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四章 竹孤青的強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再過一個月,血荼妖山中就會爆發十年一次的獸潮,到那時,會有許多兇橫的妖獸出現。”

  張毅韌道,“雖然無比危險,可對我輩武者而言,也是難得一見的一個機會,既可以獵殺妖獸,獲取靈材,也能讓自身道行得到真正的歷練。”

  蘇奕若有所思,道“每隔十年就會爆發一次的獸潮?這其中應當另有古怪才對。”

  陳征頓時露出欣賞之色,道“蘇公子好眼力,我駐守血荼妖山近三十年,以前曾親身經歷過兩次獸潮,經過我親自查探,的確發現這獸潮另有玄機。”

  頓了頓,他繼續道“目前我僅僅只知道,獸潮爆發的起源之地,位于血荼妖山深處一個名叫‘百葬淵’的地方,每當獸潮爆發,百葬淵上空,就會涌現諸般異象,風云雷電交織,千百神虹激射,極為壯觀。”

  蘇奕訝然道“這么說的話,那地方要么是蟄伏有極厲害的妖靈,要么是埋藏有通靈般的重寶,亦或者是一處布置有陣法的遺跡也說不準。”

  聞言,陳征都不禁動容,驚嘆道“陳某翻閱諸多古老典籍,才推斷出的線索,卻不曾想,竟被蘇公子一語道破,著實讓我大開眼界。”

  蘇奕笑了笑,沒有再說什么。

  擱在前世,他闖過不知多少秘境和大兇之地,經驗可謂豐富無比,豈會不知道這點玄機?

  不過,陳征給出的這則消息,倒是讓蘇奕頗有些心動。

  他眼下最缺的就是真正的歷練和戰斗,否則,修為上的瓶頸短時間內不可能打破了。

  無疑,血荼妖山就是一個好去處。

  陳征發出邀請“若蘇公子感興趣,一個月后,我們可以結伴前往。”

  蘇奕點頭道“到時候若有空閑,我倒是有興趣去走一遭。”

  陳征笑道“好,到時候我定掃榻以待,恭候蘇公子大駕光臨!”

  這些事情,并未隱瞞什么,聽得血衡道人他們內心都一陣翻騰,難以平靜,愈發斷定之前被他們看不起的蘇奕,是個了不得的角色。

  否則,武靈侯怎可能親自來邀請他一起獵妖?

  忽地,蘇奕耳畔響起傾綰怯怯的聲音“仙師,綰兒察覺到了,昨晚那吹笛的家伙又來了,正在朝我們這邊靠近!”

  蘇奕眸子微瞇,道“陳大人,那翁云岐極可能馬上會登門前來。”

  陳征道“可需要我幫忙?”

  蘇奕搖頭,“不必。”

  血衡道人他們彼此對視,目光閃爍不定。

  一時間,眾人皆沉默,靜靜等待。

  蘇奕心中暗道,幸虧武者還不曾擁有神識念力。

  否則,那翁云岐根本不必靠近過來,也都足以察覺到這庭院中的詭異之處。

  沒多久,庭院外響起一道蒼老的聲音“公子,老朽打探到消息,你現在的居住之地,已被一些邪惡之輩盯上,若你愿意將傾綰交出來,老朽可以幫你度過此次難關。”

  翁云岐!

  只聽聲音,就讓血衡道人他們判斷出來者身份。

  可更讓他們吃驚的是,不止是養魂葫在蘇奕身上,連傾綰也都被蘇奕所得!

  “門沒鎖,進來聊吧。”

  蘇奕淡然開口。

  庭院外一陣沉默。

  半響后。

  庭院大門悄然開啟了一條縫隙。

  這一瞬,蘇奕身影直似一道閃電般,暴沖而去,凌空來到了圍墻之上。

  “不好!”

  庭院外的巷子中,一襲陳舊麻衣的翁云岐臉色微變,他反應極快,轉身就逃。

  蘇奕飛身撲下時,御玄劍已鏘然出鞘,隔空斬去。

  劍影如幻如電,快到驚世駭俗的地步。

  鐺!!!

  翁云岐手中多出一柄銅锏,雖擋住這一擊,他身影卻被震得倒飛出去,渾身氣血翻騰,臉色不由一變。

  好強的小輩!

  不過,翁云岐斗戰經驗豐富,趁著這反震之力,身影驀地加速朝巷子外逃去。

  其后方,蘇奕唇邊泛起一絲不屑。

  他唇中舌綻春雷“咄!”

