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六章 花有重開日 人無再少年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校場大門處。

  一個身影枯瘦,雙鬢斑白的中年男子走進來。

  其背后,斜負松紋劍鞘。

  他身影略顯矮小,模樣也略顯普通。

  可當看到他出現,在場不知多少大人物肅然起身。

  那些個年輕一代子弟也都露出敬畏狂熱之色。

  木倉圖。

  青河劍府府主。

  有“青河一劍壓半城”之美譽!

  傳聞中,他劍勢之鋒利,可斷溪分流,裂虛空如撕布帛!

  在木倉圖身后,還跟隨著一眾青河劍府的內門長老,但其中并沒有周懷秋。

  顯然,昨晚一劍敗在蘇奕手下后,他已無顏再露面。

  看到木倉圖出現,秦聞淵頓感輕松不少。

  他縱然已做好收拾蘇奕的打算,可若能借他人之手辦到這一點,自然更好。

  “木兄,快快有請!”

  秦聞淵笑著起身相迎。

  “不必了。”

  木倉圖面無表情拒絕。

  他自走進校場,就沒有理會任何人,顯得極為無禮,可卻沒人敢說什么。

  因為在人們眼中,木倉圖有資格,有底氣這么做。

  木倉圖目光直接看鎖定了蘇奕,眉宇浮現一絲不解,道:

  “當初你修為失去,我本以為你此生再無修煉的可能,卻不曾想,一年之后,你已能一劍擊敗周懷秋,著實令我也驚奇不已。”

  在他身后,那些青河劍府的長老們神色皆很復雜。

  他們哪可能不認識這個當年的外門劍首?

  只是誰也沒想到,時隔一年之后,他們會以這樣的方式在此相見。

  蘇奕神色平淡道:“府主是來敘舊,還是來解決恩怨的?”

  木倉圖輕嘆一聲,道:“你殺死那七人,事出有因,可以理解。但你我立場不同,我乃青河劍府之主,自不能不理會此事,你可明白?”

  蘇奕點頭:“這是自然。”

  木倉圖凝視蘇奕片刻,臉龐上浮現一絲復雜之色。

  旋即,他搖了搖頭,神色波瀾不驚,道:“武道到了我這等境界,要將五臟之爐一一淬煉到圓滿地步,稱得上一步一天塹,也是到了此等境界,我方才明白,若眷戀世俗權柄之事,注定此生無望劍指先天武宗之境。”

  “這一次出手后,我會卸任青河劍府府主之職務,潛心于武道,再不問世俗紛爭!”

  話畢,全場一驚。

  誰也沒想到,木倉圖竟會在此刻宣布這等大事!

  蘇奕不由露出一絲訝色。

  在他感知中,甚至能清楚察覺到,木倉圖那低矮的身體內,澎湃的氣血如同汪洋大海般流動,洶涌澎湃。

  而他的精氣神則如磐石般堅固。

  這位青河劍府的掌權者,無論是肉身、神魂、還是內勁幾乎都打磨到了一種頂尖水準,遠非尋常可比。

  他雖是宗師一重境,可在蘇奕看來,此人的底蘊,卻要遠勝那些世間大多數宗師二重的角色!

  “沒想到,云河郡城倒也出了個可堪入眼的角色。”

  蘇奕暗道,“可惜,在養爐境淬煉得再堅固,年齡大了,以后成就也注定有限。”。

  “你們且退下,由我和蘇奕一試高低。”

  木倉圖開口。

  身邊其他青河劍府之人皆紛紛退避到了場外。

  秦聞淵眸子發亮,唇角泛起一抹笑意。

  這就是他了解中的木倉圖,耿介孤峭,其人如劍!

  在場不少大人物也都振奮起來,充滿期待。

  在他們印象中,木倉圖已經多年不曾出手。

  誰也不清楚,這位能“劍壓半城”的武道宗師,如今修為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袁武通眸光閃動,內心微微有些發緊。

  縱然他已得知,蘇奕曾劍斬宗師,可畢竟不曾親眼見到,再加上木倉圖遠非尋常宗師可比,也由不得他不緊張。

  章知炎嘆息道:“如此俊杰,卻有可能夭折于此,著實令人心中不是滋味。”

  章遠星神色異樣,低聲道:“能死在青河劍府之主手中,也足以讓他含笑九泉了。”

  這時候,校場四周不斷有議論聲響起。

  “無論他有多強,也不是宗師的對手!”

  有人言之鑿鑿。

  “那是自然。”

  大多數人都不看好蘇奕。

  哪怕他昨夜一劍擊敗周懷秋,展現出驚世駭俗的戰力。

  可須知,他此刻面對的是一位武道宗師!

  袁珞兮、黃乾峻相對要平靜一些,可心中也不免忐忑。

  木倉圖可遠非一般的武道宗師可比!

  “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你如此,那些死在你手中的青河劍府弟子也如此。”

  校場中央空地上,木倉圖神色平靜,“我今日出手,不分對錯,不談恩怨,只論勝負,只愿你……莫怪我無情。”

  蘇奕卻淡淡的笑了笑,道:“出手吧,無須耽擱。”

  “好。”

  木倉圖沒有再廢話。

  他目光冷冽如鐵,探出一只手來。

  以掌為劍,橫空一斬。

  撕拉!

