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二章 風起云涌 好戲開鑼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這一晚,注定不平靜了。

  豐源齋。

  一座雅間內,

  翠云夫人看著剛傳回的消息,眉宇間浮現一抹喜色。

  “大人,我的人已得到確切消息,就在半個時辰前,一個疑似病癆鬼褚四郎的家伙,出現在城中葫蘆巷子附近……”

  她把消息詳細說了一遍。

  坐在對面的竹孤青似也輕松不少,當即長身而起,道:“我去看看。”

  說罷,徑直離去。

  “葫蘆巷子……等等,我怎地忘了,蘇奕那家伙居住的地方,不就在葫蘆巷子?”

  翠云夫人猛地一拍額頭,剛要去提醒竹孤青時,后者的身影早已不見了。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尤其是姓蘇那小子的事情,能不摻合就不摻合!”

  翠云夫人玉容一陣變幻。

  一想到發生在山河殿的那兩件血腥事情,她就只覺頭大如斗,心情都郁悶起來。

  “大人,已經查清楚了,蘇公子如今就居住在葫蘆巷子中。”

  深夜,城中一座客棧中,張毅韌沉聲開口。

  武靈侯陳征點頭道:“好,明天我便去拜訪他,你去把那頭四階‘青火鹿’的獨角給我準備好,既是拜訪,總不能空著手去。”

  張毅韌笑道:“屬下早已為您準備好了,對了,大人此次前往青河劍府,可有收獲?”

  陳征道:“倒的確發現了數個好苗子,不過木倉圖那邊卻出了點意外。”

  “意外?”張毅韌怔然。

  “木倉圖已打算卸任府主之位,就此隱居山林,潛心劍道,再不問世事紛爭。”

  陳征微微皺眉,“據說,他是敗在了一個極強大的年輕人手中,可這年輕人是誰,卻無可得知。”

  張毅韌倒吸一口涼氣,道:“木倉圖號稱‘青河一劍壓半城’,武道根基何等雄厚扎實,這等成名多年的存在,竟都敗了?”

  “這世上不敗的人終究是少數。”

  陳征神色沉凝平淡,“強大如先天武宗,哪個敢言不敗?至于那些個陸地神仙,在踏上元道修行之路前,注定也歷經無數血腥和坎坷的磨煉。”

  頓了頓,他輕嘆道:“不過,我的確沒想到,木倉圖竟然會被一個年輕人打敗,也不知這年輕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了。”

  張毅韌忽地說道:“大人,會不會是……蘇公子?”

  陳征一怔,道:“不好說,按你所言,蘇奕雖有劍殺宗師之力,可當時他在樓船上殺的那家伙,已是強弩之末,蘇奕能夠獲勝,是占了大便宜。”

  旋即,他搖了搖頭,道:“不談這些,明日我去拜訪他時,問一問便知。”

  浪淘沙。

  云河郡城極負盛名的一座青樓。

  一座密室內,茶錦急劇咳嗽,一張絕美俏臉蒼白幾欲透明,眉宇間更有一抹掩飾不住的疲憊和痛苦。

  今日,她雖僥幸從拙安小居逃走,可也因為施展一門禁術,損傷內腑。

  一側,一個身著赤袍,容貌俊美陰柔的青年恨道:“那蘇奕未免太狠!”

  他約莫二十余歲,長發披散,腰纏玉帶,目光看向茶錦時,盡是疼惜之色。

  “我利用了他,他自然憤恨。”

  茶錦深呼吸一口氣,心有余悸似的說道,“不過話說回來,連我都沒想到,在這大周偏遠之地的云河郡,竟有他這等可怕的角色。”

  赤袍青年略一沉默,道:“你說,他會不會和青衿一樣,是來自大周第一圣地‘潛龍劍宗’的傳人?”

  茶錦美眸一凝,搖頭道:“青衿同樣是聚氣境修為,可她的戰力,最多也只能和宗師人物抗衡罷了,可蘇奕不一樣,他殺宗師直似殺雞宰猴般輕松!”

  她目光泛起追憶之色,“師兄你根本不清楚,蘇奕明明只是個十七歲少年,可面對他時,我卻竟有一種面對天上神祇般的感覺。”

  赤袍青年眉頭一擰,不以為然道:“師妹,你只是被他嚇到了,才會產生這種感覺。”

  他話鋒一轉,道:“不過,我也不得不承認,這蘇奕的確是個妖孽般的角色,加上秦聞淵、南文象在內,死在他手中的宗師人物,已有三個。擱在我們宗門中,也只有‘月輪七子’才有這般能耐。”

  月輪七子!

  月輪宗七位最核心的真傳,被譽為宗門年輕一代的驕陽,以后足可輕松劍指元道之境的絕世奇才!

  “月輪七子……”

  茶錦美眸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羨慕之色。

  世俗勢力,終究無法和超脫于世俗之外的修行勢力可比。

  世俗中的武者,也注定不可能和修行勢力中的強者相提并論。

  差距之大,如隔兩界。

  猛地,茶錦又是一陣劇咳,花容慘淡。

  見此,赤袍青年眉目間泛起無邊恨意,道:“明日,我去會一會這蘇奕!”

