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七章 值得蘇某出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校場內,一股凝重壓抑的氣氛蔓延而開。

  寥寥兩擊,讓所有人都見識到了蘇奕的強大之處。

  就是秦聞淵這等宗師,也眉頭緊鎖。

  昨晚蘇奕一劍擊敗周懷秋,雖讓他吃驚,可并未太在意。

  因為在他這等宗師眼中,宗師之下的角色根本不值得太在乎!

  可當看到木倉圖出手,都沒能立刻拿下蘇奕,這讓秦聞淵心中都微微一寒。

  “這就是此子敢于和我郡守府叫板的依仗嗎?”

  秦聞淵神色明滅不定。

  在場其他人,也都驚疑不斷,內心翻騰。

  誰能想到,一個十七歲少年,都已強大到能和青河劍府之主對峙?

  “你已值得我出劍。”

  校場中,木倉圖沉默片刻,語氣古井無波。

  他忽地抬頭。

  刺啦!

  虛空之中,仿佛打出兩道閃電,他面容普通,身影低矮,但那一雙眼睛,此刻卻銳利如天劍。

  空氣都被他的目光割開,發出嗤嗤的聲音。

  這是武道意志和神魂力量強大到一定地步的顯現,是其劍道之力的外放。

  “我此生見慣大風大雨、大喜大悲,也見過數不盡的風流人物,唯獨不曾見過如你這般的奇才,能在卸任府主之位前,與你這等人物交手,也是我木倉圖之幸。”

  木倉圖眸中劍光越來越盛,一股鋪天蓋地的氣勢,從他身上節節暴漲達到了無法想象的層次,充塞天地。

  他身影明明低矮,可在眾人眼中,此刻的他就如一座山峰拔地而起,擎天而立!

  整個青鼎校場,連空氣都凝結。

  秦聞淵等寥寥幾位宗師,面色齊齊一凝,好強大的氣勢!

  “精氣神凝練如一,融入一身劍道,臻至此地步,身如洪爐,可吞金化石!沒想到,木府主竟然走到這一步了……”

  袁武通動容。

  何為吞金化石?

  內腑強大如熔爐,連金石都能煉化!

  章知炎笑起來,目光看向蘇奕,帶上憐憫之色,他已看出,木倉圖那一身武道造詣再無保留。

  這時候就是換做他出手,都不見得是木倉圖的對手!

  氣氛壓抑,全場皆被木倉圖身上的威勢驚艷到,那些年輕一輩更露出敬畏之色。

  如視神人!

  出乎所有人意料,就是在這等時刻,蘇奕淡然如舊,完全沒有任何驚慌之色。

  木倉圖探手一抓,斜插背后松木劍鞘中的一口黑色長劍出現手中,劍吟沉凝低沉。

  “此劍名千刃,隨我征戰至今已有三十年,斬敵一百六十三人,從不曾讓我失望。”

  一劍在手,木倉圖神色愈發平靜,整個人古井無波,目光則凌厲得讓人不敢對視。

  蘇奕點了點頭,道:“壁立千仞,無欲則剛,名字不俗,劍也不錯。若你能逼我出劍,今日我便讓你見識見識,何謂真正的劍道。”

  眾人:“……”

  諸如秦聞淵、章知炎等人,都差點笑起來,此子之口氣,何其之大!

  木倉圖沒有再廢話,揮劍上前。

  校場原先凍結般的空氣,此時仿佛一下子炸開,承受不住木倉圖那一身的威勢。

  一些年輕一代人物皆駭然失色。在他們眼中,此刻出擊的木倉圖,直似一座擎天大山在橫移,有壓迫乾坤之勢,讓人遠遠看著都有窒息之感。

  那些大人物也倒吸涼氣。

  虛空沸騰,氣流洶涌,木倉圖宛如神明降世般,手中千刃劍驀地斬出。

  劍如矯捷如龍,割裂長空,劍氣未至,天地之間就一片徹骨的鋒銳劍意。

  在場宗師,盡數動容。

  僅憑這一劍,木倉圖就穩坐云河郡城劍道第一寶座,便是同為宗師的他們,都不敢說硬接這一劍。

  但,蘇奕卻不曾閃避退縮。

  他一手負背,一手揚起,掌指綻放出璀璨的芒光,一身澎湃洶涌的修為盡數運轉,匯聚于拳面之上。

  直至劍氣襲來,他右拳如捶天鼓,驀地揮動,砸在了那肅殺凌厲無匹的劍氣之上。

  洪鐘大呂般的聲響,在天地間回蕩,浩蕩的勁氣,席卷擴散,爆成細碎迸濺的氣流。

  讓人震撼的一幕出現,木倉圖全力斬出的劍氣,竟然在蘇奕拳下,寸寸炸裂開來!

  如同一節節鞭炮炸響般,到最后,連那黑色的千刃劍也似承受不住,發出嗡嗡的鳴叫。

  木倉圖面容閃過一抹驚色,但絲毫不慌。

  他袖手一引。

  千刃劍在空中劃出一個圓滿的劍弧,猛地朝外一崩,生生把蘇奕最后的拳勁給震碎。

  “勉強值得稱道。”

  蘇奕驀地長笑一聲,身影一展,展開主動攻擊。

  其氣勢也隨之驟變,仿若一柄無匹劍鋒橫空而出,充滿著不至剛至強,恣意張揚的韻味。

  木倉圖豈可能無動于衷?

