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九章 契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夜雨還在下,只是雨勢變小了許多。

  聞言,原本陷入震驚呆滯中的常過客如夢初醒似的,長吐一口濁氣,艱難地從地上爬起身來。

  他急促喘息片刻,苦澀道:“原來公子早已看出了一些端倪。”

  蘇奕眼神淡然地看著他,道:“這斑斕大虎實力雖稀松尋常,血脈卻不簡單,這從它尸體中殘留的妖氣中就能看出一二。若我推斷不錯,它極可能是一頭九階妖獸的后代。”

  在世俗世界,妖獸被劃分為九階。

  一般而言,搬血境強者可對付一到三階的妖獸。

  聚氣境強者可對付四到六階的妖獸。

  而七階以上的妖獸,唯有武道宗師才能將其殺死。

  尤其是九階妖獸,又被稱作獸王,擁有一定的智慧和天賦力量,就是武道宗師,一般也不敢與之硬撼。

  常過客露出欽佩之色,道:“公子目光如炬,常某嘆服。實不相瞞,這斑斕大虎正是一頭九階‘赤焰碧睛獸’的后代。常某獵殺這斑斕大虎,目的是當做誘餌,以此來捕獵赤焰碧睛獸。誰曾想……”

  話沒說完,蘇奕卻似已明白過來,道:“這赤焰碧睛獸遠非一般的九階妖獸可比?”

  “正是。”

  常過客長嘆,“我獵殺此獸,本是為取其妖丹,為晉升宗師三重境做準備,誰曾想,此獸實力之兇悍,都能媲美宗師五重境的存在,太過恐怖。無奈之下,只能逃跑,然后就碰到了花憐秀這女人……”

  頓了頓,他繼續道:“花憐秀、吉昌河、殷潼三人,皆是三皇子身邊的門客,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都是散修出身,早在多年前就已成名,他們此次之所以追殺我……”

  眼見他還要說下去,蘇奕皺眉打斷道:“這些就不必說了,我也沒興趣知道。”

  常過客怔了一下,歉然抱拳道:“這次是常某牽累了公子,常某這條命也是公子所救,他日公子有任何差遣,常某定赴湯大火,在所不辭!”

  蘇奕隨口道:“你想報恩也簡單,將這斑斕大虎留下就可。”

  常過客頓時就明白,蘇奕極可能是盯上那九階赤焰碧睛獸了。

  他不假思索道:“公子拿去便是,但救命之恩,常某定會銘記于心,時刻不忘!”

  蘇奕道:“等雨停了,你就走吧。”

  常過客默默點頭。

  沒多久,茶錦收拾好戰利品走進了石窟,道:“公子,這三個家伙身上,除了三件兵刃,就只剩下些療傷的丹藥、靈石和銀錢之物,并沒有值得留意的物品。”

  說著,將那些戰利品一一呈在蘇奕面前。

  蘇奕略一查看,也不免有些失望。

  什么時候武道宗師都這么窮了?

  最終,蘇奕將那儒袍男子的黑色木尺拿在了手中。

  這是由靈材“鳳紋櫸木”鍛造而成。

  木尺上有鳳紋七道,意味著這塊櫸木已有七百年火候,稱得上是難得罕見的靈材了。

  世俗中的宗族世家,往往會在庭院前栽種桂樹,在庭院后栽種櫸樹,寓意宗族子弟皆可“折桂高舉”。

  就是修行世界中,一些大勢力也會在洞府和秘境中栽種鳳紋櫸木和龍鱗霞草,取“舉霞飛升”之意。

  當然,這只是美好的愿景罷了。

  對蘇奕而言,鳳紋櫸木中天然蘊生著玄陰之氣,他雖用不上這黑色木尺,但對傾綰這樣的鬼修而言,卻是難得的修煉寶貝。

  很快,蘇奕把這些戰利品一股腦塞進了腰畔的墨玉佩中,打算等到了袞州城后,就將那些沒用的物品全都兌換成靈石和靈藥。

  而后,他躺在藤椅中,閉目休憩起來。

  茶錦早習慣了蘇奕這懶散無比的做派,她走到常過客身前,拿出一瓶療傷丹藥,低聲道:“這個給你。”

  “多謝姑娘。”

  常過客感激抱拳。

  茶錦道:“不必謝我,若非你剛才赴死而戰時,兀自還想著為公子和我爭取生機,公子怕是不可能會救你性命。”

  常過客忍不住道:“敢問姑娘,你家公子尊姓大名?”

  茶錦抿嘴搖頭,不是不想說,而是不敢。

  見此,常過客只能作罷。

  漸漸地,雨停了,山野間涌起白茫茫的水霧,如夢似幻。

  常過客已恢復了一些力氣,當即向蘇奕和茶錦告辭。

  蘇奕坐在那似睡著了,沒有搭理他。

  茶錦則微微拱手,道:“一路小心。”

  常過客點了點頭,轉身大步而去,身影很快就消失夜間霧靄中。

  “今晚那赤焰碧睛獸必會找來,你老實呆在此地,無論發生什么,莫要給我添亂。”

  忽地,躺在疼一種閉著眼睛的蘇奕輕聲開口。

  茶錦心中一凜,連忙點頭。

  她小心蹲坐在篝火旁,明凈白皙的俏臉被火光映得嬌艷欲滴,一對如水美眸偶爾會看一下一側藤椅上的蘇奕,心中情緒也千折百轉。

  “他明明是自己的仇敵,自己該無比痛恨才對,可這才幾天時間而已,自己卻竟似忘了這些仇恨……”

  茶錦玉容忽明忽滅,晶瑩的貝齒輕咬紅潤的唇,潔凈的眉宇間偶爾閃過惘然、掙扎和悵然。

  “剛才的局勢明明那般兇險,換做是我自己,定然是不敢去救那常過客的,可偏偏地我卻站出來了……”

  想到這,茶錦心中一驚,“難道,我已經將他視作可依靠的人?”

