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七章 狐貍少女鄭沐夭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晨風習習,湖光瀲滟。

  吃完早飯,蘇奕拿出一些物品,吩咐道:“待會你去金石閣走一趟,把這些沒用的東西一一典當了,換成二階靈石和靈藥。”

  這些物品是昨天從柳鴻奇身上得到的一部分戰利品。

  還有一部分被蘇奕留著。

  一柄符劍秘寶、一柄名叫“山雪”的靈劍、十五塊三階靈石以及九株三品靈藥。

  不得不說,來自月輪宗的角色就是不一樣,家底都要比這世俗中的武者厚實一大截!

  看到柳鴻奇的這些遺物,茶錦眼神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黯然,旋即便點了點頭。

  眼見蘇奕邁步朝漱石居外行去,茶錦忍不住道:“公子,你要去哪里?”

  “出去轉轉。”

  蘇奕隨口道。

  “要不要我和您一起?”

  茶錦忍不住問。

  “不必了,你去金石閣便可。”

  說著,蘇奕已經走遠。

  茶錦想了想,也拿起那些物品,決定現在就去金石閣。

  剛走出漱石居大門,就見一輛華美精致的馬車早已等候在那。

  鄭氏族長鄭天合,和一個妝容精致,嬌艷如火的黑裙少女站在馬車旁邊。

  “蘇公子。”

  剛看到蘇奕,鄭天合就笑著迎上來。

  這位袞州城五大頂級世家之一的掌舵者,就如一個和藹的富家翁似的,面對蘇奕是,更帶上一抹發自內心的敬重。

  這讓那黑裙少女不禁一呆,忍不住認真打量起蘇奕,這就是父親所說的大人物?

  果然俊俏的緊!

  她美眸發亮,一對斜飛入鬢的柳葉眉微微揚起,深邃的眼角微瞇,如同小狐貍般,嫵媚動人。

  “有事?”蘇奕問。

  鄭天合笑呵呵道:“我得知公子昨天才抵達袞州城,想來身邊還缺一個熟悉城中情況的人,所以就早早地候在這里,打算把我這不成器的女兒推薦給您,讓她以后陪在在公子身邊行走。雖解決不了大問題,可一些小事交給她來做,也能省卻公子不少麻煩。”

  恰好走出大門的茶錦,恰好聽到了這番話,不禁一怔,眼神古怪。

  堂堂鄭家之主,權柄何等滔天,地位何等顯赫,誰敢相信,他這一大清早卻竟眼巴巴跑來攀關系了?

  就見鄭天合先朝茶錦笑著致意,而后一招手,“丫頭,快過來拜見你蘇叔叔。”

  黑裙少女輕快上前,眨巴著晶瑩秀眸,脆生生道:“蘇叔叔,父親昨晚跟我說過您,您放心吧,我保證小心侍奉著您,斷不敢惹您不高興的。”

  少女也才十六七歲,黑裙搖曳,肌膚勝雪,靚麗性感,火辣嬌俏,一頭長發帶著淺淺的粟色,唇瓣潤光瀲滟,像水嫩的蜜桃似。

  看向蘇奕的眸,更帶著一絲崇拜的味道。

  這無疑很能滿足任何男人的虛榮感。

  “小狐貍精,還叫叔叔,你怎地不認他當干爹呢?”

  茶錦暗自嘀咕了一句。

  “公子,這就是我那不成器的女兒,名叫沐夭,公子叫她小夭便行了。”

  鄭天合笑瞇瞇介紹。

  蘇奕一眼就看出,這火辣嬌美的少女看似乖順,實則骨子里不老實,眸子顧盼間,帶著一絲絲的野性。

  不過,他哪會在意這些了。

  更何況,他也的確需要一個熟悉袞州城情況的人在身邊,當即淡然點頭道:“跟在我身邊也無妨,我只一個要求,聽話,不惹事。”

  “蘇叔叔放心,我一向最聽話了。”

  少女鄭沐夭淺淺笑著,眼角彎彎,像只小狐貍似的。

  蘇奕一眼就看穿了少女那點小心思,只答應聽話,卻沒答應不惹事。

  當然,蘇奕懶得摳字眼去糾正這點小事。

  若這少女真敢給自己惹事,他才不會在意鄭天合的面子,保證會讓這少女體會一下惹麻煩該有的下場。

  “蘇公子,茶錦姑娘,那鄭某就先行告辭了。”

  鄭天合沒有再耽擱,轉身而去。

  臨走把那一輛華美精致的馬車和馬夫也留了下來,充當蘇奕出行的座駕。

  “小姑娘,你父親把你留在公子身邊做事,你可不能辜負了你父親的良苦用心,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都得三思而后行。”

  這時候,茶錦走上來,輕聲開口。

  鄭沐夭早就注意到茶錦了,畢竟,那般絕色一個大美人,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她笑吟吟道:“這位阿姨如何稱呼?”

  茶錦俏臉一滯,“你叫我什么?”

  鄭沐夭一臉無辜道:“你和蘇叔叔在一起,想來也是同一輩的,我自當該尊敬您才對。”

  也不知有意無意,“您”字加重了語氣。

  茶錦內心惱火,哪里不知道這小狐貍精在挑釁自己?

