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一十二章 蘇奕的不滿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秦楓見蘇奕沉吟不語,不禁微微一笑,道:“這位公子,不知者不罪,我自不會計較剛才那點小事。”

  頓了頓,他唇角微微掀起,矜持中帶著一絲驕傲,“不過,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應當能看出,我對你的本事是真的欣賞,也希望你莫要辜負了我的好意。”

  黃乾峻見此,卻不由怒了,道:“秦楓,若姑丈知道你這般放肆,非被你氣死不可!”

  “放肆?”

  秦楓臉色一沉,“之前我給你面子,才懶得和你計較那么多,可你還真把自己當一號人物了?”

  “給你個機會,現在從我眼前消失,否則,別怪我讓你在眾目睽睽之下丟人現眼!”

  言辭平淡中透著濃濃的輕蔑。

  “你……”

  黃乾峻臉色鐵青。

  “滾!”

  秦楓輕喝。

  他身邊的兩名扈從更是直接站出,眼神不善,似黃乾峻若敢再說個不字,就會大打出手。

  蘇奕眉頭微皺,瞥了黃乾峻一眼,聲音帶著淡淡的不滿:“你跟了我這么久,為何今日卻這般隱忍,是顧念親戚之情?亦或者說,你認為我解決不了眼前之事?”

  黃乾峻渾身一僵,臉色驟變。

  秦楓也不禁詫異,臉色有些陰沉,道:“聽這口吻,是連我等也沒放在眼中?”

  “你算個屁!仗著你父親的威勢,就可以無法無天,跋扈橫行了?完全就是頭蠢豬!”

  黃乾峻徹底爆發,再無顧忌。

  他早憋了一肚子,更重要的是,他意識到,自己的表現讓蘇奕不滿了!

  秦楓臉色頓時變得冰冷。

  “找死!”

  那早已站出來的兩名扈從大怒,第一時間出手。

  一個揮掌朝黃乾峻臉龐摑去,一個則作勢欲撲,防止黃乾峻借機逃走。

  這兩人能伴隨在秦楓這等郡守之子身邊當護衛,本身就是聚氣境初期的厲害人物。

  此刻甫一動手,配合的天衣無縫。

  不過,黃乾峻既豁出去了,怎會懼怕退縮了?

  他大吼一聲,揮拳上前。

  雖擋住了迎面拍來的一掌,黃乾峻卻被震得身影踉蹌,難受得差點咳血。

  還不等他反應,砰的一聲,其膝蓋就被踹了一腳,一個趔趄跌坐在地。

  他剛欲掙扎起身,那身影瘦削精悍的黑衣護衛已探手按在他的頭顱上,冷冷道:“再掙扎,我把你腦袋擰斷!”

  全場一寂。

  遠處煉器坊許多人都被驚動,在遠遠觀望,當看到這一幕,都不禁一陣搖頭。

  得罪了郡守大人的兒子,這不是找死嗎?

  秦楓眼神居高臨下,不屑道:“就這?”

  出乎意料的是,即便被鎮壓,黃乾峻卻兀自不服,目眥欲裂,大吼道:“有種你就弄死我,否則,我以后定讓你生不如死!”

  這番狠話,讓眾人神色微微一變,旋即都不禁哂笑起來,渾不在意。

  秦楓語氣冷淡道:“掌嘴!”

  那黑衣護衛露出獰笑,一手按在黃乾峻腦袋上,一手抬起,狠狠朝黃乾峻臉上抽去。

  可這一巴掌還沒落下,他眼前一花,臉上猛地劇痛,反倒先被一巴掌打中。

  脆響的耳光中,黑衣護衛身影踉蹌倒退,再看他臉頰已是紅腫淌血,高高鼓起來。

  “誰!”

  黑衣護衛驚怒。

  而其他人的目光都是看向了同一個人——

  一襲青袍的蘇奕!

  秦楓等人都露出錯愕之色,似不敢相信,這個一直冷眼旁觀的少年,竟敢在這等時候冷不丁出手。

  遠處煉器坊的人們也都被驚到,這小子不怕死嗎,竟還敢打郡守府的護衛?

  “蘇哥,這次是我給你丟人了。”

  黃乾峻頹然,滿臉的羞愧。

  “知恥后勇,你之前跟隨我身邊,就是太順了,欠缺磨礪。我剛才沒有出手幫你,你是否怨我?”

  蘇奕神色平靜。

  黃乾峻搖頭:“我只恨自己不堪,給蘇哥丟人了!”

  蘇奕輕嘆道,“也怪我,從不曾給予你指點,以至于到的如今,連這點小場面應對不了。”

  “快起來吧。”

  蘇奕說著,已轉身看向秦楓等人,神色愈發平淡,“現在,可以好好算算賬了。”

  “算賬?老子先活劈了你!”

  那被掌摑一巴掌的黑衣護衛早已滿臉怒容,聞言第一時間沖上來,揮掌朝蘇奕腦袋劈去。

  一位聚氣境初期的武者含怒出手,威勢豈是尋常?

  遠處的圍觀者都不禁替蘇奕捏了一把汗。

  喀嚓!

  就見蘇奕抬手,隨意一擰,黑衣護衛先是手腕斷裂,緊跟著整條右臂如麻花似的扭曲,臂膀肌肉和筋骨一根根撕裂斷開,整個人疼得身軀猛地彎弓下去。

  可還不等他慘叫出聲,咽喉上就被一根青碧如玉的竹杖輕輕一敲。

  其凸起的喉結凹陷下去,頸骨如紙糊似的碎裂,腦袋登時軟綿綿地歪斜下去。

  而后,這聚氣境初期的護衛如垃圾似的被拋在地上,眼睛瞪大,滿臉痛苦和惘然。

  就此咽氣。

  全場一寂,眾人皆驚駭,毛骨悚然。

  輕描淡寫之間,一位聚氣境武者如蒼蠅似的被捏死了!

