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六章 山河倒懸 傾覆深淵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竹孤青羞憤而去。

  她擔心再留下去會被蘇奕活活氣死。

  蘇奕自然不可能挽留。

  陳征有些遺憾,道:“竹孤青可是天元學宮一等一的大美人,別看三十多歲,可對我輩武者而言,這個年齡正是最耀眼光彩的時候。”

  蘇奕不由訝然,他到沒看出,氣質肅殺冷峻的武靈侯,竟能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蘇公子,此女該如何處理?”

  陳征一指不遠處癱坐在那,驚恐無助的柳湘藍。

  “侯爺有興趣?”

  蘇奕忍不住問。

  換做之前,他定不會這般說。

  可陳征在表露出對美人的感嘆后,卻讓蘇奕不得不懷疑,陳征對這豐滿妖嬈的成熟美婦有想法。

  陳征干咳一聲。

  張毅韌連忙上前笑道:“蘇公子有所不知,軍伍之地,常年酷寒,那些個血氣方剛的漢子,難免有難耐寂寞無處釋放精力的時候,侯爺這是體恤下屬,認為把這等干盡壞事的邪道女子送往軍伍中,最為合適。”

  蘇奕心中好笑,嘴上則認真道:“原來如此,那就這么辦吧。”

  陳征微微拱手道:“蘇公子,那陳某就不留了,明日我就要返回血荼妖山,蘇蘇公子有空暇,希冀一個月后能夠和公子在血荼妖山會面。”

  “好。”

  蘇奕點頭。

  便在此時,黃乾峻忽地跑出來,道:“蘇哥,我……我也想從軍入伍,征戰沙場。”

  蘇奕一怔,忽地想起當初在抵達云河郡城時,黃乾峻就曾表露過對征戰沙場之上的希望和憧憬。

  “你確定?”蘇奕道。

  黃乾峻低著頭,不敢去看蘇奕,道:“蘇哥,這段時間以來,我感覺自己就像個廢物,完全幫不上什么忙,因為我的事,還給蘇哥添了許多麻煩……”

  他深呼吸一口氣,語氣堅定道:“所以,我想跟著陳大人一起去沙場歷練一番,什么時候混出了名堂,什么時候再來報答蘇哥的恩情!”

  蘇奕眸子中泛起一絲欣賞之色,道:“不錯,大樹底下好乘涼,可也會因此一直活在大樹的陰影中,你的選擇也正是我希望看到的。”

  他很清楚,當任何事情都由自己解決的時候,黃乾峻充其量就是個端茶倒水,跑腿做事的扈從。

  欠缺磨煉,哪怕修煉再通天的秘法,以后成就也注定有限,以后也會越來越跟不上自己的腳步。

  “陳大人,你覺得他如何?”

  蘇奕目光看向陳征。

  陳征道:“是將帥之才,還是慫包一個,那得上沙場上操練操練才能看出來。當然,他既跟在蘇公子你身邊,定然又過人之處,若是愿意,可以明天和我一起返回營地。”

  他一眼看出了蘇奕要錘煉黃乾峻的心思。

  “多謝陳大人成全!”

  黃乾峻感激拱手。

  陳征神色冷硬道:“先別謝我,即便你進入青甲軍,也不會受到特殊照顧,相反,正因蘇公子的關系,我會對你的要求更苛刻,可明白?”

  “明白!”

  黃乾峻肅然道。

  “我可很看好你。”

  張毅韌笑著拍了拍黃乾峻的肩膀。

  陳征沒有再多說什么,很快就和張毅韌一起,帶著柳湘藍離開。

  “你先去清掃戰利品,然后來涼亭中見我。”

  蘇奕吩咐了一聲,負手朝庭院內行去。

  黃乾峻則忙碌起來。

  庭院涼亭內。

  翁云岐蘇醒時,就看見了坐在藤椅中的蘇奕,他臉色一變,掙扎起身,道:“公子為何不少老朽?”

  “那塊魂玉在哪里?”

  蘇奕問道。

  他剛才搜查過翁云岐身上,卻并未發現魂玉。

  “原來如此。”

  翁云岐眸光閃動,道,“公子也想查探出傾綰的身世?”

  蘇奕眼神幽邃冷冽,語氣淡然:“我不喜歡聽廢話,給你一個選擇,交出魂玉,我給你一條活路,否則,我保證讓你生不如死。”

  翁云岐沉默許久,道:“公子真的可以放老朽一個活路?”

  蘇奕道:“信與不信,你可以賭一下。”

  “好,老朽信得過公子的為人!”

  翁云岐深呼吸一口氣,猛地以指尖劃破臂膀血肉,手指插入其中,很快夾出一個血淋淋的玉佩。

  他疼得額頭直冒冷汗,卻面不改色,將玉佩在身上擦拭干凈,遞了過去,“公子請過目。”

  蘇奕拿在手中,就見此玉佩才四寸大小,呈琥珀般的昏黃之色,觸感溫潤,微微帶著涼意。

  玉佩正面以古老的符箓云紋鐫刻出一幅奇異的山河景象,山河倒懸于天穹之下,傾覆深淵之上。

  整體一看,卻又像一個渾圓詭異的眼眸,那倒懸山河便是其瞳孔,瞳孔深處則是虛無深淵。

  而在玉佩背面,鐫刻著一道扭曲繁復的敕令。

  蘇奕眸子微瞇,有古怪!

