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七章 次次落敗 劍劍抵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袁珞兮和程勿勇都是一怔,面面相覷,想笑又不敢笑。

  從蘇奕表示他并未生氣后,他們已經放松許多。

  甚至,袁珞兮巴不得趁此會,借蘇奕的敲打一下哥哥袁珞宇身上的氣焰。

  又是跟蹤、又是翻墻、此刻竟還無理取鬧,簡直太氣人了!

  “蘇奕,你既然冥頑不靈,那就以武者的方式,底下見真章如何?”

  深呼吸一口氣,袁珞宇拔刀出鞘。

  其戰刀足有尺寸,若一泓明艷的流光乍現,刀面泛著淡淡的血色光澤,鋒利奪目。

  血牙戰刀!

  一把真正的靈器戰兵!

  握兵刃,身影昂藏的袁珞宇氣勢驟變,凜冽懾人。

  風曉峰不禁色變,旁邊的黃乾峻連忙低聲道:“別擔心,等著看好戲就是了。”

  袁珞兮和程勿勇心齊齊一嘆,果然,二哥(二少爺)選擇了最愚蠢的解決之法。

  卻見蘇奕微微一笑,道:“不仗勢壓人,也算難得,我倒不介意跟你玩玩。”

  這番話,若出自長輩高人口倒也并無不妥。

  可出自蘇奕這樣一個少年口,卻讓袁珞宇一陣不爽。

  他強自按捺心的怒意,道:“刀劍無眼,若真動,我勸你最好乖乖認輸,免得遭受皮肉之苦!”

  蘇奕一握著竹杖,一指了指腳下,隨口道:“若你能讓我退出一寸之地,便算我輸。”

  袁珞兮他們神色異樣,但并無覺得有什么不妥。

  畢竟,他們都見識過蘇奕的武道風采。

  可袁珞宇一下子如炸毛般受不了了,怒道:“在赤鱗軍同輩,我袁珞宇自詡第二,都沒人敢稱第一!擱在這云河郡城,強大如那些在聚氣境浸淫多年的老家伙,也不敢和我捉刀血拼,你一個搬血境的角色,竟敢這般大言不慚,何其之狂!!”

  說到這,他惡狠狠瞪了不遠處的袁珞兮一眼,道:“這就是把你迷得神魂顛倒的人?真瞎!”

  袁珞兮神色古怪道:“二哥,作為妹妹,我可得好心提醒你一句,務必小心一些,該認栽就認栽,你能敗給蘇公子,不丟人。”

  袁珞宇:“……”

  他怒發沖冠,氣急而笑:“小兮,你就是鬼迷心竅了,才說出這等荒唐話!”

  他猛地深呼吸一口氣。

  一瞬,眼神的怒火盡數化作凜冽肅殺的寒芒,一身氣息則如風雷激蕩,轟鳴沸騰。

  一旦決定戰斗,他就如變了一個人。

  冷靜如雪,殺意如狂!

  “我以戰場殺意入刀,淬血煞之氣于內,只要出刀,不死不休,不過今日,我可以給你留一線生!”

  說著,袁珞宇一聲大喝,直似戰神般,猛地一踏地面,巍峨高大的身影暴沖而出。

  勢若赤電,撕破長空。

  而在其,血牙戰刀掠空而起,直似一道耀眼的血色流光乍現,簡簡單單一劈而下。

  可這一刀的威勢,卻那般兇悍強盛,震懾神魂,讓人遠遠一看,如刀割喉,毛骨悚然。

  “二少爺在赤鱗軍淬煉出了一身血勇,著實難得,若我與之對抗,怕也只能平分伯仲。”

  程勿勇動容。

  “原來二哥都這般厲害了……”

  袁珞兮眸子也是一凝。

  袁珞宇十五歲時就進入赤鱗軍效命,至今已有年,回家的時間極少。

袁珞兮也是此時才發現,二哥袁珞宇雖只是聚氣境初期,但身上的氣勢之盛  ,卻已隱隱不遜色于程勿勇了!

  眼見那一刀就要劈在蘇奕身上,可蘇奕卻淡然如舊,身若磐石般,屹立原地紋絲不動。

  嚇傻了?

  袁珞宇唇角剛泛起一絲不屑。

  一道劍吟驟然響徹。

  在他視野,一抹劍光乍現,刺得他瞳孔生疼,禁不住收縮起來。

  可不等他有更多反應——

  眾人只覺眼前一花,袁珞宇的血牙戰刀脫而飛,而一抹劍鋒則抵在了他的咽喉。

  全場一寂。

  眾人都不禁悚然。

  太快了,強大如程勿勇都沒能看清楚蘇奕這一劍刺出的痕跡!

  “這若換做我出,怕也都難逃此劍一刺……”

  程勿勇背脊直冒冷汗。

  越是強大,才越能感受到這一劍的可怕。

  像黃乾峻、風曉峰、袁珞兮他們,由于境界不夠,反倒是并不太震駭。

  畢竟,這一劍太快了,也讓他們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

  他們只知道,這才是正常的,在他們心,蘇奕本就強大到了能劍殺宗師的地步。

  此時的袁珞宇如若懵掉,瞳孔瞪大,額頭直冒冷汗。

  他不敢動,蘇奕的劍鋒抵在其咽喉一寸之地,那鋒銳的氣息刺得他肌膚泛起一層雞皮疙瘩。

  “既然出刀,就不該分神,哪怕是一絲的恍惚,也是致命的破綻。”

  蘇奕收回塵鋒劍,淡然道,“不過,你若不服,可以再試試。”

  “我自然不服,因為我的是殺人之刀,剛才出時,保留了大半的力量,且心存不忍,才被你借得了。”

  袁珞宇深呼吸一口氣,冷冷出聲。

  連他自己也知道,這番辯解很自欺欺人。

  畢竟,他是聚氣境,而蘇奕才是搬血境!

