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六十章 道劍蘊竅 秘境顯靈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身影夭矯,揮拳打出,演練的是松鶴鍛體術的奧妙。

  此法本就是武道筑基的無上絕學,靜似崖岸扎根之松,巍然擎天,動如仙鶴翱翔九天之上,逍遙空靈。

  隨著這一拳打出,蘇奕一身的氣血直似洪爐般沸騰燃燒,體內每一處穴竅,皆燦然發光,周身氣機隨之迸發到極盡巔峰之地步。

  砰!!

  拳爪碰撞,完全就是硬碰硬,直似兩座山巒對撞。

  在蘇奕和赤焰碧睛獸之間,爆綻出洶涌澎湃的力量洪流,隨著擴散,附近空氣塌陷哀鳴,地面泥土翻飛。

  蘇奕身影猛地一晃,倒退數步,一身氣血翻騰。

  每一步落下,地面都隨之龜裂塌開,震音如雷。

  “還差點意思,再來!”

  蘇奕黑眸深邃發亮,一聲大喝,縱身前沖,一襲青袍獵獵作響,其峻拔的身影直似驚龍出淵。

  “吼!!”

  赤焰碧睛獸仰天咆哮,聲如炸雷。

  而其威勢更是兇猛,軀體騰挪虛空之中,直似一道白光在閃爍游走,不止是快,每一次撲殺,皆如雷霆般迅猛,如烈火般的霸烈。

  那巨大的利爪輕易一擊,動輒便能殺死尋常的宗師人物,可怖之極。

  石窟中,茶錦早已看得背脊直冒寒意,明媚的俏臉變了又變,心神都早已緊繃起來。

  捫心自問,換做是她,怕是一擊都擋不住……

  可蘇奕不一樣。

  他明明劍術無雙,且能御用雷電,卻竟都完全不用,反而以赤手空拳硬撼。

  最讓茶錦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就是這樣的激烈廝殺中,蘇奕竟渾不落下風!

  每當遭遇致命威脅,他必能險之又險地避開,身法之精妙,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不過,即便如此,一時半刻蘇奕也占不到便宜。

  那赤焰碧睛獸太強大了,利爪噴吐火芒,一身兇煞之氣鋪天蓋地,輕輕一擊,便能粉碎巖石,摧爛大樹。

  且它明顯已有智慧,撲殺之際,閃避騰挪,進退有據,完全和其他只懂逞兇斗狠的妖獸不一樣。

  夜色中,就見一人一獸激烈搏殺,附近千丈之地,皆成了兩人的戰場,那些個草木巖石都早已崩碎成灰,地面都被轟出不知多少裂痕和溝壑,觸目驚心。

  這樣的戰斗,簡直都比世間最頂尖的宗師戰都可怕。

  茶錦早已看得心驚肉跳,難以自已。

  也是這一刻,她才終于體會到,自己和蘇奕之間的差距是何等之大。

  完全就是云泥之別!

  畢竟,如今的蘇奕才只聚氣境初期……

  一想到這個事實,茶錦內心都有崩潰之感,這世上怎會有這般妖孽的家伙?

  “只希望,師兄永遠不要帶師門的人來了……”

  茶錦暗嘆。

  當初以符劍秘寶偷襲蘇奕的師兄,早早逃走,要回宗門搬救兵來對付蘇奕。

  可現在,茶錦寧可宗門別派人來。

  “好孽畜,哈哈哈!”

  戰場中,驀地響起蘇奕的大笑,似無比愉悅。

  就見他身上衣衫多處被撕裂,留下一道道血淋淋的抓痕,整個人如若浴血似的。

  可他卻竟似很高興,神采飛揚,氣勢如虹,愈戰愈勇,那睥睨恣肆的威勢,讓茶錦都不禁看呆住。

  尋常時候的蘇奕,又懶又傲,懶到骨子里,也傲到骨子里,看似恬淡的氣質,實則是一種目空一切的驕橫姿態。

  明明才十七歲年齡,可卻活像個淡漠無情、寵辱不驚的老怪物。

  不了解的人,只會把他當做尋常少年看待。

  可一旦招惹他,就會感受到什么叫被支配的絕望和恐懼。

  而現在的蘇奕,完全和尋常不一樣!

  他恣意張揚,于戰斗中縱橫捭闔,渾身都散發著一種霸道睥睨、氣吞八荒的氣勢。

  縱然負傷在身,也不影響其絕世風采。

  看到他豪邁大笑,看著他酣暢而戰,感受著他那昂揚澎湃的斗志,茶錦一對美眸也變得恍惚起來。

  少年若謫仙,氣可沖斗牛!

  再看那赤焰碧睛獸,雖兇狂依舊,可那雪白的皮毛上也出現許多觸目驚心的血痕拳印,偶爾還會發出吃痛的暴怒咆哮聲,震得山野簌簌,飛沙走石。

  忽地,這妖獸碧綠的瞳泛起一抹狠色,一身皮毛竟都似燃燒般,釋放出洶涌的火光,一身威勢隨之暴漲一大截。

  那一瞬,它就像成為一輪大日,光芒萬丈,照亮山河,驅散重重霧靄。

  風云為之色變。

  “吼!!!”

  赤焰碧睛獸仰天咆哮,身影驟然之間似燃燒的大日掠空,朝蘇奕撲去。

  無疑,這妖獸被逼急了,施展出壓箱底手段。

  隱約間,在其身影上空,竟浮現出一道龐大如天的虛影,虛影腳踏萬千星斗,龐大到無法想象的地步,直似傳說中的神獸,恐怖無邊!

