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六十六章 隱脈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許久,陳金龍才回過神。

  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趁現在就逃,鬼知道明早若跟那煞星一起同行,會發生什么事情。

  萬一他不高興,動輒拿自己撒氣怎么辦?

  還像上次在豐源齋山河殿那樣跪著?

  那可丟人丟到袞州城了!

  陳金龍顧不得跟那些朋友解釋什么,匆匆交代兩句,就轉身而去。

  夜色如墨,街巷上燈火璀璨。

  走出福祥客棧,陳金龍徑直朝羊枯鎮外奔去。

  可剛走到半途,就被人攔住。

  “小友且留步。”

  一個身穿戰袍的瘦削男子出現。

  “你他媽……”

  陳金龍不耐煩,張嘴要罵,可當碰觸到戰袍男子的目光,渾身一僵,嘴里的臟話硬生生咽下去。

  宗師!?

  他渾身顫抖,對方身上的氣息雖淡,可他卻很熟悉,是養爐境宗師才能夠擁有!

  “敢問前輩有何吩咐?”

  陳金龍恭恭敬敬行禮,擠出一個僵硬的笑臉。

  “不知小友能否跟我說說那青袍少年的事情?”

  戰袍男子正是喬冷。

  他之前在客棧外看到,蘇奕和陳金龍進行過交談,正準備找機會和陳金龍聊一聊。

  誰曾想,陳金龍卻竟主動走出了客棧,這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

  “哪個青袍少年?”

  陳金龍一呆。

  “剛才走進福祥客棧的一男一女,其中一男子……”

  不等喬冷說完,陳金龍就失聲道,“前輩要問的是蘇奕?我就知道,跟這家伙一見面就沒好事!”

  眼見他臉色變幻,咬牙切齒的模樣,喬冷不禁詫異,“你和他有仇?”

  “這……唉,一言難盡。”

  陳金龍嘆息。

  喬冷心中一喜,道:“小友若不介意,咱們在附近的茶肆中聊一聊?”

  他此次本就是為了摸清蘇奕的底細而來,若能從陳金龍口中套出一些線索,無疑更好。

  一位宗師的邀請,陳金龍豈敢不答應?

  很快,一座茶肆中。

  在喬冷噓寒問暖般的套話之下,陳金龍原本還有些吞吞吐吐,但說著說著就剎不住了,開始大吐苦水,如找到了傾訴對象,把心中的郁悶一股腦說了出來。

  而喬冷也終于得到了一些自己想要的答案,只是神色卻有些怪異。

  青河劍府棄徒?

  廣陵城文家上門女婿?

  若不是陳金龍情真意切,言辭發自肺腑,喬冷都懷疑這小子是在蒙騙自己。

  不過,他也得到了一些有價值的線索。

  比如,蘇奕手中有一塊蘭陵蕭氏的“紫瑞信符”、曾得到雍和郡郡守穆鐘庭和一個貴胄青年的幫助,曾讓云河郡城頂級宗族章家之主章知炎親自登門敬酒……

  傾訴完苦水,陳金龍只覺身心舒暢許多,忍不住道:“對了,敢問前輩尊姓大名?”

  “小友還是不知道為好,萬一再為你招惹來麻煩,那就太讓我過意不去了。”

  喬冷說著,已長身而起,道,“時間不早,我先告辭了。”

  陳金龍連忙起身相送。

  直至目送喬冷的身影消失,陳金龍忽地意識到一件事,今晚自己泄露了那么多事情,萬一被蘇奕知道……

  “艸!我怎么就管不住這張嘴呢!”陳金龍一巴掌抽在自己嘴巴上。

  福祥客棧對面,一座酒樓中。

  一個藏青長衫的老者安靜坐著。

  在他枯瘦干癟的左手五指間,一條赤色小蛇纏繞游走,活靈活現。

  這赤色小蛇才筷子粗細,通體鮮紅如血,蛇頭扁平,眼眸似一對細小的血鉆,閃爍著妖異的光。

  它在老者左手五指間游動,時不時吐信,發出沙沙的低嘶聲,靈性十足。

  “聞老,我若沒猜錯,和穆鐘庭一起的那貴胄青年,定然是六皇子無疑。”

  喬冷坐在藏青長衫老者對面,低聲道,“畢竟,眼下袞州城中,誰不知道六皇子打算扶持穆鐘庭坐上總督那個位置?”

  對面的聞老,是俞家族長的左膀右臂之一,來歷極神秘。

  在袞州城,極少有人清楚聞老的存在,都視他為俞白廷身邊的一名老奴,聲名不顯。

  可喬冷清楚,聞老掌握諸多詭異不可思議的秘咒之術,修為也極其可怕!

  剛才時候,喬冷就把從陳金龍那打探到的消息一一說出,毫無隱瞞。

  “果然不出大人所料,這名叫蘇奕的青袍少年當是來自六皇子的陣營。”

  聞老聲音沙啞尖細,似陰冷毒蛇的吐信聲,令人不寒而栗。

  喬冷輕嘆一聲:“唉,我也走眼了,如今看來,這蘇奕當時應該是早有蓄謀,以救人的方式故意接近小姐,而不是一場巧合。”

  “這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

  聞老眼神陰鷙而淡漠,“不管六皇子派此人這么做,究竟是為了什么,這已經觸犯了大人的忌諱和逆鱗。”

  喬冷遲疑道:“聞老,那我們是否還要去見一見這蘇奕?”

