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九章 這一跪的代價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世間有三碗面最難吃。

  人面。

  情面。

  場面!

  伍天浩活了大半輩子,能夠成為云河郡城西南地帶的黑道巨擘,并且到現在還活得好好的,絕非浪得虛名。

  可此時,卻有豆大的汗粒從他額頭滑落,神色僵硬地將目光看向管家,袁珞宇?

  管家噗通跪在地上,聲音顫抖道:“老爺,您沒想錯,就是袁家那位二少爺。”

  嗡的一聲,伍天浩只覺腦袋似要炸開,眼前發黑。

  雖然神色還很平靜,可內心已是掀起驚濤駭浪。

  這云河郡城中,只有一個袁家。

  袁家之中,只有一個二少爺。

  那就是袁珞宇!

  忽地,伍天浩意識到一件事,道:“我的折扇……怎么會出現在袁家二少爺面前?”

  管家艱難地吞了吞吐沫,道:“據黑虎幫的人說,他們前往對付那個少年兇手時,袁二少爺也在當場……”

  伍天浩不禁倒吸涼氣。

  他太清楚黑虎幫那些混混的德性了,根本不用想就知道,黑虎幫拿著自己的折扇耀武揚威,結果卻不小心觸怒了袁珞宇。

  這他媽……

  伍天浩修心養性多年,可此刻也氣得差點罵娘。

  “老爺,袁家二少爺還讓人捎話,說讓您親自去……去……”

  地上,管家結結巴巴開口。

  “去道歉嗎,這是肯定的,在云河郡城,我伍天浩的面子再大,擱在這位袁家二少爺眼中,也屁都不算……”

  伍天浩長嘆,心中極為復雜。

  別人只見他風光無限,誰又曾知道,擱在那些頂尖大宗族眼中,他這種地下勢力的大佬完全上不了臺面?

  “不過,我此生也結交了不少權貴,親自去道歉,只要誠意足夠,袁家二少爺當不會太計較。”

  伍天浩沉吟,開始思忖該如何把這件事辦得滴水不漏,再無隱患。

  若能把禍事變成好事,那自然就更好了。

  可跪在地上的管家卻傻眼了,再忍不住道:“老爺,袁家二少爺說,是讓您跪在葫蘆巷子中,且只給您一刻鐘的時間,否則,他就會帶人來抄家滅門……”

  一口氣說完,管家一陣急促喘息。

  伍天浩只覺如被一記悶棍狠狠砸在腦袋上,老臉發白,頭皮發炸,手腳都一陣顫抖哆嗦。

  前些天,黑虎幫幫主呂銓前來救助的時候,他根本沒當回事,還認為可以借機撈一些好處。

  可現在……

  伍天浩卻已有大禍臨頭之感!

  多年處事不驚的他,此刻是真的慌了,再沒有那種雍容、淡定、運籌帷幄的梟雄心態。

  一掌拍碎身前的白玉憑欄,伍天浩已是怒火中燒,臉上殺機密布,咬牙嘶聲道:“這狗日的呂銓,竟敢害我!真當老夫這些年不殺人,就拿不動刀了?”

  管家帶著哭腔道:“老爺,這可怎么辦啊?”

  一側那妙齡小妾,早已嚇得花容慘淡,癱坐在那,俏臉煞白無比。

  看到這一幕,伍天浩抬手怒指那小妾,道:“臉色差成這樣,是打算給老夫奔喪呢?滾!”

  小妾嚇得連滾帶爬而去。

  只是心中卻無比怨憤,剛才伍天浩還說世間萬種風情,也不抵她臉上那一抹嬌羞,現在卻罵她是一張奔喪臉!

  果然,男人無論老少,都不是好東西!

  伍天浩深呼吸一口氣,隱然已恢復了三分梟雄風采,聲音果斷道:“你先去庫房,讓人把我鎖在最下層暗箱中的寶物全拿上!”

  “這次不下血本是不行了,我這張老臉丟光不要緊,還極可能就此被打入深淵。這種事情一旦發生,已和被抄家滅族無疑,畢竟,老夫若倒下了,這西南區域那些狼崽子們哪可能不撲上來啃一口?”

  管家連忙點頭。

  伍天浩殺氣騰騰道:“告訴鐘文,讓他帶人去抄了黑虎幫,無論如何,也要把呂銓這狗日的腦袋給我提過來!”

  “是!”

  管家點頭如搗蒜。

  伍天浩不再遲疑,邁步而去。

  看似從容依舊的他,背影卻顯得無比落寞。

  在他內心,兀自有一個最大的疑惑在翻騰。

  那個和楊柳巷泥腿子結交的少年,究竟是誰?

  僅僅半刻鐘。

  縱馬一路狂奔的伍天浩沖進了葫蘆巷子。

  直至抵達拙安小居前,他翻身下馬,顧不得略顯狼狽的儀態,深呼吸一口氣,躬身彎腰道:“小老伍天浩,前來贖罪!”

  拙安小居的大門一直敞開著。

  從伍天浩的角度,能夠清楚看到,庭院中立著的袁珞宇的身影,也看到了袁珞兮、程勿勇。

  這一瞬,他內心僅存的一絲僥幸也徹底粉碎,渾身發寒。

  袁珞兮!

  袁氏之主的掌上明珠。

  程勿勇!

