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三章 你的模樣很能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翌日清晨。

  風曉然忽地發現,往常修煉、洗漱、吃飯之后,就會返回房間繼續修煉的蘇奕,今日卻破天荒地要出門!

  “蘇奕哥哥,你這是要去做什么?”

  她忍不住脆聲問道。

  風曉峰和黃乾峻心中也疑惑。

  “偷得浮生半日閑,去見一個人。”

  蘇奕笑著揉了揉風曉然的腦袋。

  “噢!”

  風曉然點頭。

  “蘇哥,可需要乘坐馬車?”

  黃乾峻忍不住問。

  “不必,你們各做個事便可。”

  蘇奕頭也不回地揮了揮手,其身影已施施然走出了庭院。

  “蘇師兄今天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

  風曉峰有點意外,他拄著一根木杖,經過每天以靈藥滋養,他的雙腿如今已勉強可以行走。

  “肯定是去見好朋友了。”

  風曉然認真道。

  “好朋友?”

  黃乾峻冥思苦想許久,忽地想起一個人——

  文靈雪!

  青河劍府。

  占地上千畝,庭樓殿宇重重疊疊,鱗次櫛比,蔚為壯觀。

  某種意義上而言,青河劍府已稱得上是云河郡十九城年輕一代心中的修行圣地。

  晨曦柔和,青河劍府的門庭前,許多少年少女進進出出,身上散發著蓬勃朝氣。

  大都十六七歲,正是人生最美好的韶華。

  蘇奕負手于背,當看到那熟悉的門庭,腦海中不禁浮現起過往許多回憶。

  十四歲那年,他孤苦一人,跋山涉水而來,拜入青河劍府修行。

  那三年里的辛酸苦辣,此刻再想起來,別有一番滋味上心頭。

  “咦,這是哪位師兄,模樣長得好俊秀!”

  “噓,矜持些!”

  不遠處,當看到蘇奕時,一些女孩子眸子一亮,竊竊私語起來。

  不得不承認,蘇奕這副皮囊還是很出眾的,身影勻稱頎長,面龐清俊白皙。

  再加上身上那獨有的淡然出塵的氣質,對一些涉世未深的少女而言,格外有吸引力。

  “矜持什么,長得好看的師兄都快要被搶光了,再不出手,湯都喝不到一口。”

  一個華裳妙齡少女一挺胸膛,主動走上前,大大方方道:

  “這位師兄,我叫田瑤,能不能認識一下?”

  少女杏眼桃腮,細腰長腿,美眸顧盼時,帶著一絲妖嬈撩人的味道。

  蘇奕搖頭道:“我早已不是青河劍府弟子,認不認識都已不重要。”

  說著,已邁步朝青河劍府內行去。

  田瑤一呆,自己這是被拒絕了?遠處傳來不少同伴的笑聲,讓她俏臉微僵。

  她雖性情似火,開朗大方,可尋常時候可根本不屑于和那些個不堪入眼的同門男子結交。

  現在好不容易碰到一個讓她眼睛一亮的,誰曾想,卻竟被人給云淡風輕地拒了!

  “喂,你給我站住。”

  也是是自尊心作祟,也許是不服氣,田瑤一咬貝齒,轉身就追了過去。

  和蘇奕記憶中一樣,青河劍府內那些鱗次櫛比的建筑、庭樓、場地、風景并沒有多少變化。

  “以靈雪的天賦,再加上我傳授她的玄素靈璣經,如今足可以輕松在青河劍府內門中占據一席之地……”

  蘇奕信步朝內門所在的區域行去。

  “喂!”

  田瑤追了上來,氣鼓鼓道,“你這家伙也太沒禮貌了吧,害得我在朋友面前丟臉。”

  旋即,她又嫣然一笑,“不過,看在你長得好看的份上,就原諒你了,說說吧,你叫什么名字?要不要一起吃個飯?”

  蘇奕不禁一怔,笑道:“吃飯就不必了,幫我一個小忙怎樣?”

  田瑤笑嘻嘻道:“你說唄,能幫的我一定幫,但你也要告訴我你的名字。”

  蘇奕點了點頭,道:“文靈雪在哪里?”

  文靈雪!

  田瑤神色一滯,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又是為她來的!”

  蘇奕挑眉道:“什么意思?”

  田瑤撇嘴道:“你不知道嗎,自從文雪師姐進入青河劍府,儼然成了公認的第一美人,不止是同門那些師兄師弟對她傾心,連云河郡城中那些世家子弟,都慕名而來。”

  說到最后,語氣都泛起一絲艷羨和嫉妒。

  蘇奕想了想,點頭道:“以她的才情和風姿,的確很容易引來狂蜂浪蝶的追逐,很正常。”

  “你不也和那些狂蜂浪蝶一樣?”

  田瑤哼了一聲。

  “不一樣。”

  蘇奕搖頭,“對了,你還沒說她在哪呢。”

  田瑤氣惱道:“我在追你,你卻在問別的女人,真不知道這就和心頭插刀沒什么區別?”

  “那算了。”

  蘇奕徑直邁步離開。

  田瑤:“……”

  就這樣走了?

  走了?

