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六十九章 蓄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喬冷走出大殿時,心中已沉重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族長沒有立刻在今晚采取報復行動,證明沒有被怒火沖昏頭腦。

    可從族長下達的三個命令中,卻讓喬冷感受到了一股鐵一般不容違逆的復仇決心!

    “今晚就決定從這羊枯鎮撤離,也就意味著,聞老的死,讓族長嗅到了危險的氣息,意識到了那蘇奕的可怕。”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這羊枯鎮不是俞家的地盤,若是今晚就報復,難免會出現傷亡,這等情況下,族長也只能暫且隱忍。”

    “而他第二、第三條命令,無疑就是要謀劃報復之事了!”

    “半個時辰后就要和總督向天遒見面,極可能就是要借總督大人的力量,去對付蘇奕!”

    “畢竟,蘇奕是六皇子的人,而總督則是二皇子的人,這正好能夠被族長利用。”

    “而族長明天中午要在摩云樓見六皇子也好理解,可能是要用某種條件作為交換,迫使六皇子舍棄蘇奕……”

    喬冷想到這,內心發涼。

    這就是大人物的城府和謀略嗎?

    半響,喬冷搖了搖頭,不敢再多想,匆匆行動起來。

    誠然,他是一位武道宗師,可是牽扯到俞家、皇子、總督這樣的大事上,他終究也只是一介匹夫,難以去改變什么。

    半刻鐘后。

    一行屬于俞家的隊伍匆匆離開羊枯鎮,趁著如墨夜色全速朝袞州城趕去。

    半個時辰后。

    袞州城,總督府。

    早已接到消息的向天遒,端坐在一座殿宇中,一邊飲茶,一邊等待。

    他體態略顯臃腫,胡須花白,一對眸子卻銳利若鷹隼,顧盼之間,威勢十足。

    身為一州之總督,堪比封疆大吏,權柄之盛,可威懾一方。

    而向天遒自身更是一位武道三重境的老輩宗師!

    沒多久,一襲寬袖長袍,柳須飄然的俞白廷抵達。

    向天遒起身,笑著迎上去,“我聽說,俞兄不是在羊枯鎮散心,為何卻在深夜匆匆返回,莫非是發生了什么大事?”

    俞白廷微微笑道:“的確發生了一點小事,不過,我此來可不是聊這些的。”

    “先坐。”

    向天遒說著,正要吩咐下人上茶,就被俞白廷阻止道:“向大人,俞某談完事就走,不必麻煩。”

    向天遒一怔,笑道:“那向某就洗耳恭聽了。”

    俞白廷想了想,直接道:“我明天晌午時,會在摩云樓和六皇子見一面。”

    向天遒瞳孔驟然一瞇,大殿氣氛也微微有些沉悶起來。

    半響,他才笑道:“俞兄深夜匆匆而來,應該不會是為了跟我表態,選擇要加入六皇子陣營的吧?”

    “當然不是。”

    俞白廷神色平靜道,“我只是要借一下向大人的勢,跟六皇子談一個條件。”

    “什么意思?”

    向天遒皺眉。

    俞白廷淡然道:“六皇子身邊的一個小東西,惹到了我女兒頭上,讓我心中很不舒服,我打算讓六皇子親自動手,把這小東西除掉。”

    向天遒訝然道:“六皇子該不會是打算拿你女兒的性命,來逼迫你這位俞家之主加入他的陣營?若真如此,未免也太蠢!”

    俞白廷搖頭道:“我不清楚六皇子的想法,可既然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就必須得解決一下。”

    向天遒沉默片刻,眼神意味深長,道:“俞兄,你若表態支持二皇子,我向天遒保證,根本不必你出手,就能讓六皇子和他的屬下再不敢胡來!”

    俞白廷避而不答,道:“向大人太心急了,飯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我相信,你應該也不希望我俞家站到六皇子那邊,對吧?”

    向天遒哈哈大笑,道:“俞兄放心,明天六皇子若不答應解決那個小東西,向某可不會答應了!”

    俞白廷當即長身而起,道:“有向大人這句話,俞某就放心了,告辭。”

    說罷,匆匆而去。

    目送他離開,向天遒若有所思,“看來,六皇子身邊那個屬下,徹底讓俞白廷這老兒動了真怒,否則,在茶話會開始之前,他哪可能會來和我見面……”

    旋即,向天遒就笑起來,“如此也好,你俞白廷一直想保持中立,兩不相幫,可經此一事,你還能不做出個明確的表態?”

    “父親。”

    忽地,一個身著銀袍的青年走了進來,劍眉星目,雄姿英發,儀表堂堂。

    向銘。

    袞州總督向天遒之子。

    天元學宮副宮主“王儉崇”的關門弟子,袞州城年輕一代的風云人物。

    看到向銘進來,向天遒就仿佛看到了年輕時的自己,目光也變得柔和起來,道:“這般深夜,怎么還沒睡下?”

