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三個女人一臺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文靈雪清晨起床后,本來精心梳妝過,打算晌午前去找蘇奕蹭飯。

  可竹孤青的決定,卻讓她有些為難。

  想了想,她低聲道:“前輩,臨走前能否讓我去見一個人?”

  竹孤青點頭道:“對你而言,現在就啟程離開,的確有些倉促,你要去見誰,我和你一起。”

  “這……”

  文靈雪遲疑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很快,她就收拾妥當。

  竹孤青道:“對了,你不必擔心青河劍府不放人,我已經跟木倉圖見過面,說過你的事情。”

  “我對青河劍府沒什么好留戀的,我要見的人也不在這里。”

  文靈雪螓首輕搖。

  她才剛進入青河劍府修行不久,這里的人和事對她而言,就像流水浮萍。

  “既然這樣,我們去見了你要見的人,然后就啟程離開,如何?”

  竹孤青沉吟道。

  文靈雪點了點頭,一想到就要和姐夫分別,她如遠山般的黛眉就泛起一絲愁色。

  旋即,她強自打起精神,心中暗道:“不能讓姐夫看到我很不高興,這會讓他擔心的。”

  走出青河劍府,竹孤青眼見文靈雪有些心緒不寧,若有所思道:“靈雪,你要見的莫非是心上人?”

  文靈雪俏臉微紅,道:“前輩,我是去見姐夫。”

  竹孤青怔了一下,道:“就是那個入贅你們文家的年輕人?”

  “正是。”

  文靈雪輕聲道,“姐夫待我極好,如今他也在云河郡城。”

  聲音都變得溫柔一些。

  竹孤青眉頭微皺,語氣已帶上一絲責備,道:“不是說他修為盡失,早已成了個廢人?且他身為贅婿,地位何等之微末,連你姐姐如今都一心要解除這一樁屈辱無比的婚事,你怎還能和他交好?”

  文靈雪一呆,敏銳察覺到竹孤青對蘇奕存在偏見,不禁道:“前輩,我姐夫為人極好的,并且他修為已恢復過來,再不是從前的廢人了。”

  聽到文靈雪為蘇奕辯護,竹孤青不由輕嘆,道:“也不知你是不是喝了那蘇奕的迷魂湯,怎會幫他說話。”

  她絕美清冷的容顏變得認真,道:“靈雪,作為長輩,我得提醒你一聲,現實是殘酷的,你姐姐早已和蘇奕水火不容,你應該做的,不是同情和憐憫蘇奕,而是和他劃清界限。”

  不等文靈雪開口,她眉目間帶著一絲淡漠,繼續道:“更何況,他即便修為恢復又如何?此生終究也不可能和你姐姐相提并論。”

  “而你馬上就將成為天元學宮傳人,身份和地位,也早不是那蘇奕可比。你若讓他糾纏住,只會害了你自己。”

  聽完,文靈雪內心忽地涌起說不出的憤怒,語氣也變得冷淡,道:“前輩,這是您的看法,但卻不是我的看法。”

  竹孤青一怔,似沒想到文靈雪這看起來乖順美麗的少女,去竟敢頂嘴。

  旋即,她不禁莞爾,柔聲道:“你還小,不知人心險惡,生氣也可以理解,不過以后,你就會明白,我這是為你好。”

  文靈雪抿嘴不語。

  竹孤青輕輕拍了拍少女的肩膀,道:“行了,別生氣,我陪你一起去見見他,說起來,我也只聽你姐姐偶爾提過他,至于他究竟什么模樣和性格,也并不真正了解。”

  文靈雪心情這才好不少,道:“前輩,等您見了我姐夫,肯定會改變一些看法的。”

  “是嗎,那我可真有點期待了。”

  竹孤青不以為然,語氣也有些敷衍。

  對她這等宗師級人物而言,除非極為驚艷絕俗之輩,否則,還真沒多少年輕人能入得了她的法眼。

  文靈雪也不再多言。

  她忽地想起姐夫以前說過的一句話,地位越高,力量越強,往往意味著越固執,越自以為是,待人接物也不可避免地存在偏見。

  如今想來,果然如此。

  竹孤青堂堂天元學宮的長老,名震云河郡的武道宗師,在廣陵城所有人眼中,簡直和天上神龍般,需要去仰視。

  可她對待姐夫的態度,何嘗不是一種固執和偏見的表現?

  “以后,我可千萬不能變成這樣了……”

  文靈雪暗自嘀咕。

  兩人步行,一路上不知吸引多少目光。

  文靈雪本就靚麗清美,靈秀明凈,才進入青河劍府沒多久,就被冠上第一美人的稱號。

  而竹孤青則更有韻味,白發如雪,清眸如冰,看似二十出頭般,一身素凈淡雅的長裙,平添三分出塵絕俗之氣。

  這樣一大一小兩個絕世美人比肩而行,一路上所造成的轟動也就可想而知。

  若不是竹孤青身上的氣息過于寒冷和懾人,怕是早有不知多少人上前搭訕了。

  只是,隨著漸漸接近葫蘆巷子,看著那似曾相識的熟悉景象,竹孤青不禁皺眉,回憶起一段不堪回首的慘痛經歷。

  “你姐夫住在哪里?”