  “并且,我似乎已經開始有些適應當侍女的身份了,做事的事情,想的都是他的心思,擔心他生氣、擔心被他訓斥,當得到他的肯定,我心中甚至會竊喜和開心,我……我究竟是怎么了……”

  茶錦陷入說不出道不明的苦惱中。

  不知多久,一陣寒風吹進石窟,讓得篝火差點被吹散,茶錦渾身一個激靈,猛地清醒過來。

  也在此時,她看到藤椅中早已空無一人,蘇奕那頎長峻拔的身影,不知何時已佇足在石窟前,衣袂在風中飄曳。

  “它來了。”蘇奕輕聲開口。

  茶錦悚然一驚,那頭赤焰碧睛獸來了!?

  她睜大美眸,努力朝遠處望去。

  夜色如墨,霧靄重重,茫茫一片。

  忽地,霧靄深處,亮起一對燈籠般碧綠的光,慘綠的光澤透著冰冷和嗜血的氣息。

  那赫然是一對眼睛!

  當與之對視,茶錦悚然一驚,汗毛倒豎,只覺咽喉似被掐住,一股致命危險氣息涌上全身,讓她都有窒息的感覺。

  便在此時,蘇奕忽地笑了,深邃平淡的眸子深處,涌起一抹久違的戰意。

  “我的契機來了!”

  他不再遲疑,大步走出石窟。

  這一瞬,在茶錦眼中,一向平淡出塵的蘇奕,此刻就如一柄絕世戰劍出鞘,那頎長的身影上,盡是凌厲霸道、肆意張揚的鋒銳之氣。

  其身如劍,鋒芒無雙!

  那等氣勢,是茶錦以前從沒有見過的,她那壓抑緊繃的心神中,莫名地涌起一種震撼。

  劍藏于鞘則鋒芒內斂,出鞘時則鋒芒盡顯。

  這才是真正的他嗎?

  此時,隨著蘇奕前行,沿途的霧靄都如遭壓迫,紛紛朝兩側退散。

  而后,茶錦美眸驟然收縮,終于看到了那赤焰碧睛獸的模樣。

  足有丈許高,雪白的皮毛洶涌著懾人的火焰,碧綠的瞳似一對鬼火燈籠般,陰冷可怖。

  它靜靜立在那,一呼一吸之間,煞氣擴散,兇威直似潮水般在夜色中擴散而開。

  這一刻,這片山野中再無任何蟲鳴之音,皆被這一頭九階妖獸身上的氣息震懾。

  茶錦不免心生震撼。

  她雖是月輪宗真傳弟子,也見過諸多靈性不凡的飛禽走獸,可這還是頭一次見到赤焰碧睛獸。

  這可不是一般的九階妖獸可比,其實力之強大,絕不在宗師五重境的強者之下!

  “不錯,果然如我猜測那般,是一頭身上帶著一絲真靈之血的異獸!”

  蘇奕大步前行,非但不懼,眼神中反而浮現一抹欣喜之色,一副如獲至寶的模樣。

  那赤焰碧睛獸瞳孔閃爍碧光,似有些意外,也似警惕,禁不住發出一聲吼叫。

  聲如沉悶雷霆,響徹夜空,山野皆震,地上草木都被摧斷,掀飛狂舞。

  石窟中,茶錦耳膜嗡的一聲幾欲裂開,眼前直冒金星,難過得差點吐血。

  她不由色變。

  那咆哮嘶吼之音,竟都帶上一股威壓之力,震魂懾魄,一般武者若聽到,非當場暴斃不可!

  可蘇奕卻似渾然不覺,身影毫無滯澀,繼續大步上前,深邃的瞳孔中,戰意一點點蓄積,身上的氣息也隨之節節攀升。

  自轉世以來,他還不曾遇到一個可堪對決的對手。

  而現在,就出現了一個!

  眼見蘇奕繼續本來,遠處,赤焰碧睛獸似被激怒,其如長鞭的尾巴翹起,足有丈許長的威猛軀體驟然動了。

  直似一道火焰閃電,帶著滔天的腥風和煞氣朝蘇奕撲殺而去。

  它揮動的雙爪,鋒利如刃,激射出尺許長的火芒,輕易將空氣都撕碎,產生如爆般的尖嘯音。

  那等聲勢,都能讓一般的武道宗師膽寒!

  就見蘇奕赤手空拳,不閃不避,縱身而上,唇中發出長嘯:

  “今日,就借你這孽畜之力,為我筑就‘諸竅成靈’之力!”

  聲如洪鐘大呂,在霧茫茫的夜色中激蕩而開,盡是睥睨豪邁之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