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一十六章 突來的變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翠云夫人哪會忘了,上次發生在山河殿的血腥事件?

  從那天開始,年家、閻家的力量就紛紛上門,要讓她豐源齋給出一個說法。

  翠云夫人當然不會提起蘇奕的名字。

  幸虧當初周知離曾表態,給出了解決辦法,讓她果斷把一切禍事都推到了雍和郡郡守穆鐘庭身上,這才從這一場風波中把自己摘了出來。

  可她卻沒想到,才過去數天時間而已,蘇奕竟還打算在自己的地盤殺人!

  好半響,翠云夫人才穩住心神,紅潤唇瓣露出一絲苦澀,道:“蘇公子,豐源齋是宴飲聚會之地,可您卻怎地把這里當做了殺人的所在,這……”

  蘇奕隨口道:“你們豐源齋不摻合便可。”

  翠云夫人:“……”

  她還能說什么呢?

  “罷了,我惹不起難道還躲不起?”

  翠云夫人暗自一咬牙,臉上則露出醉人的笑容,道:

  “來人,快帶兩位公子前往第九層山河殿,記得好酒好菜伺候,千萬不可有一絲怠慢了!”

  直至目送蘇奕和黃乾峻的身影離開。

  翠云夫人這才打開蘇奕遞給她的紙條,上邊寫著七個名字。

  僅僅一眼,她渾身發僵,頭皮隱隱發麻。

  作為常年接來送往的豐源齋老板,她掌握著尋常人無法想象的人脈資源。

  像在云河郡城但凡有點權勢的角色,都早已被她清清楚楚牢記在心上。

  哪怕是年輕一代的子弟,她也如數家珍。

  故而,當看到這七個名字時,她腦海中已浮現出對方的來歷、家世等等消息。

  “七個人,皆是青河劍府弟子,各有各的來歷,皆非尋常武者可比,若是全都死在我豐源齋……”

  想到這,翠云夫人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若有可能,老娘寧可這輩子都不再和蘇奕這禍害見一面!!”

  她玉容變幻,眸子盡是幽怨。

  “錢少來了?快有請!”

  大門處,響起侍者彬彬有禮的聲音。

  翠云夫人心中一震,目光看過去。

  就見一個金袍青年施施然走來,劍眉星目,儀態倨傲。

  錢云久。

  青河劍府內門弟子,云河郡“青桐城”第一宗族錢家當今族長嫡子。

  “我今晚是來赴宴的,可卻并不清楚是誰要宴請我。”

  錢云久淡然開口,“你們豐源齋想必應該清楚吧?”

  那男侍者一怔。

  便在此時,翠云夫人儀態婀娜地走來,淺淺笑道:“錢公子自己一個人?”

  錢云久露出驚艷之色,連忙道:“錢某見過翠云夫人,錢某的確是一個人來的。”

  以他的身份,可根本遠遠不夠資格讓翠云夫人接待,現在突然見到后者主動走來寒暄,都不免受寵若驚。

  翠云夫人嫣然笑道:“今晚的宴席主人,可邀請了不止公子一個人,不如等其他人來了,你們一起前往?”

  錢云久怔了一下,忍不住道:“敢問夫人,今晚宴席的主人是誰?”

  “錢公子不必心急,等見面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翠云夫人語氣柔婉。

  她那嫵媚成熟的風韻,讓錢云久這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心中都一陣發熱,眼睛微微發直,喉結都一陣滾動。

  翠云夫人暗自鄙夷,小小年紀,竟這般好色,今晚若死了,也沒什么可惋惜的。

  “霍公子來了,快快有請。”

  這時候,大門外又響起一道聲音。

  緊跟著一個身影高大,龍行虎步的黑袍青年被侍者帶了進來。

  “霍師弟?”

  錢云久一怔,目光下意識看向翠云夫人。

  “不錯,這位霍公子和你一樣,也是來赴宴的。”

  翠云夫人說著,已迎了上去。

  霍隆。

  青河劍府內門弟子,云河郡城二流勢力霍家當今大長老之子。

  眼見翠云夫人親自迎接,霍隆也無比意外,只覺顏面有光,渾身都飄飄然的。

  而當看到錢云久,霍隆一怔,道:“錢師兄也是來赴宴的?”

  “正是。”

  錢云久點頭道,“霍師弟,你可知道召集此次宴會的是誰?”

  霍隆搖頭,“不知。”

  “等人到齊了,我讓人帶你們一起前往第九層山河殿,到那時,你們就知道是哪位貴人了。”

  翠云夫人嫣然一笑。

  第九層!

  山河殿!

  錢云久和霍隆對視一眼,皆露出吃驚之色。

  以他們的身份,可遠不夠資格前往那等頂級奢華之地宴飲!

  這讓他們內心皆愈發好奇了,今晚設宴的究竟是誰,難道是他們青河劍府某位大佬人物?

  “說起山河殿,我倒是聽說前些天的時候,年云橋和閻成榕他們闖入山河殿內滋事,沖撞了正在其中宴飲的雍和郡郡守穆鐘庭大人,當場就被殺掉了。”

  錢云久神色異樣,“據說年家和閻家得知這件事后,屁都不敢放,只能捏鼻子自認倒霉。”

  “呵呵,年云橋和閻成榕未免也太狂,那第九層豈是他們這等角色可以撒野的?”