  竹孤青忍不住問。

  “前邊的葫蘆巷子。”

  文靈雪一指前邊。

  “還真是葫蘆巷子……”

  竹孤青玉容微變,昨天時候,她可在這里差點被一個不知好歹的家伙氣死。

  “前輩,您這是怎么了?”

  文靈雪敏銳察覺到,竹孤青心緒似有些不對勁。

  “沒什么。”

  竹孤青按捺下心中的煩躁,搖了搖頭,她自不會把昨天的事情說出來,那簡直就是自揭傷疤。

  直至跟著文靈雪走進葫蘆巷子,隨著一步步接近拙安小居的位置,竹孤青心中不可抑制地浮現出一抹不好的預感。

  她禁不住道:“靈雪,你跟我說說你姐夫長什么模樣,外表有什么特征。”

  文靈雪聲音清脆道:“馬上就到姐夫家了,前輩一看就知道了。”

  竹孤青心口一陣郁悶,卻也不好再追問。

  “肯定不是那小子,否則,以他的手段,哪可能會屈辱地入贅為婿?更何況,若真是嫁給這樣的少年,靈昭應當不至于那般抵觸和排斥才對……”

  竹孤青暗自寬慰自己。

  而此時,文靈雪已步伐輕快地走上前,叩響了拙安小居的庭院大門。

  咚咚咚!

  很輕的敲門聲而已,可聽在竹孤青耳中,卻直似驚雷般在心中炸開,整個人嬌軀為僵,絕美清冷的玉容都變了。

  竟真的是那家伙住的地方!

  她徹底意識到了不妙。

  房門開啟,門內的茶錦和門外文靈雪都愣了一下。

  文靈雪差點以為自己來錯地方了。

  茶錦則暗自吃驚,眼前這少女未免也太漂亮了,明眸皓齒,明媚靈秀,那身上的青春靚麗氣息,讓她身為女人,都感到眼前一亮,格外動人。

  “姑娘是來找誰的?”

  茶錦微笑開口。

  “找我姐夫。”

  文靈雪說著,星眸朝庭院中看去,景色還是那等景色,卻沒看到熟悉的黃乾峻、風曉峰等人。

  自然也沒看到蘇奕。

  “你姐夫?”

  茶錦一怔,笑道,“敢問姑娘的姐夫是誰?”

  “是我。”

  就在此時,庭院石階上的房門開啟,一道峻拔的身影已大步走了出來。

  文靈雪登時眉開眼笑,揮手道:“姐夫,我還以為找錯地方了呢!”

  而聽到蘇奕的回答聲,直似耳畔響徹一道霹靂,讓竹孤青內心最后一絲僥幸徹底粉碎。

  “竟……竟真的是那家伙?這怎可能?一個入贅的卑微之輩,怎可能擁有擊殺宗師之力,且還能和武靈侯談笑自若?”

  竹孤青懵了。

  與此同時,茶錦也不由錯愕。

  蘇奕既然是這少女的姐夫,那豈不是意味著,蘇奕早已成婚了??

  想到這,茶錦心中莫名有些酸澀復雜。

  “地方會錯,人不會。”

  蘇奕笑問。

  少女今日明顯精心梳妝過,愈發靈動明媚,一襲淺綠色長裙,勾勒出修長曼妙的身段。

  不過,當蘇奕目光一瞥看到竹孤青時,不禁挑眉道:“你怎地又來了?”

  言辭毫不客氣。

  茶錦也從內心那幽暗微妙的情緒中清醒,察覺到了不遠處竹孤青的存在,一對美眸驟然一凝。

  這又是誰?

  今天這是怎么了,陸續有堪稱絕代的女子登門來找?

  而聽到蘇奕那略帶詫異和冷淡的話,竹孤青只覺內心仿似又遭受到挑釁,俏臉變得冰冷之極,道:“我倒是沒想到,原來你就是文家那個贅婿。”

  話語帶著諷刺。

  蘇奕笑起來,道:“贅婿又如何,別以為你是文靈昭的師尊,我就不敢對你不客氣,不信你可以再挑釁一下試試。”

  文靈雪敏銳察覺到了不對勁,忍不住道:“姐夫,你和竹前輩以前見過?”

  竹孤青心中咯噔一聲,擔心蘇奕把昨天的事情說出,搶先道:“靈雪,這是我和他之間的私人恩怨,與你無關,莫要卷進來。”

  話雖這般說,文靈雪卻隱隱感覺,竹孤青神色不自在,似有些心虛的感覺。

  姐夫究竟把這位前輩怎么了,讓她都羞于提起這件事?

  文靈雪心中愈發好奇了。

  “你此話倒是說的不錯,你我之間的事情,若讓靈雪卷進來,我保證你會為此付出承受不起的代價。”

  蘇奕淡然道。

  “你……”

  竹孤青玉容青白交加,氣得清眸中都是怒火,這家伙竟一點都不知什么叫尊重長輩,未免也太放肆!

  不遠處,茶錦看著蘇奕和竹孤青針鋒相對,眼神微微變得異樣起來。

  她怎么看怎么感覺,這就像是一對情侶之間在吵架,還都排斥讓其他人卷入到他們兩人之間的事情中……

  ps:第五更送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