  袁珞宇撿起血牙戰刀,穩了穩心神,摒棄雜念,眉宇間也涌現出前所未有的認真和莊肅之色。

  所有人都察覺到,他那一身氣息愈發沉凝和強橫了!

  一片銀杏葉從樹上飄落,還未靠近,就被袁珞宇身上的氣息撕碎成粉末。

  便在這一剎,他驟然出擊。

  戰刀長吟,席卷一片燦然如火的血色光霞,刀鋒所指,大有一往無前之勢。

  這一刀,隱然有爐火純青之勢,驚艷無匹。

  可下一刻,就聽鐺的一聲碰撞聲。

  血牙戰刀再次飛出去。

  而一抹劍鋒也如之前那般抵在了袁珞宇的咽喉處。

  所有人都是一呆。

  這都擋不住蘇先生一劍?!

  再看袁珞宇,昂藏高大的身影都顫抖了一下,眉宇間寫滿了錯愕和惘然。

  這怎可能!?

  他那一身的聚氣境修為都已盡數施展,憑借這一刀,都敢去殺堪比聚氣境后期實力的六階妖獸!

  可現在,卻被才只搬血境大圓滿的蘇奕一劍擊垮!

  最可怕的是,和上次一樣,這一劍抵在了他的咽喉處,拿捏之精準,堪稱變態。

  “這一刀還算有點意思,但缺了一些精氣神,真正的刀道,當把一身的氣魄和氣勢全都融入刀勢,如此才能爆發出極盡之威能,這便是所謂的‘人刀合一’,可惜,你似乎還做不到。”

  蘇奕收劍,神色淡然點評。

  袁珞宇失魂落魄。

  第一次被打敗,或許還能自欺欺人的辯解幾句。

比如保留了實  力,比如麻痹大意了,比如心存不忍,比如……

  可當第二次還是以同樣的方式落敗,他自己都羞于啟齒去辯解。

  任何的借口都掩蓋不了他技不如人的事實!

  最刺眼的是,蘇奕每次皆一劍將他擊潰,且他正如之前所言,身影不曾退后一寸之地!

  這打擊就太大了,讓袁珞宇久久無法回神。

  “二哥,你沒事吧?”

  不遠處,袁珞兮撿起血牙戰刀走來,嬌艷的瓜子臉上浮現一抹擔憂之色。

  “剛才的我,在你們眼就像個小丑吧?”

  袁珞宇聲音低沉,垂頭喪氣。

  他體格再巍峨高大,可畢竟也只是個十八歲的少年,是同輩的耀眼人物,天生神力。

  連那些長輩對他夸贊有加。

  再加上征戰沙場數年時間,飽經血腥殺戮磨煉,讓他眼界也變得極高,往常都不屑于云河郡城那些同齡人為伍。

  可誰曾想,他今日卻在一個搬血境同齡人面前,栽了個大跟頭!

  “二哥,你別這樣說,我都跟你說了,敗在蘇公子底下,不丟人。”袁珞兮連忙出聲安慰。

  “二少爺,到了此時,有些事情也不必再隱瞞您,以蘇先生的段,劍殺宗師也不在話下。”

  程勿勇也溫聲勸慰。

  “劍殺宗師?”

  袁珞宇虎軀一震,眼睛直勾勾地看向蘇奕,這家伙難道是個駐顏有術的老妖怪??

  同時,他敏銳注意到,此刻程勿勇對蘇奕的稱呼,已從“蘇公子”變成了“蘇先生”!

  先生,達者為先!

  袁珞兮唯恐袁珞宇震驚之下說胡話,連忙解釋道:“二哥,你可別亂想,蘇先生和我們一樣,都是少年人,只不過蘇先生和我們又不一樣,其段直如謫仙,在整個天下怕都找不出幾個來。”

  一側的程勿勇也連連點頭。

  袁珞宇神色一陣變幻不定,許久之后,他朝蘇奕長身鞠躬,沉聲道:

  “蘇公子,之前是我糊涂沖撞了你,此次落敗,也讓我明白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無論你想怎么責罰,我袁珞宇絕不皺眉!”

  字字鏗鏘。

  眉宇間也已帶上一抹羞愧之色。

  蘇奕不以為然地揮道:“我說過,這只是誤會,你心系妹妹,情有可原,我自不會與你計較。”

  見此,袁珞兮和程勿勇都不約而同地松了口氣,笑起來。

  黃乾峻也笑了,對身邊的風曉峰道:“怎樣,精不精彩?”

  風曉峰呆呆道:“你那天說蘇奕師兄劍殺宗師的事情,莫非是真的?”

  黃乾峻好笑道:“我哪可能敢在這等事情上說謊?”

  風曉峰不由倒吸涼氣,他可清楚記得,第一次見到黃乾峻那個晚上,后者吐沫橫飛地吹噓蘇奕師兄如何厲害。

  當時他并不相信,還以為黃乾峻在勸慰他。

  誰曾想,這竟都是真的!

  再看風曉然,深邃的眸一直盯在蘇奕身上,亮晶晶的,盡是崇慕之色。

  阿飛則早已是眉飛色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