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一章 翁云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書桌前,燭光下。

  蘇奕將黃乾峻送來的一份密卷打開。

  “查清楚茶錦和大魏‘月輪宗’的關系之前,切記莫要打草驚蛇。”

  “若確認其身份,將其活擒送往玉京城。”

  “若需幫助,可憑我的玉牌前往郡守府,秦聞淵必可助你一臂之力。”

  “至于我那六弟的事情,你無需摻合。”

  “此密卷,閱后即焚!”

  ……看到這,蘇奕一聲輕嘆,果然麻煩。

  蒼青大陸上,有世俗國度上百個。

  大周只是其中之一。

  毗鄰大周的,有兩個世俗國度,一個是大魏,一個是大燕。

  其中,大燕國力最強。

  大周和大魏平分秋色,兩國之間的對峙和沖突也最頻繁,常年戰事不斷。

  大燕向來是坐山觀虎斗的姿態。

  畢竟,兩虎相爭,對大燕反而最有利。

  “大魏月輪宗……茶錦的身份果然不簡單,極可能是大魏安插在二皇子身邊的一枚棋子。”

  “秦聞淵原來是二皇子的人,這么算的話,今日我不管是否殺了這南文象,僅憑秦聞淵的死,就可能會讓這位二皇子視我為敵。”

  蘇奕默默思忖。

  大周當今皇帝有八個兒子、三個女兒。

  這八個兒子的名字很有意思,據說是由國師洪參商按照八卦之象而定。

  分別是乾、坤、震、巽、坎、離、艮、兌。

  像六皇子,便叫周知離。

  二皇子自然就叫周知坤。

  “管他什么紛擾風波,若惹到我頭上,一劍殺之便是。”

  片刻后,蘇奕隨手撕碎了那一份密卷,眼神深邃平淡。

  世俗中的紛爭,也是一種歷練。

  出世者,歷天地自然之劫。

  入世者,歷紅塵煉心之劫。

  兩者皆不可或缺。

  他蘇玄鈞重生于此,豈可能懼怕紅塵濁浪的拍打?

  沒有再多想,一如從前般,蘇奕開始了枯燥而刻苦的修煉。

  夜色漸深。

  葫蘆巷子外,燈火闌珊。

  一個身影落魄的老者,來到葫蘆巷子口,目光望著巷子深處的黑暗,有些遲疑。

  老者須發潦草,一身破舊麻衣,高大的身影枯瘦嶙峋,走路時駝背弓腰,一派風燭殘年的樣子。

  半響,老者忽地轉身,來到了街道旁的一個賣餛飩的攤位前,道:“來一碗。”

  他隨意坐下。

  賣餛飩的是個精瘦漢子,聞言飛快忙活起來。

  沒多久,就呈上了一碗熱氣騰騰的餛飩。

  老者卻沒有吃,渾濁的眼神泛起一絲感慨,“陰煞門的弟子都混到了要賣餛飩來度日的地步,真是越來越不堪了。”

  精瘦漢子臉色驟變,撂下手中湯勺就逃。

  一根竹筷如箭矢般,插入他的脖頸,身影也隨之噗通一聲躺倒在地。

  老者卻看也不看,拿起勺子和筷子,開始享用身前的餛飩,吃得有滋有味。

  直至將碗中湯汁也喝完,老者品咂了一下唇,這才起身。

  這一次,他沒有任何遲疑,走進了葫蘆巷子深處。

  直至來到拙安小居前。

  老者從懷中摸出一根骨笛,放在唇邊輕輕吹動。

  一縷輕柔縹緲的笛聲,在深沉的夜色中飄起。

  房間中。

  正在修煉的蘇奕忽地悄然睜開了眼睛,眉頭微皺,今晚怎么什么魑魅魍魎都跑出來了?

  這是不打算讓人消停了?

  幾乎同一時間,養魂葫中響起傾綰驚慌的聲音:“仙師,有人以御魂之術要將我強行拘走……”

  蘇奕不免意外,竟是為傾綰來的?

  御玄劍出鞘,以劍身橫壓養魂葫上。

  “莫慌,我去看看。”

  蘇奕說著,拎著映紫劍,走出了房門。

  已是深夜,疏星朗月,萬籟俱寂。

  隱約有一縷縹緲的笛聲在庭院上空飄蕩。

  當蘇奕拎劍而出,這笛聲戛然而止。

  庭院外,麻衣老者略一沉默,道:“公子若留傾綰在身邊,恐招來滅頂之災,老朽希望公子能將其歸還。”

  蘇奕站在庭院中,忽地說道:“翁云岐?”

  麻衣老者眉目間浮現一抹寒意,“看來,我那不肖弟子吳若秋就是被公子所殺了。”

  兩人隔著緊閉的大門對談,誰也看不見誰,可氣氛卻一下子緊繃壓抑了起來。

  “你也說了,他很不肖,殺了也算是為世間除害。”

  蘇奕說著,悄無聲息地靠近庭院一側圍墻前。

  “罷了,老朽改天再來。”

  麻衣老者的聲音剛響起,蘇奕的身影就如離弦之箭,一閃跳到墻頭之上。

  可讓他意外的是,聲音還在回蕩,卻只看到一道身影早已遠遠地逃出了葫蘆巷子,一閃而逝。

  “這老東西倒也夠謹慎的。”

  蘇奕強自按捺下追擊的沖動。

  他擔心這是調虎離山,畢竟拙安小居不止他一人。

  “翁云岐身上定攜帶著那一塊魂玉,或許正是憑借此玉,讓他感應到了傾綰的氣息,找到了這里。”

  蘇奕思忖時,已折身返回房間。

  翁云岐和吳若秋師徒二人,當年背叛陰煞門時,曾帶走三件寶物,一塊神秘魂玉,一部豢養鬼尸蟲的密卷,一個養魂葫。

  其中,密卷和養魂葫以及傾綰,當初都在吳若秋的掌控中,隨著吳若秋一死,這些都落入蘇奕手中。

  唯獨那一塊神秘魂玉不在。

  而當初在鬼母嶺時,通過那些陰煞門傳人的供詞,讓蘇奕了解到,傾綰最初時候,就是沉睡在那塊神秘魂玉中!