  “為何不見?”

  聞老說著,已長身而起,道,“我們必須要讓這名叫蘇奕的年輕人清楚,哪怕背靠六皇子,再敢接近小姐,必死無疑!”

  喬冷心中有些復雜。

  直至此刻,他都有些不敢相信,那樣一個少年,會是蓄謀來接近小姐的。

  更何況,哪怕別有用心,可當時的危險情況下,若不是蘇奕及時出現,小姐和他們這些人全都得死!

  “只希望,他可以知難而退,莫要再摻合到俞家的事情中了……”

  喬冷心中喃喃。

  福祥客棧。

  一間上等房中,茶錦輕咬櫻唇,內心有些緊張。

  這該死的客棧,竟只剩下一間房了!

  一想到今晚就要和蘇奕在同一個房間過夜,茶錦就有些說不出的忐忑。

  蘇奕則顯得很放松,懶洋洋躺在床上,頭枕雙臂,渾身都松弛下來。

  腦海中則飛快思忖著和修煉有關的事情。

  “聚氣境中期是開脈,以我的底蘊,不缺修行資源的情況下,要想順利打通十二條‘靈脈’,怕也需要兩個月左右的時間……”

  武道四境:搬血、聚氣、養爐、無漏。

  聚氣境是第二大境界,分作通竅、開脈、化罡三個層次。

  通竅,就是淬煉體內靈竅。

  如今,蘇奕早已將一百零八靈竅全部淬煉出靈性,筑就遠超前世同一時期水準的雄厚底蘊。

  而其修為,也隨之從聚氣境初期突破,邁入聚氣境中期“開脈”層次。

  人身有一百零八靈竅、十二條靈脈。

  這十二條靈脈,又被稱作“天地之橋”,貫通體內經絡穴竅之間。

  將十二條靈脈一一打通,就等于在武者和天地之間,搭建起一座橋梁。

  武者自身就如橋梁,貫沖天地間,修煉的時候,能夠進一步汲取到更為磅礴的靈氣力量。

  在大周這等世俗國度中,幾乎絕大多數武者都不可能將十二條靈脈全部打通。

  哪怕是十大學宮這等頂尖勢力中,能打通十二條靈脈的武者,也只寥寥一小撮人罷了。

  且每一個皆被視作絕世奇才,應氣運而生,百千年難得一見。

  哪怕是擱在大荒九州,也只有那些大勢力的傳人,可以輕松打通十二條靈脈。

  不過,對蘇奕而言,這完全就不是事。

  作為曾稱尊大荒的玄鈞劍主,蘇奕還知道一個藏在聚氣境開脈層次的大秘密。

  那就是,人身體內除了十二靈脈,還有一條隱脈!

  此隱脈,溝通武者的軀殼和神魂,貫穿十二靈脈之上,唯有“諸竅成靈”者可感受到!

  當初蘇奕的小徒弟青棠就曾開辟這條隱脈。

  這一點,是蘇奕前世不曾實現的。也讓他意識到前世在聚氣境時,自己的修為存在著紕漏和缺陷。

  畢竟,當年的他只淬煉出七十二個靈竅的靈性,根本沒能實現“諸竅成靈”的底蘊,自然不可能感應到這一條隱脈。

  不過,這一世蘇奕不會再錯過!

  思忖時,蘇奕心中一嘆,意識到一個問題。

  他身上的靈藥和靈石已經所剩不多,且二品以下的靈物都已滿足不了聚氣境中期的修行了……

  簡單而言,以后他所需要的是二階以上的靈石和靈藥,如此,才能維系正常的修煉。

  而想要讓修為實現突飛猛進的突破,怕是得去找“機緣”。

  “希望袞州城之行不會讓我失望……”

  蘇奕暗道。

  袞州城是袞州六郡的腹地,無比繁華鼎盛,擁有可以滿足武道宗師修行的資源。

  蘇奕雖非宗師,可他的修行之路太過特殊,甚至都不是一般的宗師可比,對修行資源的要求也極苛刻。

  如今,他也只能寄希望在袞州城中,能夠獲取到足夠適合自己的修行資源。

  正思忖時,忽地房間中響起一縷嚶嚀之音。

  蘇奕側眼看去,不禁一怔。

  就見赤焰碧睛獸的幼崽,正用毛絨絨的爪子在茶錦那高聳的胸前不斷扒拉,嘴里嗷嗷直叫,似乎是餓壞了……

  而茶錦手足無措,明媚的俏臉漲紅,明顯有些猝不及防,美眸中盡是尷尬的羞意。

  眼見蘇奕看過來,茶錦只覺臉皮發燙,忍不住狠狠按住了小家伙的腦袋,內心卻涌起說不出的羞恥,完了,這羞死人的一幕肯定被這家伙看到了……

  蘇奕翻身從床榻上做起,拿出一把一品靈藥,道:“把靈藥掰碎了喂它。”

  茶錦連忙應了一聲,接過靈藥。

  與此同時,一陣叩門聲響起。

  ps:感謝“鵬城”兄弟用小號砸的盟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