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八章 斯人若謫仙 只應天上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勁氣擴散,校場上煙塵彌漫。

  地面上的青石板已破碎不知多少塊。

  場中目光,無不震撼地看向那一襲青袍的少年身上,心頭激蕩翻騰。

  “這少年怎會如此強大?”

  不知多少人頭皮發麻,心神顫栗。

  此戰之前,從沒人看好蘇奕,都認為蘇奕必敗無疑,只看能否保下命來罷了。

  木倉圖劍術通天,威震云河郡城十九城,豈是區區一個十七歲聚氣境少年能敵?

  但真正戰起來,人們才發現,木倉圖竟然從頭到尾,都沒有占到一絲便宜!

  無論是驚天劍術,壓箱底絕招,都無法奈何蘇奕。

  “原來蘇先生這般強大……”

  袁珞宇吶吶道,他之前還不適應“蘇先生”這個稱呼,一直稱蘇奕為公子。

  可此時,卻下意識改變了稱謂。

  “現在你總算開眼了吧?”

  袁珞兮嬌俏的小臉興奮,紅撲撲的。

  “斯人若謫仙,只應天上有。”

  袁武通感慨。

  他也被震撼到,以他身為袁氏族長的見識,都無法想象,這世上哪個聚氣境少年,可以和木倉圖這等武道宗師對抗!

  “這就是他真正的底細嗎……”

  秦聞淵神色陰晴不定,他城府向來極深,可此刻也有失態的感覺,無法自控。

  內心更涌起一股莫名的寒意。

  他本以為,蘇奕的底氣來自某種外力作為依仗,比如袁武通,比如其他大人物。

  唯獨沒想到,蘇奕的底氣來自于他自身!

  “我就說了,此子之風采,他日定可以去和鎮岳王爭輝。”

  章知炎唏噓,只是他神色卻很不自在,眉宇間也帶著一抹陰霾。

  在他旁邊,章遠星軀體發僵,失魂落魄。

  之前,他還說蘇奕能死在木倉圖手中,可以含笑九泉,可現實卻給了他狠狠一巴掌!

  “這怎可能?”

  秦楓怒目圓睜,滿臉難以置信,氣得牙齒快咬碎。

  “是啊,怎可能……”

  那些青河劍府的大人物們,一個個也都眼神恍惚,神色變幻不定。

  “此等劍道,聞所未聞,我縱不甘,也不得不嘆服!”

  校場中央,木倉圖沉默許久,忽地一聲長嘆,眼神落寞,帶著一抹苦澀。

  苦修劍道多年,卻一朝之間,慘敗如斯!

  這對這位青河劍府府主的打擊不可謂不大。

  蘇奕道:“既然認輸,就帶這你的人離開吧。”

  木倉圖一怔,“為何不下殺手?”

  “當年我曾在青河劍府修行,不管我那時候經歷過什么,終究于我有恩。”

  蘇奕神色平淡。

  木倉圖神色復雜,拱手行禮道:“多謝!”

  一個少年,卻有這般胸襟和氣魄,讓他這等活了多年的老家伙都有自慚不如之感。

  “走。”

  木倉圖揮了揮手,負劍而去。

  只是和來的時候相比,他那低矮的身影顯得單薄而蕭索。

  一世英名,在今日化作一個少年成名之路的墊腳石,難免讓人失意悵然。

  那些青河劍府的大人物們,皆追隨而去。

  每個人皆心緒低落。

  任誰都清楚,今日之戰傳出去,青河劍府之威名,必遭沖擊!

  而目睹這一幕幕,校場氣氛則壓抑下來。

  青河劍府作為云河郡城四大頂尖勢力之一,已在此刻落敗而退,眼下的場中,誰還能是蘇奕對手?

  天上陰云愈發厚重,像黑色鉛塊堆積,空氣沉悶得讓人喘不過氣。

  蘇奕目光一掃四周,道:“誰若要報仇,盡可以來,今日就在這里做個了斷。”

  一番話,讓全場目光下意識看向了坐在高臺中央的秦聞淵身上。

  卻見秦聞淵沉默許久,臉上浮現愧色,道:“我今日方才明白,我郡守府那六個護衛何等愚蠢,竟敢得罪如蘇公子這般的絕世奇才,死了也是活該!”

  說著,他長身而起,肅然抱拳道:“蘇公子,之前是秦某被怒火沖昏了頭腦,以至于做出一些誤判,還望寬恕!”

  全場所有人都呆住了。

  就是秦楓都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自己父親。

  “老狐貍!”

  袁武通暗罵,一見不妙,就推卸責任。

  章知炎這時候也起身,笑呵呵道:“以秦大人的身份,此刻也都主動道歉,既然是一場誤會,依我看,此事到此為止便可。”

  “對,對,就當如此。”

  在座其他大人物也陸續有人附和。

  蘇奕的戰力,誰都看在眼底,哪會不清楚,一個能在劍道上壓得木倉圖都低頭的少年,一旦發飆,后果會多嚴重?

  “這些老混賬,見風使舵的本事可一個比一個厲害。”

  黃乾峻暗自冷笑。

  “相信蘇公子也不愿意把事情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吧?”

  章知炎笑著問。

  眾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蘇奕。

  在他們看來,眼下無疑是和解的最好時機。

  卻見蘇奕看了看天色,這才隨口說道:“你們以為,我今日主動前來,就是為了顯露一下實力,好讓你們低頭和解的?”

