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三章 真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袁家,淺草堂。

  袁武通端坐在書桌前,正在翻閱一本名為“金石古談”的古籍。

  他一襲寬松白色衣袍,身影瘦削,渾身書卷氣息,就如一個與世無爭的教書先生。

  整個袁家都知道,族長嗜好讀書,每有空暇,必與書卷為伴。

  這些年來,他在搜羅書籍上花費的金錢,早已不計其數。

  別人家都是書房,而袁武通則有一座屬于自己的書庫!

  遠處響起一陣腳步聲,袁武通頭也沒抬,隨口道:“是小兮來了吧。”

  “父親怎地知道?”

  袁珞兮一呆。

  袁武通放下手中書卷,有些無奈似的笑說道:“在咱們家,只有你這丫頭敢在我看書時闖進來。”

  袁珞兮呃了一聲,有些訕訕。

  “說吧,有什么事情。”

  袁武通笑著起身,親自給他這個最疼愛的小女兒搬了張座椅,而后拿起茶壺,給自己和女兒各倒了一杯。

  “父親,等我說完了再坐。”

  袁珞兮搖頭道。

  袁武通若有所思道:“看你心事重重的樣子,莫非是遇到了棘手的事情?”

  “嗯!”

  袁珞兮深呼吸一口氣,道,“父親,有件事我要跟您坦白。”

  袁武通卻笑著擺了擺手,道:“你先別說,讓我猜猜可好?”

  袁珞兮撇嘴,氣惱道:“都什么時候了,父親您還跟我鬧著玩。”

  袁武通哈哈笑起來,道:“再緊急的事情,天也塌不下來,更何況,若我猜測不錯,你今晚要說的事情,應當和那個名叫蘇奕的少年有關,對否?”

  他目光若寧靜的汪洋般,廣袤而深邃,當面對這樣的目光,袁珞兮只覺內心的秘密似乎都被看穿。

  她不禁驚愕,失聲道:“您怎會知道?”

  “丫頭,你父親可是袁家之主,想要了解和你有關的一些事情時,還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袁武通坐回自己的椅子中,一邊品茗,一邊說道,“更何況,你前陣子偷偷離家出走,真以為我這當父親的不操心么?當得知你去了廣陵城,我差點就親自去找你。”

  說到這,他一陣搖頭,眼神中卻滿滿都是寵溺之色。

  袁珞兮呆呆道:“您……究竟知道了多少事情?”

  “不多也不少。”

  袁武通儀態悠閑,隨口道,“比如,你去了鬼母嶺,還曾和這蘇奕發生小摩擦,直至返回云河郡城時,還和蘇奕、黃乾峻二人一起同行,嗯……才剛回家兩天時間,你就偷偷跑去葫蘆巷子去找蘇奕,還被你二哥抓了個正著……”

  說完,他自己不禁笑起來。

  可袁珞兮卻傻眼了,俏臉一陣陰晴不定,半響才咬牙切齒道:“父親,你也太能裝了,這些天都沒見你露出一絲蛛絲馬跡!我還以為還把你蒙在鼓里呢!”

  袁武通輕嘆道:“我就是想看看,我家寶貝女兒究竟是怎么了,以前回家最喜歡陪伴我身邊的,可自打去了一趟廣陵城,魂兒卻似乎被人勾走了。”

  袁珞兮俏臉一紅,啐道:“我哪有!”

  旋即,她猛地想起今晚前來的目的,道:“父親,那您可知道,我今晚找你的目的?”

  “隱約猜測的到。”

  袁武通笑容斂去,眉頭微皺,道,“這蘇奕的底細,我大概已了解,他身上當有不少秘密,否則,不可能在短短一年時間內,就擁有殺死六個郡守府聚氣境精銳高手的力量。”

  頓了頓,他繼續道:“還有,我剛得到消息,此子今晚在豐源齋大開殺戒,殺了不少當年的同門,這可是闖出了大禍,必會招來青河劍府的報復。”

  說到這,他目光看向袁珞兮,“所以,我若猜測不錯,你是來求我出面,幫蘇奕此子的,對否?”

  袁珞兮心中翻騰,她可沒想到,父親竟都已掌握這么多消息!

  半響,她才抬頭,帶著期盼問道:“父親,那您愿意幫忙嗎?或者說,我非要求您幫忙,您能否答應?”

  袁武通心中莫名有些吃味了,眼神古怪道:“嘖,我家小兮果然被人勾走了魂。”

  袁珞兮氣惱道:“父親您別打岔,說正事呢!”

  袁武通笑道:“別慌,等程勿勇來了,我問一些事情,再給你答復。”

  剛說到這,遠處又傳來一陣腳步聲。

  程勿勇和袁珞宇一起來了。

  袁武通不禁冷笑道:“呵,程勿勇你這家伙不老實啊,連我兒子都被你拽來當說客。”

  程勿勇連忙賠笑道:“族長息怒,我只是想著有二少爺在,也能幫我去證明一些事情。”

  袁武通沒好氣道:“說吧,我倒要看看,你該如何幫著小兮說服我。”

  程勿勇想了想,肅然道:“族長,我只說三件事。”

  當即,他把當初在鬼母嶺的行動、在樓船上的經歷、以及蘇奕給予他“點撥”的事情一一說出。

  聽罷,袁武通都不禁陷入沉默。

  一個少年,卻曾于雨夜之中滅殺六絕陰尸,于樓船之上劍斬宗師,更在輕描淡寫之間,給予程勿勇這等聚氣大圓滿人物以“點撥”!