  霍隆幸災樂禍。

  錢云久也不禁笑起來。

  旁邊的翠云夫人聽到這些,看向這兩位公子哥的目光都帶上一抹憐憫。

  隨著時間推移,陸續又有人前來赴宴。

  分別是鄭逍林、張豐圖、柳鶯、楊奇、褚連恒。

  清一色都是青河劍府弟子,其中只有柳鶯是女子。

  當他們抵達,得知此次宴會設在第九層山河殿時,都不禁一陣意外,紛紛揣測起安排宴席的主人是誰。

  每個人都帶著一絲興奮和期待。

  只是,沒有人注意到,翠云夫人看向他們的目光有憐憫,也有無奈。

  正當翠云夫人打算帶錢云久等人前往第九層山河殿時,忽地一道清朗的聲音響起:

  “霍隆師弟,你們怎地在這里?”

  就見從大門處走進來三人。

  男子英俊高大,女子嬌俏美麗,猶如一對天造地設的璧人般。

  赫然是倪昊和南影!

  而在兩人中間,是一位相貌清癯,精神矍鑠的灰發老者,眸光開闔間,有冷電流竄,極為懾人。

  青峰劍老周懷秋!

  “見過周長老!”

  錢云久他們皆連忙上前,紛紛見禮。

  在青河劍府,周懷秋是排名第四的內門長老,地位崇高,權柄極大。

  翠云夫人微微一怔,訝然道:“周長老?不是聽說您帶門中弟子外出游歷,何時歸來的?”

  周懷秋含笑道:“就在剛剛才返回。”

  說著,他目光一掃錢云久等人,道:“你們也要在此宴飲嗎?不如一起?”

  翠云夫人美眸一凝,心中暗呼要糟。

  就見錢云久解釋道:“周長老,我們是來赴宴的。”

  說著,他就把受到神秘人邀請的事情一一說出。

  周懷秋聽罷,也不由奇怪,目光重新看向翠云夫人,道:“夫人,這宴會的主人莫非來自我青河劍府?”

  翠云夫人臉色微微發僵,勉強點頭道:“正是。”

  算起來,蘇奕也曾是青河劍府弟子,這回答可沒有錯。

  只是,讓她暗暗叫苦的是,周懷秋偏巧趕來了,這無疑是一個變數!

  “周師叔,不如我們一起去第九層山河殿看看吧?”

  南影清聲道。

  她白衣勝雪,勾勒出曼妙誘人的身段,紅唇似火,美眸如水,格外嬌艷,早已吸引了不知多少目光注意。

  此刻見她開口,錢云久他們也連忙出聲,邀請周懷秋他們一起前往。

  “這……”

  周懷秋略一沉吟,道,“也罷,去看看也無妨。”

  南影頓時笑起來。

  說起來,她可也是第一次有機會前往豐源齋第九層參加宴席,哪能錯過了?

  就是倪昊也頗為心動。

  一是第九層山河殿非一般人可進。

  二是也好奇召集此次宴飲的主人是誰。

  在場之中,唯獨翠云夫人嘴里發苦,一時竟不知該如何是好。

  最終,她暗自深呼吸一口氣,擠出一個笑臉,道:“既然如此,諸位還請隨我前來。”

  當即,一行人朝第九層山河殿行去。

  就在這豐源齋第一層的一座房門半敞的雅間內。

  當暗中看到這一幕后,程勿勇不禁皺眉,“蘇先生今晚的行動怕是要遇到棘手麻煩了。”

  房間中除了他,還有袁珞兮和袁珞宇。

  在前天得知蘇奕此次召集宴席的事情后,程勿勇就預感到,今晚將有血腥事情發生。

  故而,他和袁珞兮、袁珞宇早早地趕來,打算在暗中看一看今晚會引起多少動靜。

  誰曾想,赴宴的人還不曾入場,周懷秋這個變數就來了。

  “周懷秋和我一樣,滯留在聚氣境大圓滿多年,但他的劍道造詣卻極其厲害,在同輩人中,稱得上最頂尖的人物,是僅次于宗師的高手。”

  程勿勇輕嘆道,“當然,他注定不可能是蘇先生的對手。”

  “不過,周懷秋的身份卻跟麻煩,乃是青河劍府內門長老,一旦發生沖突,注定會引發整個青河劍府的敵意,到那時恐怕就不好收場了。”

  原本,蘇奕若僅僅對付那七個年輕人,倒也談不上什么大事。

  憑他們袁家的力量,便能幫著把這件事的余波抹平了。

  可現在多了周懷秋,那就不一樣了!

  “那這可怎么辦?”

  袁珞兮不禁皺眉。

  袁珞宇卻不在乎,道:“怕什么,以蘇公子劍殺宗師的能耐,就是把云河郡的天捅破,大不了拍拍屁股離開就是了。”

  “事情可沒有這般簡單,別忘了,如今連郡守秦聞淵這吃人不吐骨頭的狠角色,也都在籌謀為其子復仇之事!”

  程勿勇神色凝重道。

ps:嗯……不出意外,后天上架,然后爆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