  秦聞淵心中一沉。

  章知炎則疑惑道:“蘇公子這是何意?”

  “你要摻合進來?”

  蘇奕問。

  章知炎連忙搖頭,道:“章某只是個看熱鬧的。”

  “那就閉嘴。”

  蘇奕冷冷道。

  章知炎神色一滯,微胖的臉頰都憋得漲紅。

  身為章氏之主,卻在眾目睽睽之下,被蘇奕這般訓斥,這讓他顏面都有些掛不住。

  “蘇奕,你什么意思?”

  章遠星怒道,“我父親可沒有得罪你,你未免也太狂了吧?”

  “夠了!”

  不等蘇奕開口,章知炎已喝斥道,“我們是看熱鬧的,不要再瞎搗亂!”

  他臉色陰沉坐在那,再不言語。

  章遠星神色陰晴不定,卻也不敢再多說一個字。

  眼見他們父子都不敢再強出頭,在座其他人都一陣默然,神色各異。

  這就是蘇奕那以木倉圖落敗而鑄就的威勢!

  堂堂青河劍府府主、劍壓半城的武道宗師都只能低頭認輸,這云河郡城中,哪個老家伙還敢把蘇奕當做尋常少年看待?

  “蘇公子若有不滿,盡可以提出,我秦聞淵今日做錯了事,自當予以補償。”

  高臺上,秦聞淵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開口。

  這已經是再一次退步!

  卻見蘇奕道:“你兒子是你的逆鱗,我也有我的逆鱗,血斧幫的人前往我所居之地做的事情,你總該不會忘了吧?”

  秦聞淵臉色微變,這才明白今日蘇奕為何而來。

  這是犯了對方的忌諱和底線!

  不過,他城府非尋常可比,并未亂了陣腳,道:“蘇公子想如何解決?”

  蘇奕隨口道:“以你們父子的命,殺雞儆猴。”

  此話一出,簡直石破天驚,令全場眾人心中一震,全都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就是袁武通眸子也是一凝,看到了蘇奕身上的另一面,其底線不容觸犯,觸之必死!

  卻見秦聞淵臉色一下子也變得難看起來,道:“蘇公子,秦某已再三忍讓,此事就真的沒有回旋余地了?”

  蘇奕低頭看了看手中御玄劍,隨口道:“我可以給你們父子一個自裁贖罪的機會,三個呼吸后,你們不動手,我幫你們。”

  一番話,令在場眾人呼吸困難,渾身發寒。

  太狠了!

  誰都沒想到,蘇奕竟完全不給郡守府之主的面子。

  “好!很好!”

  驀地,秦聞淵怒笑起來,再不按捺內心的憤怒,道,“我秦聞淵執掌云河郡城三十年來,還是頭一次遇到你這等冥頑不靈的角色!”

  他滿臉殺機,須發怒張。

  秦楓也激動大叫:“父親,早說了就不該給這混賬面子,必須殺之而后快!”

  蘇奕輕輕一敲劍身,一縷清吟響徹。

  他抬起頭,看著天穹陰云,輕聲道:“天要下雨,人要送死,誰若是阻攔,便是大煞風景。”

  說著,他收回目光,邁步上前。

  一襲青袍飄曳,雖孤身一人,卻似有莫大威勢,讓得在場其他人等無不心神壓抑。

  “在場諸將士聽令,殺了此狂徒!”

  秦聞淵厲聲大喝,若雷霆般響徹校場之中。

  “殺!”

  “殺!”

  “殺!”

  駐守在校場四周的兵卒,皆轟然應諾,聲浪滔天。

  僅僅是那等鋪天蓋地的氣勢,便讓在場眾人再也坐不住,紛紛起身,躲避在遠處。

  “父親,這……”

  袁珞兮有些焦急,不等她說完,就被袁武通一把攔住胳膊,躲在遠處。

  “丫頭,安靜看戲就好,真需要我幫忙時,自不會袖手旁觀了。”

  袁武通眸光深沉,涌動懾人的冷電。

  他看得出來,蘇奕根本不在乎把事情鬧大,他要殺人時,才不管你的身份和權柄有多大!

  而他既然敢在此時動手,自有所依仗!

  “放!”

  一聲暴喝響徹。

  就見足足一百名兵卒手握臂弩,扣動扳機。

  一連串風雷般的尖嘯響徹,密集若暴雨般的箭矢如刺破長空的烏光,裹挾凌厲無匹的鋒芒,朝蘇奕一個人射去。

  那等一幕,足以讓宗師都心驚,不敢攖其鋒芒!

  遠處高臺上,秦聞淵冷眸如電,既已動手,他就變得冷靜而淡漠,看向蘇奕的身影就如盯著一個死人。

  今日他之所以選擇在青鼎校場召見蘇奕,就早已做了最壞的打算。

  此地有精銳兵卒三千,有郡守府一眾高手!

  更何況,他自身還是一位足以傲視云河郡城的武道宗師,手中更早已準備有諸多底牌!

  本以為這些都用不上。

  可現在,他已顧不得那么多了。

  感謝“逆魔道士”、“過客”兩位老兄弟的盟主賞!

目前累積欠下4個5更爆發,痛并快樂的想哭,壓力好大啊啊啊  第五更稍晚,我不會告訴你們,就在今天下午我忍痛刪了快一章的打斗情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