  “不要!”

  茶錦臉色大變,“師兄,那家伙太恐怖,別說你這等剛躋身宗師的角色,就是老牌宗師,都不是他的對手,你可千萬別沖動。”

  “放心吧,我不會蠢得去硬拼。”

  赤袍青年柔聲道,“這次我從宗門離開時,帶了一樣寶物,憑此寶,哪怕殺不死他,也足以將其重創!”

  說著,他掌心一翻,一柄七寸飛劍出現,劍身覆蓋在繁密奇異的符箓云紋中,泛著令人心悸的幽藍光澤。

  “破煞劍符?”

  茶錦動容。

  這可是陸地神仙親手煉制的秘寶,蘊藏著足以滅殺宗師的恐怖威能。

  “不錯,這是趙師伯所賜,由其以元道之力孕養淬煉了七七四十九天,只有宗師之輩,才能勉強動用此寶的威能。”

  “宗師之下的角色,都根本承受不住此劍的力量。”

  “按照趙師伯的說法,此劍可動用三次,這一次,就拿這蘇奕試一試!”

  赤袍青年眸光灼灼。

  只是,一想到此等秘寶,卻要浪費在蘇奕身上,他總感覺有些不值。

  “師兄,我還是認為,若能將蘇奕拉攏到我們的陣營中,才是最好的選擇。”

  茶錦認真說道。

  “師妹你不懂,似這等角色,皆恃才傲物,眼高于頂,唯有以真正的力量,才能壓迫他低頭!”

  赤袍青年冷然道。

  茶錦心中一嘆,知道再勸阻也沒用了。

  夜色漸漸褪去,黎明破曉之光隨之涌現。

  葫蘆巷子外。

  “老道,我已問了附近的街坊鄰居,那一座庭院的住戶,只是一群十多歲的年輕人而已,沒一個值得在意的。”

  褚四郎打了個哈欠,懶洋洋說道。

  他今天起了個大早,在附近走訪,經過一次次確認,最終斷定,翁云岐曾前往的那座庭院中,并沒有值得警惕的角色。

  “不可大意,翁云岐這老兒既然前來,定是有所圖謀,這也就意味著,那座庭院的主人,或許并不像我們想象中那般簡單。”

  血衡道人眸光閃動。

  柳湘藍笑吟吟道:“此事倒也好辦,我們先去那座庭院,摸一摸那些年輕人的底細,若真是棘手人物,就立刻撤離。若不是,我們大可以將那座庭院占據,守株待兔,等翁云岐找上門來。”

  “也好。”

  血衡真人猶疑了一下,便點頭答應。

  若那些年輕人中真有足夠威脅到他們的角色,哪怕翁云岐出現,恐怕他們也都沒有下手的機會。

  歸根到底,還是先摸清楚情況最為穩妥。

  血衡真人叮囑道:“待會都客氣一些,莫要讓人誤以為我們是找茬的。”

  說著,他已邁步走進葫蘆巷子。

  褚四郎和柳湘藍緊隨其后。

  來到拙安小居前,血衡真人整了整衣冠,臉上露出一抹和煦的微笑,伸手輕叩大門。

  “誰?”

  庭院內,響起黃乾峻的聲音。

  血衡真人微笑開口:“老朽乃附近的住戶,昨夜時候,這巷子外一個賣餛飩的小販慘死街頭,故而特意來走訪鄰里,看能否查出一些和兇手有關的線索。”

  這話沒毛病,因為殺死那小販的正是翁云岐。

  庭院內。

  黃乾峻把目光看向正在涼亭中休憩的蘇奕。

  蘇奕眸光微瞇。

  昨天晚上,先是殺南文象,嚇退茶錦,緊跟著翁云岐也隨之出現。

  這一連串事情,讓蘇奕已察覺到,接下來一段時間內,拙安小居怕是已很難再平靜下來。

  卻不曾想,今天清晨就有人找上門了。

  “風師弟,你和曉然先回房間。”

  蘇奕說著,朝黃乾峻揮了揮手,示意后者開門。

  他倒要看看,來者是誰。

  房門開啟。

  黃乾峻目光一掃門外的三人,心中一凜,嘴上則笑道:“敢問三位鄰居尊姓大名?”

  “能否進去說話?”

  血衡真人微微拱手,笑容和煦。

  黃乾峻笑容爽朗道:“是我失禮了,快快請進。”

  說著,將血衡真人他們迎了進去。

  “這位是?”

  血衡真人一眼就看到了涼亭中躺在藤椅中的蘇奕。

  “這是我家公子。”

  黃乾峻輕聲道。

  血衡真人哦了一聲,大步上前,在涼亭外佇足,笑著見禮道:“老朽見過公子。”

  蘇奕坐在那紋絲不動,神色平淡道:“說說吧,你們究竟是為何而來。”

  血衡真人瞳孔一縮。

  一側的柳湘藍笑吟吟道:“瞧瞧,這位小哥也是個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主,咱們若再遮遮掩掩,可就丟人現眼了。”

  說著,她目光則落在蘇奕腰畔的養魂葫上,一對美眸深處泛起一絲異色。

ps:今天看是否能再補個5更!這兩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