  她不禁微微一笑,伸手揉了揉鄭沐夭的腦袋,一副長輩的口吻,道:

  “還真是個小孩子性子,那你可記好了,小孩子犯錯,屁股上最容易挨板子的。”

  鄭沐夭呆了呆,忽地甜甜笑道:“阿姨放心,蘇叔叔若真揍我,也是對我好,我心里明白著呢。”

  一口一個阿姨,讓茶錦暗咬銀牙,臉上則笑容明媚,點頭道:“明白就好,我相信這也是你父親希望看到的,你肯定也不會讓你父親失望,對吧?”

  鄭沐夭暗自冷哼一聲,嘴上則笑嘻嘻道:“我父親失望不要緊,只要蘇叔叔不對我失望就行。”

  蘇奕有些不耐道:“說完沒有?”

  鄭沐夭和茶錦這一大一小兩個美人齊齊閉嘴,彼此對視一眼,一股無形的較量氣息,也在兩女心中一點點發酵起來。

  “走,去城中轉一轉。”

  蘇奕徑直登上馬車。

  鄭沐夭連忙拎著裙擺跟上,臨走笑著朝茶錦揮手道:“阿姨,我先陪蘇叔叔了,抽空咱們再好好聊。”

  說罷,就鉆進了馬車內。

  很快,馬車緩緩駛向遠處街巷。

  茶錦目送馬車消失,清媚俏臉上笑容一點點變淡,“一個小丫頭片子,還跟我斗,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只是,她心中卻隱隱產生一絲擔憂,這小狐貍精萬一為了討好蘇奕,采取一些不擇手段的做法,那可該怎么辦?

  等等。

  我想這些作甚?

  茶錦怔了一下,自嘲搖頭,心中也熄滅了去和鄭沐夭置氣的念頭。

  一個小丫頭而已,充其量也就陪伴在蘇奕身邊幾天而已,不值得在意。

  馬車中很寬敞,鋪著由獸皮絨毛鞣制而成的地毯,檀木打造的箱柜上,擺著酒壺、茶盞、瓜果點心等等物品。

  做工精巧的座椅也很舒服,躺靠在那,絲毫感受不到顛簸。

  車廂頂部還懸掛著一顆拳頭大小的夜明珠,兩側則有空隙通風,絲毫不沉悶壓抑。

  “無愧是鄭家之主的座駕,不錯。”

  蘇奕懶洋洋躺靠在那,心中暗忖,自己是否也要弄一輛這樣的馬車,方便以后趕路用。

  旋即,他就打消這個念頭。

  行走世間時,最大的享受是觀天地之大美,領略山河經緯之壯麗,如此才能沉淀道心,感悟造化之力。

  當然,若是在城池中,用這樣的馬車代步無疑最舒服。

  鄭沐夭屈膝斜坐,露出黑色裙擺下一對纖細晶瑩的雪白小腿,火辣玲瓏的身影,隨之勾勒出一條賞心悅目的曲線。

  “蘇叔叔,我們這是去哪里?”

  少女笑吟吟問道,吐氣如蘭,一對眸似晶瑩的星辰似的,大膽直接地凝視著蘇奕的眸。

  馬車很寬敞,可鄭沐夭也不知有意無意,斜著屈膝而坐的身影,距離蘇奕很近很近。

  不仔細看,還會以為她是依偎在蘇奕手邊的地方。

  這樣的距離,又是孤男寡女,讓車廂內的氣氛也帶上一絲旖旎。

  “先沿著城中轉一轉。”

  蘇奕瞥了這像只小狐貍般的少女一眼,而后伸手一指車廂角落,“你去那坐著。”

  鄭沐夭一怔,眨巴著眼睛,道:“蘇叔叔,我都不介意,你也可以……嗯……不介意的。”

  她聲音軟軟糯糯,卻隱隱帶著一絲挑逗的味道。

  “我介意。”

  蘇奕鼻子皺了皺,“你身上佩戴的香囊,有九葉白芷、百年紫蘇、水蘿丁、冰片、龍腦等十九種香料調配而成,以此熏染,體香雖撩人,但對我而言,這本就帶著調情氛圍的濃郁香味,著實嗆鼻。”

  “現在,你可明白我介意的是什么了?”

  鄭沐夭呆滯了片刻,俏臉微窘,她從纖柔的腰間取下一個才僅僅銅錢大小的香囊,甩手從馬車窗帷丟了出去。

  而后,少女挪移嬌軀,坐在車廂角落,咬著光澤瀲滟的唇,可憐兮兮道:“蘇叔叔,若早知道您不喜歡這種香氣,我定不會佩戴的。您若要責罰,就……就罵我吧?打我也行,只要您心里痛快就好。”

  蘇奕揉了揉眉尖,輕嘆一聲,似意興索然,道:“丫頭,這種挑逗手段太拙劣了,我勸你再修煉修煉,模樣和身材倒是極好,氣質和韻味卻寡淡了一些,很無趣的。”

  十六七歲,什么叫真正的氣質和韻致?

  發乎于情,源自本性的青春氣息,就是最上乘的!

  像文靈雪,一舉一動,一顰一笑,看起來就讓人賞心悅目。

  而眼前的鄭沐夭,明顯在“表演”,這看似靚麗性感,乖順嬌俏的少女,骨子里的野性和桀驁一直在自我壓抑著。

  換而言之,現在她所展現出的,并不是真正的她。

  鄭沐夭徹底怔在那,妝容精致的瓜子臉陰晴不定,整個人都像懵了一樣……

ps:這一章大概叫“蘇玄鈞和不良少女的初見日常”,放松一下,天天裝逼蘇姨也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