  聲音蘊積著屬于大虛魂劍訣的奧義,直似一把太古神山所化的神劍,狠狠鎮壓在翁云岐的神魂中。

  翁云岐神魂劇痛,眼前發黑,其身影一個踉蹌,差點栽倒在地,剛要掙扎時,其脖頸已被一只大手攥住。

  “聚氣境大圓滿而已,若非擔心你逃了,根本不配以大虛魂劍訣的力量鎮壓。”

  耳畔響起蘇奕那平淡的聲音,翁云岐瘋狂掙扎,卻無濟于事,頓時頹然,苦澀道“沒想到,一個聚氣境初期的年輕人,卻竟這般厲害……”

  蘇奕掌指發力,翁云岐登時陷入昏迷,像小雞似的被拎著,返回了庭院。

  “這……”

  看到蘇奕這么快就擒下翁云岐,血衡道人他們一個個心中發寒,愈發不安了。

  “聚氣境大圓滿?這種角色在蘇公子面前,的確太不堪了。”陳征搖頭不已。

  蘇奕將翁云岐拋到地上,心中也輕松不少。

  這一下,總算能找到那塊魂玉了。

  可就在此時,他似察覺到什么,霍地抬頭。

  就見圍墻上,不知何時立著一道修長身影,白發如雪,素凈淡雅,一張絕美的容顏清冷如冰。

  其背后,負著一柄長劍,立在那直似憑空走來的廣寒仙子般,飄然絕塵。

  當她看到庭院中的狀況,峨眉微皺,道“此地果然是烏煙瘴氣!”

  就見陳征起身,有些訝然道“天元學宮長老竹孤青?”

  雪發絕美女子冷冷道“陳大人不是駐守在血荼妖山,為何卻出現在此地,還和這些陰煞門的邪道人物同坐一地?”

  言辭毫不客氣,竟是懷疑武靈侯陳征和陰煞門同流合污!

  而此時,蘇奕眼神則泛起一絲異色,原來,這就是文靈昭的那位師尊?

  模樣倒是極出眾,難得的大美人,似乎還具有天生的血脈天賦,否則,其氣息斷不可能這般冰冷了。

  唔,這種氣質倒是和文靈昭有些相似,怪不得會收文靈昭為徒……

  “竹長老,這是個誤會。”

  張毅韌張嘴解釋,“我和我家大人此來是為拜訪蘇公子,只是恰好碰到了這些……”

  竹孤青冷冷打斷道“之前,我一直在巷子外觀察,若你們和這些邪修不是一伙的,為何你們不第一時間動手殺了他們?反倒是一直在此交談?”

  陳征眉頭一皺,有些不悅,道“本侯征戰沙場多年,為大周立下汗馬功勞,還不屑和陰煞門這等上不得臺面的邪道勢力同流合污!”

  “想證明這一點很簡單,你現在動手殺了他們,我便信你。”

  竹孤青眼神淡漠。

  “荒謬,本侯為何要證明給你看?”

  陳征冷笑。

  他有些惱了,竹孤青有此懷疑很正常,畢竟,誰見到這樣一幕,都不免心存狐疑。

  可竹孤青卻根本不聽解釋,且態度強勢,似渾沒有把他這位侯爺放在眼中,這讓陳征哪能不怒?

  “這位竹長老,你能不能先從墻上下來?”

  蘇奕也有些皺眉。

  自己的拙安小居,卻被人站在自家墻上一番訓斥,換誰心中能舒服了?

  竹孤青清眸如劍般鋒利,掃了他一眼,“一個邪修而已,竟還敢叫囂,待會第一個便殺你!”

  一句話就把蘇奕判成了陰煞門的邪修。

  這讓陳征、張毅韌都一陣無語,氣笑了,哪有不問青紅皂白,就亂扣帽子的?

  蘇奕也樂了。

  顯然,在竹孤青心中,早有了先入為主的認知,這時候就是再解釋什么,都根本沒用。

  他也懶得解釋這些。

  在自己的地盤上,被人闖進來指責訓斥,還要去解釋其中的是非曲直?

  若真這么做了,只會顯得他蘇奕太窩囊!

  不遠處的血衡道人忽地冷然開口,道“蘇公子,這女人明顯就是來找茬的,不如我們聯手,將其殺掉如何?”

  此話一出,讓氣氛驟然一靜。

  “對,一起動手,殺了她!”

  褚四郎和柳湘藍似也明白過來,紛紛開口。

  卻見蘇奕眼神冷淡地掃了他們一眼,道“想挑撥事端,好借機脫身?那我只能說,你們這是在找死。”

  陳征也笑著搖頭,道“現在的邪修,越來越膽大,竟還敢挑唆到本侯頭上,完全就是不知死活!”

  “陳大人,蘇公子,剛才我們可是有說有笑的,怎地被人發現后,你們就翻臉不認人了?”

  血衡道人長嘆,一副被拋棄的失望樣子。

  墻頭上,竹孤青拔劍出鞘,一身氣息貫沖虛空。

  那一瞬,直似有寒流涌來,鋪天蓋地,懾人無比。

  “你們還有什么可解釋的?”

  竹孤青言辭愈發冰冷。

  不得不承認,她膽魄十足,就是面對這樣的局面,孑然一人的她也渾然不懼。

  陳征冷哼,道“那就干一仗便是!”

  卻見蘇奕揮了揮手,神色平淡道“這是我的地盤,你們是客人,這點小事,還是讓我這個主人來解決吧。”

  陳征眸子微凝,旋即笑道“好,那我就幫蘇公子看好這扇門,無論是誰,也休想走出去!”

  他心中也疑惑,蘇奕當初時如何擊敗的木倉圖,眼下既有這等機會,倒是可以親眼見識見識。

  “動手!”

  驀地,血衡道人一聲暴喝。

  話音剛響起,他猛地一揮袖袍。

  漫天密密麻麻的黑色蟲影如潮水般呼嘯而出。

s已經4更了!童鞋們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