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三章 功夫不負有心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傍晚時。

  漱石居。

  荷花搖曳的池塘邊。

  蘇奕躺在藤椅中,在溫煦的夕陽下閉目養神。

  今天在金石閣中,把身上用不上的物品兜售后,才僅僅得到十顆三階靈石。

  沒辦法,三階靈石太罕見和稀少,遠不是二階靈石可比。

  在大周境內,就是武道宗師修煉時,輕易都不會動用這等珍貴寶物了。

  可對蘇奕而言,在聚氣境中期,只有三階靈石所蘊含的精純力量,才能夠為他筑下最為雄厚的根基。

  至于二階靈石,雖然也可以用來修煉,可對于錘煉根基卻效果甚微。

  “十顆三階靈石,勉強只夠用十天。”

  蘇奕暗道。

  怪不得這世俗之中,宗師這類角色都被夸贊成天上神龍了,修行資源實在是太匱乏。

  物以稀為貴。

  像這三階靈石的價格就很離譜,一塊就相當于一百塊二階靈石!

  “以后獲得的戰利品,倒是可以拿去金石閣兜售,這樣就能換取到充足的三階靈石了。”

  蘇奕正自思忖,茶錦已從遠處走來,“公子,今晚您想吃些什么?”

  她換了一身雅致簡約的藕色衫子、裁剪得體的水藍裙,襯得纖腰盈盈一握,發髻高挽,俏臉明凈嬌潤,美眸盼兮,唇瓣紅潤,別有一番清新別致的美麗。

  “有酒有肉便可。”

  蘇奕隨口道。

  “那妾身出門去買了。”

  茶錦低聲道。

  蘇奕揮了揮手:“去吧。”

  茶錦暗松口氣,自從淪為侍女后,她幾乎是寸步不離地跟在蘇奕身邊,還不曾獨自行動過。

  原本,她還有點擔心蘇奕不答應。

  可現在看來,是她想多了。

  “也對,我的神魂被種下了牽神索,這家伙根本就不怕我逃走了……”

  茶錦暗自嘀咕了一聲,就轉身匆匆而去。

  夕陽熔金,灑下橘紅的光,湖泊中碧綠的湖水也泛起一層瑰麗的波光。

  看著這般美景,躺在藤椅中的蘇奕卻在糾結一件事。

  究竟是先去天元學宮走一遭呢,還是先去找翁云岐,查一查傾綰的身世?

  亦或者先去俞家走一遭?

  忽地,遠遠地傳來一陣叩門聲——

  “蘇公子可在?”

  周知離的聲音也隨之傳來。

  蘇奕怔了一下,旋即就明白,這件事怕是和俞家有關。

  畢竟,昨晚在羊枯鎮時,自己還被誤會成周知離的手下,今天周知離就找上門來,這自然和俞家脫不開干系。

  “翻墻進來吧。”

  蘇奕躺在藤椅中沒動。

  漱石居占地很大,如今連一個仆從也沒有,蘇奕也懶得親自去開門。

  漱石居外。

  翻墻?

  周知離、常過客、鄭天合三人面面相覷,以他們的身份,若這么做,豈不是和賊子沒什么區別?

  “蘇公子不拘小節,不必在意這些。”

  周知離干咳一聲,率先翻墻而入。

  常過客和鄭天合連忙跟上,六殿下都不在意這些,他們哪會在意了。

  很快,他們就在湖畔看到了躺在藤椅中的蘇奕。

  “蘇兄,我等不請自來,冒昧叨擾,還望海涵。”

  周知離笑著拱手見禮。

  蘇奕嗯了一聲,當看到常過客時,不禁一怔,“你怎么又出現了?”

  常過客神色一滯,抱拳道:“回公子話,常某如今在六殿下身邊效命。”

  周知離耐心解釋道:“蘇兄,你大概還不知道,常師伯和青衿師叔一樣,皆來自潛龍劍宗,此次下山,是為助我一臂之力而來。”

  蘇奕哦了一聲,這才恍然,“怪不得以宗師二重修為,就敢去打赤焰碧睛獸的主意,原來是師承名門,底氣十足。”

  常過客不禁訕訕,總感覺蘇奕這話帶著譏誚的味道。

  “蘇兄,這位是我表舅,袞州城鄭家之主鄭天合,他聽聞了你的一些事跡,對你可崇慕的很。”

  周知離笑著介紹鄭天合的身份。

  “鄭某見過公子!”

  鄭天合抱拳,爽朗笑道。

  擱在不知道蘇奕的來歷之前,眼見他懶散坐在那,不知道起身見禮,鄭天合必會為此心生怒意。

  可得知了蘇奕過往事跡,再見到六殿下和常過客都對他敬重不已,鄭天合哪會在意這些?

  反倒是蘇奕這種傲到極致的懶散姿態,讓鄭天合認為這才符合那“謫仙”般的風采!

  一時間,他看向蘇奕的目光也隱隱帶上一絲敬意,心中已開始思忖,該如何跟這位神通廣大的少年攀上一層關系。

  “諸位請隨意,我這里沒有仆從,若要飲茶,請自便。”

  蘇奕隨口道。

  鄭天合聞言,立刻笑道:“你們聊,鄭某來烹茶。”

  他也不見外,徑直去遠處樓閣中尋找烹茶物品了。

  鄭天合這番舉動,讓蘇奕不禁意外,道:“這位鄭族長倒是能屈能伸,收放自若。”

  堂堂袞州城五大頂級勢力之一的掌舵者,一個跺一跺腳,都能影響袞州六郡格局的大人物,卻竟泰然自若地在這一刻充當起烹茶的角色!