  剎那間連出九劍,一劍比一劍快,一劍比一劍浩蕩澎湃,恰似一重又一重洪流奔騰而起,挾帶天風海雨之勢壓向蘇奕。

  蘇奕揮拳如電,連續九拳打出,一拳比一拳重,簡單干凈,毫無花哨。

  但卻有一股無堅不摧,勢無可擋的大氣魄!

  爆鳴聲如雷霆悶響,從兩者之間擴散。

  讓人毛骨悚然的是,木倉圖如若大浪潮涌的九劍,被一重重摧垮,千刃劍都隨之嗡嗡顫抖,隱約有支撐不住的樣子!

  “驚鴻勢!”

  木倉圖深呼吸一口氣,劍勢再變。

  千刃劍化作一道丈許長的黑色劍光,雖然遠沒之前的威勢,但此時的劍芒卻凝聚到極點,卻更加危險。

  隨著木倉圖一揮手。

  一劍斬出,恰似一道墨線撕裂長空,其快若電,其疾如風,妙若天成。

  那些宗師見了,皆心中發寒。

  此劍,才是木倉圖真正的絕招!

  “有點意思了。”

  蘇奕大笑。

  面對這斬破一切般的一劍,他雙手一合,于間容不發之際,竟然將千刃劍夾在掌中!

  滿座皆驚,無不為之震顫。

  “開!”

  木倉圖低喝。

  黑光大盛,千刃劍爆發可怖的力量洪流,劍吟驚天,鏘鏘不絕,試圖掙脫枷鎖。

  蘇奕只覺掌中,似是一座火山要爆發般,肌膚刺痛如切割,渾身氣血都有被壓制凝固的痕跡。

  但他卻大笑一聲,舌綻春雷:

  “鎮!”

  讓所有人吃驚的一幕出現了。只見蘇奕白皙的雙手之間,原本如惡龍掙扎般的千刃劍,竟一次次被壓制。

  到了最后,再無法動彈!

  無數觀戰者,倒吸一口涼氣。

  僅憑一對血肉雙手,蘇奕竟然生生將木倉圖的劍器鎮壓!

  空手入白刃這種技巧,世間武者或多或少都會一些,可誰敢用自己的肉身凡胎,去硬接一位宗師的靈劍?

  更何況,到了此時,誰都看出蘇奕僅僅是聚氣境初期的修為,可卻辦到了這連宗師都不敢輕易嘗試的事情,這簡直顛覆人們想象。

  “太強了!此子難道是仙神下凡不成?否則怎敢以手接飛劍!”

  一位大人物駭然失聲。

  秦聞淵、章知炎等人,此刻面色皆凝重如水,他們此時才發現,小瞧了蘇奕!

  此等少年,簡直世間罕有!

  袁武通心潮澎湃,何謂謫仙?

  凡人不可揣度也!

  “還有余力嗎?”

  場中,蘇奕問,意猶未盡。

  自轉世至今,他一直未曾遇到可堪入眼之輩。

  眼前的木倉圖,勉強算一個,也勾起了他一絲較量的心思。

  “有!”

  木倉圖深呼吸一口氣,渾身氣血蒸騰。

  轟隆!

  方圓數丈之地的氣流,以他為中心,都被壓得塌陷爆鳴。

  這一瞬,木倉圖竟是將千刃劍從蘇奕雙手之間拔出,而后驀地刺出一圈圈漣漪般的劍影。

  仿似無形的水波,瀲滟美麗,一層層朝蘇奕籠罩而去。

  就連威勢也變得輕柔細膩,如若斜風細雨,纏纏綿綿,可秦聞淵那等宗師人物,無不心驚肉跳。

  繞指漣漪!

  木倉圖壓箱底的絕招,傳聞其枯坐洗劍泉多年,觀天邊云霞聚散,看水中漣漪浮沉,一朝頓悟,領會“剛柔之妙,分合之勢”,由此開創出“繞指漣漪”一招。

  “囚!”

  木倉圖一聲輕喝。

  在眾人眼中,那一圈圈漣漪般的劍影,就如一條條纖細晶瑩的鎖鏈,每一條皆由劍氣所化,蘊藏著恐怖無邊的威能。

  而此時,這些漣漪劍影仿似一座鎖鏈樊籠,將蘇奕的身影牢牢困住,一時無法掙脫。

  “要贏了?”

  許多修為淺薄之輩,雖無法體會這等對決的玄妙,可當看到蘇奕被困,頓時精神一振。

  可僅僅眨眼間,就見那一重重漣漪般的劍影中央,被困的蘇奕忽地輕笑一聲,道:

  “不錯,值得蘇某出劍。”

  清冽如潮的劍吟中,在蘇奕手中,憑空多出一把劍。

  隨著他隨意揮動刺出。

  天地如畫布,在這一劍下分化開。

  我有一劍劃清濁,生死幻滅俱往矣。

  此乃大扶搖劍經中的“劃清濁”!

  剎那間,無數劍影如泡沫般幻滅消失,可怖的碎裂劍氣洪流席卷擴散,朝四面八方狂涌而去。

  被視作木倉圖壓箱底的絕學“繞指漣漪”,就這般被一劍斬破,煙消云散!

  木倉圖渾身一震,不由倒退數步。

  不遠處,蘇奕拎劍而立,淡然道:“這便是我的劍道,你覺得如何?”

  青鼎校場內外,無不震顫,為之色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