  袁家外姓長老,聚氣境大圓滿高手。

  再加上那身影昂藏如山的袁珞宇,簡直似三座大山般,壓得見慣大風大浪的伍天浩一身脊梁都快要斷掉。

  “果然,這等只能混跡在陰暗中的黑道大佬,在真正的權勢面前,連一條狗都不如。”

  黃乾峻暗自一嘆。

  不到一刻鐘,雄踞城西南黑道第一寶座的伍天浩就來了,就那般低聲下氣地躬著身!

  涼亭中,躺在藤椅中的蘇奕目光瞇著,正在琢磨神魂秘術“大虛魂劍訣”的一些訣竅和玄妙。

  上次在樓船上時,正是憑借此秘法,讓他一劍斬殺一位宗師的神魂。

  可當時施展此秘術后,卻差點抽空了他的神魂力量。

  不過,隨著他這些天日夜以他化自在經淬煉神魂,直至如今,已可以游刃有余地施展出大虛魂劍訣的一些奧妙了。

  風曉然乖巧坐在一側,拎著蒲扇給蘇奕扇風。

  整個庭院中,只有風曉峰和阿飛有些吃驚,作為從小在楊柳巷長大的人,他們哪會不清楚伍天浩的威風?

  可現在,伍天浩如若倉惶老狗,前來贖罪!

  寂靜無聲。

  沒有人去理會伍天浩,似對他的出現視若無睹。

  可這種無視的局勢,卻令伍天浩心中愈發沉重,鬢角額頭都被汗水浸透。

  “小老自知做錯了事,內心誠惶誠恐,希冀可以用足夠的誠意來彌補!”

  說著,伍天浩一咬牙,朝不遠處招了招手。

  他的管家已趕來,手中還抱著一個二尺大小的青銅箱子。

  伍天浩將青銅箱打開,放在身前地面,箱子內是他畢生中最珍貴的寶物,有稀罕的三品靈藥、有價值非凡的靈材。

  價值之大,足以讓武道宗師也眼熱!

  而后,伍天浩再次躬身道:“這是小老的一些心意,還望各位貴人息怒!”

  眼見叱咤風云多年的老爺如今卻這般卑躬屈膝,低聲下氣,旁邊的管家又是悲慟又是惶恐。

  這就是袁家的威勢,恐怖滔天!

  可讓伍天浩和管家皆心寒的是,那庭院中依舊沒人理會,視他們若無物。

  一下子,伍天浩面如土色。

  他那會不明白,僅僅是付出這些代價,遠遠不夠!

  想到這,他慘然一笑,雙膝彎曲,跪伏在地,顫聲道:“小老伍天浩,前來贖罪!”

  這一跪,不止是折損顏面那般簡單。

  更意味著,他伍天浩在云河郡數十年累積的威名和聲譽,就此毀于一旦!

  “這老東西竟跪下了……”

  距離葫蘆巷不遠處的一座酒樓第三層,透過窗戶縫隙看到這一幕的呂銓,不禁神色大變。

  他預感到不妙。

  之前,他只顧著高興把伍天浩拖下水。

  卻萬沒想到,伍天浩這樣一位黑道霸主,非但沒有帶人殺進葫蘆巷,反倒直接跪在那了!

  “完了,撕碎那老東西折扇的家伙,定然來頭極大!我這次非被伍天浩恨死不可!”

  呂銓失魂落魄。

  “必須得走,這云河郡城不能再待了!”

  呂銓轉身就要第一時間逃走,顧不得再去看熱鬧了。

  可剛走出房門,就看到了一張面無表情的陰冷面龐。

  鐘文!

  伍天浩麾下第一打手!

  呂銓只覺頭皮發麻,這么快就找上門了?

  可還不等他反應,眼前發黑,直接失去了意識。

  拙安小居的庭院內。

  袁珞宇終于有所反應,他抬頭看了跪在那的伍天浩一眼,冷哼道:“自以為是狼,也不過是一條老狗。”

  話語極盡不屑。

  伍天浩如喪考妣,神色麻木。

  “蘇公子,您看該如何解決此事?”

  袁珞宇轉身看向蘇奕時,英武剛毅的面龐上已帶上一抹敬色。

  蘇公子?

  伍天浩心中一震,已有預感,那涼亭中的少年恐怕就是殺死黑虎幫那些混混的兇手了!

  而讓他膽寒的是,袁家的二少爺,卻竟這般尊敬這“蘇公子”的態度。

  這完全出乎他意料!

  伍天浩也終于明白,這次自己錯就錯在,最開始時他下意識把這位“蘇公子”和楊柳巷那等卑賤窮人匯聚的地方聯系在了一起!

  “曉然,你覺得該如何解決?”

  蘇奕目光看向身旁正在給自己扇風的風曉然。

  風曉然呆了一下,道:“蘇奕哥哥做主就是了,不過,當時是黑虎幫抓了我,冤有頭債有主,換做是我要報仇,定然會去找黑虎幫。”

  這一剎,伍天浩如若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激動大聲道:“這位小姐放心,黑虎幫今日必將從云河郡城除名!”

  似乎為應驗他的話般,這時候一名瘦高的男子匆匆來到伍天浩身邊,恭恭敬敬地上一顆血淋淋的人頭。

  “老爺子,這是呂銓的首級!”

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