  這傳出去,恐怕沒幾個人會相信了。

  “哈哈哈,以蘇兄的身份,足當得起我表舅親自烹茶。”

  周知離笑起來。

  蘇奕瞥了他一眼,道:“談正事吧。”

  周知離看了看四周,沒有發現其他座椅,便直接席地而坐,道:

  “今天晌午的時候,我收到邀請,和俞家族長俞白廷在摩云樓中見了一面……”

  說著,他把見面的細節和盤托出。

  聽罷,蘇奕都不禁怔了怔,旋即哂笑道:“我都還沒去找他們俞家算賬,他倒是開始籌謀著要報復我了。”

  周知離趁此機會問道:“蘇兄,昨晚究竟發生了何事?”

  蘇奕懶得贅述那些破事,道:“等茶錦回來了,讓她跟你說。”

  “呃……”

  周知離眼眸一掃四周,沒有發現茶錦的蹤跡,但他很識趣地沒有多問。

  沒多久,鄭天合搬著案牘、烹茶工具等等物品前來,又為周知離、常過客和自己各拎了一把座椅,便坐在這湖畔開始烹茶斟茶,渾沒有一點一族之主的派頭。

  周知離忽地起身,深深行禮道:“蘇兄,我這次前來,還要多謝你出手,除掉了我三哥身邊的三個門客!此等大恩,我周知離他日必有報答!”

  蘇奕露出一絲疑惑之色。

  常過客當即解釋道:“六殿下所說的,就是那天晚上被公子所殺的花憐秀三人。”蘇奕這才明白過來,看向常過客的眼神都有些古怪,道,“你身上的麻煩可真夠多的。”

  常過客頓時窘迫。

  他性情豪邁磊落,灑脫不羈,也是潛龍劍宗一位了不得的角色,就是周知離也得尊敬三分。

  可偏偏地,在蘇奕面前卻有些抬不起頭來,縱然已經被蘇奕視作麻煩多次,也不敢反駁和動怒。

  “唉,我也沒想到,我那二哥和三哥竟一起聯手了。以至于還牽累到了常師伯。”

  周知離喟嘆。

  蘇奕淡淡道:“你牽累的可不止是他,還有我。那位三皇子若知道,他的屬下被我所殺,必然不會善罷甘休。而俞家也正是因為視我為你的屬下,才會發生昨晚的沖突。”

  周知離頓時坐不住了,噌地起身,肅然保證道:“蘇兄放心,這些麻煩都交給我處理便是!”

  “你?”

  蘇奕瞥了他一眼,一陣搖頭,“連俞白廷那等角色都敢和你翻臉,可見在他心中,你這位六殿下有多不堪。”

  這番話毫不客氣,讓得周知離渾身不自在,臉色也浮現一抹陰霾。

  一直在烹茶的鄭天合暗自心驚,他可沒想到,蘇奕竟敢這般挖苦和貶低六殿下。

  更讓他意外的是,六殿下竟都不敢生氣和反駁……

  而看到被訓斥得低頭不語的六殿下,常過客有些不忍,道:“公子,六殿下雖不像二殿下那勢大,可也并非那般不堪……”

  蘇奕打斷道:“你覺得你自己還不夠麻煩么?”

  常過客語塞,臉色也一陣青白交加。

  眼見氣氛有些沉悶,鄭天合連忙打圓場道:“公子莫生氣,其實……”

  “行了。”

  蘇奕揮手,輕嘆了一聲,目光看向周知離,道,“十天后的茶話會上,我和你一起去走一遭便是。”

  原本內心低沉的周知離一呆,旋即虎軀一震,難以置信道:“蘇兄,你真的要幫我?”

  聲音都因為激動帶上一絲顫抖。

  常過客和鄭天合對視一眼,也都精神一振,沒想到蘇奕竟會主動答應幫忙。

  這實在太讓人意外。

  “麻煩都找到我頭上了,我能不幫你?”

  蘇奕揉了揉眉尖,道,“更何況,以前在云河郡城時,你也算幫我收拾了兩次殘局,不管如何,我也不能眼看著你被欺負了。”

  周知離滿腔都是驚喜和激動,唇角顫抖,不知為何,他竟都有些想淚流的沖動……

  這就叫功夫不負有心人嗎?

  原來在蘇奕心中,還是記著我以前為他做的那些事情的!

  尤其當聽到“我也不能眼睜睜看著你被欺負”這句話時,周知離內心都暖烘烘的。

這滋味,真是讓人感動到有點猝不及防啊  常過客和鄭天合看著這一幕,內心也都感慨唏噓不已。

  只看六殿下感動成這般模樣,就讓他們意識到,想要請蘇奕出手相助,是何等不容易的一件事!

  ps:為啥書評區還有人說今天兩更太少的呢,難道是看的盜版?

童鞋們看清楚了,今天5更!五更啊  沒有關注縱橫書評區“圈子”的童鞋,請關注一下,書評區還是很熱鬧的,有很多說話超好聽的小哥哥小姐姐在。

嗯,晚上6點,努力再來個2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