  虛空中,傳來一道呼嘯的勁風。

  一股無匹劍氣從木倉圖手中掃出,瞬間劃過十丈虛空,帶著無比凌厲的尖嘯聲向蘇奕斬去。

  罡氣外放,隔空傷人!

  這是武道宗師才能掌握的超凡力量。

  這一劍未至,鋪天蓋地的劍氣就率先到來。

  蘇奕所站立之地,鋪著堅硬如鋼鐵的青石板,劍氣掃來,石板上傳來一聲聲尖銳的摩擦聲,出現一道道觸目驚心的白痕,石屑飄灑。

  更有一股宏大的劍勢,遙遙籠罩住了蘇奕。普通武者若在這里,劍氣還沒到,就會被先被那等劍勢震傷神魂。

  這就是武道宗師的可怕。

  “破。”

  對此,蘇奕隨手一拳打出。

  雄厚的內勁凝集,如玉石般的拳頭化作一道璀璨的光柱般,硬撼這一劍。

  入了聚氣境,蘇奕一身真氣比之搬血境強大了何止十倍,一身一百零八靈竅皆被貫通淬煉,根基之雄厚,足以傲視天下任何人。

  再配合他那前世的修煉造詣,讓得這簡簡單單一拳,隱然有一股天然的大勢,似長江大河,一往無前。

  轟隆!

  劍氣與拳勁撞擊在一起。

  校場中央,仿佛雷霆炸響般,龐大的余勁向四面八法沖去,把地上的青石板掀飛,地面鑿出一道道溝痕。

  那一瞬,在場眾人只覺整座校場似乎都猛地震了一下。

  這一擊,就仿佛兩座大山碰撞在一起般,驚天動地!

  勁風四散,蘇奕身影紋絲不動,毫發無損,唯有衣袍獵獵作響,讓其身影顯得愈發挺拔。

  鴉雀無聲。

  在場眾人無不瞠目結舌。

  秦聞淵神色凝滯,內心一顫。

  竟擋住了!

  “這……”

  章知炎猛地坐直身影,慣常笑瞇瞇的臉龐上,浮現出一抹驚色,目光閃爍不定。

  袁武通則頓感輕松不少,這一瞬,他內心也有被驚艷到。

  在場之中大人物雖多,但卻僅僅只有四位宗師。

  分別是秦聞淵、章知炎、袁武通,以及木倉圖。

  故而,只有他們三位最清楚,木倉圖這一擊的強大,足可以輕松劈殺聚氣境大圓滿角色。

  可現在,卻被蘇奕云淡風輕的一拳轟開!

  誰能不為之側目?

  那些年輕一代人物,此刻都嘩然起來,滿臉寫滿錯愕,似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青河劍府那些大人物們,此刻都臉色微變,是府主故意保留了實力嗎?

  全場震動之時。

  “聚氣境初期就能能住此擊,怪不得昨夜能一劍擊敗周懷秋,了不得!”

  木倉圖眸子發亮,毫不吝嗇地贊了一聲,也不掩飾自己內心的驚訝。

  他的內勁可是苦修數十年得來,經過多年的打磨,才逐漸磨煉到了無比凝實的地步,幾乎化作實質。

  像之前他那隨手一擊,就是其他武宗都不敢輕易硬撼。

  可是蘇奕隨手一拳,就輕松破開!

  這簡直就像個奇跡。

  卻見蘇奕想了想,隨口道:“你剛才應當保留了一半的實力,且并未動用佩劍,可我何嘗不如此?”

  全場錯愕,這蘇奕剛才也保留實力了!?

  木倉圖瞳孔涌動凌厲劍意,道:“那我倒要試試,你究竟保留了多少力量!”

  木倉圖掌指如劍,再斬出一劍。

  這一次,其劍芒暴漲,完全和剛才不同,像一道匹練的貫日長虹般!

  這才是木倉圖真正的宗師之力。

  他自信,哪怕赤手空拳,這一擊也能斷溪分流!

  而那堅凝霸道的恐怖劍意,更是鋪天蓋地降下,校場四周虛空如布帛般被撕碎,尖嘯爆鳴不斷。

  對此,蘇奕駢指為劍,隨手劃下。

  大扶搖劍經,一劍挽星河!

  他雖不是武道宗師,無法真氣外放,隔空殺人。可當他手指衍化劍訣,于虛空中刺出,指尖卻似有凝實璀璨的鋒芒吞吐。

  一聲碰撞爆鳴,在木倉圖不敢置信的目光中。

  蘇奕這隨手一指竟然竟然將他斬出的一道劍氣劈成兩截!

  就仿佛打蛇七寸,一擊必中,精妙絕倫。

  “真元外放,可不是這般用的,劍氣越糙,破綻越多。”

  蘇奕輕聲開口。

  木倉圖武道根基打磨得極為不俗,可他那劍道造詣,卻明顯還未臻至化境。

  他那一劍看起來強大無匹,可在蘇奕眼中,這一劍卻無一處不存在破綻!

  全場再寂,滿座皆驚。

  沒有人能想到,蘇奕能夠如此輕易地破開木倉圖的第二劍!

  ps:感謝鵬城童鞋的盟主賞!

今晚還有3更,金魚爭取來個3連更目前,欠兩個盟主5更,emmm不會賴賬的,容金魚我先把今天的5更搞定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