  “這是什么?”

  茶錦嬌軀一顫,雙膝一陣發軟,內心陷入說不出的恐懼寒流之中。

  幾乎同時,蘇奕黑眸深處涌起一絲熾熱的光,這孽畜怪不得可操縱神焰,原來體內有一點稀薄的“狻猊”血脈……

  狻猊,在大荒九州被視作“十八真靈”之一。

  它形似獅虎,喜食煙火,力大無窮,天生擁有操縱風雷地火之神通,尤精通云霧幻化之道。

  曾名震大荒九州,威極一時的“霧皇”,本身就是一個具有狻猊靈血的絕世妖修。

  而眼前的赤焰碧睛獸雖只具有一丁點稀薄的狻猊血脈,可在這大周這等世俗國度中,已堪稱是九階妖獸中的罕見存在了。

  這一瞬,蘇奕也感受到了撲面而來的壓力,渾身肌膚刺痛,身心都感受到極度危險的氣息。

  不過,正是這極度危險的氣息,刺激得蘇奕渾身氣機空前凝練,體內氣血直似怒海狂濤般爆發。

  隱約間,那體內一百零八靈竅都似受到莫大刺激,一個個像微型的湖泊般沸騰了。

  “好!”

  蘇奕等的就是這一刻。

  他一聲大笑,袖袍鼓蕩,頎長的身影上,竟齊齊沖出一百零八道玄光。

  每一道皆如激射而出的劍光長虹,貫沖天宇,鏘鏘而鳴,于虛空中締結出一圈又一圈的劍影毫光,燦燦如錦繡,起伏如漣漪,瑰麗無方。

  遠遠一望,身影身影若神祇般,被一輪輪瑰麗的玄光劍影拱衛其中,那等異象,在這夜色中神圣煌煌。

  赤焰碧睛獸沖來,像烈日橫移,其身上的龐大虛影直似要將這片天地吞沒。

  可當碰觸到那一百零八道玄光劍影,那龐大的狻猊虛影登時如泡影般破滅潰散。

  陷入狂怒的赤焰碧睛獸猛地一個激靈,察覺到危險。

  幾乎同一時間,蘇奕驀地探手,于空中虛按。

  云淡風輕。

  就見——

  那赤焰碧睛獸丈許長的身影猛地一滯,緊跟著似遭受遠古神山壓迫般,轟的一聲砸落在大地上。

  地面都被砸出一個大坑,碎石橫飛。

  赤焰碧睛獸欲掙扎起身,卻只發出一聲不甘的悲吼,癱瘓似的再次摔倒,就見他渾身皮毛暗淡,肌膚上浸出猩紅的血水,而起體內筋骨都不知斷裂多少根!

  一掌之力,便將這堪比宗師五重的九階罕見妖獸鎮壓!

  再看蘇奕,身影峻拔,拱衛其四周的劍影光輪流轉,璀璨瑰麗,如若神人。

  那等一幕,驚得茶錦完全呆滯在那,內心滿滿盡是震撼。

  這樣霸道無邊的一幕,足以讓她畢生難以忘卻。

  太恐怖!

  直似仙人演武,鎮壓蓋世之妖獸,不似世間能有,更遠非世間武者可媲美。

  “終于突破了……”

  此刻,蘇奕內心涌起說不出的滿足。

  在他體內,一百零八靈竅皆如微型秘境,燦燦發光,剔透晶瑩,秘境內,有玄妙異象氤氳交織,混沌一片,神秘莫測。

  這便是“諸竅成靈”!

  前世的時候,蘇奕雖將周身靈竅一一淬煉通透,卻只有七十二個靈竅中孕養出了真正的靈性。

  這個缺陷讓他在皇者之境時,耗費了無數天材地寶,才勉強彌補回來,可即便如此,也已影響最初的修煉根基。

  而此時此刻,在和赤焰碧睛獸的搏殺中,他抓住契機,一舉將一百零八靈竅皆淬煉出靈性!

  每個靈竅皆如微型秘境,有奇妙的異象誕生于其中,可勾連天地之勢,映照大道之光!

  這等武道造詣,就是擱在大荒九州之地,也堪稱萬中無一,空前絕后。

  至此,蘇奕也算將聚氣境初期錘煉到圓滿地步,底蘊之雄厚,遠超前世同一時期!

  “就是不知道,我這靈竅中的異象有何玄機了……”

  蘇奕正自靜心體會自身變化,忽地,識海中的九獄劍產生一陣奇異的震顫。

  緊跟著,他體內那一百零八靈竅,就如一顆顆星辰般,驟然大放光明,產生一種奇異的律動,竟是和九獄劍的震顫呼應起來,形成一種奇妙的契合和共振。

  這個變化,令蘇奕也猝不及防。

  當反應過來時,就見每一個靈竅中,原本如混沌似的玄妙異象中,皆映現出一口道劍虛影!

  每一口道劍虛影,竟和識海中的九獄劍如出一轍!

  唯一不同的是,道劍虛影上并沒有鎖鏈封印,且每一口道劍也僅僅只是虛影,是由靈竅中的靈性所化。

  換而言之,這一百零八道劍虛影,就是蘇奕自身一百零八靈竅中的“靈性”。

  “道劍蘊竅,秘境顯靈,這等異象,可要比剛才更神妙了……”

  蘇奕內心浮現一抹震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