  這簡直就像聽神話故事。

  若換做其他人這么說,袁武通早已嗤之以鼻,將其視作瘋子不予理會。

  可當這話是從程勿勇口中說出,卻由不得他不重視。

  許久,袁武通目光看向袁珞兮,道:“小兮,你有什么想說的?”

  袁珞兮小臉盡是認真之色,道:“父親,蘇先生在我心中,就如謫仙般神通廣大,他本不需要我們袁家幫忙的,可我明知他遇到麻煩,卻怎能不幫?”

  袁武通點了點頭,看向袁珞宇,道:“你呢,有什么想說的?”

  袁珞宇有些訕訕道:“父親,您大概還不知道,我曾和蘇公子動手,結果……總之,在這云河郡城中,年輕一代中我誰也沒服氣過,可卻不能不服蘇公子!”

  袁武通聽罷,笑道:“有意思,實在有意思,一個青河劍府的棄徒,卻在短短一年內,擁有了如若謫仙般的手段,著實讓我也嘆為觀止,恨不能現在就去見一見他。”

  袁珞兮喜道:“父親,這么說您是答應出手了?”

  袁武通無奈道:“我若不答應,豈不是顯得我這個當族長的,連你們的眼光都不如?”

  說罷,他神色間已盡是欣慰之色,“小兮,你確實是長大了,知道什么叫知恩圖報,也有了自己的想法和擔當,比你二哥這只會打打殺殺的貨色強多了。”

  袁珞兮眉開眼笑,歡呼雀躍。

  袁珞宇則一臉郁悶,夸妹妹就夸唄,怎地還帶著把我否定了一頓,父親對妹妹的偏心果然是毫不掩飾啊……

  程勿勇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族長,若我們袁家出手,則極可能會和郡守府、青河劍府這兩大勢力進行對抗,到那時,袁家上下所有人都會受到影響,您可要考慮清楚。”

  袁武通淡然道:“那你是否想過,我袁家或許也能借此機會,再邁上一個新臺階?”

  程勿勇心中一震,意識到族長早已看清此次事情的利弊。

  忽地,袁武通好奇道:“程長老,蘇奕給你的那幅字在哪里,取來我看看。”

  程勿勇呃了一聲,頗有些不舍地從袖袍中取出一副卷軸,遞給了袁武通,道:“族長,看看可以,但你可不能據為己有,我還要憑借此字證道武宗之境呢。”

  “瞧你那點格局,我豈是那種強占便宜的人?”

  袁武通冷哼。

  說著,他已打開卷軸。

  而后,他眼睛發亮,腰脊下意識挺直,眉宇間漸漸浮現一抹驚異之色,竟似是看得癡迷了。

  他嗜好讀書,也喜歡搜羅古今名家字帖,哪會品味不出那一行字中的神韻?

  許久,眼見袁武通眼睛依舊直勾勾地盯著那幅字,程勿勇不禁提醒道:“族長,是不是該還給我了?”

  袁武通這才如夢初醒般,收起卷軸,長吐一口氣,感慨道:“寥寥八字,盡顯傲絕天下,俯瞰世間的大氣魄!更玄妙的是,每一道字跡,皆有武道神韻烙印其中,仔細揣摩,令我都倍感驚艷,獲益匪淺。似此等人物,的確稱得上是謫仙之稱啊!”

  袁珞兮和袁珞宇對視一眼,都不禁笑起來。

  看來真正打動父親內心的,是這幅來自蘇先生的墨寶!

  “族長,字帖該給我了。”

  程勿勇忍不住又提醒了一句。

  袁武通笑呵呵道:“著急什么,此字帖暫且保管在我這里,你何時要看,就來我這里看就是了。”

  程勿勇登時急眼了,道:“族長,剛才你可是說你不是那強占便宜的人,總不能言而無信吧?”

  “嗯?我說過么?”

  袁武通故作疑惑,“再說了,這幅字又不是不給你了,我只是幫著保管而已,你著急什么。”

  眼見程勿勇還要說什么,袁武通揣著那幅字就起身就走,“時間不早了,我得先歇息了,你們也回去吧。”

  程勿勇:“……”

  袁珞兮和袁珞宇都不禁呆了一下。

  他們可都沒想到,父親這等大人物,卻竟會為了一幅字而耍無賴,實在是稀罕。

  這叫什么?

  真香?

  “唉,我就不該拿出來!”

  程勿勇長嘆,旋即自我安慰道,“不過,族長也終于答應幫蘇先生了,一幅字而已,也算……值得!反正族長說了,我可以隨時來看的……”

  話雖這般說,心中卻隱隱作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