處山路上方,約莫三十丈之地的高處,是一座崖坪,崖坪一側,修建一座古色古香的二層樓閣。

    這時候,忽地一群年輕男女從遠處走來。

    為首的是一個銀袍青年,劍眉星目,雄姿英發,儀表堂堂,其他男女皆眾星拱月般擁簇在其身邊,襯得他極為不凡。

    “鄭師妹,你怎地在此?”

    當看到鄭沐夭,銀袍青年訝然問詢。

    面對此人,鄭沐夭身上的桀驁氣息也收斂不少,道:“隨便走走。”

    銀袍青年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蘇奕,便微微一笑,道:“好,那我便不打擾了。”

    說罷,朝帶著眾人朝遠處行去。

    “蘇叔叔,這家伙叫向銘,總督向天遒之子,天元學宮內門弟子中排名第五的風云人物,其師尊是副宮主‘王儉崇’。”

    鄭沐夭低聲飛快說道,“這家伙對文靈昭可是癡心不已,每天必來飛鳴閣向文靈昭問安,這是天元學宮人所皆知的事情。像之前揍魏崢陽那些人,就是受向銘指使才那么做的。”

    頓了頓,她繼續道,“故而,學宮中雖有不少男子對文靈昭傾心,可有向銘這個攔路虎,也都只能讓步。”

    蘇奕哦了一聲,神色平淡道:“文靈昭是否接受了這向銘的愛慕?”

    鄭沐夭笑嘻嘻道,“那倒沒有,我聽說前陣子的時候,向銘曾托他父親出面,希冀幫文靈昭解除婚事,卻被文靈昭拒絕了。”

    蘇奕道:“明知道文靈昭有婚事在身,此人竟還去追逐,不怕把自己的名譽毀了?”

    鄭沐夭不著痕跡地瞟了蘇奕一眼,道:“蘇叔叔,這你就不知道了,向銘一直對外宣揚,文靈昭是被迫接受了一樁有名無實的婚姻,是個被害者般的角色,大家對此可都報以同情,不少同門更是紛紛支持向銘出面,挽救文靈昭于水火之中……”

    蘇奕一怔,不禁笑起來:“用這種方式,來追一個有夫之婦,此人倒是夠狡猾的。”

    鄭沐夭趁機問道:“蘇叔叔,你為何要來找文靈昭,難道你倆之間也有什么關系不成?”

    “以前有關系,以后就沒有了。”

    蘇奕淡然道。

    鄭沐夭愈發疑惑,這是什么意思?

    正說著,遠處一陣騷動,向銘等人都是停止交談,目光齊齊看向了山路上方三十丈高處的飛鳴閣。

    一個白衣如雪的少女,從古色古香的閣樓中走出,云霧繚繞,她身影如仙如幻,空靈絕俗,直似仙子臨塵。

    一些男子皆露出恍惚之色。

    一些女子則眼神復雜,心緒酸澀。

    文靈昭。

    天元學宮如今最負盛名的傳人,清冷如雪,孤峭如冰,風姿之盛,冠蓋群倫!

    “哎,換我是男子,也必會對這等美人心生愛慕了。”

    鄭沐夭粉潤的唇瓣撇了撇,幽幽輕嘆。

    “還是這孤傲清冷的樣子……”

    蘇奕眼神微微有些異樣。

    文靈昭自然極美,姿容如畫,超然絕俗。

    可相較而言,蘇奕更欣賞文靈雪,正值風華正茂,清純明媚,朝氣蓬勃,這才是少女該有的樣子。

    文靈昭性子太冷了,有著一種內斂到極致的驕傲。

    當然,這并不是缺點。

    對同樣傲到骨子里的蘇奕而言,很清楚文靈昭這種驕傲,未嘗不是內心足夠強大的表現。

    否則,這少女也不會在被迫成婚之日,就毅然選擇離開,也自然不會再這天元學宮中那般刻苦努力地修行了。

    一切,都是為了擺脫身上婚事的束縛,掌控自身的命運罷了。

    而對于這個名義上的妻子,蘇奕談不上恨,也談不上排斥。

    他只是不想再背負“贅婿”這個難聽的稱謂。

    更無法容忍在名義上還是夫妻的情況下,頭上出現被綠的風險。

    說起來,他和文靈昭也算有一個相似之處,那就是都迫切想解除彼此之間的婚事。

    “靈昭師妹,今日又要去藏經閣研讀古籍么?”

