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四章 風雨既來 當一劍泯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這一晚的云河郡城,一如從前那般平靜。

  可對一些大勢力而言,卻嗅到了風雨欲來的氣息。

  章家。

  作為云河郡城四大頂尖勢力之一,自然也第一時間獲知了發生在豐源齋的血腥事情。

  “蘇奕此子,真的是當年那個青河劍府棄徒?”

  族長章知炎詫異開口。

  他心中頗為疑惑,無法想象,一個修為盡失的少年,卻怎會在時隔一年后,成長到這等強大的地步。

  “正是他。”

  一位老仆低聲道,“郡守府的六位聚氣境高手,也是被此子所殺,如今秦聞淵也正在暗中調查此子的事情。”

  章知炎愈發驚訝了,琢磨道:“此子了不得啊,一下子得罪了云河郡城兩大頂尖勢力,要么就是年少輕狂,不知輕重,要么就是有恃無恐!”

  他一襲明黃長袍,體態微胖,面白無須,看起來就如一個慈和的富家翁。

  可云河郡城的大人物們都清楚,章知炎就是個笑面虎,笑里藏刀,性情和手腕皆狠辣之極。

  老仆道:“可至今還沒人能查出,這蘇奕究竟哪里來的底氣。”

  章知炎點頭道:“這件事可以多關注一下,看一看郡守府和青河劍府的反應,若有消息,記得第一時間告訴我。”

  老仆點了點頭。

  青河劍府。

  洗劍泉。

  木倉圖正在磨劍,漆黑如墨的劍身發出陣陣顫鳴,在夜色中回蕩而開。

  他身影枯瘦,雙鬢斑白,神色專注而認真。

  每當心中意難平,他就會在洗劍泉之畔磨劍,這會讓他的心變得像劍一般堅凝。

  也不知多久,木倉圖把手中長劍收入一把松木鍛造的劍鞘內,而后長身而起。

  他身影略顯矮小,可當他起身時,卻似一座孤峭山峰拔地而起,有撼天動地般的磅礴威勢。

  遠處一直默默等待的一眾青河劍府高層皆肅然行禮。

  木倉圖!

  青河劍府府主,一位成名多年的武道宗師!

  其人耿介寡言,性情如鐵,一身劍道造詣已臻至登峰造極之境。

  在云河郡城,他更有“青河一劍壓半城”的美譽。

  夜色下,木倉圖將松木劍鞘背負在身后,聲音鏘鏘如劍鳴般,淡漠道:

  “告訴秦聞淵,我是一名劍修,行殺伐之事,無忌生死,無慮成敗,他可以有其他想法,但我只做我該做的事情。”

  說罷,木倉圖負手于背,飄然而去。

  周懷秋他們這些青河劍府大人物見此,都意識到,今晚發生在豐源齋的事情,已讓府主動了殺心!

  “機會來了!”

  云河郡城一座客棧內,周知離撫掌大笑,“真是天助我也,說不準此次出手,或可一舉兩得。”

  他剛得到發生在豐源齋的消息,第一時間就意識到,一個大好的機會出現了。

  “蘇奕敢這般行事,自有應對危機的把握,你若以為插手此事,就能獲得他的好感,為你效命,未免異想天開。”

  青衿慵懶地坐在桌前,一口一口地抿著壺中酒,如刀鋒般明亮的靈眸帶著一絲嘲弄。

  “若能雪中送炭,自然更好,若不能,錦上添花又何嘗不是一件美事?”

  周知離這次卻沒有被打擊到,侃侃而談,“更何況,我們此次前來云河郡城的目的,本就是要拿下秦聞淵,讓其為我所用,可這些天來,這老狐貍卻一直不表態,分明是不想過早的下注!”

  說到最后,他唇泛冷笑,“可這次,我倒要看看,面對蘇公子這等謫仙般的人物,他秦聞淵該栽多大一個跟頭!”

  “到那時,由我出面收拾殘局,他秦聞淵還不得服服帖帖地低頭?”

  周知離目光又看向青衿,道,“這樣一來,我既賣給了蘇公子一個人情,又拿下了秦聞淵,不就是一舉兩得?”

  青衿幽幽一嘆,意興闌珊道:“世間之事,當從最壞處著眼,向最好處發力,你可別高興太早了。”

  周知離渾不在意。

  見此,青衿已懶得再多說。

  什么世俗權爭,蘇奕那等人豈可能在意?

  無論秦聞淵,還是木倉圖,在他眼中,也只不過是兩個養爐境宗師罷了!

  翌日一早,陰云沉沉,似有下雨的跡象。

  拙安小居。

  蘇奕一如從前那般,修煉、洗漱、吃飯,從容自若。

  可黃乾峻、風曉峰、風曉然三人明顯有心事,不像以前那般從容。

  蘇奕看在眼底,沒有說什么。

  他抬眼看了看天色,大概判斷出,今日怕是有一場大雨將臨。

  風雨將來,倒也應景。

  忽地,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在葫蘆巷子中響徹。

  “蘇奕蘇公子,郡守大人下令,請您前往城外青鼎校場一見!”

  一位黑衣男子叩門而來,渾身肅殺氣息驚人。

  黃乾峻等人齊齊色變,郡守府終于要動手了嗎?

  “好。”

  蘇奕毫不猶豫答應。

  黑衣男子沒有耽擱,策馬而去。

  “蘇哥。”

  黃乾峻深呼吸一口氣,道,“我陪您一起去!”