  “這……”

  煉器坊老板都不禁傻眼。

  之前他一直以為蘇奕是個少年煉器師,哪曾想,這少年竟是個殺人不眨眼的主!

  “傷了我身邊的人,除了死,別無可選。”

  蘇奕淡然開口,儀態自若,就仿佛剛才殺死的是一只不值得在意的蟲子。

  “混賬!”

  秦楓被這一幕刺激到,臉色奇差,厲聲大喝,“還愣著做什么,一起上,去把這狂徒拿下!”

  他身邊其他五個護衛皆沖了出去。

  個個拔劍持刀,氣息懾人。

  他們見多識廣,歷經諸多殺伐血戰,哪會看不出,蘇奕看似年少,實則是一個極其狠辣可怕的狠人。

  這讓他們出手時,皆毫無保留,沒有一個敢大意。

  “人多又如何?不過是以卵擊石罷了。”

  帶著一絲譏誚的聲音中,就見蘇奕手腕一抖,竹杖中有一口長劍鏘然而出。

  此劍仿似從天青色的天幕中裁剪出的一縷光煉制而成,剔透干凈,泛著淡淡的青色,那劍身內隱約間似有一縷縷粼光煙霞氤氳,若隱若現。

  劍鋒則鋒利耀眼,所有人看到,瞳孔都有刺痛般的感覺。

  當拔出此劍,一縷如潮如雷的劍吟也隨之響徹,震得人耳膜刺痛,心神為之顫栗。

  隨著蘇奕一劍劃出。

  一連串密集的斷裂聲響徹,就見那些護衛手中的刀槍劍戟,竟全都如豆腐似的,被這一劍輕而易舉削斷。

  猝不及防之下,那些護衛齊齊色變,好鋒利的靈劍!

  可不等他們變招,隨著蘇奕持劍一抖,劍鋒瞬息若綻放無數的寒芒,漫天劍影涌現而出。

  鮮血迸濺,似點燃的炮竹似的炸出一連串的血花。

  就見那五位聚氣境護衛,咽喉皆被洞穿出血窟窿,一個個身影踉蹌倒在地上,瞳孔瞪大,滿臉盡是惘然。

  濃稠的血腥隨之彌漫而開。

  一劍,斬群敵!

  那霸道凌厲的一幕,驚得在場所有人頭皮發麻,毛骨悚然。

  好恐怖!!

  那些可都是郡守府的護衛,百里挑一的精銳高手,尋常的聚氣境武者,根本不是他們對手。

  可現在,一劍之下,五位這樣的高手皆伏誅!

  黃乾峻相對最鎮定,他的目光情不自禁被蘇奕手中的靈劍所吸引。

  此劍縱然染盡血腥,卻兀自剔透干凈,鋒芒如電般懾人!

  “你……你……”

  秦楓兩股顫顫,嚇得面無血色,渾身篩糠似的顫栗,腦袋都一片空白。

  他沒想到,明知道他身份的情況下,這青袍少年還敢動手。

  更沒想到,身邊那一眾護衛,竟不抵對方一劍之威!

  “就這?”

  不遠處,蘇奕拎著劍,眼神淡然。

  寥寥兩字,卻似莫大的踐踏和羞辱!

  秦楓悄然攥緊拳頭,控制著內心的惶恐和憤怒,道:“之前是我眼拙,冒犯了公子,還望公子看在郡守府的面子上,能手下留情……”

  說到最后,他牙齒都在打架,格格作響,實在是被嚇壞了。

  “你剛才羞辱我身邊之人時,可根本沒把我放在眼中。”

  蘇奕說著,邁步上前。

  秦楓嚇得連忙后退,嘴中大叫:“你若殺我,就不怕被郡守府報復嗎?”

  眼見蘇奕步步逼近,他都快要絕望崩潰,大叫道:“表弟!快,快讓他收手!我父親可是你的姑丈!!”

  黃乾峻冷笑,之前還不認我這個表弟,現在死到臨頭,卻又改變主意,真賤!

  忽地,蘇奕佇足,似改變主意,道:“我也給你一個機會,給他跪地,抽自己耳光,這次我饒你不死。”

  說著,指了指不遠處的黃乾峻。

  噗通!

  秦楓跪在那,一邊狠狠抽自己嘴巴,一邊大叫:“表弟,剛才是我有眼無珠,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蘇奕:“……”

  他本以為秦楓會遲疑和掙扎,誰曾想,這家伙竟直接就跪了。

  黃乾峻都愣了一下,眼神復雜,內心翻騰。

  他都沒想到,看起來儀表堂堂的秦楓,堂堂郡守之子,骨頭卻竟這般軟。

  可笑自己剛才竟還顧念他的身份,選擇了隱忍退讓……

  黃乾峻忽地有一種明悟,身份和地位,終究只是一層表象,當打碎扒光了這層表象,才能看出一個人真正的底細。

  就如這秦楓,拋開其郡守之子的身份后,完全就是個經受不起敲打的慫包!

  “你若不滿意,現在便可殺了他。”

  蘇奕隨口道。

  一句話,讓得氣氛也陡然變得壓抑起來。

  遠處那些圍觀的人們都不由色變,郡守之子再不堪,可若是就這般被殺了,也和捅破了天沒什么區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