  她氣得酥胸一陣起伏,恨不得咬蘇奕一口。

  可下一刻,鬼使神差地田瑤又追了上去,氣呼呼道:“那我可要看看,你有什么不一樣!走吧,跟我來!”

  蘇奕微微一笑。

  相反,所謂美人,當宜嗔宜喜。

  嬌羞時如海棠低頭,是一種美。

  嗔怒時如荷花搖枝,又是一番別樣風情。

  作為男人,唯一要做的就是欣賞。

  路上,田瑤嘰嘰喳喳說道:“我不怕告訴你,追逐靈雪師姐的青年才俊和世家子弟不知凡幾,出身清貴之輩更數不勝數,可至今能虜獲靈雪師姐芳心的,沒有一個!”

  蘇奕登時笑起來,道:“她的眼光就該這么高,這世俗之輩,豈能配上她?”

  田瑤只覺胸口發堵,她本意是勸蘇奕趕緊放棄不切實際的想法,哪曾想,這家伙卻竟不吃這一套!

  “你覺得你能行?”

  田瑤忍不住道。

  “誰說我要追她了?”

  蘇奕哭笑不得。

  田瑤嗤地笑起來,道:“別騙我了,在這種事上,男人幾乎都是口是心非,你這么說,無非是擔心碰壁的時候太難堪,先給自己找個借口罷了。”

  蘇奕登時不吭聲了。

  和女人辯解,只會越抹越黑,在這方面,他可是經驗豐富之極。

  果然,見蘇奕不作聲,田瑤如若獲勝般,得意洋洋道:“被我說中了吧?對了,你還沒說你的名字呢。”

  蘇奕隨口報出自己名字。

  “蘇奕?”

  田瑤怔了一下,忽地想起什么,美眸睜大,“該不會你就是那個修為盡失的……蘇奕吧?”

  蘇奕點頭道:“不錯。”

  他心中則不免有些疑惑。

  昨天在青鼎校場,府主木倉圖敗在自己手中,這件事被掩蓋下去倒也好理解。

  可周懷秋他們都已返回青河劍府,就沒說起自己修為恢復,拿下宗門大比第一的事情?

  “也對,周懷秋他們那天在豐源齋遭受那等大的打擊,怕是根本不敢再提起和我有關的事情……”

  蘇奕隱約有些明白了。

  換而言之,如今的青河劍府中,除了那些大人物們,其他人怕是還根本不清楚自己身上發生的那些事情。

  “原來是你……”

  田瑤似有些失落,旋即就柔聲安慰蘇奕,“蘇師兄,我也聽說過你的遭遇,不過你放心,我不介意你是否擁有修為的。”

  “你要記住,長得好看也是一種本錢,大多數人想靠臉吃飯還不行呢。”

  說著,她拍了拍蘇奕肩膀,以示鼓勵,“你的模樣就很能打,起碼讓我一眼就喜歡上了!”

  蘇奕:“……”

  他忽地想起,當初靈雪曾開玩笑說,之所以對自己那般好,是因為自己長得好看。

  她……該不會也只在乎自己的外表吧?

  這可就有點膚淺了。

  找個機會得讓她知道,除了外表,她姐夫其他方面也不是這世俗男子可比的……

  正自交談,忽地響起一陣熱烈的喝彩聲從遠處傳來。

  就見遠處是一個廣闊的演武場,此刻那里人頭攢動,人山人海,聲勢極壯觀。

  演武場中,一抹青春靚麗的綽約身影俏立,吸引著場中大多數少年的目光。

  她發髻高挽,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含貝,穿著一襲淺藍色裙裳,亭亭玉立。

  熹微柔和的天光灑在她身上,靈秀明媚,直似從畫中走出來般。

  “武師兄,承讓了。”

  演武場中,少女微微拱手。

  “靈雪師妹武道愈發厲害了,能敗在你手中,也是我的榮幸。”

  對面,一個金袍少年灑然一笑,眼神看向對面的少女時,深情款款。

  “行了,趕緊走吧,別以為敗給靈雪師姐,就能拉近關系了!”

  “呸!你哪里是來切磋的,分明是想打靈雪師姐主意,太無恥了吧?”

  場中響起一陣起哄聲。

  那金袍少年神色發僵,狼狽而去。

  這一幕,讓許多少女都又是羨慕又是嫉妒,卻又無可奈何。

  自打文靈雪來到青河劍府之后,無論誰想去追求她,必會被視作公敵!

  其人氣之高,可見一斑。

  遠遠地,當看到這樣一幕時,蘇奕唇邊不由泛起一抹笑意。

  遙想當初在廣陵城松云學府時,文靈雪就已經是公認的第一美人了。

  沒曾想,到了這青河劍府,也同樣如此。

  “看到了吧,靈雪師姐的人氣有多高,你若是去追求,怕是剛一接近,就會被無數人視作仇敵。所以,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省得被別人笑話自取其辱。”

  旁邊的田瑤嘀咕道,目光看向演武場中那個絕代風姿的少女時,也不由泛起一絲艷羨。

  但更多的是無奈和澀意。

  除非對自己容貌足夠自信,否則,哪個女孩子會愿意和文靈雪一比高低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