    向銘笑著上前,瀟灑從容,謙虛溫煦。

    文靈昭點了點頭,沒有做聲。

    向銘并不在意,微笑著從袖袍中取出一卷古籍,道:“靈昭師妹,這是‘羽流王’月詩蟬前輩當年在晉級宗師之境后,親手所撰寫的一些破境心得,名叫‘羽流筆談’,是我父親當年在玉京城從一位高人手中求來。”

    羽流王,月詩蟬!

    眾人倒吸涼氣。

    大周外姓九王中,羽流王是當之無愧的第一王!

    更是最年輕的一位外姓王!

    其十五歲證道宗師,十七歲踏入先天武宗境,十九歲獲得當今周皇親自召見,冊封其為外姓王。被譽為大周千年以降的傲世絕才。

    到如今,也才不過十年時間而已!

    她曾孤身負劍,踏入大魏國境,連敗大魏九位先天宗師,名動兩國之地,名揚四海八荒。

    也曾闖有著大周第一兇地之稱的“天陷山”,誅妖王一十二,縱橫披靡。

    關于她的傳奇事跡不勝枚數,在大周境內人所皆知,堪稱是一個神話般的存在。

    而現在,向銘竟拿出羽流王很多年前親所寫的一本修煉筆札,這讓誰能不驚?

    原本打算徑自離開的文靈昭也頓時止步,有些意外。

    “師妹若感興趣,盡管拿去翻閱就是了。”

    見此,向銘微笑開口。

    他聽別人說過,文靈昭心中最欽佩和崇慕的便是羽流王,故而費盡心思,才從父親向天遒手中要來了這本“羽流筆談”。

    “這……”

    文靈昭有些猶豫。

    “靈昭師妹不必客氣,等你什么時候看完了,還給我就是。”

    向銘說到這,有些自嘲道,“不是我小氣,實在是這本典籍太過寶貴,我也是好不容易才從父親手中借來,沒法將此典籍贈予你。”

    附近眾人都不禁露出艷羨之色。

    拿出羽流王的筆札來追女人,這恐怕也只有向銘這等總督之子,才有能耐辦到了!

    “嘖嘖,這家伙好大的手筆。”

    鄭沐夭也大開眼界,驚訝出聲。

    蘇奕神色平淡,只遠遠地看著,波瀾不驚。

    就在此時,在一眾錯愕不解的目光注視下,就見文靈昭搖頭道:

    “算了,這等典籍太貴重,你還是拿回去吧。”

    說罷,她已邁步離開,白衣飄曳,清冷絕俗。

    所有人都愣住,都不敢相信文靈昭竟能拒絕這等誘惑了!

    她難道不知道,有這樣一本典籍,會對她破沖擊宗師境時,有著不可估量的助益作用?

    向銘也都呆了一下,有些手足無措。

    他本自信滿滿,認為憑此典籍,足可以讓文靈昭無法拒絕自己的好意,只要她接受了,那以后自然就有更多的機會進一步接近她。

    這就像撕破一個口子,有了可趁之機。

    哪曾想,文靈昭卻拒絕了!

    鄭沐夭也不禁驚訝,旋即就感慨道:“無愧是文靈昭,果然與眾不同,不是一般人可比。”

    而此時,向銘也似收拾好心情,對身邊眾人說道:“看到了嗎,這就是靈昭師妹,也正是我向銘最欣賞的女人!”

    他一臉的欣慰,感慨中帶著發自內心的喜歡。

    越得不到的越是騷動,大概就是這種心情了。

    忽地,向銘敏銳注意到,文靈昭腳步忽地頓住,扭頭看向了遠處一株蒼郁古老的松樹下。

    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向銘看到了一襲黑裙,靚麗嫵媚的小魔女鄭沐夭,以及旁邊的一個青袍少年。

    與此同時,鄭沐夭也是一怔,察覺到了文靈昭那清冽如水的目光,不過,卻不是看向她。

    而是看向了她身邊的蘇奕!

    時間似在這一刻靜止。

    ps:嗯……明天爭取再來補個5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