  此玉佩以“蘊靈玄髓”打磨而成,擱在大荒九州,都稱得上是天材地寶層次的神料,極為罕見。

  在鬼修眼中,蘊靈玄髓被視作“神圣之屬”,對神魂孕養和修煉有著不可思議的妙用。

  前世時,蘇奕那積攢無數歲月的寶庫中,也只有約莫十多斤這等神料。

  在這世俗世界中,卻竟有這樣一塊玉佩出現,自然就顯得很不可思議了。

  除此,玉佩正面的眼眸圖案,也極詭異特別,山河倒懸,傾覆深淵,雖看不透其中玄機,可蘇奕一眼辨認出,繪制成這幅圖案的符箓云紋,出自皇境人物的手筆!

  那絲絲縷縷的紋理之間,烙印著極晦澀的玄機。

  可惜,靈性早已被磨滅一空,空有皮囊,而無血肉精氣神,以至于那些個玄機皆早已消散不見。

  至于玉佩反面的一道敕令,倒并沒有特別之處,乃是一道“蘊靈”敕令,神魂寄存其中,可得滋養。

  半響,蘇奕收起目光,看向翁云岐,道:“這塊魂玉是從哪里來的?”

  翁云岐神色復雜道:“老朽也僅僅知道,三十年前,陰煞門袞州分舵舵主呼延海,將此魂玉帶回,一直視如珍寶,藏在他的寶庫之中。”

  “呼延海?”

  蘇奕眉毛微微一挑,“此人如今在哪里?”

  “他是袞州分舵舵主,堂口設在袞州城外三百里之地的小銅山深處,不過,自從老朽當年叛出陰煞門后,袞州分舵極可能早已改換門庭。”

  翁云岐說到這,忽地猶豫了一下,道:“公子,我和呼延海有不共戴天之仇,若您不嫌棄,翁某愿效犬馬之勞!”

  蘇奕眸子凝視這身影落拓,容貌蒼然的老者半響,道:“你想借我的手報仇?”

  翁云岐苦澀道:“呼延海是宗師二重境修為,且掌握諸般詭異邪惡之術,其人奸詐陰狠,尋常的同境人物也不是他的對手,老朽僅憑自己的力量,此生怕都很難報仇。”

  “你又能幫到我什么?”

  蘇奕再問。

  翁云岐沉聲道:“老朽雖修為不堪,可當年也曾是袞州分舵的四位護法之一,掌握著諸多和陰煞門有關的秘密。”

  蘇奕道:“留一個可以找到到你的方法,以后若我真要去找呼延海,會帶你一起前往。”

  翁云岐有些失望,意識到蘇奕信不過自己,不愿讓自己留在身邊效命,但還是點頭道:“好!”

  他將一枚殘缺的銅錢拿出,道:“老朽會立刻啟程前往袞州城,若公子要找到老朽,可派遣身邊扈從拿著此銅錢前往袞州城內的‘太平客棧’,交給其掌柜便可。”

  蘇奕點頭:“你可以走了。”

  翁云岐抱拳見禮,轉身而去。

  目送他離開,蘇奕把玩著那殘缺的銅錢,心中暗道:“當我去找那呼延海時,管你是另有算計,還是真心與我合作,敢壞我事情,必將你挫骨揚灰。”

  黃乾峻很快帶著搜集到的戰利品走進來。

  “蘇哥……”

  不等他說下去,蘇奕道,“靈石、靈材之物你自己留下,就當我為你準備的一些心意。”

  黃乾峻怔了半響,鼻頭發酸。

  他深呼吸一口氣,道:“蘇哥,除了靈石和靈材,我發現了一些古怪玩意。”

  說著,他拿出一截血色蠟燭、一沓黑色符紙、一串白骨煉制的珠子,以及一個涂抹著鮮血的木偶。

  蘇奕端詳片刻,直接吩咐黃乾峻把那一沓黑色符紙和白骨珠子拿走毀掉。

  這都是一些邪祟秘物,沒什么價值。

  反倒是那血色蠟燭和鮮血木偶引起蘇奕的興趣。

  “以精血煉制的召魂蠟?看來,那三個家伙之所以能追蹤到翁云岐的下落,就是憑借此物了。”

  蘇奕想了想,將這血蠟燭收起。

  這樣的話,根本不必借用那一枚殘缺的銅錢,就能讓他以后抵達袞州城,隨時找到翁云岐。

  “這似乎是一個‘血尸木偶’……”

  蘇奕目光打量著那鮮血涂抹的木偶,才巴掌大小,由人皮煉制,上邊覆蓋著邪惡妖異的血色符咒,血腥氣息極重。

  “那些家伙應該提前在城中布置了一座血煉之陣,而這血尸木偶就是動用此陣的關鍵,不過,他們這輩子都已經用不上了……”

  思忖時,蘇奕并指如刀,輕輕一抹。

  血尸木偶頭顱落地。

  城中一座荒涼的庭院中,那由無數白骨搭建而成的法壇底部,響起一道怨毒不甘的咆哮。

  白骨法壇爆碎。

  底部則有一具血淋淋的尸體一點點化作膿水消散。

  涼亭中,蘇奕想了想,道:“當初我們進城的時候,你不是對浪淘沙很感興趣么?今晚我帶你去走一遭。”

  黃乾峻目瞪口呆,“蘇哥這是要帶我去……去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