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六十三章 峽谷獵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一百六十三章峽谷獵妖蘇奕想了想,道:“我既答應傳授你化形之術,自不會食言,你且聽好了。”

  赤焰碧睛獸渾身一震,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不等它反應,蘇奕唇中吐出一陣晦澀音節,猶如口銜天憲,聲音中充盈著奇妙的律動。

  這是古老的妖文,被蘇奕以神魂力量為引,化作一縷獨特的力量,響徹在赤焰碧睛獸耳畔。

  這妖獸瞳孔一點點睜大,心神沉浸在妙不可言的感悟中。

  也不知多久。

  當赤焰碧睛獸從感悟中清醒時,已是暮色十分。

  它抬眼四顧,卻發現,那青袍少年早已是仙蹤杳渺,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

  怔怔許久,赤焰碧睛獸忽地叩首于地三次,碧綠的瞳孔中寫滿了感激和激動。

  而后,它長身而起,抖了抖身上雪白的皮毛,一躍來到山崖之上,仰天發出一道吼聲。

  聲似雷霆,激蕩云海山河之間,震得萬木簌簌,鳥獸皆驚,瑟瑟發抖。

  極遠處山間的一條羊腸小徑上,茶錦也聽到了這吼聲,不禁回頭望去。

  卻由于距離太遠,什么也看不到。

  “它這是在表達內心的感激嗎?”

  茶錦收回目光,內心喃喃。

  不遠處,蘇奕負手于背,信步前行,頎長的身影沐浴在夕陽下,帶上一抹虛幻般的神秘氣韻。

  “夜色降臨時,當可以走出這一片荒山,抵達那樵夫所說的羊枯鎮。”

  蘇奕看了看天色,加快了腳步。

  足足又在莽莽山河間穿行了大半個時辰,遠處出現一個峽谷,兩側懸崖峭壁高聳入云,峽谷中間是崎嶇蜿蜒的路徑,勉強可供人穿行。

  走到這,蘇奕忽地頓足,嗅到了一絲若有若無的腥風。

  “若有兇獸盤踞于此,倒是一個絕佳的埋伏之地,想逃都很難。”

  蘇奕思忖時,已繼續前行。

  沒多久,一陣戰斗廝殺的聲音忽地遠遠傳來——

  茶錦美眸微凝,也察覺到了不對勁,低聲建議道:“公子,要不我們繞路吧?”

  “不必。”

  蘇奕搖頭。

  若是繞路,天黑也不見得抵達那羊枯鎮。

  茶錦沒有再多說,她只是擔心碰到麻煩而已,倒不擔心蘇奕無法解決麻煩。

  又前行沒多久,就見遠處狹窄的路徑上,有一場激烈的戰斗正在上演。

  數以百計的血狼,將一群武者圍困,瘋狂攻擊,狼嚎聲響徹云霄。

  那些血狼的軀體皆有牛犢大小,速度奇快,殘忍猙獰。

  最為可怕的是,它們擅長圍捕之術,彼此配合默契,進退有據,就如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般。

  由于這是一片峽谷,兩側皆是陡峭崖壁,那群武者的前路和后路皆被堵截,進退兩難,徹底被困住。

  “五階妖獸‘血炎狼’!”

  茶錦瞳孔微凝。

  這是堪比聚氣境初期武者的妖獸,若單獨遇到一頭,威脅并不大,以她的手段,輕松就能將其斬殺。

  可血炎狼向來是成群出動,如此一來,就變得極危險了。

  像眼前這數以百計的血炎狼,都能讓武道宗師望風而逃,不敢戀戰。

  因為一旦被狼群困住,重重圍攻之下,一旦修為油盡燈枯,便是死亡之時!

  “咦,那些武者中竟有一位宗師,怪不得能在血炎狼群的圍困下堅持到現在……”

  茶錦很快注意到,那群武者中,為首的是一個宗師人物。

  此人一襲戰袍,身影精悍瘦削,手握一對銅锏,身上威勢極其肅殺懾人。

  他一個人而已,便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一對銅锏揮動時,動輒就能砸爛那血炎狼的軀體。

  到如今,在他附近的血炎狼尸體都堆積了一地,血流成河,連一對銅锏都被血腥染紅。

  不過,他明顯已消耗極大,鬢角和額頭的汗水止不住流淌,臉色也微微泛白,呼吸粗重。

  在戰袍男子身邊,則是四名護衛般的角色,以及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

  四名護衛披堅執銳,團團將那少女保護起來。

  再看那少女,穿著裁剪得體的廣袖石榴裙,肌膚勝雪,柳眉彎彎,模樣竟是極為明艷美麗。

  只不過,她此刻柳眉緊鎖,眉宇盡是慍怒和陰霾。

  “這少女來必極為顯赫尊貴。”

  茶錦一眼就看出了不少端倪。

  能夠被一位宗師和四位聚氣境后期的護衛舍命保護,就是一般的宗族子弟,也遠遠不夠資格。

  須知,云河郡郡守秦聞淵的兒子身邊,也都沒有宗師相隨。

  如此對比,自然就襯托出那少女身份的不凡。

  “公子,我們該怎么辦?”

  茶錦忍不住問。

  “殺過去便是了,唔,順便也收集點靈材,那血炎狼王的血液、牙齒、利爪和皮毛,都有不小的用處。”

  “你跟在我后邊。”

  蘇奕說著,右手已握住御玄劍,徑直朝前行去。

  “吼!”“吼!”“吼!”