  至于這塊魂玉是從何而來,卻至今是個謎團。

  “正愁找不到你這老家伙,你卻送上門來了,如此也好,等找到那塊魂玉,或許就能查出一些傾綰的身世線索了。”

  蘇奕清楚,只要傾綰在自己身邊,就不必擔心翁云岐會就此消失。

  返回房間,他收起御玄劍,對養魂葫中的傾綰說道:“沒事了。”

  “仙師,是不是陰煞門的人找來了?”

  傾綰柔怯的聲音傳出。

  “不錯。”

  蘇奕道,“最近你警惕一些,若察覺到不對勁,就立刻通知我。”

  “嗯!”

  葫蘆巷子外。

  餛飩攤位旁邊,一人蹲在那被竹筷殺死的精瘦漢子尸體前,打量片刻,不由皺眉。

  “翁云岐這老匹夫也太狠了,連盯梢的小嘍啰都殺,難道他已察覺到危險了?”

  這人面黃肌瘦,衣著邋遢,正是陰煞門袞州分舵四位護法之一“病癆鬼”褚四郎。

  他從袖袍中拿出一截血蠟燭,放在鼻端輕輕嗅了嗅,一對三角眼中登時泛起慘綠的光澤。

  而后,他長身而起,一步步朝葫蘆巷子中走去。

  直至來到拙安小居前,他頓了頓足,眉宇間浮現一抹疑惑,“那老匹夫怎地在此地逗留片刻后又離開了?”

  他看了看拙安小居緊閉的大門,猶豫片刻,最終還是悄然轉身而去。

  來到葫蘆巷子外,褚四郎不禁一怔,就見那精瘦漢子的尸體旁邊,一群乞丐正在興奮地翻找財物。

  “發死人財,倒是和我陰煞門的風格有些類似。”

  褚四郎笑了笑,轉身而去。

  而在他離開不久,一個老乞丐忽地壓低聲音問道:“可看清楚那人的長相了?”

  其中一人飛快道:“看清楚了,似乎正是咱們要找的那三個目標之一!”

  “總算有些眉目了,這死人身上的錢歸你們了,老子要先去領賞。”

  老乞丐站起身來,匆匆而去。

  半個時辰后。

  城中一個荒廢已久的宅邸中。

  深夜十分,一個美艷婦人滿意地看著眼前那剛剛搭建好的法壇。

  法壇三尺高,由無數雪白臂骨搭建而成,頂部是九顆泛著血色光澤的頭骨。

  每一個頭骨旁,皆插著一面黑色招魂幡。

  “若不是舵主拿出這么多寶貴材料,這‘縛靈血尸’陣可根本無法布置出來。”

  美艷夫人輕聲道。

  尸夫人柳湘藍!

  “有了此陣,我們便等若有了一張底牌。”

  另一側,穿著陳舊道袍的老者點頭開口。

  血衡道人!

  養爐境二重宗師!

  兩人正自交談,忽地一道細微的開門聲響起,病癆鬼褚四郎走了進來。

  他先是色瞇瞇在柳湘藍那傲人的胸前逡巡了一番,這才滿足似的笑呵呵說道:

  “我大概已鎖定翁云岐的下落,不出意外,他近期極可能會再次前往城中葫蘆巷子內的一座庭院。”

  “那座庭院的主人是誰?”

  血衡道人問。

  褚四郎搖頭道:“不清楚,我擔心打草驚蛇,所以沒有查探,等明日一早,找一些小嘍啰查一查便一清二楚。”

  血衡道人目光閃爍道:“明天開始,我去蹲守在葫蘆巷子外,只要翁云岐出現,他必插翅難飛。”

  “老道,你不是說找了城中一位大人物幫忙,他可曾答應出手?”

  柳湘藍忽地問道。

  “沒有。”

  血衡道人長嘆一聲,有些郁悶道,“昨天時候,郡守秦聞淵被殺,鬧得城中那些大勢力人心惶惶,我那老朋友也被嚇得不輕,不愿在這等節骨眼上幫忙。”

  褚四郎笑道:“幫不幫無所謂,對付翁云岐而已,憑我們三個的力量,足可以將其輕松拿下。”

  “堂堂郡守竟都被殺了……”

  柳湘藍卻吃了一驚,“可知道是誰做的?”

  血衡道人搖頭道:“不清楚,據說是一個了不得的大人物,連城中那些大人物們都不敢泄露其身份。”

  “總之,云河郡城最近的局勢撲朔迷離,風波詭譎,不宜久留。”

  說到這,他指著那白骨搭建的法壇,“遮擋起來,莫要被人察覺到了。我們此次的目標是翁云岐,等事成之后,立刻就走!”

  褚四郎和柳湘藍皆點了點頭。

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