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一十章 來自蘇先生的請求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伍天浩把那血淋淋的頭顱雙手舉起,道:“各位貴人請看,這便是呂銓的首級!”

  風曉然呆了一下。

  她可沒想到,才剛說仇人是黑虎幫,結果下一刻黑虎幫幫主的腦袋就呈上來了。

  眼見這一幕,伍天浩連忙趁機解釋道:“不瞞各位貴人,小老也是被呂銓這賊子害了。我贈予他折扇,本是打算息事寧人,不想摻合進來,自以為憑借小老的一番薄面,應當足以將此事輕易化解。”

  “可沒曾想,他們黑虎幫竟打著小老的幌子,冒犯了各位貴人,簡直是喪心病狂!”

  說到最后,他氣得咬牙啟齒,都恨不得把手中那呂銓的腦袋拍碎掉。

  這是真恨到骨子里了。

  “可笑,若非你這老東西作威作福慣了,哪可能發生這等事情?”

  袁珞宇冷哼。

  “二哥,趕緊讓他消失,別再叨擾蘇先生的清靜了。”

  袁珞兮有些厭煩了,尤其看到呂銓那血淋淋的腦袋,內心都一陣惡心。

  袁珞宇看了蘇奕一眼,見后者并未反對,他這才揮了揮手,道:“沒聽到嗎,趕緊滾!”

  “多謝各位貴人手下留情!小老這就滾……”

  伍天浩如釋重負,倉惶起身,帶著他那些手下就匆匆而去。

  只剩下一口青銅箱子孤零零擺在庭院外。

  黃乾峻上前,看了看便驚訝道:“這老小子很下血本啊,竟有這么多好寶貝!”

  那青銅箱內,赫然是三株三品靈藥,九株二品靈藥,以及十余種珍貴的靈材!

  “他若不下這血本,今天不止他要玩完,他背后的勢力也要跟著遭殃。”

  袁珞宇說到這,霸道十足。

  “蘇先生,若無其他事情,我們就告辭了。”

  袁珞兮脆聲道。

  她看得出,蘇奕有些心不在焉,似不想多聊了。

  “稍等。”

  忽地,蘇奕想起一件事,“我有一件事想要你們幫忙。”

  袁珞兮先是一怔,旋即心中歡喜雀躍不已,蘇先生竟愿意讓他們幫忙了?

  這無疑是一個好的預兆!

  “蘇先生請講。”

  程勿勇也有些意外,內心振奮。

  能夠幫忙,就意味著關系已經拉近了許多!

  “稍等。”

  蘇先生返回房間,拿起筆墨在一張白紙上寫了七個名字。

  “查一查他們的下落,若能找到他們,就幫我捎送一句話給他們,就說后天晚上,讓他們前往豐源齋赴宴。”

  蘇奕將紙條遞給袁珞兮。

  袁珞兮看也沒看就痛快答應下來:“蘇先生放心,我一定照辦。”

  想了想,蘇奕補充道:“這件事和你們袁家無關,你只需傳遞消息便可。”

  “好的!”

  袁珞兮脆生生答應。

  袁珞宇將這一幕幕看在眼底,不禁說道:“蘇公子,后天晚上是否需要提前在豐源齋預定一座雅間?”

  蘇奕搖頭:“不必煩勞。”

  很快,袁珞兮他們便辭別離開。

  黃乾峻則手腳利索地把那一口青銅箱搬了進來,送到蘇奕身邊,獻寶似的說道:“蘇哥,您瞧瞧這些寶貝。”

  蘇奕不禁無語,瞧這小子那點出息。

  不過,當看清箱子內那些靈材和靈藥,蘇奕也不禁挑眉,一個云河郡城的黑道頭目,家底竟這般殷實?

  “這些靈藥可以用來修煉,而有了這些靈材,再加上那十斤青鱗寒鐵,足以鑄一把真正的靈劍了……”

  蘇奕思忖。

  “二哥,今日的事情可千萬別告訴父親。”

  返回家的路上,袁珞兮叮囑道。

  “這是為何?”

  袁珞宇一怔。

  “蘇先生性情看似平淡,實則極傲,身上也藏著諸多不為人知的秘密,若讓族長知道,怕是會心生疑心,暗中調查試探,這樣的舉動反倒極可能引起蘇先生的不悅。”

  旁邊的程勿勇開口解釋道。

  袁珞宇想起之前鬧出的丑事,不免有些訕訕,自己尚且如此,更何況是父親那等位高權重的大人物?