  不遠處,狼群騷動,發現了蘇奕和茶錦這兩個不速之客。

  被圍困的戰袍男子一行人,也都第一時間發現了這一幕,都露出喜色。

  可當看到是兩個年輕人時,臉上的喜色頓時變淡,心情也重新變得沉重。

  在這數以百計的血炎狼群中,除非是宗師級人物,否則,其他人前來絕對和送死沒什么區別。

  “吼”

  狼群深處,一頭軀體格外粗壯威猛的血炎狼仰天發出嘯音,仿似在下達命令。

  頓時就有一群血炎狼掠出,朝蘇奕撲殺而來。

  腥風擴散,那些血炎狼速度奇快無比,直似一道道紅色閃電般。

  出乎戰袍男子他們意料的是,那青袍少年竟渾沒有撤離逃走的打算,反倒大步前來。

  緊跟著,他們就看到血腥震撼的一幕——

  就見青袍少年手中長劍隨意一劃,輕而易舉把率先沖上來的三頭血炎狼頭顱劈飛。

  而隨著他劍鋒一轉。

  噗噗噗!

  鮮血迸濺,一頭頭血炎狼都來不及反應,便橫七豎八地倒飛出去,有的被開膛破肚,有的被拍碎腦袋,有的被刺穿咽喉……

  眨眼而已,十多頭血炎狼就化作了血淋淋的血肉碎尸,染紅地面。

  “這家伙竟如此厲害?”

  那石榴裙少女吃驚道。

  “的確非尋常之輩可比。”

  為首的戰袍男子眸子泛起異色。

  一個聚氣境初期的少年,卻竟能摧枯拉朽般剿滅一群血炎狼,這怎可能是尋常人?

  那血炎狼群明顯也被驚到,產生騷動,嘶吼聲不斷響起。

  蘇奕渾沒有理會這些,筆直朝前殺去,目標直指遠處的血炎狼王而去。

  一路上,不斷有一股股狼群撲殺上來,前赴后繼,配合得無比默契。

  可惜,這些根本威脅不到蘇奕,隨著御玄劍不斷斬出,對手皆如紙糊般被斬殺當場。

  一路摧枯拉朽!

  茶錦緊緊跟在其后,懷抱中的赤焰碧睛幼獸睜著如若琥珀似的碧色瞳孔,好奇打量著這一切。

  “好強!”

  戰袍男子愈發動容。

  一個少年而已,卻長驅直入,勢不可擋,那等手段,讓他這等宗師都倍感驚艷。

  “喬長老,機會來了,讓他們牽制那些孽畜,咱們快走!”

  石榴裙少女歡喜道。

  她敏銳察覺到,隨著蘇奕殺來,這龐大的狼群的注意力大半都被吸引過去。

  連那血炎狼王都顧不得理會他們這邊。

  這無疑是個大好的突圍機會!

  “這……”

  戰袍男子有些猶豫。

  他斗戰經驗何其豐富,哪會不清楚此刻突圍的話,起碼有一半以上的把握可以成功?

  只是這樣的話,無疑會讓那一對年輕人陷入重圍中,這讓戰袍男子有些不忍。

  “喬長老,我們和他們非親非故,我們也沒有讓他們來救,他們就是死了,也和我們沒關系!”

  石榴裙少女焦急,生氣催促道,“你還猶豫什么?難道真打算把命都丟在這里?我可還不想死!”

  說著,她轉身朝峽谷遠處沖去。

  一直守護在她身邊的四名護衛連忙跟上,唯恐這少女會被傷害到。

  戰袍男子心中一嘆,不再遲疑,轉身開始突圍。

  那些血炎狼顧此失彼,原本森嚴的陣型很快就被沖散開,再加上有蘇奕的牽制,戰袍男子一行人很快就殺出重圍,一個個如若逃出生天似的,長松口氣。

  幾乎同時,他們耳畔響起一道震天般的凄厲咆哮聲,旋即戛然而止。

  他們霍然回頭。

  就見遠處峽谷中的血炎狼群竟是開始倉惶逃竄,一個個嘴里發出嗚嗚的悲鳴。

  地面狼尸橫陳,血流成河,其中一塊巖石附近,那青袍少年一腳踩在那巨大威猛的血炎狼王身上,一襲青袍纖塵不染,直似神人般。

  “他……他竟殺了血炎狼王?”

  一名護衛倒吸涼氣,失聲道。

  “我們才剛突圍,他就劍斬狼王,讓得狼群隨之潰散而逃,簡直也太猛了……”

  有人喃喃。

  戰袍男子卻暗嘆一聲。

  之前,對方不顧一切殺入狼群,無疑幫了他們大忙,挽救他們于水火之中。

  可他們卻趁機選擇了逃走……

  這讓戰袍男子心中焉能不感到慚愧?

  “若不是我們之前牽制那些孽畜,他哪可能這般輕松殺死血炎狼王?”

  卻見那石榴裙少女冷哼一聲。

  戰袍男子苦笑,道:“小姐,若不是他們及時抵達,我們今天可就真的要葬送在那些孽畜口中了,不管如何,這個人情我們得認。”

  “好啦好啦,我又沒說不感激他們。”

  石榴裙少女嘀咕道。

ps:第四更需要修改一下,很快就發出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