  “要下雨了……”

  蘇奕輕聲道,“你去帶兩把雨傘,我可不想回來時,衣衫濕透,盡顯狼狽。”

  黃乾峻連忙去了。

  “蘇師兄……”

  風曉峰剛要說什么,蘇奕笑著制止,“稍等片刻。”

  片刻后。

  又是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響起。

  一襲戎裝,英姿颯爽的袁珞兮匆匆而來,嬌俏的瓜子臉上帶著喜色,道:“蘇先生,我父親已答應會幫忙了。”

  在她身后,程勿勇連忙點頭。

  蘇奕笑了笑,指著風曉峰兄妹,道:“你們若真想幫忙,就幫我照看一下他們。我去青鼎校場走一遭,去去就回。”

  說罷,他朝庭院外行去。

  風曉峰這才意識到,蘇奕早已猜出袁珞兮會來,故而才會說稍等片刻,為的是讓袁家的力量照顧自己和妹妹!

  “蘇師兄,昨天我燙的一壺酒你都沒喝上,這次我再燙一壺,等你回來!”

  深呼吸一口氣,風曉峰大聲道。

  “好。”

  蘇奕頭也不回地揮了揮手。

  庭院外。

  黃乾峻已備好馬車。

  “勇叔,這里就交給你了。”

  眼見這一幕,袁珞兮連忙追了上去。

  程勿勇心中發急,他哪里想錯過這一場即將上演的大戲?

  可一想到蘇奕的叮囑,他只能忍住。

  陰云慘淡,天地一片晦暗。

  城外。

  青鼎校場。

  這里緊挨著浩浩蕩蕩的大滄江,常年駐扎著一支隸屬于郡守府的兵營,有三千人規模,個個皆是悍勇十足的武者。

  廣闊平坦的校場上,豎立著一桿桿旌旗,在風中獵獵作響。

  一眾披堅執銳,氣息精悍的兵卒肅立。

  校場高臺之上,秦聞淵端坐中央,沉穩如山。

  在其身邊,擁簇著郡守府一眾大人物,若眾星拱月。

  站在秦聞淵一側的,則是其子秦楓。

  他時不時抬眼張望,內心又是亢奮又是激動,腦海中甚至已想到蘇奕被殺死在這校場中的一幕幕。

  在高臺兩側席位上,也已坐著許多身影。

  幾乎都是云河郡城大勢力中的名貴人物,一個個跺跺腳,都能影響一方區域的動靜。

  天色昏沉,烏云密布,校場內一片肅殺壓抑之氣。

  他們都在等待。

  昨晚發生在豐源齋的血腥事情傳出后,城中大勢力人物皆聞風而動。

  誰都清楚,今天這青鼎校場中,將有大戲上演!

  “章家族長到!”

  驀地,校場大門外,響起一道聲音。

  緊跟著,在無數吃驚目光注視下,一群身影走了進來。

  為首的面白無須,體態微胖,正是章家族長章知炎。

  身后,跟著他的兒子章遠星,以及章家一眾權貴人物。

  他們的出現,讓場中一陣騷動。

  “章兄,快快有請。”

  秦聞淵長身而起,遙遙抱拳。

  “秦大人,章某此來,只為帶我這孩子長長見識,其他的事情,絕不摻合,你大可放心。”

  章知炎笑呵呵還禮。

  而后,他們一行人分別落座。

  “袁家族長到!”

  沒多久,又是一道聲音響起,引起全場騷動。

  就是秦聞淵也頓感意外,眉頭微皺,袁武通這老狐貍怎地來了?

  他和章知炎交情還算不錯,對于章知炎會突然前來,倒也并不意外。

  可袁武通的到來,則讓他沒想到。

  原因就是,他和袁武通之間談不上什么交情,或者說不是一路人,彼此很少來往。

  思忖時,就見兩道身影走進了校場大門。

  為首的一襲寬袖長袍,渾身書卷氣息,如若教書先生。

  身邊的青年則高大軒昂,勇武懾人。

  正是袁武通和其次子袁珞宇。

  父子兩人并未帶隨從,可在場誰人敢小覷?

  不少宗族大人物都紛紛起身見禮。

  章知炎笑呵呵問道:“袁兄,我是來看熱鬧的,你又是來做甚的?”

  “我是湊熱鬧的。”

  袁武通微笑道。

  章知炎哦了一聲,哈哈大笑道:“我還當袁兄是來為那名叫蘇奕的少年出頭的。”

  袁武通撫掌贊嘆道:“章兄好眼力,竟一眼看穿了袁某人此行目的,實在讓人欽佩。”

  章知炎:“???”

  在場其他人也全都呆了一下,完全猝不及防。

  高臺上,秦聞淵眸子微凝,神色變得冷淡,道:“我是否可以理解為,蘇奕此子敢于在城中行兇殺人,闖出那等大禍,皆是有袁兄你在為他撐腰?”

  一番話,矛頭直指袁武通而去!

  不少人神色驚疑不定,明顯被秦聞淵這句話影響了。

  卻見袁武通啞然失笑,搖頭道:“蘇奕那等人物,可根本不需要我袁家為其撐腰,秦大人若不信,待會等他來了,問一問便知。”

  話剛說到這。

  校場外遠處,一輛孤零零的馬車在昏暗的天色中駛來。

  今天就5更,先別失望,因為接下來是高潮劇情,明天金魚會繼續爆個5更!

  這樣,金魚也能盡量保證文章質量,不至于水了。

最最后,沒有訂閱的童鞋,懇請訂閱一下,訂閱就是花錢用縱橫幣看書的意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