  “好,這件事我保證守口如瓶,不過,以父親那等眼力和智慧,這件事怕是瞞不了太久。”

  袁珞宇道。

  袁珞兮滿不在乎道:“能瞞多久就瞞多久,哪怕最后父親知道,有咱們倆在,肯定也不會讓誤會發生了。”

  袁珞宇長嘆:“以前我只當年輕一代的絕世奇才,皆匯聚在玉京城那等藏龍臥虎之地,沒曾想,在咱們云河郡廣陵城那等地方,竟也能走出蘇奕這等了不得的人物了。”

  今日之事,對他打擊很大,也清醒了許多。

  “二少爺,這世上如蘇先生這般的謫仙人物,終究只是極少數,稱之為鳳毛麟角也不為過,您可莫要氣餒。”

  程勿勇笑著勸慰。

  “這件事,倒是讓我想起了大哥,他的天賦是咱們袁家最高的,被譽為武道奇才。兩年前他便離家,前往玉京城中闖蕩,也不知如今如何了……”

  袁珞宇眉頭微皺,“我聽母親說,往常時候,每隔一個月左右,大哥就會寄回來一封信,可最近三個月,卻連一封信也沒有了……”

  當今袁家之主袁武通膝下有兩子一女。

  大兒子名袁珞天,在云河郡城聲名不顯,可卻是一等一的武道奇才,自幼就展露出驚世的天賦。

  九歲那年,袁珞天就被送往天元學宮修行,直至十四歲時,就已踏入聚氣境層次,堪稱小妖孽。

  而在他十七歲時,便離開袞州,前往大周玉京城中游歷闖蕩,至今已有兩年的時間。

  “大哥的才情何等曠世,肯定不會有事的,二哥你就別瞎操心了。”

  袁珞兮笑嘻嘻道。

  說到這,她拿出蘇奕所贈的紙條,遞給程勿勇,道:“勇叔,你可認得這紙條上的七人?”

  “有些認識,有些不認識。”

  程勿勇看了看,道,“等我回去了,親自帶人去查一查。”

  “勇叔,這件事可一定要辦好。”

  袁珞兮認真道,“我有預感,蘇先生已經開始愿意和我們拉近關系,這對我們袁家而言,稱得上是天大的好事!”

  一位能劍斬宗師,滅殺六陰絕尸的謫仙人物,哪怕再年少,也足當得上他們袁家用盡一切力量去維系關系。

  君不見,堂堂大周六皇子殿下,都對其敬重有加?

  程勿勇道:“小姐放心便是。”

  看著這一幕幕,袁珞宇眼神不由一陣恍惚,半響才感慨道:“小兮,你終于長大了。”

  這是有感而發。

  以前的妹妹,備受寵溺,性情也刁蠻之極,像個肆無忌憚的小孩子般。

  可如今,當年那刁蠻任性的小女孩似乎一下子長大了,懂事了,連做事都隱隱有了一些章法。

  “二哥,我再長大也還是你妹妹。”

  袁珞兮笑語盈然。

  袁珞宇也笑起來。

  當天傍晚。

  程勿勇就打探到了紙條上七個名字的來歷。

  錢云久,青河劍府內門弟子,云河郡“青桐城”第一宗族錢家當今族長嫡子。

  霍隆,青河劍府內門弟子,云河郡城二流勢力霍家當今大長老之子。

  鄭逍林,如今的青河劍府外門劍首,云河郡“白涯城”城主鄭元霸之子。

  張豐圖,青河劍府外門弟子……

  柳鶯,青河劍府外門弟子……

  這七人,無一不是青河劍府弟子!

  并且,隨著程勿勇動用一部分袁家的力量,很快也打探出了一些陳年往事。

  這些往事皆和蘇奕有關。

  換而言之,當年蘇奕在青河劍府修行時,曾和這七人產生過沖突!

  “蘇先生這是打算復仇嗎……”

  當推測出這一點,程勿勇不由一怔。

  他很疑惑,當年在青河劍府修行時的蘇先生,似乎并沒有什么特殊之處。

  甚至還曾因為性情孤僻,遭頻頻受同門的排擠、冷落和打擊。

  再看如今的蘇先生,連宗師都能一劍斬之,和當年在青河劍府時的他簡直判若兩人!

  “消息上說,蘇先生當年成為‘外門劍首’后,已足夠資格進入青河劍府內門修行,可卻硬生生被卡了一年之久,好不容易終于可以進入內門修行時,其修為卻盡數失去……”

  “而后,他就以廢人的身份被青河劍府拋棄,淪為了廣陵城文家的贅婿,時至如今,已一年有余。”

  “也就是說,蘇先生的改變,極可能就是在這一年中發生的?”

  “可一年的時間,怎會讓一個修為盡失的少年,一躍擁有如此不可思議的力量?”

  越想下去,程勿勇心中就越疑惑。

  許久,他不禁搖了搖頭,誰身上還沒有一些秘密呢?

  而蘇先生身上的秘密,注定非同小可了!

  “傳我的命令,派人分別去找這七人,告訴他們后天晚上,有人在豐源齋安排宴席,請他們前往赴宴。”

  程勿勇很快就做出決斷,找來一個可靠的屬下,下達命令。

  做完安排,程勿勇起身,決定將自己所查探到的消息,一一告訴袁珞兮。

  沒辦法,這位族長的掌上明珠,可一直都在惦念著此事。

  就連二少爺也都好奇蘇先生要做什么。

  當天晚上。

  在黃乾峻的帶領下,蘇奕來到了云河郡城一座頗有名氣的“煉器坊”內。

  他決定煉劍。

  煉一把真正能夠發揮出自己戰力的靈劍!

ps:這一章繼續為盟主“鵬城”童鞋加更慶賀  我最近發現書評區不少留言很有意思,童鞋們看書時,不妨也多,好讓我卡文的時候有機會抄書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