    向銘低聲道:“父親,上次我跟您說過的,我想迎娶師妹文靈昭為妻。”

    向天遒眉頭微皺,輕嘆道:“上次我已經托人傳話給竹孤青,只要那文靈昭愿意,我會親自出面,幫她解除身上的婚事。可你也知道,文靈昭拒絕了。”

    他曾遠遠地見過文靈昭一面,的確是一個姿容絕代,美麗不可方物的女子,難得的是天賦也極出眾。

    就是身份有些問題,早已是別人的妻子。

    雖然只是名義上的妻子,可關乎名譽大事,讓向天遒內心頗有些抵觸。

    向銘深呼吸一口氣,認真道:“父親,我想把靈昭師妹的父母請到袞州城來做客,當面跟他們說清楚這件事,最好能把靈昭師妹身上的婚事解決了。”

    向天遒冷哼:“一個女人而已,值得你這般癡迷?”

    向銘忽地跪倒在地,神色堅定道:“還請父親成全!”

    向天遒神色陰晴不定,半響才說道:“這件事,我可以答應你,但你也要答應我兩個條件。”

    向銘喜道:“還請父親明示。”

    “第一個,即便你有機會迎娶文靈昭,此生此世,她只能充當你的妾室。”

    向天遒沉聲道,“第二個,用不了多久,我就將卸任袞州總督一職,前往玉京城輔佐二皇子,到時候,你跟我一起前往玉京城,留在二皇子身邊做事。”

    聽罷,向銘沉默片刻,一咬牙道:“父親,孩兒答應!”

    向天遒點了點頭,揮手道:“快去睡吧。”

    瑞祥客棧。

    直至天色破曉,也沒有任何意外發生。

    這讓一夜都沒睡好覺的茶錦松了口氣之余,又有些不解。

    俞家乃袞州五大頂級勢力之一,吃了這樣一個大虧,就這樣隱忍了?

    “收拾一下,我們立刻啟程前往袞州城。”

    蘇奕已經起床,舒展了一下腰肢,推開窗戶,一陣清風伴著晨光灑落身上,讓人心曠神怡。

    茶錦連忙從床榻上起身,挽起袖子,為蘇奕準備好洗漱物品,而后出門,吩咐客棧準備餐食。

    不得不說,她已經漸漸開始習慣“侍女”這個角色了。

    也不知是蘇奕調教有功,還是因為她的心境已悄然發生了變化的緣故。

    直至吃過飯,走出客棧時,蘇奕意外看到,一輛馬車已等候在那。

    陳金龍噌地從不遠處冒出來,滿臉忐忑道:“蘇兄,我早已等候在此。”

    蘇奕一指馬車,道:“你準備的?”

    陳金龍連忙道:“正是,不過在啟程前往袞州城之前,我有一件事需要跟您道歉。”

    蘇奕挑眉,道:“道歉?”

    陳金龍苦澀道:“昨晚時候,我被一位武道宗師脅迫,泄露了一些和蘇兄有關的事情,思來想去,內心著實不安,故而不敢隱瞞,今日清晨便等候在此,只求蘇兄能寬恕和體諒。”

    蘇奕怔了一下,道:“怪不得喬冷和那老家伙見我時,一副摸清楚我的底細的模樣。”

    陳金龍頓時一身冷汗,顫聲道:“蘇兄,你也知道,我修為淺薄,當時被脅迫后,根本不敢……”

    “行了,此事不必再提。”

    蘇奕揮手。

    陳金龍登時如釋重負,連忙笑道:“蘇兄快請,乘馬車的話,不出兩個時辰,便可抵達袞州城。”

    當即,他們一起乘馬車啟程,離開了羊枯鎮。

    “蘇兄,抵達袞州城后,你是否有落腳之地?”

    路上,陳金龍小心翼翼問道。

    他察覺到,蘇奕似并不排斥自己,也無咄咄逼人的姿態,這才敢壯著膽子發問。

    蘇奕搖了搖頭,問道:“你可知道城中哪一家客棧住起來最舒服?”

    陳金龍道:“再好的客棧,住起來也難免人多眼雜,若蘇兄不介意,倒是可以住在我家購置的一處宅邸中。”

    “你家?”

    蘇奕挑眉。

    陳金龍解釋道:“我父親早些年在袞州城購置了一些宅邸,一直閑置著,其中有一個名叫‘漱石居’的庭院最是清靜,若蘇兄不嫌棄,等到了袞州城,就可以住進去。”

    蘇奕想了想,拿出一沓銀票遞過去,“這樣吧,你帶我去那處宅邸,我付你房租,這些銀票你先拿著。”

    陳金龍連忙推辭道:“蘇兄,這是不是有些見外了,咱們以前都在青河劍府修行過,也算是同門,我怎好意思拿你的錢。”

    “拿著。”

    蘇奕微微皺眉。

    陳金龍渾身一顫,連忙接過銀票,心中卻是一嘆。

    果然,這蘇奕根本就不給自己巴結的機會!

    就這般交談著,兩個時辰后,遠遠地,已經能夠看到一座雄渾巨大的城池輪廓。

    袞州城到了。

    ps:感謝老兄弟“awatera”的盟主賞!真是好久不見了,握爪,當然,欠你一個五更。

  再說一下劇情,袞州城就是這第三卷的核心大劇情,需要先鋪墊一下,鋪墊完了,會上演一波環環相扣的大高潮    嗯……壓力有點大,但金魚自信還是能寫好的,諸君敬請期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